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Look at 那個人就是傳說中的戀人
你故意告诉我
試探着爱的考验

於是 我終於明白
現在你如此改变
是因為他的緣故



把歌词略微改了改……不过这次是文章没怎么贴切歌词了
不过好歹完结了,可喜可贺……

………











如果按照社會常理來說,前輩請後輩吃飯才是正常。
雖然在海常高中的時候,他從沒看見森山好好的請早川和中村吃過東西,卻會給黃瀨買寶礦力。不過話說回來,二年級還都算好孩子,就算沒從森山那裡得到什麽,還是依舊不計前嫌的關照黃瀨。
比起自己帶著黃瀨去看比賽,之後去吃飯都是AA制什麽的,好像最不以身作則的就是他自己啊。

不過黃瀨要請自己吃飯,笠松收到這條短信的時候,似乎還是楞了那麼一兩秒。
何況之後還跟著一句,有事要向前輩匯報哦~o(* ̄▽ ̄*)ゞ這種帶顏文字的……

之前既沒聽說黃瀨要出國,也沒有聽說他腳傷,也沒有聽說他成績不好到要上補習班,也沒聽說海常高校出了什麽事情,反正中村和早川就是笠松留在海常的黃瀨觀察員,他自己也時不時的回去看看——因為大學就在東京,比在北海道的小堀和在京都的森山都近太多
╮(╯_╰)╭

於是笠松對這個到底什麽事情還是有點好奇的。



黃瀨約的地方是一家在人形町的一條小巷子里家庭餐館。去之前用line傳來地圖,看得笠松眼花繚亂,不過後來黃瀨很老實的傳來短信說在人形町的站口等他,說是之前考慮不周……
笠松深深地看了黃瀨一眼:“你什麽時候學會這麼體貼了?”

黃瀨被前輩的眼神震懾到了,乾笑著冒出一句:“額……被人提醒過了。我自己是去過很多次會認得路啦……”
笠松隨口說了一句:“那我還得感謝一下那個提醒你的人啊。”
“……啊哈哈,是嗎?”黃瀨有些敷衍的把這個問題糊弄過去了。笠松也沒想到那麼多,直到跟著黃瀨走到了那家家庭餐館面前的時候,黃瀨突然很嚴肅的轉過頭對笠松說:

“前輩,這家店的女招待是很可愛的女孩子哦。”
“……”
“不過沒關係的啦,前輩放鬆點啦!”
笠松毫不猶豫的一腳把黃瀨踹進了那扇拉開的門里。

“哇哇前輩別這麼暴力……”好久沒有體會到這麼愛的一踹,黃瀨踉蹌的進了店,趕緊舉手朝老闆娘揮揮手,在笠松看到對方之前說了一句,老闆娘我要坐角落哦。

打工的女招待按著規矩送上了冰的大麥茶和熱手巾,笠松坐在裏面的位置,看著對方對黃瀨竟然沒有搭訕也沒有多餘的行為多少覺得有些奇異,不禁打趣道:
“怎麼啦,你最近這張臉不夠受歡迎了,還是這家的女招待特別淡定啊。”
“嘛……看多了大概也就免疫了吧,再說前輩們在我入部的時候,不是也挺淡定的?”黃瀨一邊翻著菜單一邊隨口說道。
“……你的臉對男人來說簡直就是敵人的臉吧?森山在你入部的第一天就在說,這下完了,以後可愛的女孩們都只會看著那個一年級了,真不爽!”
“哇塞,森山前輩真過分啊……”
“那是那時候的事情啦,之後我看他對你還挺信賴的吧。”
“嗯,經常讓我組織聯誼什麽的。”
“……”
森山其實曾經對笠松說過,對比起黃瀨,每次給後輩買東西的時候,總會覺得早川像鄰居的熊孩子,中村是樓上的少年老成,只有黃瀨比較像突然親近老爸的處在青春反抗期的女兒似的,讓森川偶爾體驗一把多餘的父愛的時候,就會慷慨的請黃瀨喝……寶礦力。
嘛,雖然那每次都是訓練完以後急需補充營養的時候,所以笠松真的以為森山還是算滿疼黃瀨的。

他支著下巴看熟門熟路點餐的後輩,總覺得比起一年前那種青春反叛期的氣息已經消失了。大概現在都上了二年級了,怎麼說也都當上了前輩了,多少比以前看起來更像個成熟的大人。最覺得氣息尖銳到勢如破竹的一年級時期已經過去,那個哭起來和笑的時候竟然一樣好看的少年,現在似乎也有些少見的溫和的氣息在周身瀰漫。

