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銀魂架空|坂高|OOC】开房情歌/ HOTEL LOVE SONGS 06-07
 
By shula
 
*注:架空文的缘故,雷到的自行点叉。作者不负责(喂)    
*倒清存货逼更新= =

08.
 
五月病,就是在春夏之交的五月份,因為理想期許和現實的差距,還有人際關係也沒有達到預定狀態,而產生的厭倦易疲乏的情緒問題。
 
銀時隨手翻著從班上女生那裡沒收來的CREA (雜誌名),薄薄的銅版紙在之間嘩啦嘩啦的響。然後他覺得自己沒收來一本可燃垃圾,於是趁著隔壁桌的女老師沒注意的時候塞進了對方的教案中。
 
銀時打了一個呵欠,從抽屜裡拿出草莓口味的棒棒糖,剝開糖紙塞進了嘴裡,味蕾上嘗到的甜味讓他體會到稍許的愉悅。
 
在銀魂高中當社會科的老師,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新境界——不過這地方沒有什麽不可能發生的,學生都是混幫派的,每科的老師都是身懷絕技的前·問題分子。社會科主要授課內容是地理、歷史和公民,其實對銀時來說只要照本宣科的念一念就好了。
 
很長時間他也只是興趣缺缺的幹這行,只不過每年五月都會考慮一下辭職,但是總是第二年還坐在同樣的地方想同樣的事情,唯一一次成功的就是不幹萬事屋,成功把自己炒了然後來母校當老師。
至於爲什麽辭去了萬事屋老闆的職業,他也只能搪塞一下什麽找到了理想的接班人這種聽著就不靠譜的回答。
 
下午四點的時候陽光就開始偏移,銀時的位置是標準的窗邊族[1],雖然在銀魂高校這種事情根本無所謂,但是他很不喜歡被陽光烤著的感覺——尤其是夏天。
 
吃完了棒棒糖以後,黏糊糊的甜味讓人只覺得想睡,銀時用右手手撐著下巴犯困。
他背對窗子坐著,腦後又沒有長眼睛,所以被從窗外扔進來的紙團砸了個正著——
 
“到底是誰提議把教師辦公室放在一樓的!搞得跟垃圾處理站一樣啊——”毫不理會其餘同僚能放出raser beam的殺人眼神,銀時轉過身的時候順手抄起了桌子上塑膠文件夾打算當飛盤扔出去,結果眼前的那張臉讓他的動作定格了一秒。
 
但是A4尺寸的檔夾還是猶如飛盤一樣被扔了出去,高杉反應速度很快的接住了幾乎要戳到他看不見的左眼的兇器,綻開一臉平靜的表示“我殺了你喲”情緒的表情,朝銀時笑了笑:
 
“投桃報李啊,銀八先生。”
 
“不懂得意思就不要亂用成語啊文盲,老師我可是真的忍不住想把你修理一頓呢。”
 
“這就是你對長久不見的學生的見面禮?”
 
“別以為穿個校服就能冒充學生詐騙啊高杉,銀八老師我啊,可是把每個學生的臉都好好記在腦子裡的。”真要有你這種學生絕對想辭職——這才是銀時的心聲。大概有多少年沒有見了呢,大概五六年吧。他自己都沒有去具體算這樣的時間。
“是嗎,看不出來你的腦子有這麼好用過啊……”高杉趴在窗臺上,歪著頭像是看著陌生人一樣打量著他,明顯是在裝傻。
“你小子是來找打的對吧?”
銀時一瞬間真想一拳打飛對方的頭,但是現在不能,高杉看他一副“要忍耐”的表情,十分快意,於是爽快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是哦,偶爾敘舊一下不行嗎?阪田銀時。”
高杉用手撐著窗子,似乎是打算要跳進來,銀時暼到高杉的動作似乎有些用力過度,按青春期無數次的互毆經驗來說這可能是開打的徵兆,於是他迅速的拿起了自己椅背上的制服外套扔了出去,罩了高杉一臉——
 
“混蛋,別以為我現在當老師就不能跳窗出去啊小心我踹飛你。”
 
 
 
果然還是母校好啊,連你這種風格的教師也能收進去。
哈?我只不過是個吐槽擔當而已。
 
兩個人沿著人跡罕至的水泥小路走向墓園。銀時一路發著牢騷,竟然有約人去掃墓的這算是什麽重逢的神展開啊諸如此類的詞句對高杉來說全部是耳邊風,他在入院的地方買了兩束花,還很好心的塞給銀時一束。
 
銀時一直覺得高杉在別人的墓前面擺花澆水那種樣子實在讓人背後發毛。
有的人天生長的就像個惡棍,做起好事來也夠嚇人。同理,高杉屬於看起來就是一副浪蕩子,正經做起事情來就跟發瘋似的。
 
於是銀時在背後咳嗽了一聲:“你約我出來就是爲了掃墓嗎,這真是讓人毛骨悚然的約會地點啊。”
高杉不理他,悉悉索索的把塑膠包裝紙折好才站起來,轉身眯著眼睛看了他一會:“約會?老師要是看到我跟你搞一起估計能從裏面走出來吧。”
銀時愁眉苦臉的回答:“那換我進去算了——比起跟你搞在一起。”
高杉也不生氣,他的目光沒有從墓碑上離開。石材當時選的並不便宜,燙金字經過了幾年也不會褪色,人死了就不會變化,而活著的人才會一變再變。
 
“對了,銀時,之前我說譜曲沒完成的那首曲子,現在我寫完了,你有興趣來試試嗎?”
 
