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累死我了,拖了一整年才写完的这篇
都改到不想写了。
说实话有的人心伤易好但是人难好,一刮风下雨老娘不是头疼就是腰疼这种日子,身体机能一旦受挫一次必然不会再有之前那么好了orz
虽然写最后一小段的时候才燃起来,但是说实话这篇文实在离我的构想万里远,tag都不知道要打青黄还是海常了囧,写黄濑中心吗- -
现在连题目都改不了,原来我是想写青峰跟黄濑说我要成为你心中的NO.1这是告白用的,结果现在完全没有那个氛围只能写个暧昧,搞错吗= =
果然,脑洞会过时,悲剧,还有一个脑洞不知道几百年后才能写呢,泪。






鳥は青い空の涯を知らない(鳥兒並不知道青空的界限是哪裡)


By nao


ねえ 鳥よ(呐 鸟儿啊)
教えて(告诉我)
青い空の涯(はて)はどこ?(青空的尽头在哪里?)
ねえ 鳥よ(呐 鸟儿啊)
教えて(告诉我)
夢を見るその限界(梦想的极限)


黃瀨的病床是靠窗的,雖然拉了窗簾還是覺得越睡越熱。室內空調的溫度一直定在28°,他覺得身上粘粘的不舒服,還不如以前打籃球的時候能痛快的出一身汗。

半夢半醒的時候,有人掀了病床的圍簾又迅速的放下走人。黃瀨想是走錯了吧,翻個身又去睡了。直到有人把他推醒。

“你是小孩子嗎?睡覺還踢被子!”笠松來的時候,一掀簾子就看到黃瀨踢得只剩左小腿上有被子蓋著,他歎了一口氣,下意識把涼被扯好,才想到自己是來叫人起床的。

“前輩……真的好熱啊。”黃瀨轉身回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並沒有汗水。他的聲音也是黏糊糊的,在笠松聽來真的跟撒嬌一樣。

“起來了,再睡下去你就要散架了。”說實話他真吃不消個子有189cm(尤其是比他高)的家伙撒嬌,每次都覺得火大,但是如果是黃瀨的話也習慣了——虽然这也就是第二年。

“我馬上起來。”黃瀨用手撐著床沿慢慢坐起來。
高二夏天的這個暑假,每隔幾天的下午笠松都會來陪他一陣,聊聊社團的事,輔導一下黃瀨深惡痛絕的作業,更多的時候是送他去做康復治療。

“喂,你東西掉了啊。”笠松眼尖,看到了掉落在床鋪上的一個深紫色的小袋子,“那是什麽啊?”
“啊!小綠間送的健康御守啊。”黃瀨趕緊收起來,好像那裏面真的有神明一樣。
“秀德的那個……綠間真太郎?”笠松把名字和對人的印象組裝起來的時候,腦子里鬼使神差的想起了那個頭上頂著大阪燒的綠間,他的表情抽搐了一瞬間。
“對的,來探望的時候送給我的,按小高尾的說法,是特地跑去一個不知道什麽地方——地名聽了三次也不知道是哪裡——去求的。嘛,這種事情小綠間肯定不會說的啦。”

以綠間的個性,能說出“看你這個傻瓜落地都能摔成住院神明都被蠢哭了好嗎”已經是難得溫柔語言,結果被高尾當場戳穿為了黃瀨這個御守跑了很遠的地方只是因為聽說很靈驗,只能撇過臉去以鼻子發出的聲音來回答了。

“那是你蠢。”笠松毫不留情吐槽他的常識的匱乏,一副“我才懶得聽你啰嗦”的表情,看著黃瀨挪到輪椅上,他才過去跟在後面。

“我怎麼有種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心情啊……”
“前輩你還很年輕的啦。”
“閉嘴!”

