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倒个存货出来
这存货也许也还要再改。。。不过反正也是代表了六月初的时候的认知orz
现在……现在=_=其实我很少去想了(你能再懒一点哦!

当时跟hyoga桑讨论的orz大概两个人都是黄濑本命的缘故,略……偏颇了一些
所以才说以后再修改= =

感谢帮我改的白白和阿谢orz
【黑籃|青黃】Silent Scream

By  nao
 
十月裡颱風登陸那天夜裡,黃瀨涼太因為做夢睡得十分辛苦。
夢裡他又站在了籃球賽場上,無論是球鞋與地板摩擦的尖銳聲音,還是運球的時候籃球彈跳的聲音,甚至連每個人傳球的時,劃破空氣的微小的風聲都聽得一清二楚。一切真實過頭的反而顯得虛假——他明白自己是做夢,可是夢裡的所有場景都覺得清晰到讓自己毛孔發寒,甚至還有背景音——嘩啦嘩啦的雨聲裡夾雜著狂風猛烈敲打玻璃窗的撞擊聲。
 
咦,籃球館的玻璃窗戶,聲音有這麼大嗎?
黃瀨這麼想著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炸雷般的聲響。仿佛劈開了黑夜的閃電一般,他眼前清晰的出現了穿著桐皇校服的青峰大輝。
 
果然,連在夢裡,小青峰都是第一個登場的嗎?
連夢裡都不放過我嗎?他自嘲的想,果然是因為軟弱,才會連夢中都會被青峰用那種從山頂往下睨視的眼神瞪著。
 
他的手裡突然有了球的觸感,黃瀨下意識的覺得那是笠松傳來的球。一瞬間他以為這個夢是夏天那場比賽在夢中的延續,但是似乎又不是這樣。但是不管怎樣也好,青峰怎麼都是他人生中的一道坎,如果跨不過去,搞不好會被困在夢境中無法醒來。
 
當時是因為自己不夠強,所以沒有辦法贏過青峰。
但是沒有前輩們,甚至不能撐到可以模仿青峰的那一刻。
循環著的死結其實只有一個終點。那是沒有止境、也沒有定數的未來,成長的道路他還沒有看見,只是一路上的同伴穿著深藍的校服能夠清晰的映入他的眼中。
 
海常,海常。這兩個音節給了連帝光都不曾給過他的新的感觸。被前輩相信著的他,無論如何都想回應那份信賴,身處這樣立場和境地的強烈感情,又一次在夢裡激烈的感受到了。
 
爲了海常。
想讓海常贏。
 
哪怕是做夢也好。他想。
 
因為是做夢,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突破青峰進球,只是覺得自己的動作前所未有的遲鈍(大約其實是鬼壓床?),他想這樣下去還是不行,最後決定豁出去了,擺脫了青峰的時候他腦子裡一片空白,但是眼前甚至出現了很多人不同的影子,好像是帝光的舊隊友,又好像是不認識的其他人,他吃力的擺脫了那些影子,最後終於觸到了籃筐。
 
後來就聽到了哨聲,哨聲聽了以後又聽到了嘩啦嘩啦的雨聲和低沉的,仿佛遠處傳來的沉悶的滾動中的雷聲。他想自己是不是要醒了,翻了個身卻又開始做夢。
 
夢裡好像是過了很久——不知道是過了多少場球賽以後,他又站在另一個球場上,一個人站的遠遠的看著海常的人歡呼雀躍的奔向笠松隊長。他眼裡滿滿的全是那藍色的隊服。
他其實沒有見過獎盃,甚至他在夢境裡都不知道那是winter cup還是I.H聯賽的獎盃。
看著笠松前輩笑著流淚的樣子,他甚至都有些恍惚。明明知道這是做夢,他也忍不住放縱自己沉浸在虛偽的夢境裡沉溺下去。
明知道這樣的自己太過與可笑,卻還是忍不住有著“再過一下就好,就一下下”的想法。
 
 
*                *             *
 
嘴角揚起的弧度像是自嘲又像是真心的好笑,黃瀨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還真做了這個動作。一個夢做的自己身心分裂,睜開眼睛的時候他覺得眼角濕潤,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流淚了。他伸手去抹眼角,手肘卻好像碰到了什麽。
 
他睜大了眼睛。
天花板是客廳的天花板。吊燈上的拉環在他視線裡搖曳。
 
咦——我幹嘛睡在客廳?!難道真的夢遊了!!!!不是吧!!!
 
