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銀魂架空|坂高|OOC】开房情歌/ HOTEL LOVE SONGS 09
 
By shula
 
*注:架空文的缘故,雷到的自行点叉。作者不负责(喂)    
*倒清存货逼更新= =

09.
 
一旦乘坐飛機,坂本通常是抱著個紙袋吐得天昏地暗。
商業人士的時間就是金錢,就算不想坐飛機也得坐飛機,尤其是沒有新幹線能到達地方。
 
陸奧坐在他旁邊很淡定的把準備好的紙袋繼續的遞過去。她上司一坐飛機就吐的慘絕人寰,但是就算是這樣,坂本依舊還是做著這個需要飛來飛去的工作。
她覺得這男人的決心就像他每次鍥而不捨的溜班一樣堅定。
 
自從上個月離開京都以後,她上司安分的難以置信,至今都沒有溜過一次班,她還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
 
 
*              *             *
 
陸奧從來沒有相信過命運,尤其是會有一個人會改變自己的一生這樣的設定,但是這些都是在遇見之前的想法了。
 
她的前半生是個很勵志的故事——一個短大[1]畢業的女學生從一個打著臨時短工的藍領成為了一人之下X人之上社長助理,這簡直就是電視劇的劇本一樣。
 
雖然在她上司的腦子裡,不穿裙子不露出小腿的曲綫的都不能算是女性,何況他的助理桑又是一年四季穿的都是不同顏色的西裝褲,早就成為了坂本的認知中突破性別的存在。
 
陸奧一開始念的其實是化學專業。
如果光看簡歷,也許坂本他家的公司這輩子都不會接受一個念化學的搞金融——但是那只是陸奧的未成年經歷。二十歲開始,她就在日本過著晚上上課,夜間打工,白天睡覺和做功課的中東時間,但是其實這不一定的。隨著能找到的打工時間的變化,她也嘗試過冰島時間、美國時間之類的。總之當時她的人生只有打工上課念書這三種事情。在一家名為雙葉的連鎖書店裡打工的那段時間,陸奧好歹還是過著正常的日本的時間。
 
如果非要問她爲什麽那麼拼命,她也只會說一個很俗的答案:想多賺錢。
這個答案簡潔明瞭,不過不足以滿足別人的好奇心,比如說,賺了那麼多錢幹什麼之類的。她就很誠懇的告訴人,比如買一棟一百坪以上的房子,或者是三餐吃不同國家的料理;這樣非常現實的回答。
 
那時候的陸奧當然不會想到後來她賺了很多錢以後唯一的願望就是看著她老闆兢兢業業的工作而已。
【助理的工作其實不是這樣的……】
 
她第一次看到她未來的上司的時候,對方是在被一個中學生拖進來的。一般一個穿著水手服的女生拖著一個捲髮穿風衣的大叔樣的男青年的時候,都會被人施之以各種惡意的揣測,不過那個女生一開口的那句話,就讓陸奧的惡意揣測嘩啦啦碎一地:
 
“小叔我跟你說,這家店真的有賣JOY4的CD啦。上次就是在這裡買的,你以後自己來吧我要考高中了沒空!”
 
被稱為小叔的男青年——在陸奧目測不超過25歲——抓了抓他的捲毛頭,啊哈哈哈哈的笑了一聲,說謝謝啦。
 
那個女生哼了一聲,然後說那你欠我的回轉壽司不要忘了!
 
啊哈哈哈哈那是一定不會忘的。捲毛頭雙手合十,一副歡送債主離去的樣子。
 
制服女生走了以後,那個捲毛頭站在CD唱架前站了很久。
JOY4的CD啊……陸奧記得是因為店主喜歡才進來賣的,不過進的不多,因為在高知這裡,京都的搖滾樂隊並不受歡迎。
 
在那個目光久到幾乎能把封面看出個洞來以後,陸奧都有些想過去打個招呼,比如問他要不要試聽之類的時候,她看到了那個黑色捲毛頭歎了一口氣,然後拿著CD走向收銀台了。
 
如果這只是一個插曲的話,陸奧可能就把它忘了。但是顯然事情是出乎預料的,她幾次當班的時候都能碰到這個捲毛頭,基本就是她剛把預備出的唱片編號輸入電腦的第二天,對方就會來預約,當然有JOY4上的雜誌也沒有一本拉下的。
剛開始她也以為這是普通的飯吧,雖然少見,但是蘿蔔青菜都是有人愛的,何況還是跟老闆一樣的愛好的人。她有次在閒聊的時候也跟老闆說過這個事情,老闆笑嘻嘻的說是嗎,那我可要跟他炫耀一下我去參加過的現場live的門票啊。結果那個卷毛沒有一次是在老闆在的時候來的,讓老闆一腔熱血活生生的憋得差點抓狂。
 