其實很多人還是看過黃瀨的,比如黑子送了醫學相關類的書給黃瀨,不過吐槽了雖然很可能是對牛彈琴沒有用,但是估計黃瀨也沒有事情可做,所以還是可以看一下的。火神從美國帶了一堆尺寸不合的功能護膝給黃瀨,結果只能被其他人分走,紫原雖然沒有來,但是好像郵寄來不少病人不能吃的東西,到了最後也只能分送他人。赤司大概是最過分的,寄了一堆比賽的錄像帶來,弄得黃瀨好幾天都在抓狂,恨不得立刻把石膏拆了出去跑兩圈,但是一過了那個躁鬱期,黃瀨就物極必反的消沉下來了。

康復治療室在另外一棟樓,笠松一邊推著輪椅一邊和黃瀨說話。他心裡總是覺得自己其實也有過錯,不管怎麼說,I.H賽除了成為他的心病以外,似乎也成了黃瀨的心結,一直說著要為前輩們捧回冠軍,但是命運總是不眷顧他,就連贏一場比賽都做不到,還付出了如此重大的代價。

病棟之外的溫度接近攝氏三十五度,太陽晃的人幾乎抬不起頭來,黃瀨嘟噥了一聲好熱,又說:“想做日光浴啊……”
“那就把你扔在這裡曬到中暑!”從有著空調的室內出來的一瞬間,笠松就很嫌棄那陣熱風,簡直就像站在空調外機旁邊一樣。話是這麼說,他並沒有停下腳步。
“托你的福,我今年夏天比前幾年都曬得黑。”他每次下課過來的時候正好是兩點多,太陽最大的時候,那時候黃瀨還在睡夢中。
“不會的啦,在我見過的人里,一直是小青峰皮膚最黑。”
“……”
笠松沉默的把輪椅推進了康復治療室。

沒想到黃瀨如此毫無芥蒂的提到那個讓自己摔成現在這樣的“罪魁禍首”,笠松也不知道要回答什麽。今年夏天的I.H比賽上又遇到了桐皇,雖然是第二場比賽才遇上的,但是似乎誰都記得上一年那場異常艱苦而壓抑的比賽,到了今年的氣氛依舊,海常卻能一路緊咬比分不放。
結束前黃瀨那與其說是無定式投籃,倒不如說是因為躲避青峰的蓋帽動作而衍生出的扭曲動作,雖然沒有避開對方的阻攔,但是籃球打在籃筐上彈出來的一瞬間,早川那條件反射一樣的搶籃板速度伸手一勾,竟然進球了。
哨聲想起的時候黃瀨重重的落到了地上,膝蓋上傳來的劇痛讓他站不起來,反應過來早川朝黃瀨衝過去的時候,同樣是落地了卻沒啥事的青峰卻搶先把黃瀨扶起來了。

黃瀨幾乎是靠在青峰身上的,痛的臉色發白,連道謝的話都說不出來,青峰發現了這一點,叫來醫生的同時,整個結束氣氛也為之一變。

正式比賽結束的時候是平分,於是等於接下去還要加時賽。黃瀨的努力似乎反而沒了用。結果當然是又輸給桐皇。那麼努力結果換來平分的結局了,加時賽里沒有黃瀨的海常還是輸給了有青峰在場上的桐皇。雖然不能因此否定黃瀨那一球的價值,但是整個結局在他人看來就是無謂的努力。

雖然每年夏天都有I.H賽,但是每次的終點都不一樣。
笠松那時候也在現場觀戰,他作為海常的OB跟隨救護車去了醫院,黃瀨檢查的結果還好,只是長期的勞損加上急性扭傷,讓醫生挺嚴厲的下令短期內不能劇烈運動,之後打了止痛和消炎針,千叮萬囑之後讓黃瀨回了家。
結果過了半個月,因為傷情一直沒有好轉,黃瀨在家裡人的陪伴下去綜合醫院檢查了以後,已經到了要做手術才能痊愈的地步了。

“那個庸醫,要是當時再仔細檢查一下就不會因為延誤治療惡化到現在這樣要住院吧。啊,不對,之前一直不去看醫生的你也是個蠢貨!”
做磁療的時候,笠松就是站在旁邊看而已,看著黃瀨又只是躺在那裡保持一個姿勢接受治療,笠松多少有些覺得寧可看到一個活蹦亂跳的後輩,哪怕張口就說出很欠揍的話。
雖然一直罵黃瀨蠢,但是笠松心裡還是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如果再早一點發現,再早一點讓黃瀨去醫院的話……

“抱歉啦,讓前輩擔心了!”
黃瀨雙手合十討饒,笠松已經來看他挺多次了,他幾乎都覺得要產生依賴性了。

“那你要快點好起來啊。”笠松歎了一口氣,“不過就算好了以後我也會讓早川和中村好好看著你的!”

