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的碎碎唸:
唯飯到了第二季真的認栽,一個動畫裡只要有兩個喜歡的角色就忍不住拉郎這種事情……(掩面
寫之前的確是好怕好怕OOC啊,但是現在已經寫出來了,就只能說……
我就OOC了來咬我啊-_-(泥垢了

題目沒有什麼意思,就是表示一切都是腦內。
大概是系列文吧,腦內到哪裡算哪裡……


总有一次写文要写到跟自己说,全力で走ろうよ。
这么心塞的文还是头一次写,并非是因为生病,而是我觉得脑内真是很累= =







[Free|職業paro 員警x消防員|宗真宗]Imagination

1. 養貓那點事情


前一天不知道在忙什麼結果忘了看天氣預報,第二天出門的時候也覺得天氣沒有什麼異常,直到下班時分,橘真琴頂著一頭風雪回到家,才看到冰箱是空的。

雖然弟妹都發來短信說因為交通工具都因為罕見的大雪停運,所以打算在外面吃完飯再回家,所以真琴其實只要填飽自己的肚子就行。

他拿起座機的時候就想到可能會被拒送外賣,結果打電話試過以後也果真如此。

橘真琴認命的穿了件普外套打算出門去500米開外的便利店買個便當。
平常很好走的路現在因為風雪交加必須舉著傘,阻力陡然加大,他只能放慢了步伐,有些後悔只穿了普通的外套,現在真的冷的要死。

出家門以後第三個岔路口是常有野貓出沒的,那個地方也是去青梅竹馬的朋友家的必經之路,就如同這條路的守護神一樣總有一隻三色花貓出來向真琴撒嬌。

橘真琴想,那一定是因為老常帶著青花魚去找七瀨遙的關係。他總會忍不住把其中最小的那條餵給向他撒嬌的那隻貓。

今天果然還是遇到了。平常總會在人類的家的低矮外墻上跳躍的貓,今天不得不躲在電線桿底下,冷得發抖哀嚎,小小身軀轉眼就快被風雪吞沒。

他於心不忍,撐傘走了過去幫它擋雪,又蹲下來幫它把周圍的積雪清掉。



“哢嚓”
這條路平常人就很少,陡然發出了打火機摩擦的聲音,讓橘真琴簡直是背後的毛都豎起來了。

他僵硬的轉過頭,果然有個穿了個米其林輪胎一樣上衣的高個子靠在對側的矮墻上點煙。那人穿的外套是灰色,幾乎要跟墻體融為一色,似乎是注意到了橘真琴的視線才慢悠悠的轉過頭來。

對方並沒有撐傘,所以根本就不容易發現那里有一個人。

那人乍看之下是一副沒睡醒的表情,仔細一看才會發現是下垂眼的關係,卻是那種無論什麼表情都會覺得有點冷淡的類型,跟自己完全不是一樣。

雖然也是下垂眼但是從小以來說橘是溫柔的人什麼的不在少數,估計也是因為身高和臉的反差太大,導致的印象兩極分化的緣故吧。

“喂,我說你啊,這麼做有意義嗎?只要你走掉,這隻貓還是很快會被凍僵的。”

對方像是很滿足的吐出白霧,然後無精打采的問真琴,語氣漠不關心,就像是在打發時間。

真琴的動作停了一下,然後笑著回過頭:“果然,從長遠來看還是沒有的吧。”

“那現在做這樣的事情有什麼意義嗎?”

“我只是做現在我做到的事情,總比眼睜睜看著它凍死好吧。”

雖然是無心之言,但是對方一瞬間露出了“你在我說嗎”的不忿表情。雖然立刻鬆開了皺起的眉頭,但是真琴也發現了。

兩人無言的對視了一會兒。

那人盯著同樣被雪打濕的橘真琴的外套,又吸了一口煙:“你要和這頭貓耗多久?想和它一起凍死嗎。”
“……”
代替真琴回答的是貓叫。

那人有點不耐煩了:“下個路口左拐有個便利店啊,你是出來買東西的?趕緊去吧。”

“但是……”

“得了這頭貓不會那麼快凍死的。”對方大步踏了過來,隨手抄起那只小貓塞進了口袋裡,也不顧貓是如何嚎叫,也不在乎野貓的爪子是不是會劃破他的衣服。

“喂,你幫我買罐熱咖啡和暖寶寶吧。”對方從另一邊的口袋裡隨手掏出一張紙幣,遞給真琴。

“哦……好吧。”答應的那一瞬間,真琴就覺得自己真是一句拒絕的話都不會說,他頭一次對自己這種
好脾氣有點懊悔。

真琴站起來,對方果然已經把貓從口袋裡拎出來,自己抱在手上了。

“你是要在這裡等?”

