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黑篮|海常中心】一切尚未结束

By nao


後記:寫完太不容易,寫了起碼這是第四版,前幾版寫了改改了寫,最想寫的片段好歹是先寫出來了,到處複製黏貼調整順序,然後搞橋接的部份,最後寫成了個沒高潮的流水帳……他娘的這都夏天了我都沒看原著半年了- -
2013.7.22










【黑篮|海常中心】花火は終わらない

By nao



越是偏僻的小城鎮,鄰里之間的關係總會比想像中的更加親密。
誰家的孩子打籃球上了電視這樣的事情,一覺睡醒的時間就會家喻戶曉。所以冬假時,早川回到箱根芦之湖邊上的老家時,受到了類似于衣錦還鄉的待遇。

早川允洋受寵若驚的在奶奶的起居室中,把玄米仙貝吃得碎屑落得榻榻米上到處都是,一邊聽著爺爺念叨——多半是對近鄰的田中大嬸佐藤爺爺中山叔叔大島阿姨之類之類的人炫耀孫子打籃球很好的說辭。
明明比賽是去年12月底的事情,可以說並沒有過去幾天,但是因為經過了元旦的冬假顯得格外得劃時代,讓早川都產生了那是很早遠以前的事情錯覺。

早川的奶奶就在一邊笑眯眯的看著之前錄下的Winter Cup比賽的錄像,在孫子忍不住把視線轉過去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

“怎樣啊,反正早川家開旅館的,請籃球隊的幾個正選隊員來家裡玩如何?就節分(2月2日)前一天吧,還有煙火可以看呢。”

早川都還來不及表示對比賽結果的五味陳雜,就看到自家奶奶把電視畫面定格在自家隊長的特寫畫面上,42寸液晶屏幕上,隊長的面容清晰得不怒自威,他下意識的挺直了腰板,條件反射地回了一句:“是!”

“太好了,你們隊長長得真是可愛啊,要是真能來家裡玩的話,奶奶會很高興的。”




當早川把自家旅館當家的話傳達給海常高中籃球部的各位正選聽的時候,不出所料的除了森山和當事人笠松以外,另兩個人都別過頭在偷笑。

每個人都覺得很意外收到了早川的群發短信,內容是放學后到籃球部事務室集合。冬假之後的第三學期幾乎都是在考試,所以籃球部幾乎沒有活動,所以被集合到這裡的另外四人都是一頭霧水的來的,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事情。

笠松尷尬的臉都紅了,他結結巴巴地道了聲謝,然後立刻轉身踹了笑的全身發抖的黃瀨涼太一腳。被踹的黃瀨一如既往的嗷嗷亂叫,而森山由孝一臉深沉的打量著笠松,看的後者背上發毛得回過頭瞪他一眼:
“幹嘛幹嘛?”

“沒什麼,就是突然覺得你很值錢╮(╯_╰)╭”
值得兩天一夜帶早晚餐溫泉的箱根家庭旅館的錢——還是五人份,啊不對親孫不算,那就是四人份。
“閉嘴!”
惱羞成怒的隊長大人聽出了森山把他明碼標價出賣色相的深意。


不過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早川很高興,黃瀨和小堀也很高興——有溫泉,有焰火,森山當然更高興——人多的地方一定有可愛的姑娘們。
只有笠松深深的覺得,因為森山高興,所以他很不高興。


“前輩不要怕,有我在一定會把女孩子擋在離前輩十米外的地方!”
坐在早川家來接籃球部正選的麵包車上,森山很自然的把話題引向了看煙火的時候能看到很多穿和服的女孩子這個問題上,早川那個單細胞生物還在附和沒錯沒錯,還跟森山說會有很多在外地念書的女孩子回家來老家來之類之類的。
瞥見自家隊長的臉色越來越黑,黃瀨小聲出言安慰,沒想到坐在副駕駛座的森山聽到了坐在門邊的黃瀨的話,還沒等笠松反駁說誰怕了,轉過臉來說的第一句話就是:
“這麼艱巨的任務交給我就好了!”