“……啊哈哈哈”黃瀨乾笑了幾聲,“前輩,後輩不是這樣用的啦。”

“閉嘴!”

“啊,對了,前輩,明天還會來嗎?”

“不是說了明天有事情嗎,後天會來。”

“啊……那明天還真無聊啊。”

“明天小堀和森山回來,我們打算聚一下的。”

“咦,森山前輩不是在大阪嗎,小堀前輩不是在北海道嗎他們爲什麽會一起回來啊?”

“森山前一阵去北海道玩了一圈和小堀一起回來不行嗎?你關注點錯了吧!”

“啊哈哈,就是好奇嘛~~”

似乎是因為前後輩的關係,黃瀨對他說話也是毫無保留,所以時常挨揍,現在這樣卻意外讓笠松感到輕鬆一些。
治療結束以後,笠松會再送他回病房,之後黃瀨的家人會來給黃瀨送晚飯。

笠松走的時候忍不住回頭再看了一眼黃瀨,對方並不知道有人在看他,面無表情的玩著手機,全身散髮的拒人千裡外的冷淡氣息都快蔓延到隔簾之外,笠松歎了一口氣。

那才是真正的黃瀨吧,下午在他面前撒嬌裝傻的樣子也是演戲,也許是真的,但是不論是哪個都好,對他來說,比起每年夏天的輸贏夢想,更重要的還是人吧。
甚至有的時候,他都覺得比起輸贏,更希望看到健康的活蹦亂跳的後輩。







02.


乾いた大地の上
(乾涸的大地上)
足を踏ん張り
(我落下了腳步)
今日も空を飛べない
(今天也無法飛向天空)
臆病な君のために…
(為了膽小的你……)

(ガンバレ!)
(加油!)
地平線 その先の未来を
(無論是地平線 還是那之後的未來)
考えていてもしょうがないんだ
(再怎麼考慮也是無濟於事)
この空はずっとどこまでも
(無論在這個天空的何處)
続いていると信じて
(只能繼續去相信)
(羽根を動かせばいい)
(只要能展開翅膀)
君はまず飛ぶしかない
(你只能選擇飛翔)



對於學生來說,一個甜瓜八百多日元簡直是貴死了,但是對於能打工掙錢的人來說,似乎也就突然覺得沒那麼貴了。

不過被迫去幫著打工的人就不那麼想了。

在回東京的新幹線上,森山就不止一次的想吃掉小堀買給黃瀨的一整箱夕張蜜瓜,他嚷著小堀你這個沒良心的把我從大阪喊到北海道那麼遠的地方竟然是去農場打工,最後還把掙來的錢買東西給黃瀨那個臭小子。

小堀笑眯眯的塞給他蜜瓜味的UHA奶糖,說了一句,病人最大呀。

森山還在那裡哼哼我累死累活賺來的聯誼經費啊什麽什麽的,最後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用手撐著下巴,對小堀說:
“你還真捨得給後輩買東西啊,以後一定會是個好爸爸的。”
“嘛……海常高中的後輩的確都挺可愛的,我以後也會讓我女兒上海常的吧(笑)”
“所以才說你是好爸爸啊——但是爲什麽是女兒啊?”
“啊……我就是覺得女兒好吧。”
“如果是女兒你還會教她打籃球嘛?”
“嗯~跟爸爸打可以啦,跟其他男生就不行啦,比如說以搭訕為目的的╮(╯_╰)╭”
“……我怎麼覺得你就是在說我!(o#゜ 曲゜)o”
“那是你的錯覺啦,錯覺~”
對話朝著脫線的方向一路飛奔,完全不亞於新幹線的速度。


不管怎麼說,看到後輩們吃的一臉甜瓜汁,簡直就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作為海常的前輩還是很有滿足感的。

雖然背景是黃瀨住院的房間,這點讓森山多少有點不爽。
他的開場白一般都是從“黃瀨你吃了我買的甜瓜要知恩圖報給我介紹個漂亮的護士小姐都行啊”,然後連這句話都被淹沒在早川感動的大喊聲中了,連中村跟他道謝都沒有聽見。
年輕的男孩子吃起東西來簡直是噪音製造中心,笠松還算是最冷靜的人,尚且有餘力阻止後輩眼裡只有甜瓜,呱噪到吵煩病房里的其他人。不過堪稱海常的良心的還是小堀,他是最早發現病房門口有人——還明顯是來找黃瀨的。