“啊,我在等人。”對方又抽了一口煙,仿佛要靠那點溫度汲取一點點暖意。



怪人。
這種天氣等人,讓人等的傢伙真是可惡啊。

這麼想著,真琴還是接過了錢,準備加快腳步去便利店,沒聽見身後的人嘖了一聲。



我應該讓那傢伙買個打火機的。
風雪交加還要蹲點,員警山崎宗介最想做的事情莫過於暴打一頓在逃嫌疑犯。

等我抓到了他——
手臂上掛著的那只貓又叫了一聲。

思路被打斷了。

他覺得自己真是多管閒事,本來他也不喜歡貓,只是懶得看人浪費生命做些無用的事情,那個傻乎乎的大個子看起來是個濫好人的樣子,還和他一樣是個下垂眼,所不同的是,他每次都被別人認為是沒睡醒的起床氣,剛才那人稍微有點表情就會被認為在微笑。

不過呢,就算沒有那傢伙出現,他也是打算上去幫那只貓一把,就當打發時間。

但是現在這個狀況就是除了打火機以外他好像也沒有什麼物體可以熱傳遞給快凍死的貓。

而且那個該死的打火機也已經罷工了。

宗介頓時覺得自己蠢到家了,現在真的只能站在這裡不動等那個大個子回來了。本想拎著貓走幾步的,現在自己都快凍僵了。

手機也沒有任何動靜,拍檔的松岡凜也沒有發任何關於埋伏變動的通知來。

他捏扁了煙盒。




橘真琴一出便利店就覺得背上寒毛直豎。

附近有個穿著黑衣連帽衫的人,那種全黑的、略顯詭異的裝束讓人想起葬禮上的服裝。即使是個大個子,橘真琴害怕的東西能列張單子,讓從小的親梅竹馬的朋友從頭到尾吐槽夠。
幸虧七瀨遙是個沉默寡言的好人。

他只能抓緊了便利店的袋子,快步趕回剛才的那個地方。

關於剛才那人說的在等人,他突然有點在意。畢竟鄉下人煙稀少,尤其天氣惡劣的時候……
他再次確認了一下剛才找出來的零錢硬幣沒有變成奇異的鬼錢,一邊用傘擋著前方的風雪前進。雖然他希望用餘光來確認一下那個更加可疑的人到底會不會在他周圍,但是說實話這個天氣狀況,根本看不見。

他輕車熟路的拐彎,果然看見那人還站在原地跺腳取暖,臂彎裡那隻貓看樣子還活著。

橘真琴拐進了那條小巷。

“久等了。”他習慣性的說了一句。

“恩。”那人也不客氣,接過真琴剛才讓店員分開裝的另一個袋子,先是握了一下咖啡罐取暖,塞進了口袋裡,然後把手臂上的貓丟給真琴,才撕開暖寶寶的包裝袋。

“要給貓用嗎。”看了這一串動作,真琴忍不住問他。

“恩啊,你別是買貼在衣服上的那種啊。”

“沒有啦。但是你打算讓它怎麼用啊?”

“啊?貓跟暖寶寶一起塞這個口袋裡就行了吧。”對方舉了一下便利袋的袋子。

“……”真琴本想說這人有夠簡單粗暴的,但是對方的眼神一下變的異常銳利,雖然低垂了眼簾反而更顯得凶光畢露。冷不防他就被撥開了,然後就是鈍器擊打在什麼東西上的聲音,異常沉悶的聲音。

橘真琴回過頭,那人已經擰住了了巷口那個穿黑衣服的人。


山崎宗介是舉起袋子的一剎那看見了那個鬼鬼祟祟張望的人。
人走路通常是直線看前方的,只有那傢夥過於疑心疑鬼看旁邊的小巷,還把臉露了一小半出來。

他想也沒想的撥開面前個阻礙視線的大個子,還好這條路是個坡道,他自己的身高不比對方低還在站在高側,透過對方的肩膀就能看到嫌疑人。

跑過去還需要幾秒,對方一定會發現。他摸出口袋裡的罐裝咖啡,用力扔了過去。



正中目標的太陽穴附近。

那人一個踉蹌的時候,大約是沒有想到會遭受攻擊,反應過來的時候雙手臂已經被反剪了。

“麻煩你跟我走一趟了。”