聽了這句話,笠松轉過頭深深地看了森山一眼,“我寧可相信黃瀨。”

“這種事情怎麼能放心交給後輩呢,這種時候應該是前輩出面做榜樣的時候,我買了最新版的搭訕技巧大全,正是為了這次的花火大會。對吧,早川。”

“是的!森山前輩!我會把越過界漏網的女孩子給攔住的!”雖然這完全不需要人附和,但是早川就像森山的應聲蟲似的十分忠實應了一句。

“早川,女孩子是很纖細的,別把她們當成籃板球。”一直坐在後座上笑眯眯的不出聲的小堀發了言,旁邊貌似在暈車的中村像是受不了一樣換了一個姿勢準備繼續睡。

“森山前輩真是幹勁滿滿啊……”黃瀨的聲音聽起來覺得真的是敷衍,於是笠松扶著額頭已經完全不想看森山那躍躍欲試的表情:

“隨便你們……”

這時擔任著司機職務的早川的父親終於慢悠悠的說出一句:
“年輕真好啊。”

全車都安靜了。


* * *

到達早川家的笠松一行人受到了最年長女性的熱情款待,從午飯開始早川的奶奶就顯示出了對笠松的特別喜愛,用黃瀨的話來說就是看過去大家都以為笠松前輩才是早川家的親孫子。
“你們沒發現嗎!午飯的時候連可樂餅都比我們的多兩塊!”光天化日下午就泡露天溫泉實在是奢侈,黃瀨頭頂毛巾卻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黃瀨你沒吃飽嗎?餓著不能泡太久,等下上去再去找點東西吃?”笠松裝作沒聽見重點,天知道他對著早川的奶奶道謝的時候差點沒耗乾淨一年份的勇氣。
“沒問題!家裡還有很多溫泉饅頭!”早川大聲喊。
“我對溫泉饅頭沒有特別的興趣……”一講到吃的話題,黃瀨就有氣無力。被模特這種行業折騰得食量正常的偏小這點,常常被海常的前輩詬病。
“啊對了對了,今晚不是去看花火大會嗎?肯定會有很多祭典上才有的小吃嘛,到時候多吃一點哦,黃瀨。”小堀溫和地說。
“說到花火大會,前年和笠松他們去看過來著,最後還迷了路。”聽小堀說到這個話題,森山露出一副懷念的表情,“當時迷了路,最後打電話叫了110,把警車當出租車坐回家了呢。”
“……”
除了笠松和小堀,剩下的三個人都以一副崇拜的目光看著森山。

“欸欸這樣也行嗎!警察會送迷路的人回家嗎?我還沒坐過警車呢!啊計程車還要付費呢……可以這樣把警車當不要付費的計程車用嗎?”
黃瀨第一個反應過來,然後問出了一大堆掉智商的問題。

即使在水裡,笠松也毫不猶豫的一腳踹向了黃瀨涼太,濺起來的水花糊了黃瀨一臉:“你有點常識行嗎!誰說警車可以當計程車用了啊!”

“可是前輩們不是坐了警車么,到底要不要付錢啊……”抹掉臉上的水,習以為常的黃瀨鍥而不捨的追問著。

森山保持著一副高深莫測的表情,搖了搖頭:“當然是免費的。”




不過實際上,那是笠松發起的壯舉——而且還是冒著颱風預報去看夏季花火的壯舉。
雖然那不過是逃避I.H賽后連自己都無法承受的壓力,想逃避卻明白自己並不能夠,在一片混亂之下一時起意決定逃離學校的倉促決定——然而即使是這樣也會陪著他胡鬧的森山和小堀,當時在笠松的眼裡大概沒有比他們更可靠的人了。

在夏季中,颱風頻繁造訪神奈川,恒例的花火大會有的時候也會受到颱風影響,甚至到了當天早上才會通知變更。雖然造成了很多不便,但是無論是網絡還是電臺,或是電視都會不遺餘力的在傳達這樣的信息,甚至是在電車廣播上也會提醒乘客該到哪一站下車。

所以笠松他們的運氣還不算太壞。那一天下了一個白天的大雨,在傍晚卻突然停下了,看手機網絡也會顯示說照常進行,但是原來預定放花火的地點卻稍微有改。車站還是那個車站,但是場所改到了下車還得走30分鐘的地方去了。