“黃瀨,桐皇的青峰君來看你了哦。”
小堀的聲音不大,不過足夠一瞬間讓略為吵鬧的病房一角安靜下來。他其實有些慶倖黃瀨的病床是靠窗,要不然早川他們剛才那麼大的聲響真能被護士請出去。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青峰站在病房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的是幾乎是人手一塊蜜瓜——這也是小堀堅持買一箱的緣故,全病房都有份——的場景。

黃瀨那張漂亮的臉上其實右頰上還黏著一枚瓜籽。

面對著海常的前輩,一向自由不羈的青峰竟然有些拘謹的點點頭。

即使是知道黃瀨的傷和這人沒有關係,但是早川仍然有些不忿,要不是森山按著他的肩膀,他大概已經大聲嚷出你來幹什麼這樣的話來了。

黃瀨歎了一口氣,看看周圍把目光都聚集在青峰身上的前輩們,開口說道:“小青峰……”他其實也不知道說什麽才好,想了想才接下去:

“來嚐塊蜜瓜?”

森山注意到小堀的表情一瞬間有點崩塌,大概意思是覺得後輩借花獻佛之類的,于是他决定说些缓和气氛的话,但是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看着青峰拎着一个紙袋走過來,然後把袋子放在黃瀨床頭,說了一句這是給你的。
青峰看樣子是剛從外地回來,衣服有點皺,背上其實還背著個大包。
黃瀨還來不及說什麽,青峰卻非常自然地伸手把那枚籽拿下來,黃瀨這才發現自己的臉上有東西,有點尷尬的說:“啊哈哈……吃到臉上啦。”

氣氛頓時有些微妙,青峰卻像沒有察覺一樣說了一句我下次再來看你,就轉身走了。

黃瀨明白現在是人多,青峰可能是想和他說什麽但是沒說成。
他終於露出了有點困擾的表情,真心來說,他其實不知道怎麼面對青峰,也沒有想過青峰來探病——比起沒有想,更趨向于不去想。
但是這種鴕鳥的想法已經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

等眾人離去,他忍不住又問了最後走的笠松一次:
“前輩,我出院以後還能像以前一樣打籃球嗎?”

笠松看了他一眼:“問你的主治醫生去。”
其實他也有聽過很多次這個問題,也有避開黃瀨去問過複健的醫師,後者認為黃瀨的複健完全比預想的好,但是一旦受傷過的人體組織,並不能一切如舊,想來黃瀨已經體會到這點了,意外的反而在這個自然規律上鉆起了牛角尖,不肯接受現實。


 * *


其實這一段時間黃瀨其實自己恢復的還可以,不過他從來沒有想過連走路都困難這樣的事情,接受了手術以後還不能站起來的時候他甚至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好了,笠松幾次來看他都是為了打消他這種愚蠢的想法的。終歸時間的流逝讓他明白人生還是有希望的,但是依舊充滿了不定數。

以前仗著自己天賦好,一路上總是狂奔,但是現在終於停下來了,卻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邁出去。
黃瀨沒有體會過這樣的心境,也沒有應對這樣茫然的經驗。
膝傷帶來的恐懼也是頭一次體驗到的絕望,他甚至都產生自己是不是從此無法打籃球的幻覺。他並不覺得傷痛可怕,最可怕的卻是無法相信自己能回復如常的絕望。
並不知道自己能進行到什麼時候就會摔倒,腿傷帶來的無力感來的毫無預兆,在復健室里摔了幾次之後,即使知道那是恢復過程中的必然過程,他總是會想到自己還在練習走路的時候,其他人正在跑步向前,那份焦躁感簡直就像一團火,而他的心臟正在上面來回翻烤。

青峰帶給他的探病禮物其實是藥妝店里常常在賣的小林製藥的各種營養補充劑,雖然在醫院開的處方藥也都有這些,黃瀨估摸著青峰是直接下車就來,又礙於禮節(很可能還是被桃井教育過)就跑去路邊的藥店買的。