黃瀨僵硬著往自己剛才好像碰到什麽的方向看去。
其實那個方向就在自己右邊,扭個頭就會看到其實有人在身邊依舊睡得很熟。
 
而且,那人剛才在自己的夢中也出現了……
不不不,我絕對不可能在夢中把小青峰召喚到現實裡來了我不是陰陽師——!!!!
 
黃瀨涼太只覺得頭上飄過一大片還在電閃雷鳴的烏雲,他頂著一頭黑線爬起來,以儘量不吵醒青峰的姿勢,但是最終他只是抱膝坐在了被子上。
 
腦海裡剛才的夢境還很清晰,與現實對比起來更顯得的飄渺虛幻得可笑。那些奇怪的比賽片段,什麽都假的抵不過青峰大輝的現實存在。
黃瀨突然就很想笑,想笑的不得了——
 
真的,真的笑死我了……小青峰不就是打敗海常的人嗎?我竟然睡在他的旁邊的時候還能做夢海常贏過了,真是……
 
太好笑了,笑得我都想哭了。
 
夏天的記憶過於深刻的滲入了五臟六腑甚至是四肢的每一個細胞,那之後的好幾天早上,都是突然驚醒的,仿佛做了一場極其累的夢,偏偏又什麽都不記得了。即使向前邁了一大步,甚至連憧憬都捨棄了,可是無法超越青峰的枷鎖無時無刻不存在。
黃瀨覺得很累的歎了一口氣,漸漸有霧氣漫上眼底。內心的無奈和自嘲的古怪情緒混在在一起,腦子裡一片空白的全心全意的想笑,可是理智還是告訴黃瀨這是不可能的,他努力憋著笑,若從背後看過去就看到他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好像在抽搐一樣。憋著笑也太痛苦,空氣在自己胸腔裡來回,差點嗆到自己咳嗽。
 
 
*                *                *
 
青峰其實從黃瀨伸手揉眼睛的動作的時候就被撞得有點醒。他的生物鐘其實很早,而且因為在地板上的緣故睡眠太淺,所以幾乎是迷迷糊糊的看著黃瀨先坐起來了然後抱著膝蓋抽風一樣一抖一抖的,還沒清醒的他也覺得有點詭異。於是他伸手去拍了黃瀨的背:
“喂,黃瀨,你怎麼……了?”
轉過頭的金髮少年的表情讓他一瞬間清醒的差點咬字。黃瀨眼圈有點紅腫,還帶著淚光,臉上卻因為憋氣所以顯得有些泛紅,一臉笑的比哭還難看的表情,無辜的看著他。
青峰大輝徹底醒了。
“你……到底怎麼了?生病?”他抓了抓頭,顯然是搞不清狀況。
“沒事沒事啦,只是剛才憋著笑有點抽住了吧?”黃瀨依舊掛著那種逞強一樣的笑,但是並非是那麼簡單的,青峰只覺得他表情裡有更多的負面的情緒。
“笑什麽啊。大清早的——”
“沒什麼,做了一個超好笑的夢啊。”黃瀨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而且講了這麼一句就停下了,青峰想如果是以前他根本不會管自己要不要聽就一股腦說下來,可是現在卻停住了。
“什麽啊……有那麼好笑嗎?”
“是是是沒那麼好笑啦,倒是青峰——”
青峰瞪了黃瀨一眼,於是後者乖乖的在最後加了個尾音:“……っち”
“什麼啊,以前可嫌我這麼叫了,現在叫青峰君的時候也不讓……”黃瀨似乎很快的回復了之前的常態,開始軟軟的抱怨了。
“誰讓你喊什麼青峰啊!”青峰一醒來就覺得煩躁——睡地板果然是全身難受,還要被這個傢夥一驚一乍的——當然他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煩躁的真正理由是稱呼的變化。雖然以前很嫌這小子的口癖還是建立在承認對方的基礎上才亂叫,現在突然被叫回本名的時候竟然不可避免的想到這點——明明每一次比賽,黃瀨都沒有贏過他,憑什麼不承認他?
“小青峰真小氣啊,好好喊你名字也不行嗎。”似乎是蓄意把這個話題擾亂,黃瀨有些隨口的抱怨著,“偶爾叫這麼一下又不會死。啊對——你為什麼在我家啊,而且還睡在客廳上!”
青峰終於忍不住把黃瀨一把扯過來,舉起拳頭開始掄他的太陽穴:
“你睡傻了嗎!昨天颱風登陸呢!電車就停你們學校那站了我回不了東京才來借宿的——”
“你幹嘛跑來神奈川啊!”
“切,我是跟桐皇出去練習賽,回程的時候搭錯車次了不行?!”
青峰大輝就算犯錯也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這點黃瀨領教過很多次,但是他總覺得這是青峰掩飾心虛的心態才故意是這樣的態度。
 