山崎宗介的聲音充滿了愉快。他從後腰的口袋裡摸出手銬,然後才想起在背後還有人看著。



“……原來你是員警啊。”
橘真琴的聲音倒很平靜,仿佛只是陳述現實。

山崎宗介這才想起來,他用一邊手壓制著嫌疑人,一邊把警官證亮出來給橘真琴看。

“山崎先生,你的咖啡掉了。”

對方盯著那他看了一會兒,然後從地上撿起了咖啡遞給他。
咖啡罐都已經被砸得凹進去一塊。完全沒有喝的想法了。


山崎宗介看了看橘真琴,忽然就笑了一下。



“看不出你這麼大個的人,倒是很膽小啊。”
如果不是當員警,估計是不會感受到那個大個子前後出現的時候微妙的氣息變化。回來的時候步伐明顯加快了,周身都很緊張,仿佛是被什麼追趕著似的。他稍微注意了一下這人背後的路段,就完成了任務,簡直是幸運啊。

“哈?”橘真琴一臉莫名其妙,他有些憤怒,但是常年當兄長的好脾氣讓他沒有發火的習慣,於是他只是裝作沒聽懂的樣子。剛打算走掉,對方又叫住了他。


“喂,麻煩你之後有空的話,把那只貓,還有買的那些東西,哦對,還有零錢——都送到十字路口的那個警署去,OK?”

“貓?”

雖然明白對方現在沒有手拿東西,甚至還考慮到自己的衣服也經不住在室外繼續吹風了,但是橘真琴聽到了重點其實是貓。

“你要養它?”

“啊啊。難道在放回剛才那地方去?肯定凍死了吧。你又不養它。”

“……”
橘愣了一下,他的確從來沒有想過養貓的事情。連不想養的理由都沒有,對方直截了當的說出了要養的目的只是不想看貓凍死而已,他雖然也做得到,但是卻從來沒有想過。


“回答呢?”

“哦,好的,明白了。”

“姓名。”

“啊?……橘,橘真琴。”



在押犯人的同時搭訕別人是件很累的事情。
山崎宗介狠狠的踹了一腳不停掙紮的嫌疑犯。然後推著那人走了,眼角餘光還能看到真琴抱著貓的手勢幾乎和他一樣,不過似乎還是比他溫柔一些。

雖然他既不會認為真琴那個傢伙會養那只貓,也不會認為對方敢不送東西去警署,但是他還是想知道橘的名字,就好像因此改變了什麼一樣。


* * *


山崎宗介結束了前一天的夜班,卻賴在崗位上不走。

文案堆得太高,以至於來換班的女警員都沒有發現他還趴在桌子上。

“山崎你還沒走啊?”

“等外賣。”

“哈?早飯嗎?”

“不,昨晚的餘興。”

“什麼鬼啦。”

女同事上班之前有稍微掃描一下業內廣報,類似於地區新聞消息的習慣,然後就去前臺站崗了。山崎宗介趴的毫無睡意,也開了電腦看廣報。

這個町很小,發生什麼事情迅速就能見報。哪怕是多小的事情都有推特轉發,宗介隨意的滾動著鼠標,直到看到一張熟人的臉——也不對,根本不是熟人,只是昨天剛見過而已。

啊橘那傢夥原來是消防員啊。

這世界上果然不乏因為自家的貓不知道為什麼爬到樹上去又下不來的事情,主人不會爬樹的更是大有人在,打起119簡直都不用考慮的,一想到消防員原來兼職救小貓,宗介忍不住笑出聲來。

所以昨天那傢夥是出於職業病吧?



“喂,山崎,有人找啊。”

“哦,來了。”

宗介忘了關頁面就站起來去前臺。
來人就是他一直在等的人。

橘真琴抱了個紙箱來,讓他有點傻眼。

“你等的就是他啊?”女同事看到帥哥兩眼放光,完全忘了自己的職責。

“啊。”宗介含混的應了一聲,然後把目光轉向橘真琴,“為什麼……是個箱子?”

“你要抱著貓從警署走出去嗎?”對方的表情非常無辜。

其實他也不想抱著貓來警署啊。所以才會搞個紙箱。

“……”宗介真實的明白了不睡覺是會越來越傻的傳聞是個事實。

“對了,昨晚那罐咖啡果然還是被砸到打不開了,所以我重新買了個,還有這貓我已經給它洗過澡剪了指甲,不過最好還是去打個疫苗……”

“等一下!”眼見橘真琴簡直跟打開了說話的開關一樣說個不停,宗介趕緊阻止他在女警面前散佈八卦原素材,過兩天全署都能知道各種版本的他的養貓事跡,松岡凜一定會笑死他的。


“……我現在下班了,你稍等一下啊。”

