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就是瑪麗蘇三連發了大概
*這是之二……
*依舊TBC,還有個三





He is… 那家伙就是传说中的恋人
你的表情里充满了怀念
怀念着他的优点 而露出的笑脸
但是 他又没有让你得到幸福
所以 我才不想输给那个家伙


↑ 這次歌詞選的略不貼切啊……
【黑蓝|青黄】あれは……

By nao



直接沖到對方學校去找人的事情,多少還是太莽撞了。
木本小心翼翼的向一位男生打探學校籃球部要怎麼走,對方倒是很爽快的指了一個方向,又添了一句:
“你看那邊女生最多的地方就是了。”

依照這條有些詭異的指示,她倒是真的很容易找到了籃球館。
通常並不會有很多女生圍觀的地方,卻搞得好像街頭表演的show場一樣圍了不少人,時不時還能聽到“黃瀨君加油”這樣的尖叫聲。即使不當模特——或者是說只要當過模特,在人群中總是容易引起注目,不論什麽時候。

她憑著自己作為模特而略微高出一點的身高優勢擠進了人群中。她看到籃球場上黃瀨閃身過人飛身扣籃,腦中自動能腦補成動畫畫面,仿佛能看到飛灑的汗水,實際上真人根本是被汗水落到眼睛里,一落地就在抹眼睛。
“哭什麽哭!”黑色短髮帶著紅袖張隊長標記的小個子男生從後面踹了黃瀨一腳。
“是汗流到眼睛了啦前輩!”黃瀨抱怨的聲音也很大,周圍的女生都發出“欸——”的聲音,也許是這點影響到了場上的隊員,很快就有一個看起來是三年級的學長走過來說:
“各位可以小聲一點嗎,會影響我們的訓練的。”

周圍女生有些不情願的安靜下來,那位細長眼睛的男生繼續說:“大家如果保持安靜的話,社團活動結束了我就請各位喝茶……”

這句話的效果倒是不一般的好,圍在門口的女生們瞬間退後了好幾步,還有在小聲說:“什麽啊,好像變態!”
幾秒之內,聽到這句話的女生都走了精光。剩下的幾個似乎有些膽小的女生,紛紛站到遠一點的地方,留下木本一個人留在原地。

“這位小姐,我可以請你——啊!好痛!”
細長眼睛的男生的頭被一個從地上反彈起來的籃球砸到了。如果木本不是目瞪口呆的面對他的話,可能還是可以看到旁邊搶了籃板的隊員一個手滑籃球砸在地上又高高反彈起,正中他人的後腦勺。

木本退後了一步,隨即想想這很不禮貌,就隨手從垮包的最外面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紙巾遞給對方——路過新宿的時候從推銷員手中接過的,背面的廣告頁面上還是新開的女仆咖啡店。

“啊啊啊啊森山前輩對不起我手(滑)了!”那個肇事的隊員有著一雙大眼睛,嗓門也很驚人的大聲,但是聽不太懂對方在講什麽。

“喂早川你小子把話說清楚啊!……故意的吧。”森山撇過頭訓斥後輩,然後換上一張笑臉接過了整包紙巾,“爲了表達我的感謝,等下可以請你喝杯茶嗎?”

“我拒絕。”木本脫口而出。

氣氛一瞬間變得尷尬起來。

木本覺得這情況有點棘手,於是狠了狠心,繼續把後面那句話說完:“我是來找黃瀨涼太的。”

頓時周圍的人群一陣譁然。


* * *

當森山咬牙切齒的把這句話轉告給黃瀨涼太的時候,後者正在被笠松長篇大論的訓斥中,森山的傳言導致本來已經到了尾聲的訓話又有了新的開頭,總之等黃瀨站在木本面前,已經是過了整整十分鐘以後的事情。

“……真難得啊,幾乎都沒見你工作的時候被任何人訓斥過嘛。”
木本有些幸災樂禍的說出重逢的第一句臺詞。

“啊哈哈,也不是這麼說嘛,在帝光的時候就經常被小赤司他們這樣罵啦。”黃瀨抓抓頭,也毫不在意形象的抬起手用T恤的袖子擦拭額角的汗,“木本……由華桑對吧?”