果然臉長得好看就是不一樣。他當初評價森山的偏心的時候也這麼想,雖然海常的前輩中他對黃瀨最凶,但是黃瀨比起其他人更依賴他,他內心中多少有種吾家有崽初長成的感覺。

“前輩,我臉上有什麽嗎?”黃瀨點好單,笑吟吟的看著他。
“感覺上好像有點大人的樣子了吧。”他索性把心裡的話講了出來,果然看到黃瀨樂不可支的樣子,不禁又添了一句:“果然還是幻覺啊。”
“啊啊啊前輩別這樣打擊人嘛。”

他又問了幾句關於海常籃球部的事情,黃瀨一一回答了,也不覺得像是有什麽大事,於是笠松繼續問起了黃瀨的健康和學業,黃瀨嚴肅的看著他:
“前輩你快比我媽管的還多了!”
話剛說完就被對方毛巾糊了一臉。

笠松氣哼哼的看著對方喚來女招待換一條毛巾給自己,不耐煩地說:
“好了,我都問完了,你也該說了吧。”

“啊?”黃瀨愣愣的看著他。

“你要彙報的,是什麽事情啊?”
笠松嚴肅地看著黃瀨,絲毫沒有被剛端上來土豆燉牛肉給吸引走注意力——黃瀨竟然知道點他喜歡吃的東西來轉移注意力嗎?

“呃……”黃瀨抓抓頭,眼神有些左顧右盼,“那個……我說了的話,請前輩一定要冷靜……”

“快說!”

“就是……那個,我有交往的人了!”黃瀨像是豁出去一樣,看著笠松,然後認真的說出了這句話。

聲音並不大,周圍似乎也沒人注意,笠松倒是突然有種錯覺,比如周圍都安靜下來了什麽的,氣氛一瞬間變得尷尬了什麽的——
不過他也覺得有些奇怪,黃瀨用的說法尚為婉轉,而且就算這樣的事情,發個短信說一下也無所謂,反正笠松對別人的交往對象沒有想認識的願望,基本上記住名字就可以……黃瀨這麼正兒八經的來報告這事情,讓他覺得這多少有些小題大做,而且對方畢竟是那個看著似乎是眼裡除了籃球就是自己的驕傲的黃瀨啊。
這麼說對方還是挺有魅力的?笠松想到這裡突然覺得有趣,能讓黃瀨折服的女孩子,看來是很有一套呀。
“哦,那是好事啊,對方是誰?”笠松緩和氣氛一般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塊土豆,黃瀨則是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大麥茶,卻是看著桌面說的話:

“是青峰——是小青峰哦,前輩,我現在在和桐皇的那個青峰大輝在交往。”

笠松覺得差點就要把筷子和夾起來的土豆一起扔在桌子上了,腦子里千百個句子巡迴了一遍,突破重圍的竟然是那句:“哼,我就知道,桐皇沒一個好人。”

“呃啊……不會啦,還是小青峰提醒我去車站接前輩的……”黃瀨越說越小聲。

一想到剛才在內心中默默的稱讚過心思縝密的人竟然是桐皇那個看起來目中無人又拽又兇的傢伙,笠松在鼻子里哼了一聲。

黃瀨意外地沒有敢頂嘴,只是很可憐的看著笠松,那種垂頭喪氣的樣子並不多見,並不同於賽場上那種因為實力上的絕對差距無法趕上的愕然,而是幾乎沒見過的無精打采的讓笠松覺得自己好像否定了對方的一切的錯覺。

於是笠松只好放鬆了表情,小聲的說了一句:“我又不是反對。”

只不過,覺得比較驚~悚~罷了。
他对青峰的印象停留在桐皇的一年級的時候,大概莫過於兇暴的把黃瀨弄哭了的傢伙。畢竟那一次哭起來和之後比賽輸給誠凜的嚎啕大哭完全不像是一回事,微妙的有種那是因為個人恩怨的感覺。

黃瀨頓時因為這一句話整個表情頓時閃閃發光,簡直像復活了一樣。

笠松叹了一口气。
天要下雨,女兒……也要嫁人。
他一邊感歎世事無常,一邊對黃瀨的選擇痛心疾首。但是那傢伙的選擇的後果是他自己承擔,笠松就只能在旁邊看著,就算急的跳腳也沒辦法吧╮(╯_╰)╭
那麼到底要不要勸說黃瀨什麽?
笠松還沒有想好。

女招待無視了這沉默的空氣把老闆娘做好的菜品一道一道的端上來,黃瀨吃的小心翼翼,不時的看著笠松的神色,似乎在尋找說話的時機——縱有千百句想打開話匣子的話都沒敢說出來,前輩的壓力真是不一般的可怕啊……

“話說,你們什麽時候開始的啊?”
冷不丁的笠松拋出了話題。

“今年……暑假。”

距今兩個月。笠松在心裡默默地說道。不管怎麼說,要他問這麼丟臉的話還真的是需要心理建設的時間,爲什麽這年頭都是做出驚世駭俗的事情的傢伙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他這種又操心自家後輩受了委屈又擔心後輩被騙的立場,偏偏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搞錯了啊?