走個一小時也無所謂的。他曾經這麼想過,當時他從沒有想到那半個小時會成為迷路的緣由,畢竟去的時候所有人的目標一致,他想隨著人流總能到達目標。

一路上還在下著小雨,他甚至沒有被周圍眾多的女孩子們嚇到——或者說他的心思完全不在這上面——連森山無論什麽情況下都只要看到可愛的女生就會過去搭訕這點都沒有去留意,只是帶著一個強迫放空的大腦里去玩個人失蹤而已。他低著頭看腳下的路,當然看到了很多顏色各異的浴衣下擺,桃紅色淺藍色淡黃色的布料上的繡著紫色或是紅色的朝顏花,燦爛得就像那天晚上的煙花的颜色。
他其實不太記得那天晚上的煙花是什麽樣的,抬起傘看天空的時候,雨絲總是落在臉上,他討厭那種又濕又黏的感覺,總是忍不住用手去抹臉。那天晚上,因為怕火藥被淋濕所以那天晚上放花火的進度有些快,他只記得此起彼伏的花火在天空綻放的聲音幾乎要和雨聲重疊在一起。

盲目跟從別人的惡果在看完焰火之後完全體現出來,到了完全不認是哪裡的岔路口以後,放眼望去都是漆黑的田野的時候,小堀撥打了110,三人才得以回家。
自然免不了被家裡責備很久,幸運的是學校並不知道。

不過現在想起來真的是……遜斃了。

笠松看著眼前這群看起來很不可靠的後輩們,在心裡默默的嘆口了氣。

* * *


節分的花火大會算是地方的一件大事,恒例的有祭典的擺攤,除了笠松和森山以外,海常的另外幾人的目標似乎更像是想飼養黃瀨。

還沒到達山腳下,早川就很有氣勢地指著半山腰上深紅色的神社鳥居門說:“在那上面看的。”
地方並不難找,順著人流就可以走到。不過笠松心有餘悸,經過路口還特地照了一下指示牌上的路線圖。
不過燈火也是一路的從車站掛到山上,紅色的長燈籠里點的也是燈泡,硬是把原本黑的幾乎看不到輪廓的深山照出兩條光線來。(並不是zone……)
路兩旁都是賣食物小攤子,熱氣騰騰,而人擠人也是夠厲害。笠松其實挺怕這種場合的,周圍穿著漂亮的和服的女性不在少數,簡直是他的地獄,森山的天堂。
他裝作沒聽見森山在賣甜酒的攤子前繼續說那句老套的要死的搭訕臺詞,不過是換湯不換藥的說“小姐我可以請你喝甜酒嗎”而已,至於有沒有成功,他已經不想知道了。

和小堀一起買完廣島燒以後,笠松瞥見了是隔壁攤子上正在買蘋果糖的黃瀨涼太。
“空腹不要吃甜食!”
“啊咧笠松前輩~”黃瀨付完錢正要拆包裝紙,聽到這話倒是停了下來,“啊啊好吧……前輩 要吃烤章魚嗎?剛才老闆說章魚可是中年人的希望之星呢!”
“哈?!那是什麽鬼話啊!”笠松才發現黃瀨涼太的手臂上挂了不少袋子,“你一人怎麼拎著那麼多袋子啊?”
“早川前輩說要去排隊買那個炒麵啦,先讓我拿著找大家啦。還有,中村前輩在自動販售機那邊買飲料!森山前輩呢?”
“哦,森山啊……去搭訕了。”
“……”
“炒麵(買)回(來)了!”正在這時,早川的大嗓門從遠處傳來,笠松和黃瀨遠遠的就看到他舉著一個塑料袋。
“我好像只聽到了炒麵兩個字?”黃瀨疑惑的說。
“早川是說‘炒麵買回來了’吧?”小堀善解人意的說道。
“……小堀前輩真厲害!”
“以後你也別偷懶啊,我們都畢業了,萬一哪天中村不在,沒人翻譯早川說的話你們要怎麼辦啊!”笠松再次發揮了他什麽都要擔心的勞碌命,聽到如此重任的黃瀨苦著臉,嘴裡嘟噥著難道不是讓早川自己改改講話習慣嗎。
“作為的海常的ACE,傾聽隊友的想法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哦。”小堀的笑嘻嘻的對黃瀨說。

“不,難道前提不是能聽懂嗎!”黃瀨有些崩潰的說道。不過小堀顯然是隨便說說而已,幾個人分了一下手上的袋子,早川很有組織者風範的跑去找還在搭訕中森山回來,其他人則是帶著食物尋找觀賞花火的位置。