雖然猜到昨晚天氣不好,橘肯定不會出門,但是今天早上這個時間還真是微妙啊。

宗介很快的換掉了制服,然後拖著真琴出了警署的門。



“昨晚謝謝你啦。”

兩個人的開場白竟然一樣,氣氛一時有點尷尬。

“啊,剛才沒說完的……”真琴把小型紙箱遞給宗介,“你昨晚剩的的零錢我先買了貓糧餵它了,暖寶
寶我用毛巾包了放在箱子的角落裡,還有這個咖啡,算是我請你的。”

他從口袋裡掏出那種200毫升的罐裝咖啡,罐身圓潤,毫無損傷。

宗介默默的接過了箱子,一臉沒睡醒的表情:“我剛準備回去補眠。”

“啊……不好意思。”

“沒事啊,留著下次用吧。話說你今天沒有上班嗎?”

“我下午的班。”

“消防員也是輪班制嗎?”

“唉?”真琴稍微睜大了眼睛,“你怎麼知道?”

“推特上都是你和小貓咪的照片呢,最萌消防員什麼的。”帶著毫無惡意的口吻開著玩笑,不過宗介的臉上並沒有什麼笑意,真琴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我並不知道。”他實話實說。不過這種稱號還是不要的為好,真琴都覺得自己臉上都有點發燙。

“嘛……那些事情無所謂啦。”宗介空出一隻手朝他揮了揮,“我朝那邊走,拜拜啊。”



真琴在原地呆了一會兒。

對方是那種想到什麼說什麼的人,跟宗介說話是很輕鬆。只不過那隻貓,昨晚他其實也有想過要自己養的,不過也許會打擾到高三的弟弟妹妹們的學習,似乎不太合適,思考了一晚上,他還是覺得算了。


“啊——下一個工作別再是爬樹救貓了啊。”

他小聲的祈禱著,然後朝回家的路走去。



* * *


山崎宗介現在住的地方是員警宿舍,兩人一單元的公寓。

同住的松岡凜是他的小學同學,經歷了兩次轉學以後兩人又上了同一所高中,大學倒是不同的地方,沒想到畢業了又回到了鳥取縣來,還一起當了員警。

“所以說,昨晚你就因為那傢夥所以抓到了在逃犯?”

養貓這事算是山崎宗介先斬後奏的決定,所以松岡凜的臉色也不太好。

他才剛睡醒,穿著黑色的無袖背心和鬆垮的棉質運動短褲,家裡的暖氣起碼開了30度以上,山崎宗介熱的煩躁,那隻也像是貓驟然進入了桑拿房,不停的叫喚。

宗介走到自己房間拉開了落地窗門,冷風嗖嗖的一吹,貓安靜了,他也冷靜了。外套隨意一扔竟然蓋在貓的頭上。松岡凜看他這樣子就知道是不高興了,暖氣開太大的確是他的錯,於是松岡凜老老實實的回去關了暖氣套了外套再跑來宗介的房間。

山崎宗介坐在床鋪上看松岡凜從他的外套裡挖出小貓又摸又蹭的,問了一句:“要是你反對的話,這貓要怎麼辦啊。”

“哪有你這樣問話的,”松岡凜對這隻正在舔他手心的貓還挺有好感的,“好像滿還合的來的啊,我不
反對。”

“抱歉啊,我事先沒跟你說。”

“別得了便宜才賣乖啊,再說了,這貓可是你養的,我只負責玩哈。”

有著玫紅色這樣的艷麗髮色的親友,笑的露出一口細碎的白牙,邪氣的看著他。

宗介扶額:“我知道了,不會麻煩你的。”

“這貓洗澡了嗎?”

“大概吧……橘好像有說過。”

“哦哦。”松岡凜玩的這隻軟綿綿的小貓玩得不亦樂乎,“不過,那個叫橘的傢夥,把貓帶到警署去了
?”

“是啊……”

松岡凜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明天上班你就會是輿論中心了。”

“喂,凜,你別跟著起哄啊。”

“只要想到宗介你無話可說的樣子,我就覺得非常期待呢。”

“你是看我吃癟就很開心吧。”

“哪有哦。”笑得一臉燦爛的親友,最後火上澆油的加了一句,“橘那傢夥聽起來還真是個好人啊。”


好人嗎。
宗介直接躺倒在榻榻米的被褥上,那傢夥才不是個好人,而是個濫好人。
PR

無題

這邊也~沙發!*\(^o^)/*

話說“宗真宗”和“宗真”的區別是咩咧?(⊙ω⊙)
by Jacky 2014/08/28(Thu)05:21:56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