“哦。”笠松恨恨的咬下一口厚玉子燒,仿佛剛剛咬掉的是誰的肉一樣。

黃瀨縮了縮脖子,乾脆一股腦的報告給他的前輩——反正,被問的話感覺笠松前輩更像父母一樣啦——
“是小青峰先提出的啦,我一個月前也才答應的……實際上小青峰真的變了呢,感覺比初中的時候還可愛一點呢,我完全沒發現他是那麼細心的傢伙,雖然表面上看上去真的很像壞人啦……”

青峰……可愛……
笠松其實很想吐槽這兩個詞的組合太恐怖,不過他只是沉默的聽著黃瀨的解釋,黃瀨斷斷續續的說一些最近的事情來說明青峰已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大致上就是描述青峰如何對他不像以前那樣,當然比起初中那種小孩子一樣的打鬧也不一樣——

“你們認真的嗎?除了我你還跟誰說了?”
笠松聽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問了這句最擔心的話,不管前途還是他人的接受度,黃瀨如果是第一個跟他說的話,意圖相當明顯,如果過不了他這第一關,可能更無法說服更多人。不過他也發現一個擔心的側重點問題,比起他人的接受度,他好像更擔心黃瀨是不是被青峰騙了= =

“前輩是第一個人啦……”黃瀨好聲好氣的說,心裡想的卻是因為前輩你最會擔心的緣故,當然他不敢把這句話說出來,畢竟對方好心好意替他擔心,說出來就是欠揍了。

笠松有些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一想不對,自己到底在滿意什麽= =



正在這時候,又有人進了餐館。在女招待的“歡迎光臨”聲中走進來的黑影身形高大,進門的時候低了頭,然後直接往黃瀨他們這桌走過來。

是青峰。
笠松看了一眼黃瀨的表情,雖然對方并沒有露出“援軍來了”這種弱智的表情,但是多少之前的表情顯得溫柔了一些,讓他多少有些體會到有種往外拐的胳膊收不回來的淒涼感。

雖然之前多少是明白青峰對於黃瀨的意義特殊,但是實際上用自己的雙眼來確認這件事情的時候,不爽的感覺還是爆棚的。

他面無表情的接受了青峰算是非常有規矩的以“下午好”作為打招呼,僵硬的點了點頭。

並不知道要說什麽或者回答什麽,有那麼一瞬間,他在內心中懷念森山的存在,無論怎麼說,那傢伙在的話是可以說出一些讓人很銷魂的吐槽的。
而他并沒有那種技能╮(╯_╰)╭

氣氛更加的詭異了,三人都不說話,女招待頂著低氣壓給青峰上了手巾、大麥茶和餐具,還盡職盡責的問了句還要加點什麽嗎?

黃瀨突然開了口:“啊剛才說的和風照燒漢堡肉,現在可以上了喲。”
笠松清楚的記得黃瀨點單的時候有小聲跟女招待說了什麽,不過他沒聽清楚,想來就是這句。而且他順帶想起了這家店女招待淡定的不可思議的樣子——多半是習慣了這兩個傢伙一起出現,閃瞎眼以後都懶得對黃瀨示好了吧。
青峰也對女招待低聲說了什麽,笠松沒聽清——青峰一進來就是很自然的坐在黃瀨旁邊——黃瀨迅速的抗議:
“不要再加了,我吃不下了!”
青峰默默的看了他一眼,黃瀨回瞪了一眼以後,又偃旗息鼓的點了點頭。

笠松默默的想,這個沒用的傢伙才不是我的後輩。

“這傢伙以前當模特的時候養成的壞習慣吧,吃的簡直太少了。”青峰拿起筷子開始朝漢堡肉動手,一邊以極其自然的口吻向笠松解釋著,吃相也不算太差,尤其比起黃瀨來說——吃的很香的樣子會讓別人很有食慾,而換成黃瀨的話,總覺得自己似乎是在跟女孩子吃飯的錯覺。

笠松默默的點點頭,換來黃瀨的哀歎:“連前輩都這麼覺得?”