“真榮幸你還記得我的名字。”木本由華嘴角泛起自嘲的笑意,“雖然是帝光中學同年生,還是同一個經紀人帶的模特。”

黃瀨當紅的時候是中學時代的頭兩年,品牌廠商對他趨之若鶩,經紀人也對他視若珍寶。那時候的木本雖然同樣是帝光中學的學生,不過並不是什麽有名氣的人,不過是填補無法調整的日程表的後補罷了,直到一年後,她才漸漸有了出頭之日。
論兩人的交情只不過是在片場打招呼,木本代替忙不過來的經紀人轉達工作日程而已。那時候黃瀨的態度不算敷衍也不算太好,能記住木本的全名讓木本自己都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因为你和小青峰同一个班嘛……”对方笑嘻嘻的说。
青峰的名字木本並不是完全不知道,但是也只是限於名字而已。即使曾經同班,她也僅僅知道青峰打篮球好像很厉害,也並不知道他和黃瀨有如此深厚的关系。

木本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不太记得这事情了。”

黃瀨正想說什麽,這個時候小堀的跑過來跟他說:“黃瀨,休息時間已經結束了,接下來是自主練習!”

“不好意思,我們要訓練了……”黃瀨有些為難,不過木本嫣然一笑,讓他反而有點毛骨悚然。
木本說:“沒事,我等到你社團活動結束。”

“……”

周圍還有籃球掉落的聲音,黃瀨環顧四周,氣氛略顯微妙。
嘛……好歹對方也是做模特的,比起普通的女生好像更引人注目吧。他粗神經的忽略眾多隊員隊他的羡慕嫉妒恨以及對木本的好奇心,如果不是笠松鎮場,大概一群人都要圍上來問是不是哪個沒解決好的前女友了大概。

* * *

木本正經看黃瀨打籃球這是第一次。
說實話她覺得黃瀨在球场上並不是什麽特別炫目的形象,尤其是自主訓練的時候,黃瀨的動作都像基礎聯繫一樣,反復重複著木本看不出來有什麽差別的動作,並且樂此不疲。
當然還有很多匪夷所思的動作,比如站在很遠的地方偷懶——球劃得弧線很高,但是進球率似乎不高。
但是她能明白黃瀨這是在努力的一點一點自我修正。就如當年做模特的時候,對著鏡子比劃自己的動作的時間,通常總是上臺時候的數十倍。

黃瀨長得很好看,以前當模特就跟演戲似的,說擺出各種表情黃瀨基本都能做到,也看不出來是真的認真還是不認真,一次企劃說是讓黃瀨做出認真的表情,那是唯一一次黃瀨NG很多次的拍攝,被經紀人訓斥了一通以後大概頭一次露出了不服輸的表情才順利結束。木本那時候就等著黃瀨拍完的場地繼續拍一群女模特的集體照,周圍女生對黃瀨青睞有加,只有她總覺得黃瀨不是認真的——好歹一個學校,聽說無數次入部退部的傳聞以後,她更這麼覺得。

事到如今黃瀨倒是認真打籃球,还有就算放棄上升期的模特事業也要打籃球的決心——即使是這樣,木本依舊覺得黃瀨是個很傲慢的人,因為容易得到,所以放棄的也很容易。
真是讓普通人羡慕嫉妒恨的存在。


海常本校的女生多半不會留到籃球部訓結束,畢竟入秋以後天黑的越來越早。木本站在角落里默默的看著眼前從未耐著性子看完半場比賽以上的體育項目。她的目光依舊隨著着黃瀨,正如當年她下定決心要成為比黃瀨更出名的模特時候一樣。

黃瀨是最後一個結束訓練的,開始收拾場地的時候,他發現木本依舊默默的站在角落里。

“真是盡職的後輩啊。”木本的語氣里總是有淡淡的嘲諷,黃瀨敏銳的感到這一點,他隨即反駁道:“是我用到最後嘛,而且是一年級。再說了,當年在帝光的時候不也一樣,畢竟是‘年功序列’制嘛。”

“嗯,是沒錯,我是沒見你收拾東西的樣子,因為以前當模特的時候,你是前輩啊。”木本爽快的承認了自己的惡意,“捨弃自己很容易就做好的事情,非要挑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是不是很有趣?因為模特很無聊對吧?”