不過反正這類東西估計很長一段時間也得聊勝於無的一直吃著,所以黃瀨在之後青峰又來看他的時候道了謝。

“沒什麼。”青峰當然不會告訴他之前來的時候看到黃瀨其實在睡,整個人蜷成一團,因為熱,汗濕的金髮黏在臉上,那種凌亂的感覺讓他覺得黃瀨好像變得很脆弱,尤其是看到腿上的夾板和膝蓋的時候,特別添堵,堵到心塞。

想了想他還是轉身出去了,一者是被桃井交代過也委託他帶營養劑,二者他也想黃瀨快點好起來,快點再追著他鬧著說我要打敗你,雖然他是靠直覺下了車就去看黃瀨,但是現在既然對方睡著,那他就還是先去一趟藥店吧。


“小青峰回去吧,我接下去要去複健啦。”
即使青峰幾次來探望黃瀨,也總是在要去復健的時間點被趕回去。青峰雖然總是面無表情,大概也知曉黃瀨並不願意他看到軟弱之處的想法。
之前他也有跟黃瀨發短信說自己在參加集訓,要等集訓結束了才會來醫院,沒像到會和海常的OB們碰到同一天。雖然他是一回來就跑去醫院,甚至不知道
“別太勉強。”青峰按了按黃瀨的肩膀,後者正試圖自己移動到輪椅上,“哪天出院?”
“下下週三。”

青峰不太習慣黃瀨這麼小心翼翼的動作,他也感到了一絲焦躁。

“那到時候我會最早來接你的。”
“啊?”

“嘛……不是最早來看你的,抱歉啊。總得佔到個第一,就出院的時候吧。”
青峰抓抓頭,黃瀨有些不解的看著他,聽完這句話,幾乎是毫不猶豫的笑了出來:

“小青峰怎麼了,連這樣的事情也要爭個第一,哈哈……”
青峰瞪了他一眼,黃瀨還莫名其妙的沒反應過來。

“比起你現在這個樣子,我比較想快點見到你完全康復的樣子,有什麽奇怪嗎?反正你不會讓我陪你康復,我當然只能等你痊癒了。”青峰自然地反擊道。黃瀨一下子啞口無言。

青峰看著黃瀨的樣子,又重複了一遍:“肯定會好的,大家都在等你康復。”

他走出了幾步,又像想起了什麼,回頭看著呆愣在原地的,甚至連輪椅都忘記動作的黃瀨說:

“不要只記得海常的傢伙們,我……和其他人也在等你。”



03.

ねえ 鳥よ(吶,鳥兒啊)
答えて(回答我)
あきらめそうなのはなぜ?(爲什麽要放棄?)

近づいたあの雨雲(漸漸逼近的烏雲)
時には強い風に(不時颳起的大風)
吹き飛ばされて
時には雨に打たれ
落ち込んだ君のために…
(被風吹雨打而消沉的你……)

(負けるな!)
(不会認輸的)
木の陰でしばらくは休んで
(在樹蔭下休息一陣吧)
もう一度 空を目指してみよう
(再一次 以天空為目標)
(負けるな!)
(不会認輸的)
僕たちがずっと憧れた
(我們一直在憧憬)
美しく飛ぶ鳥だって
(美麗的飛翔著的鳥兒)
(羽根を畳む日もある)
(哪怕有收起羽翼的時候)
君がまた夢見ればいい
(你也可以繼續懷抱夢想)


到了約定好的那天早上,黃瀨意外失眠了一整晚,總覺得有種馬上就要自由的錯覺,但是因為失眠而覺得下肢血行不順暢造成的酸麻感,讓他簡直覺得自己要癱瘓了。

青峰敲窗戶的聲音驚醒了淺眠的黃瀨。還好病房在一樓,他想,要不然可以看青峰爬樹是什麼樣,簡直跟羅密歐與朱麗葉一樣一定很有趣——就想怎麼會說最早來接他出院,明明還沒有到探病時間。

他頭一次下床以後不用輪椅,而是慢慢的蹭到床邊打開了窗。外面的溫度和房間里還是有點溫差,雖然覺得一陣熱風撲面而來,但是青峰卻伸手摸了摸他的臉就很嫌棄的說了一句:
“去弄個外套啦。我帶你去個地方,等下送你回來。”