“嘖,那麼多人都不搭錯車,就你一個?”他笑嘻嘻的問。
“跟五月他們在車站的時候擠散了,然後隨便跳上左邊快開的那趟車次,誰知道就是停在你們學校附近的那個站啊!”太陽穴的青筋已經在跳了,青峰心想這傢夥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難得搞錯一次爲什麽要跟這傢夥說,超丟臉的好嗎!
最後他氣不過的伸手,一把把黃瀨撈過來就開始勒他脖子。
“好好好好我知道了快放手啊青峰——呃,小青峰,要死人啦!”黃瀨一邊哇哇亂叫掙扎著還一邊能問他問題,可見揍人的傢伙也沒用多少力氣,於是他繼續嚷嚷,“那為什麼要睡客廳地板上!”
“不是怕風刮破你房間玻璃窗嗎!幫你在窗戶上用膠帶貼了厚紙板你都忘了?!再說了你那單人床怎麼睡兩個人!”
    黃瀨偷偷瞄了一眼自己房間,果然看到了貼著窗戶的硬紙板。這是海常高校給學生租的公寓,雖然小了點,但是因為離學校比較近,所以黃瀨還是選擇住在這裡,而不是回東京跟父母一起住。
 
“喂,發什麽呆啊,一副得了老年癡呆的樣子,該不會真的要去醫院看下吧?”
黃瀨聞言收回了視線:“好像雨停了哦。小青峰今天早上應該可以回東京了吧。”
“你在焦躁什麽?想趕我走嗎?一大清早你到底抽什麽風啊。”青峰大輝抓抓頭,再怎麼說他還不至於遲鈍到那地步,這個傢夥的不正常還是能察覺出來的。
“難道你不覺得東京那邊會很擔心你嗎,昨晚颱風可是在神奈川登陸了啊。”對方拋給他一個無比正常的理由,但是這反而更讓他覺得黃瀨有點奇怪——不,也許是因為在外地一個人生活的緣故,並不是像初中那時候無憂無慮。
 
“在你這裡有什麽好擔心的。”青峰哼了一聲,“無聊。”
 
 
*              *               *
 
留宿黃瀨家並不是頭一次,但是上高中來倒是第一次。
青峰拿著一個黑色的麥當勞的易開罐杯子漱口——小模特的粉絲送了一整套,結果正好用來招待客人了。
而黃瀨在廚房裡泡即溶麥片,然後他開始喊話了:
“小青峰,吃麵包還是三明治?”
“三明治。”
“哪種口味——雞蛋還是火腿?”
“你還讓我漱口嗎!”
青峰把最後一口水吐掉,毫不猶豫的把手中的杯子扔向廚房裡笑眯眯地黃瀨,後者猶如接他的傳球一樣穩穩接住:
“小青峰這力度——要是沒接到的話,杯子掉地上絕對碎了。”
暴君哼了一聲:“反正還有好幾個。”
哎呀,畢竟是別人送的心意啊。小模特笑嘻嘻的說,雖然聽起來根本無從分辨他是否是真的在乎。
 