“說不上不無聊……但是也谈不上特别喜欢,毕竟是工作嘛。但是,現在我只是想打籃球而已。模特那邊真的沒有精力再去做啦——夏天的比賽輸了所以必須抓緊時間訓練,在冬天的時候還回去。”黃瀨皺了皺眉,終於瞪向木本,總覺得自己把意思說的很清楚了,但是對方的思維明顯跟他完全不是一個宇宙的,“雖然輸贏真的很痛苦,不過籃球還是很有趣的事情……嘛,我的決定跟木本你沒有關係吧。”

本以為這樣說了,木本會退縮,對方卻揚起頭,直接對上了黃瀨尖銳的視線。
木本也很认真:“只是有趣而已嗎?就是這樣而已?有趣到讓不服輸黃瀨涼太輸了還要繼續,毫不猶豫的放棄事業上升期,就是因为喜欢篮球嗎?我不能理解你這麼容易放棄當模特的原因——如果是以前,你肯定不會明白當模特也要多辛苦才能有一次機會,有多辛苦才能登上封面,但是現在你會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執著于籃球,不惜捨弃你認為很容易的模特,僅僅是因為有趣?”

“啊咧,你原來是想知道原因嗎?”黃瀨有些驚訝,他只是覺得對方執著的點很奇怪,而不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一條,再說他的確和木本也不熟,根本不能明白對方爲什麽執著。

“雖然覺得你爲什麽想問這個真的很奇怪……但是我覺得這還是能回答的。”瞭解了對方的意圖以後,黃瀨鬆懈下來,爽快的笑了笑,不過這個笑容多少帶著些懷念當年的感慨,“剛開始的確是因為看到青峰——跟你一個班,个子很高,皮肤有点黑的那个。他打球的樣子,第一次看到的時候真的覺得有種不可超越的崇拜感,就是為了能和那傢伙一決高下我才開始打籃球的,後來這就是唯一的目標了,因為基本沒有成功過……啊哈哈,大概以前都覺得學學就會的,只有這次很難……”
“不過夏天那時候我成功模仿了青峰的無定式射籃,可惜還是輸了。雖說輸給他真的很難過,頭一次明白最想做的事情怎麼也做不成的無奈,因為那時候小青峰已經因為找不到對手,所以覺得籃球很無趣,我很想打敗他,讓他重新領會到這一點,就像當年是他讓我覺得籃球很有趣一樣……不過現在想來也只有更努力一點才能彌補差距吧,畢竟我是二年級才開始打籃球嘛……以上。這樣的回答可以了嗎?”

黃瀨的態度還是比較隨和的,他好歹是明白某種程度上的坦誠是維繫人際關係的平和的道理的,木本倒是有些愣住,呆了好一陣,她甚至都有些維持不住自己的表情,逃開了原來能夠直視黃瀨的視線,只能低下頭,讓齊額的劉海遮住半張臉:

“是因為有個好對手啊。真羡慕。”

“啊?”黃瀨等了好一陣才得到一句文不對題的回答。

“至少你的對手還和你一樣打籃球,我的對手早就不是和我一個行業了。我不但起步晚,而且打算追上去的時候,那個人居然不幹了。我每次想證明比那傢伙成功的時候,只能用工作量衡量。那傢伙代言了多少品牌,上了多少本雜誌,當了多少次封面模特,有多少次特輯,我都只能去和數字較勁,那傢伙輕鬆能做到的事情,換了我就做的吃力的要死,但是就算這樣,我還是想超過那個最初目標……一開始真的是很羡慕,但是光是羡慕崇拜那傢伙又有什麽用?不努力的話永遠只能在背後看別人的背影,越落越遠,還不如當成目標追上去。結果那個目標自己跑掉了——搞得我現在覺得把那傢伙當目標的自己真的是蠢透了。這事兒的確跟你沒關係,是我失禮了。抱歉。”