結果這句話導致青峰被關在窗外五分鐘,再看到黃瀨的時候已經換了很普通的T恤和過膝休閒褲,青峰小聲問他能不能從窗口出來我接著你。

這次輪到黃瀨很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撐著窗戶慢慢爬出來,坐在窗台上的時候青峰還是伸出手,黃瀨小幅度了撅了撅嘴,打算自己跳下來。

青峰想都沒想的還是上前接住了黃瀨。
他一把抱住黃瀨,緩解了落地的衝擊力,但是後者卻不領情:
“我沒有這麼脆弱吧。”
懷中的溫度雖然溫暖,但是黃瀨說的話卻很不好聽,青峰放下他,對著黃瀨的臉看了又看:
“……長胖了啊。”
“@#¥&*!”黃瀨頓時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青峰一把拉過他的手腕就要走:“離醫院有點距離,你別走丟了啊。”
黃瀨試圖甩開青峰的手,卻發現對方完全沒有鬆手的打算,他現在的走路速度還是比以前慢一些,更別說跑步了。青峰似乎為了配合他,在前面慢慢走著,他看著青峰的背影,突然覺得手腕上的溫度燙的驚人。

出了醫院後門,青峰終於鬆了手,卻蹲了下來:
“上來。”
“哈?!”
“少廢話,還有十五分鐘的路呢,我才不想再送你回去住院呢,不想的話就趕緊上來。”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
“上來就知道了!”
“哈?”
儘管一頭霧水 ,但是在青峰的堅持下,黃瀨還是屈服了,一直以來他就覺得自己老是敗給青峰,除了球場還有生活里,他沒有一次坳得過青峰的固執。

不過趴在青峰背上,黃瀨倒是有了點睡意。清晨的涼意和有規律的輕微的晃動,讓他本來就缺少睡眠的神經得到了放鬆。青峰其實覺得背上的傢伙真的養的有點胖了,背著都有點吃力,結果一路上都沒有講話,貼著他的臉的金色髮絲又軟又涼,他卻覺得心裡滿滿噹噹的,像是漲滿了的帆。
等青峰到了目的地時候,才發現背上的傢伙竟然睡著了。

“怪不得半路就覺得好重。”他小聲的嘟噥了一句,沒想到黃瀨就聽見了。

“再說一遍就殺了你哦。”黃瀨拖長了尾音,帶著剛睡醒的慵懶感。
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發現青峰背著自己站在籃球場中央。
的確,青峰那個籃球笨蛋,無論什麼事情,大概都還是跟籃球有關的。但是為什麼來這裡呢,他還無法進行運動呢。

青峰從角落的灌木叢里刨出一個裝著籃球的網兜來,黃瀨哈哈哈大笑。
“閉嘴啦,萬一放在那裡丟掉了要怎麼辦!”
“我說你輕裝來接我竟然連個包都沒有帶啊,原來把球藏在這裡!”
青峰哼了一聲,把身上的手機錢包鑰匙全扔給黃瀨:“到邊上坐著去。”
“哎?”
“有想讓你看的東西。”

黃瀨瞪大了眼睛。
他慢慢的蹭到球場邊緣的凳子上坐好。青峰的隨身物品沉甸甸的,還帶著剛才負重走路所產生的熱量。
青峰在場上運球熱身。黃瀨想那個樣子他真的是百看不厭,看得他手癢的不行,恨不得衝上場去搶那個球,就像幾年前他無數次做過的事情一樣。但是要站起來的一瞬間,黃瀨就感覺到了護膝的存在,他只能忍住衝動坐回去。

這僅僅是一個開始,他真正的康復期還需要時間,直到能夠完全回到球場。

現在他所能做的,只有一直看著青峰,把他所有的動作深深的印在腦海里。
青峰也許是察覺到黃瀨過於專注的視線,回頭朝他笑了笑,終於開始起跑。青峰的動作有點奇怪,雖然是模擬帶球過人和躲避防禦,但是那個動作總覺得讓黃瀨覺得哪裡見過,直到青峰起跳,在空中以一個奇怪卻流暢的姿勢投出了一個他好像見過又好像沒見過的無定式射籃的時候,黃瀨終於想起來了——

那不就是今年I.H比賽的時候海常和桐皇打平的時候出現的那個投籃嗎?!