*             *            *
 
吃早飯的時候黃瀨專注的刷著手機上的天氣預報,昨晚的颱風只是擦過這個城鎮然後又轉去了別的地方,所以今天早上天氣還不錯。
於是黃瀨放心地跑去開了窗,果然外面沒有風也沒有雨,不過居然天還沒有大亮,只是遠遠的天邊有些發白。他看了看廚房裡的掛鐘,現在是五點半左右了。
起得早好困啊,他打了個呵欠。空氣有點像西瓜的清甜味道,他拍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一點,再回頭一看青峰已經在換衣服了,還是桐皇那身運動服,黃瀨伸手開了客厅的燈。
“幹嘛?”
“桐皇的校服竟然是黑色系的啊,差點都要看不見小青峰了。”
說完以後他飛速的躥進了自己的房間,任憑青峰捶門吼著說你找打快出來受死之類之類的。
 
等兩人折騰到出門為止,青峰才注意到黃瀨穿的是校服而不是運動服。他很少見到這身校服,就總覺得看起來特別老氣橫秋。不過好歹黃瀨涼太是職業模特,看起來也不至於難看到極點。
 
“唔,那就先送你去車站,然後我就要去學校上課啦。”下樓以後,黃瀨推著自行車朝青峰說,“我只能帶個路啦,這車載不了人。”
青峰上高中起就沒在賽場以外的地方見過綠間和高尾,所以還不知道綠間有了傳說中的人力車和專屬車夫,但是黃瀨見過,除了好笑也只能說好笑了。
青峰皺著眉頭:“要麼我騎車你跟著跑步,反正你要晨跑。”
“才不要,你以為遛狗啊!”黃瀨抓緊了自行車擺頭,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你知道往哪裡嗎!小青峰絕對迷路的!”
最後那句話勾起了青峰對昨天上錯JR的回憶,他陰惻惻的看了黃瀨一眼,先走掉了。
 
“小青峰等一下啦,別生氣啊——等下等下,不是走那邊,那邊是去學校的路啊!你要去我們學校上課嗎?”黃瀨在後面喊著,一如既往的廢話多。
 
青峰頓了一下,這句話有點穿越時空,似乎讓他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不過黃瀨似乎是看准了他愣神的這一下,把他拉回正確的通往車站的道路上。
兩人沉默的走著,如果是以前的黃瀨會找各種話題沒停的說,青峰只要聽就好,但是今天黃瀨偏偏不怎麼說話——
似乎今天早上起,就算說話,也似乎帶著細小的沙礫似的,一不注意就會被硌到,讓人很不舒服。
這傢夥,難道早上起來的時候真的是抽住了?青峰想著,就開口問道:
“喂,黃瀨,你今天早上做了什麽夢啊,大早上起來就跟抽風了一樣。”
“欸……小青峰對人家做的夢也有興趣嗎?”黃瀨笑嘻嘻的擺出一副思索的樣子,其實他只是揚了揚嘴角,眼睛裡一點笑意都沒有。與他並肩而行的青峰並沒有注意到。
“哼……隨便問問而已啊,也不知道是哪個傢夥早期就跟笑得跟抽風一樣啊。”青峰沒好氣的說,那個時候從背後看去,還以為黃瀨在哭,結果轉過來的那張臉也跟哭沒什麼區別,卻跟他說是在笑。
不得不說……還是有點在意啊。
 “啊咧……小青峰是在關心我吧?是吧?是吧?”黃瀨避重就輕的把話題引向奇怪的方向,雖然初中的時候青峰就覺得他腦回路通向宇宙 ,但是從沒像現在聽起來這麼欠揍,就好像是蓄意在規避什麽似的。
“黃瀨!”他突然提高了嗓門,黃瀨像是嚇了一跳整個人一抖,但是很快恢復了正常,推推他示意左拐——那是一條旁邊是田地的小路。
“這是近道,等下個路口右拐,走過區役所就到了。”黃瀨涼太解釋道。
“哦。”青峰知道自己沒法繼續剛才的話題了。他隨便的應了一聲表示自己聽到了,帝光時期如果連這一聲都不回答的話,呱噪的黃瀨涼太能喋喋不休的說上十句,但是現在的黃瀨反而不接他的話了。他看著周圍金黃色的稻田,因為下過雨的緣故,金黃色的秸稈大半都彎著腰似的東倒西歪。
“喂,黃瀨。”他還是開了口。
“小青峰是還想問今天早上的夢嗎?”金髮少年主動接上了話,語氣猶如石塊在水面上彈了好幾下,不過最後還是沉到了水底的狀態似的,“但是那個夢對我來說實在太搞笑了啊,所以才笑稱那樣呢,畢竟不想吵到小青峰——不過啊,我已經忘了做了什麽夢了。就是覺得很好笑。”
青峰不禁扭頭看了旁邊比他稍矮的少年的側臉,猶如陌生人一樣的面無表情,甚至連嘴角都平靜的抿著,他想黃瀨就是在說謊,讓他煩躁的謊言從黃瀨的嘴裡說出來,顯得更加莫名其妙——爲什麽自己要去問他,爲什麽黃瀨說謊,一切好像鬆動的鐵軌螺絲,再那麼下去的話如果有列車駛過一定會脫軌——
 