木本說話的聲音聽得出有點顫抖,最後一句也顯得非常賭氣,她低著頭從挎包裡拿出一個文件夾遞給黃瀨:
“你的合約已經到期了,這是解聘書。我跟酒井小姐要來的最後一次傳話的機會。”

黃瀨伸手去接文書,他才發現對方的手抓得很緊,他輕輕歎了一口氣,終於能大致上明白對方的心情了——
“木本說的目標是我吧?拜託不要說自己蠢,你不是已經很努力了嗎……嘛,雖然我知道你是比較想連帶著罵我。不過……我可以說一句嗎?你把我當目標,我真的覺得很高興。”

“你安慰人的技術太差了。”木本鬆了手,把解約書往黃瀨手裡一扔,“不過,就憑你這張臉跟女孩子說這樣的話,沒人會不當真吧。我本來還是想最後努力一回,嘗試你會不會回心轉意,不過我覺得,你現在這種活的特別充實的狀態更讓人火大。”

黃瀨乾笑了兩聲,木本羡慕他和青峰之間的對手關係,他才意識到當年他一路追著青峰的背影前進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想到過有多少人明明知道比不過他一學就會的本事,還是願意付出千百倍的努力去追趕他的背影。甚至他更幸運——青峰明明一直在等他,等他追上去,即使青峰自己已經深陷沒有對手而無法體會籃球的樂趣的泥沼。出生以來他從未嘗過如此不甘心的滋味,他的目標明明只有青峰,即使那已經不是唯一,可是已經讓對方失望的自己,是否還能認為青峰還在等待他的趕上?
如果再不更快些往前,是不是青峰會繼續越走越遠?或者有其他人追上去?
這些都是心底的最後的秘密了。他想贏青峰,不想青峰輸給其他人,這是他為青峰找回有對手的樂趣唯一能夠做的事情。

然而在這些事情之前,他只記得夏天里青峰那充滿了戾氣的兇狠表情,只記得他因為輸了而不甘心的心情,而幾乎要忘記,對方已經等了他很久的事情。

小青峰真是個溫柔的人啊。

比起木本追逐作為模特的黃瀨,是一開始就錯失時機,爾後只能以工作量作為丈量的情況,他已經幸運很多,至少這樣的機會他已經得到過一次,還是對方給他的。而今後的機會,則是要他爭取了。

木本像是在流眼淚,雖然低著頭,但是還是看得到滑过脸颊的水痕,女生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哭出來,指尖匆忙地抹去眼角的淚水,最後擺出一張模特職業性的笑容:“酒井小姐跟我說過,沒有競爭對手的話,敵人就是自己。青峰君大概還是沒有戰勝過‘戰無不勝’的自己吧?做那個後面追趕的人還是有機會的,所以黃瀨君,趕緊追上去打敗那傢伙,不要像我這樣,連追上去的機會都沒有。今天打擾了你練習,對不住。”

“沒關係,別介意。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謝謝你……木本提醒了我很重要的事情。”
黃瀨真心實意的道謝,他看了看室外暗下來的天色,“我送你去車站吧。”

“酒井小姐等下会來海常的学校门口接我,没事的。不想多看到你这张脸一秒。”

“好吧……”虽然莫名其妙的又被木本骂了,但是黄濑还是能理解的,他記得他也不想在青峰面前表現的很遜,雖然常常事與願違,但是他能給木本留出補妝的空間——這是模特的职业道德——他還是願意去做的。

* * *

很多天以後,森山由孝捧著一本雜誌大呼小叫這個做封面的不就是之前來找黃瀨的那個女生嗎,又引起了一陣騷動。
黃瀨编了无数理由搪塞森山的追问,但是没逃过笠松的追打,最后只好去借口体能训练去绕着学校跑步来避风头。

时间仅仅剩下几个月而已,失去的机会也不知道会不会重新再找得到。

所以今年冬天,一定要擊敗小青峰。
他再一次的对自己这么说。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