他那是巧合,最後還是靠早川補位才進了球,但是青峰剛才已經可以完全消化了動作,並且給他演示了從持球到成功進球的全過程。
原來青峰連他持球的風格都能完全做出來——不過那也沒有什麼好奇的,他的基礎動作和青峰就像是雙生子一樣,都是青峰帶出來的,沒有理由不會。

青峰輕巧的落地,穩穩的站在地上。然後跑到場邊把球撿回來,走到黃瀨面前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住了。
黃瀨驚訝、讚歎、憤怒、不甘願交織的的表情和眼神完全表現出了自己的想法,青峰踏著他失敗的土台走上了新的台階,但是黃瀨不得不承認,青峰真是天才,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青峰竟然牢牢的記住了他的所有動作,還能改進到如此無法阻攔卻安全的地步,那何止是刺激他了,簡直已經是挑釁。

但是即使是這樣,青峰也毫不猶豫的對上了黃瀨銳利的眼神。

他說:“你不是看過一次別人做的就能自己學會嗎?現在就算不能動,給你演示多少次都可以,讓你看到永遠忘不掉,真正能打球的時候就再來copy我啊。”

青峰伸出了手臂,男生的手掌可以一手抓住籃球,他穩穩的托著那個籃球,正好是和黃瀨的視線齊平的高度,橘紅的顏色燒灼著黃瀨的神經,四年前席捲他的人生的傢伙,再一次朝他伸出了手。

這是挑戰,也是青峰執著于他的證明。

青峰看著黃瀨久違的眼神,那個眼神並不是冷漠和苦悶的彷徨,而是被震撼以後的鬥志,那才是他所熟悉的黃瀨,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黃瀨。

“你給我等著!”黃瀨的手一瞬間攥緊了,卻又想起現實,咬牙切齒了老半天,才迸住這麼一句。

青峰從鼻子里笑了一聲:“我一直在等啊。從中學起。”
“喂喂,別說的跟光源式養成計劃一樣啊!搞得好像在等我長大一樣。”黃瀨愣了一下,不自然的別開了視線。

“那也蠻好的啊,雖然曾經也有等過你成長到能打敗我為止,不過我現在改變想法了。”青峰故意走過去蹲在黃瀨面前,偏要進入對方的視線範圍,“我一定不能被你打敗,我要成為你心裡永遠不能超越的NO.1,也無人能超越的NO.1。”

“哈?這次又是什麼鬼!”黃瀨被他鬧的有點不好意思,往後退了一點,卻發現自己已經無路可退,可悲的自己連站起來逃跑的可能性都沒有。

“這樣你就永遠不會放棄了吧,在追上我之前,對吧。”

“胡、胡扯什麼!我是可是要背負前輩們的期待,帶領海常前進的ace啊!誰、誰放棄了!”雖然曾經有點絕望。黃瀨有點心虛,之前在醫院所體驗的煩躁無人能解,也無法正視別人的前進,因為他知道自己只能原地不動,真正不能接受的,正是這個現實。
這種時候,是青峰來拉了他一把,把他從自己劃給自己的圈裡帶了出來,雖然帶著痛苦,但是他才明白,即使別人的確是一直在前進,但是都是一直在相信他,相信他會趕上去的。

“別老是海常海常的,偶爾也像初中的時候一樣把我的名字老掛在嘴邊,那樣不是挺可愛的嘛。”青峰的表情帶著點狡黠,顯然是玩調戲梗玩上癮了。

“可愛你個頭!”黃瀨耳赤面紅,一下子推開他,青峰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黃瀨哼了一聲,鼓著腮幫扭過頭。

“別讓我等太久啊,黃瀨。雖然我覺得我已經等了很久了。”

坐在地上的青峰以一種感歎的口氣說的,意外的看見黃瀨終於露出了笑容:

“放心吧,不會讓你等太久的。”黃瀨撐了一下鐵絲網才站的起來,但是他的動作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充滿遲疑了。

他露出了頑皮的笑容,朝還賴在地上不起來的青峰伸出了手:“不過呢,你得先送我回醫院,我可是今天出院啊。”



強制 END


後記:寫的太累已經連後記都寫不出來了(滾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