那種感覺,讓青峰想起了夏季I.H賽時候,黃瀨說的那句奇怪的話:
 
“我再也不會憧憬你了。”
 
青峰大概是不會有過憧憬這種情感,所以他不能理解黃瀨的心情,對於他來說,他當時只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也能明白似乎那傢夥是要有些變化了,之後黃瀨模仿他來與他對戰,似乎真正的回應了他的那句口頭禪“能打敗我的只有我自己”,不過另外一個自己畢竟不是現在的自己,黃瀨終究沒有打敗他。
 
“忘了就忘了吧。”他索然無味的敷衍了一句,但是爲了消除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青峰還是決定還是把那句話再問黃瀨一遍:
“喂,我問你啊,夏天的比賽那時候,你說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麽意思?”
 
黃瀨猛地抓住了自行車的保險閘,發出了刺耳的吱的一聲,他定在原地。青峰也停下了腳步,看著驟然停下的黃瀨,只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那句話啊……”金髮少年的笑容就像冬天的太陽那樣,稀薄的沒有溫度,甚至難以分辨他是要哭了還是在笑,“是講給我自己聽的啊。”
“那還面對著我說。”青峰盯著黃瀨的臉,那表情讓他想揍人,尤其那之後黃瀨就像按下了倒帶的開關一樣,開始模仿了自己,如果說自己沒有嚇一跳是不可能的,但是那種感覺,卻有一種面前這人是自己培養出來一樣的錯覺。他等了很久了。哪怕自己培養出一個幹掉自己的人其實也無所謂。哪怕是自己。但是還是不對。
“我覺得小青峰的國文水平還不至於瞭解到あこがれ(沒錯這就是憧憬君的日文)這個詞的程度吧……”黃瀨頓了一下,故作輕鬆的說著。青峰朝他翻了個白眼,毫不猶豫的彈了一下他的額頭,看著對方吃痛捂著額頭的樣子,他也沒笑出來——對方肯定沒說實話。
 
“算啦,好歹沒那麼無聊。”青峰大輝皺著眉頭說,“雖然我還是覺得聽完那句話以後你的表現,讓我好像有種自己一直很用心訓練、而又很黏自己的狗狗突然反過來咬自己一口的感覺誒。”
 
黃瀨瞪大了眼睛看說出這句話的青峰。
他已經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好笑了。他知道青峰絕對是想了半天才表達出來的,那傢伙不過是表達方法特別差勁而已,但是這種國文水平真的已經是讓人笑到氣不起來了。
最後他還是沒忍住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青峰你的國文水準真的是小學生級別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青峰看著面前突然笑得前俯後仰的黃瀨,他好不容易才想到這種能夠完全表達的他的心情的國文,沒想到對方就跟今天早上一樣笑得抽了風似的。他看著黃瀨連眼淚都笑出來,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說:“真難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真他媽的貼切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你笑夠了沒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一下又不會死……”
 