於是她在無聊的當班中也跟這個傢伙搭了話,把老闆的遺憾之情傳給了他。因為每次預約,她也知道對方的姓氏,於是她說:坂本先生,您是JOY4的飯嗎?我們老闆也是呢,每次想跟你交流,結果你都是在不是他當班的時候來。
 
對方楞了一下,一副被噎住的樣子,過了一會兒終於傻乎乎的笑了一下:啊哈哈哈,這真是遺憾啊。下次吧,下次有機會的話。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畢竟誰也不會想到第一張大碟以後那個樂隊就解散了。而陸奧找到了薪酬更高的便利店,也辭去了書店的工作。
 
她沒有想到她又遇上了坂本,這回是買雜誌。那些XX週刊,星期X的花邊雜誌他也買,陸奧掃了一眼封面,果然總是有JOY4裡的人的相關。她對這個樂隊的瞭解程度總會比其他高一些,於是她直接把坂本歸到了腦殘粉那一類去了。
 
曲子也不是特別好聽,rock本來就很吵,而且明明叫JOY4其實只有3個人。她眼裡全是缺點的,偏偏就是有人喜歡。
 
JOY4製作人的死亡報導是一個在高潮部份截然而止的奇怪休止符。陸奧又一次看到雜誌頭條的時候嚇了一大跳,成員之一出席葬禮的照片作為了封面,白色的繃帶在黑色的背景上特別顯眼,坂本買那本雜誌的時候手都在發抖,反常的提出要買一包煙。
 
陸奧想,原來這人是高杉晉助的腦殘粉?
 
*             *             *
 
 
下了飛機的坂本能在一瞬間化為一個正常人,讓陸奧都覺得飛機是被她上司詛咒了。
 
因為到約定時間還有空閒,坂本笑嘻嘻的機場商店裡穿梭來穿梭去,陸奧跟在他後面基本能做到形影不離,在他亂買東西的時候告訴他這個上次買的還沒吃完,或是那個還擺在案頭分毫未動。
 
“陸奧你簡直是人形電腦天使心,啊哈哈哈哈。”坂本抓著頭,然後矮他一個頭的人形電腦就給了他一手刀,正中下巴。
 
“我已經懶得吐槽你了。”陸奧冷靜的說。反正助理就是做久了還會產生慣性,兩年前有一次她自己下班,在711意外看到雜誌上登了【鬼兵隊】三個字,她也會買下來呈給上司——共事太久,其實很多事情還是會瞭解到的。而隨著理解的增加,人的感情也會受到影響。陸奧雖然不能明白這種行為到底是界定在同事還是朋友之間,但是她對坂本的第一印象實在是太強烈了。
 
當高杉組建【鬼兵隊】進軍地下音樂界的時候,雜誌吝於給他們一個封面,5個人只佔據了一張A4大小的頁面——還是只有一面。即使這樣,那本雜誌也被貼了黃色的便籤條擺在了坂本的辦公桌上。
 
“沒想到你還記得啊……”坂本乾笑著看著自己的表情,陸奧至今還能記得,仿佛是一種被戳穿了偽裝的局促,她不明白這有什麼好尷尬的。當時已經榮升社長助理的陸奧,手上還抱著一大疊文件,既沒有放下的意思也沒有走的意思。
 
“高杉君的腦殘粉嘛。”熟了以後,陸奧完全會毫不在意的說出“逛遍全日本的旅館不回辦公室的的人不叫社長,叫總編輯”這種吐槽,每每都讓坂本產生了當初面試的時候自己一定是被她抓了把柄才雇傭陸奧的錯覺。
 
這句話砸的坂本覺得後腦勺都覺得開始發疼,陸奧依舊面不改色的轉身離去。
 
 
 
“這次來栃木縣,請不要再去拜訪你那位和尚朋友了。並沒有這樣的空餘時間。”陸奧在拉開計程車的門的前一刻突然轉過頭對坂本這麼說,坂本呆愣了一秒鐘,才想起兩個月前出差的時候遇到了已經當了雲遊僧的桂,如果沒有桂的那句話,可能坂本這輩子都沒有勇氣去京都去見高杉一面。
 
【聽說高杉組了新的樂隊,最近在京都已經有固定的駐場演出了啊,不去看看嗎?順帶替我向銀時問好。】
 
桂,你真的是個好人。
坂本在心中默默的念了一句,坐進了計程車,陸奧跟在他後面上了車,車門自動輕輕的關上。
黑色的TOYOTA平穩的啟動,駛離了機場。這一次的目的地又是新的生意,有陸奧在的話,應該沒有問題。
 
他用眼角餘光瞥了身邊那一直是面無表情的助理一眼,下意識的挑了挑眉。


[1] 相當於中國的大專,學制兩年。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