“嗯。”
笠松想起以前森山其實說過看到黃瀨一口氣能灌下大半瓶寶礦力的時候那種心情——猶如看見厭食癥小孩突然肯吃飯一樣的謎一樣的感動之情。
嘛……這算是把黃瀨當自家小孩養的父母心嗎。
他頓時覺得一陣惡寒,在內心中唾棄了森山一百次以後,才發現什麽都關心的自己好像也好不到哪裡去= =

“點他最喜歡的東西的話,好歹也有吃多一點的可能性吧。”
青峰的策略應該是正確的。

女招待端上了香氣四溢的洋蔥奶油湯時候,黃瀨還是老實的拿起了勺子準備開工。

在海常的時候,好像也沒有什麽機會知道黃瀨喜歡吃什麽,森山那群人唯恐天下不亂的只管用前輩命令讓黃瀨多吃(吃什麽不重要),搞得好像在虐待小孩似的。

笠松默默的在心裡給青峰加了十分。

青峰吃飯的速度還是很快的,整個局勢很快變成兩人一起“觀賞”黃瀨慢悠悠的喝湯。被看了三十秒以後黃瀨受不了的甩下勺子:
“再看!再看我就讓你把剩下的湯喝掉啊!”
這句話明顯是沖著青峰抱怨的。青峰歎了一聲:“好吧,我去結帳。”
他動作利落的站起來,黃瀨從口袋裡摸出錢包拋給他:“前輩的分我來請。”

雖然聽說日本的情侶其實都是AA制但是沒想到親眼見到了,笠松在心裡吐槽了這麼一下的瞬間,卻聽到青峰說了句:
“我算不過來,反正就我們兩各付一半就是了。”

黃瀨好像還想說什麽,不過還是沒說出口。等青峰走掉了以後他才開口:“本來吧小青峰也說今天我們一起請前輩吃飯的,不過他今天必須補習,所以只能下課過來。”
“在哪裡補習啊?”
“新宿……”
哦,橫穿了半個山手線過來的。無論是metro還是都營線都挺遠的。而且這兩個傢伙還真是連付錢這種事情都要對半承擔,要不然不能體現他們是這麼閃瞎眼的關係似的╮(╯_╰)╭

青峰結帳回來,看黃瀨還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攪著那碗湯,終於說了句:“你喝不下就算了啊。”
“可是畢竟是小青峰為我點的嘛~”

這花癡的少女是誰啊!
笠松皺著眉頭扭開頭,一副慘不忍睹的表情。青峰憋著笑,黃瀨自知道賣萌失敗,放下勺子開始朝笠松撒嬌:“前輩,我們走嗎?”

“……”

不過笠松和青峰還沒走出多遠,就只能默默的站門外等在還沒走出門就被熱情的老闆娘攔住噓寒問暖的黃瀨。

“其實吧,是黃瀨提出要先跟前輩說這件事情的。剛開始我覺得並不是很高興。因為感覺如果你或者誰不同意,他就會提出分手。”
青峰和笠松很有默契的站成兩個門神分守左右,青峰以正經而嚴肅的話開頭的時候,笠松還在內心中默默的給青峰打分。

“他已經決定的、做出選擇的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笠松略帶嘲諷的說,“你還不夠瞭解他吗?”

“不是不瞭解,而是沒有信心。”青峰搖搖頭,顯得很認真,“我已經深切的感受到他已經把海常的前輩們排在我和籃球前面的危機感了。”

“……”
笠松差點笑出來,不過他沒有。難得看到青峰吃癟他是很樂意,但是對方顯然是在認真的苦惱,沒有信心十足的戀愛,好像你追我趕的賽場分數——能打敗青峰的不只有籃球上的對手,還有他完全沒經驗的戀愛。

“所以,我會努力的至少趕超過海常的你們啊!”笠松眼裡的一年級小鬼有些焦躁的拋出了這句話作為結尾,像是挑戰書 ,也像是保證書。

“哦。雖然不想對你說加油,但是不得不說,你努力的方向還是沒錯的。”笠松難得小心眼的用嘲諷的口氣鼓勵了“後輩”兩句,畢竟在他心裡,海常的ace被人拐走了這件事情並不是一口馬上就可以咽下去的氣。

不過,青峰如此坦誠的說出了在笠松看來幾乎可以等同是對黃瀨的保證和承諾的話,他終於覺得自己可以放心了一點。

當黃瀨終於脫離老闆娘的虎口奪門而出,意外的看到青峰和笠松都表情溫和的看著他。

“黃瀨,帶路去車站。”笠松率先朝他說。

“哦,好的,前輩我們走這邊~”

黃瀨還是先湊到了笠松身邊,笠松沒有看漏青峰一瞬間無可奈何的表情。

他在心中默默的搖頭,真是受不了這群小鬼——有什麽關係呢,尤其是這個小氣鬼,反正以後你和黃瀨在一起的時間,還有很多很多。





The End


後記:結尾的節奏有點不好,總覺得笠松前輩腹黑了一下,既沒告訴黃瀨也沒有告訴青峰他已經承認了這兩人了應該是同盟關係了(喂喂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