黃瀨笑得肩膀都抖個不停,青峰完全不明白到底自己說了什麽讓他能笑成這樣的話。他只能怒視著對方,一邊想著自己真的是那種心情,爲什麽這傢夥竟然會笑成這樣!
抹了抹發酸的眼角,黃瀨才抬起頭看青峰,他的視線飄忽的厲害,似乎是在逃避青峰的怒氣,又好像並不想看到青峰那樣:“好啦,繼續走啦,我不笑總行了吧。”
青峰哼了一聲,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傢夥,他明明已經好好的講出了心裡話,但是對方似乎並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反倒是把氣氛攪得一團糟,讓他也沒有了繼續說下去的心情。
兩人沉默地又走了一會,黃瀨突然指著前方的路邊:“區役所那邊有個球場,要不要一對一?”
他挑了挑眉:“好啊。”
 
於是黃瀨把自行車找了個地方停好,青峰先進了球場做準備活動熱身,見他走進來了一半又走回去把校服外套扔車上不禁好笑:
“喂,等下可別找藉口把輸球怪在衣服這事上啊。”
 “去你的!”黃瀨回頭也大聲喊道,“三局兩勝制如何?”
“管你幾局,反正贏的都是我。”
“那可不一定哦,我可是能夠copy小青峰的style了哦。”
“停下你的日式英文!聽著就難受!”
黃瀨笑得打跌,青峰瞪了他一眼,開始運球。而黃瀨也走到了他面前,擺出了防守的姿勢。
 
雖然是黃瀨提議的三局兩勝,但是本人似乎也沒有料到青峰勝了兩句之後他自己竟然扳回了一局,兩人都有些詫異。黃瀨雖然理所當然的用著以前模仿的青峰的動作來跟青峰一對一,但是那些被他吸收和改善的動作畢竟和原版不一樣,讓青峰多少覺得有些有趣,也隱隱多了些期待。
 
當黃瀨進了第二個球的時候,他還真楞了一秒鐘。
“你傻了啊。”青峰沒好氣的拍拍他的後腦勺,“換我持球啦。”
“……不,小青峰,剛才我以為球在那個速度和軌道是進不了的,你是不是攔截的時候碰到球了……結果反而進了欸……”金髮少年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畢竟剛才那個球在籃筐上轉了三圈最後才掉進去的。
青峰的表情像是要吃人一樣猙獰:“是又怎麼樣!算你狗屎運啊?”
“……”黃瀨低了頭努力憋住笑,今天早上神展開太多次,他也有點撐不住,最後他整理好表情,抬頭看到的是全身周圍都散髮著殺氣的青峰,黃瀨只覺得嘴角有點抽搐。
“小青峰……?”
對方沒理他,直接抄球過人,黃瀨想對方再贏一次可就真的又輸了,他咬了牙跟上去,心想,這回才不會讓你贏啊。
接著就是無窮無盡的攻防戰,雖然整個場上只有他們兩個人,可是仿佛其實只有青峰一個人在和自己對戰。黃瀨無法得分,盡了全力也只是讓青峰不先於他得分,但是對方攻勢越來越淩厲,他都開始懷疑自己難道終究是沒辦法到那個階段嗎?
最後還是青峰以一記扣籃結束了時間上的拉鋸戰。
 
黃瀨站在籃下直喘氣,他捲起袖子擦汗,卻暼到了場邊的鐘上的時間。
“小青峰,要——遲——到——啦——!”
 
寂靜的籃球場頓時響徹的都是黃瀨的聲音。青峰被他喊得猶如受了衝擊波一樣有點呆愣。黃瀨一把拉住他,連自己的自行車和校服都不管了,抄起背包就拖著他開始一陣猛跑。
 
青峰被他搞得一驚一乍,最後才意識到兩人打球打的忘了時間,於是他無奈地跟著黃瀨一路狂奔,頗有點像以前在帝光的時候,打球忘了末班電車時間的時候的感覺,那時候兩人也是一路你追我趕,但是臉上都是帶著笑的。
 
而現在,他只看見黃瀨的背影,長高了的少年穿著陌生的校服,金燦燦的後腦勺讓他想起了認識的那個下午,猶如少女漫畫一樣的邂逅,他一球砸在這個後腦勺上,結果把這個人砸來了纏著他。
 
“真是的,上了高中以後,整個人都變得超級讓人不爽了啊……”他小聲的念叨著。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黃瀨聽見了,腳下頓了一步,正好停在車站的臺階前方。
“說我壞話呢,我可是聽見了哦,小青峰。”他說。
“……嘛,是因為不憧憬我的緣故?”反正也無所謂被黃瀨聽見,青峰直接把話說了下去,他故意把那四個音節放慢節奏念了一遍,仿佛是在開玩笑,又像是真的在嘲笑黃瀨。
 