* * *

他們占了一個好位置,花火近的幾乎是撲面而來,落下的時候幾乎要砸到自己的錯覺。
早川很沒情調的鼓著腮幫子仰著頭,同年級的中村只好充當了傳送帶,明明都是在黃瀨手上的食物已經到達他的手上了,再由早川取走吃掉。被早川找回來的森山一副靈魂出竅的表情,散髮著搭訕失敗只有焰火安慰的氣場,於是小堀一邊不知道說了什麽無關痛癢的安慰一邊看焰火,令黃瀨都不太能肯定他們到底都聽見了對方說了什麽。
笠松坐在一棵樹下,周圍是令他安心的大叔們。沒有女性生物的存在——也許除了地上那隻秋田犬。

黃瀨老實的挨著笠松坐著,舉著手機又是錄像又是照相忙的不亦樂乎,直到被笠松揪著耳朵吼道你自己用眼睛看!不要通過手機的鏡頭!
雖然黃瀨對拍攝的目的完全是為了放在推特上曬現充生活,但是因為笠松堅持讓他自己看,於是他只能老實的放下來手機,然後看到一顆巨大的紅心在他眼前化作光束散開,錯覺那些光的碎片都要落入自己的眼睛。

“好……好厲害。”黃瀨不禁感歎。

笠松仰起頭,黃瀨高興起來就在旁邊嚷著什麽,他都沒有聽進去,這也是他第一次認真看焰火,兩年前的夏天的時候,他滿腦子都塞滿了其他事情,即使竭力去記,記住的都是焰火落下,猶如下雨的情形,燦爛而短暫的瞬間。

而今年,他終於能好好看到焰火在空中盛放的一瞬間,那是如此耀眼,伴隨著巨大的喧囂,並不知道下一秒鐘會變成什麽形狀,充滿了期待,而幻化出的圖案朝他們落下,光和顏色壓迫感幾乎要灼傷人一樣。

即使恐懼也會有期待,無論想怎麼留住盛開的那一瞬間,總是讓人無法如願以償,焰火終究會結束。
笠松有些自嘲的想,以後到底還會不會今年的這兩場比賽依舊耿耿於懷?即使再怎麼努力過,想到結局就無法用努力過就好這樣的說法說服自己。甚至即使明白那是一場好比賽也一樣無法消除心中對勝利的渴望。
但是這些都已經過去了。時間不可能逆流,也不可能重來一次。甚至,他也不想再來一次。


夜空中最後以巨大的花束形狀的煙花作為了結尾。當天空中的喧囂聲弱下去以後,周圍人群也開始散去,笠松站起來對黃瀨說:“我們走吧。”

“看的好過癮,真想再看一次啊……”黃瀨還沉浸在剛才的高漲情緒里,跟在他後面亦步亦趨。金髮的他在人群中實在是顯眼,讓森山很好定位他們在哪里。

隨著人流下山的時候,黃瀨是抓著笠松的背包的帶子才不至於被人流沖散。既不會黏膩的牽手,也不可能有其他的肢體接觸方式以外的不被人流沖散的方法,黃瀨急中生智的抓住了他的挎包背帶,只不過這個方式更像是家長帶著小孩。笠松注意到這一點的時候,對習以為常的自己的家長心態默默地歎了口氣。

不過因為他走的很慢,黃瀨也只能跟著慢慢走。

“其實。”笠松突兀的開了口,卻不給黃瀨接話的機會,自顧的說了下去,“上次去看焰火的時候,我也沒有記得看到了什麽。”
“那因為時候真的覺得挺絕望的,不過呢,也從來沒有想過升上三年級以後會有什麽樣的新的一年級來,因為即使我希望做到什麽,都沒有什麽意義了。”
“不是自己親手拿到的冠軍獎盃,應該是回覺得沒有意義吧?我當時也那麼想的。”
“冬天的時候教練跟我說明年的新生是有帝光中學的‘奇跡世代’的時候,我還不覺得那是什麽好事——不過見到你的時候也真切的那麼覺得——被女孩子圍觀得連申請書都遲交來!”
說到這裡的時候笠松斜了黃瀨一眼,後者只好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抓著後腦勺乾笑,黃瀨雖然不明白笠松爲什麽提到這件事,但是還是安靜的聽了下去。
“那之前也成天擔心早川和中村之後沒有更強的新生,或者說和他們同屆的其他二年級後輩又不夠強,或者是其他學校又招了誰誰誰,哪些人好難對付,這樣情況下到底能不能拿到I.H賽冠軍,我自己都覺得沒指望。
“不過……後來才覺得自己不對未來抱著希望真是悲觀了。自從你來了以後,那時候完全沒想到的事情,現在也都經歷過來了。仔細想想,之前的自己還真是一心鑽著牛角尖的人。”

