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銀魂架空|坂高|OOC】开房情歌/ HOTEL LOVE SONGS 10
 
By shula
 
*注:架空文的缘故,雷到的自行点叉。作者不负责(喂)    
*倒清存货逼更新= =

10
 
 
人生會有無數個階段。比如上學的時候就會以學校機構劃分,上班以後也許會按自己的職位劃分年數,也許是三年,也許是兩年,或者是四年,或是更長的日期。
 
對於鬼兵隊來說,當從結成開始到成為電視上的常客,總共花了四年時間。
主唱來島又子從來沒有覺得這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在她看來,在高杉身邊的日子總是嫌短的,堪稱度年如日一樣,沒有滿足的盡頭。
 
 
 
“那接下來,有請欣賞【鬼兵隊】出道兩周年的特別組曲——”


又子叼著巧克力味的pocky,面無表情的看著電視裡濃妝豔抹的自己。
眼線畫得像黑眼圈,多年染燙的金髮在燈光的照耀下簡直就像一把茅草。鏡頭除了對著她,也不過是掃過後面伴奏的諸位夥伴——甚至包括隊長。
這是他們出道以來第N次上電視直播,只上live,不參與訪談。真要有什麽需要做宣傳的,總是派河上萬齋上去,讓觀眾一年到頭的看他墨鏡面癱臉,本人堅稱保持神秘感,但是也多少有了“難道不是眼瞎”、“難道眼睛非常小”這種無聊的傳聞。
主場不上電視,隊長不參與訪談,所以在傳媒方面鬼兵隊永遠都是不溫不火,每年最多的cm就是發碟和DVD。
 
“這些人懂個屁啊!才給晉助大人那麼幾秒鐘的鏡頭!這要是我的話一定是拿固定鏡頭放在晉助大人前面!我要讓所有觀眾都知道晉助大人的魅力!”
 
即使是出道兩年了,鬼兵隊常去喝酒和吃飯的地方也都是嘈雜到只把他們當酒鬼的小店,又子抓著空空的玻璃杯鬼吼也沒人理她,電視上明明放著他們全隊但是似乎店裡的其他人都沒有發現,只是自顧的在喝酒,甚至隔壁桌的大叔咆哮得的比她更大聲——雖然已經聽不出那位醉酒大叔是在說什麽的。
 
“那你改了去做攝影好啦。”變平太用力的剝開一個開心果。多年來習慣了又子的花癡,他還算是學會了一點吐槽。似藏坐在牆角默默的喝著燒酒,幾乎要跟牆壁融為一體。而被花癡的那位只是微笑著看著他的主唱不說話,高杉的旁邊坐著專心致志的玩手機的河上萬齋,最近花邊新聞都圍繞著他展開,一群睜眼瞎的小報在說他對阿通和又子腳踩兩條船——事實是那兩個女人真要發飈的話都有把他踩成屍體的潛力——把他形容成被兩個女人踩沉的船還差不多。
再說,在又子眼裡,萬齋就跟會說話的鍵盤沒什麼兩樣。即使知道對方的工作相當重要,但是check鏡頭的時候都只會嫌棄攝影師沒把高杉拍好的女人,估計真的是什麽也看不見的吧。
 
當又子抓起寬口的玻璃杯大聲朝吧台喊:“老闆!再來一瓶!”的時候,高杉終於站了起來,其他人都有些驚異的看著他下一步要做什麽,卻見他慢悠悠的往又子的方向走去。
 
“不要喝太多了。”高杉帶著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蓄意頓了一下才說,“又子。”
 
哐噹。
 
“喂喂,又子你不起來我就要扛走你啦!”
變平太饒有興趣的看著直接噴血倒下的又子在地上化作一具乾屍,在他說完這句話又瞬間詐屍一樣的跳起來。復活的又子相當爽氣的從兜裡掏出一張福澤俞吉(一萬日元)拍在桌面上轉身離去,見狀的變平太也跟著要付錢——
 
“把錢收回去吧,今天高杉付帳呢。”河上萬齋竟然從手機上移開了視線,抬頭對變平太說道,“又子一個人回去的估計路人們挺危險的,你還是跟上去看看吧。”
一邊小聲嘟囔著我才不是蘿莉控,又子也不是蘿莉,爲什麽我要跟著的變平太,還是加快了腳步離去。高杉直接在又子離去而空出的位置上坐下,而角落裡的似藏也站了起來: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如果只剩下這兩個決策者的話,高杉是絕對不會在這種地方喝酒的。他也從來不招待河上萬齋在自家企業下屬的酒吧喝酒,兩個人寧可去貴的要死的私人club。世界上從來都是這樣,兩個男人無論怎麼頻繁的出現在同一家酒吧,八卦週刊的記者也不會產生興趣來報到,反而是萬齋偶爾一兩次帶又子去和贊助廠商見面就被登上了雜誌。
 
高杉和萬齋去的是一家叫做175club的私人小酒吧。店裡從日本酒到西洋酒一應俱全,吧台用的是黑色碎金的大理石,連一旁的隔斷玻璃都是用冰裂紋,裏面燈管一亮,全是亮晶晶的碎片。所幸燈光並不是很亮,那些破碎的光亮就像是黑暗的星空一樣讓人覺得舒服。
高杉顯然對這種地方很滿意,才樂意放著自家的員工價酒不喝,來這裡付三倍價錢的酒費。
通常就算是這種情況下,因為沒有感情生活的同事,多半聊的還是公事。
“在這種世道,死忠fan都是消耗品啊,一旦沒了,就再也沒了。”萬齋說道。鬼兵隊到現在也組成了四年多,雖然major出道只有兩年,但是能在indies混個不解散甚至還能出道的,簡直是奇葩一朵,歌迷數量一直保持穩定,雖然不是爆紅,但是總歸這兩年是穩定的就像是公務員的鐵飯碗,頻率固定在半年出一張單曲,一年半出一張大碟,tour的日程還能撐三個月。不過人無近憂必有遠慮,河上萬齋自己不願意去冷的要死的北海道,卻對京都人死活不進軍九州和四國的高傲產生了好奇。
高杉只是笑笑,並不回答他。
 
看著高杉那說不上是笑,還是只是動了一下臉上的某一部份的表情,萬齋突然想起個特例來。
主唱來島又子也是高杉的死忠腦殘粉,每次演唱會MC的時候都要跟歌迷分享一下她自己的花癡,絲毫不顧及她的崇拜對象就在同一個舞臺上。她的梗在indies的時候總是會說,當年晉助大人問我說要不要去鬼兵隊當主唱簡直就像是在虔誠教徒面前的出現基督一樣,等她出道了梗就變成當年晉助大人問我要不要major出道時候簡直就像被求婚的心情,當然後一種發言的那毫無雜質的深情還是深深的傳到了台下高杉的女fans的心裡,所以又子當不成宅男女神,卻有一堆的堅定的女fans跟她一起當高杉的腦殘粉。
 
而那個被她崇拜的偶像一直都很淡定的跟她同台著,當之無愧的接受著她的花癡不說,心情好的時候會服務一下她和台下的飯,但是就算是那樣的時候露出的笑容,依舊是那樣事不關己似的帶著三分嘲諷的笑。
 
 
“話說回來,在下也問過又子幾次,到底喜歡晉助大人什麽地方。”河上萬齋感情複雜地歎了一口氣,“她說,她自己也不知道。”
 
“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眼睛都是長在關節裡的。”高杉輕輕的搖搖頭,他舉起杯子喝掉了最後一點的清酒,站起來,“我回去了。”
 
 
 
“啊咧——等一下、這麼說,這一趟的酒錢是在下付嗎!”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