銀時扭頭看了看高杉,對方並沒有同樣側過頭來回答他,而是看向了天邊。畢竟這個墳區是在小山坡上,而周圍的房子也並不高,遠遠的看著天空,倒是可以幻想一下是不是有在天之靈。
 
“很久沒有玩band了啊,怕是沒有什麽樂感,搞不好節拍都亂了。”
銀時從白色風衣外套裡挖出一包煙,抽出一根,叼在嘴裡以後才開始在全身的口袋裡摸索打火機。高杉也不幫他,也不接話,直到他自己摸出了打火機點上了煙。
輕飄飄的白煙帶著刺鼻的味道,銀時深深吸了一口氣:
“再說,JOY4早就解散了,有什麽曲子,鬼兵隊大概會更適合吧。”
 
高杉點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就算了。”
“這個回答從善如流的簡直像是別人假扮的。”銀時朝高杉噴了口煙,對方終於側過臉來看他,額角上的十字路口清晰可見。
 
劣質煙味道真難聞。高杉哼哼了兩聲。
“沒辦法啊我是個很窮的民間教師啊,只買得起這種的。”銀時又噴了一口煙。高杉用本來就占了大面積的眼白看了他一眼。
 
銀時知道那曲子是說哪一首,那是本來預定的出道曲。高杉譜曲的時候多少顧慮了其他人彈奏的習慣,但是寫一半了以後就說沒靈感了。後來的曲子是另外找的,而未完成的那首曲子大概只有高杉自己聽過各種修改的版本了。
就算現在寫完了也一定不是當時那種感覺了吧。
 
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墓區。
 
“除了鬼兵隊,你還在調查那件事情嗎?”
銀時突然的提起了這個話題。高杉腳步一頓,隨即又恢復了正常。但是銀時多少還聽出了木屐節奏開始變得急躁。
“是啊。不會停下來的。”
高杉倒是很坦率的回答。
 
“你這算是構陷嗎?本來都是無罪推定的,只有你是認定了那是謀殺才回頭找證據,我可不記得有哪個老師是這樣教我們的。”
 
高杉回過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揪起了銀時的衣領,那動作迅猛的猶如他是拔刀的話,現在刀鋒已經架在銀時脖子上了。
 
“我說那場車禍是預謀了它就是的!那群放高利貸的逼死了松陽老師,之後不是拿到了高額的生命意外保險嗎!”
 
銀時也皺起眉頭。那個巧合太過不堪。先是版權糾紛,接著是事務所逼上來要求賠償,借了貸的製作人,和還不起高利貸的結果。最後竟然還了——用保險的錢。
 
的確是……怎麼看都很可疑啊。
銀時以淡泊的口氣說道:“但是太過于巧合了不是嗎,是事務所搞的鬼,還是高利貸的人搞的鬼?你能查清楚嗎?再說都過了多少年了,又沒有時效員警[2]這一行業……你覺得能查的出來嗎?”
當多個巧合成為必然以後,多半都會以牆倒眾人推的形式呈現在最後。
高杉常年站在廢墟裡思考,也許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黑暗情緒的擁抱。就算是自己的思維,高杉也堅持認為自己是對的。
 
 
“嘛……何必那麼麻煩。”高杉搖搖頭,因為穿的是校服,所以煙槍菸絲什麽的都沒有帶出來,他被銀時的廉價煙味熏的有點煩躁,“那些人,一網打盡就可以了。”
 
一網打盡之後是要做什麽,銀時用腳趾也能想出來。他想要做什麽驚世駭俗的事情,也一定會囂張的告訴這世界。高杉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麽,所以就算去做個恐怖分子,高杉也會把這個職業搞成個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有他的目的,所以他一定會這樣做。世俗的看法也罷,規定也罷,在他看來不過是要毀壞的東西而已。
 
“銀時啊,人的心中如果沒有黑暗,就只配吃兒童餐哦。”
高杉微笑的放下了他的手,沒有絲毫留戀的轉身離去。
 
看來沒有什麽能改變高杉這個人了吧。
銀時這麼想著,搖了搖頭。前面是個岔路口,他和高杉又要分道揚鑣了。


[1] 窗边族,是来自日本的流行词窓际族(まどぎわぞく),指的是在职场内不受重用的职员。此名词的由来是因为这类职员的办公座位常被安排在窗边角落位置。
[2]《時效警察》是一部日本推理類喜劇。故事講述的是在警察局時效管理課工作的霧山修一郎以偵破已經過了時效的案件為自己的興趣,並試圖找到案件真相的故事。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