縱使煙花的短暫綻放讓人心生遺憾,笠松也覺得自己畢業的時候能夠有這樣的心情覺得不可思議。未來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麽——正如處於谷底期時候的自己,絕對不會預料到有黃瀨這樣的後輩。也正如現在,正選球員中一下子畢業走了三個三年級的核心,而他校的奇跡世代或有著同年級的新搭檔,或者二年級留下了依舊難以防備的正選,只有自家的ACE是一個人,每次給他助攻的都是笠松自己,每次最依賴他的能力的也是笠松自己,畢業的時候一度也想過這小鬼以後要怎麼辦啊,但是最後笠松想想以前的自己以後,還是選擇了相信未來還會發生出乎意料的事情,也許這樣告訴黃瀨會比較好。

“所以……笠松前輩的意思是我也要期待明年有新的很厲害的一年級嗎?”黃瀨想了想,“不過我覺得不會有比我厲害的傢伙出現在海常了吧?”
“……”有的時候實在是好想踹他啊。笠松無語的瞪了黃瀨一眼,果然是自己想太多。
“再說明年我也是二年級了啊,應該比一年級的時候更加可靠對吧?”黃瀨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就算前輩畢們業了,但是在我來說,目標依舊是爲了前輩們要拿冠軍啊——在我的認知里的海常籃球隊,是有前輩們在的海常。只要想到這點,我就會充滿了幹勁。”

雖然很想吐槽那不成了對人不對事,但是想想黃瀨的個性也是不會改變想法,笠松也只能苦笑著搖了搖頭:“難道我們畢業了,海常就不是海常了嗎?”

“那時候的海常和現在海常一定不一樣的!”黃瀨理直氣壯的說。

“好吧……剛才一瞬間還覺得你真的變可靠了,但願那不是幻覺——球隊有個像你這樣的ACE,我到底……還是能安心畢業的。”

笠松頓了一下,終究還是否定了自己原來不能安心的想法,他停下腳步,回頭認真地看了黃瀨一眼,“今年的煙花不錯,可惜總是覺得太短暫了啊。”

他有些感慨:“高中三年也就這麼結束了呢。”
剛才最後的焰火形狀是花束,據說是每年放給畢業生的祝賀焰火,今年看著分外令人感同身受的惆悵。

意外地黃瀨並沒有接他的話,只是安靜地看著他。

* * *

兩個人默默的走到了山腳下,笠松覺得口渴,就往路邊的自動販賣機去買飲料。彎下腰撿起從出口滾出的易拉罐的時候,他聽見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一聲。
打開來看,竟然是黃瀨的郵件。件明上只寫著“花火はお終わらない(煙花不會結束)”,附件里是刚才拍的烟花在空中燦爛綻放一瞬間的照片。
他以為整個郵件內容就是這張照片,心想黃瀨這小子真是幼稚,但是習慣性的按了向下,果然出現在郵件最後有一段文字:
あの空 暗くなって 静寂訪れても(即使天空變暗 寂靜籠罩了一切)
心に打ちあがった君の花火 鳴り響く(你在我心中所點燃的煙花 依舊發出了聲響)
まだ終わらない(它尚未結束)

笠松猛然回過頭去看身後已經奔向賣棉花糖攤位的黃瀨涼太,後者就像有著心電感應一樣回了頭,一手舉著比模特的臉還大的粉紅色棉花糖,一手抓著手機朝著他揮動。
黃瀨朝他笑得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讓笠松想起了每一次贏下比賽以後那傢伙開心的樣子,那笑容仿若一朵煙花綻放在他心裡,甚至比今晚的任何一朵煙花都要絢爛出色。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