真是超直球的問題啊,黃瀨苦笑著搖搖頭:“跟那個沒有關係吧。”
再問下去,可就真的麻煩了啊。他心想,如果那麼容易就不憧憬青峰大輝,他就不會是黃瀨涼太了。但是現在如果還是憧憬著青峰,那也不是他了。
“什麽啊,答非所問,真想揍你。”青峰雖然這麼說著,但是也沒有真的動手揍人,他戳了戳黃瀨的額頭,“下不為例。”
“知道啦,小青峰。”對方撥掉他的手,但是微微低下了頭,讓青峰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聽見黃瀨說這些話的事情的鼻音有點重,“冬天東京見啊。”
 
“哦。別在預賽就被刷掉了啊。”青峰揶揄他。
“才不會呢!”黃瀨立刻反駁道,他明白自己是用了多少力氣才會變成現在這樣,所以從今以後,他不會再輸給任何人。
 
憧憬那種感情在他打籃球開始就像是形影不離的存在,只要看著青峰就會體會到那種情感。一般來說憧憬什麼人,必定是喜歡那個人的,羡慕著那個人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也還是會產生喜歡的情感;當自己做到了和對方同樣的事情時候,最初的感情依舊會轉變成尊敬,之所以能模仿青峰,是在他自己想要贏、逼著自己進化的基礎上,沒有一個人會去想破壞自己喜歡的人或者物,若要勝過的話,必然只能捨棄這種感情吧。而在I.H聯賽的時候,他需要的甚至不止是【趕上】而是【超越】。
但是那些事情,都跟青峰自身沒有太大關係,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在帝光時間長時間的一對一所培養出的進步,除了赤司以外,若說養成的關係的話,多半其實還是青峰的功勞吧。若說在籃球的世界裡黃瀨涼太的頂點是永遠觸不到的青峰的話,在那場比賽以後,黃瀨涼太已經看到了和原來不一樣的頂點。只不過在去向那個新的頂點之前,青峰依舊也還在。
 
青峰依舊是他的起點,但是可能不會是他的終點了。他為此還是覺得很難過,但是他明白,如果這樣感情能成為他前進的障礙的話,他絕對不能到達他的終點。
 
 
“車站很小的啦。小青峰你要去東京的話,要去3號站臺坐車,總共就三條線而已。”黃瀨看著青峰買票一邊絮絮叨叨的交代個不停,這讓青峰分外煩躁——這傢夥恢復常態真是煩死人啊。
“不就上錯一次車而已!你那麼囉嗦幹嘛!”
黃瀨笑嘻嘻的退了兩步:“好啦好啦,三分鐘之後就有一班車,我都幫你看好了,就當是我盡地主之誼嘛,這裡可是神奈川啊。”
青峰聽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他用力的捶了一下黃瀨的頭:
“你不是東京出生的嗎,怎麼又變成神奈川的了?”
 
“我在這裡上學嘛。”黃瀨捂著腦門喊痛,不過也絲毫沒有生氣的樣子,不過他一直是這樣的,所以青峰還是不能明白這傢夥若隱若現的違和感到底是從何而來。
 
他進了檢票口,看著最遠的那個站臺寫著3,於是轉身去走附近的步行天橋,側過頭的時候看見黃瀨依舊站在檢票口外接電話,不知道是誰打來的,像是對方正在發火,黃瀨一手把手機拿的遠遠的,一手捂著耳朵,一臉的無奈,他看那口型好像是在說對不起。
黃瀨抬起頭看到了他,舉起另外一隻手朝他揮了揮示意送別,就提前轉身離去。
 
青峰好像覺得自己看到了帝光時期的黃瀨朝他揮手說再見一樣。那個穿著海常的校服黃瀨涼太有點陌生。畢竟已經高中時間都過去了一年了。他還在等誰的出現,只是等的有點厭煩;而黃瀨已經不是帝光中學那個成天追著青峰大輝的小模特了,也不是奇跡世代的那個急速成長的天才了。
 
那樣的時光都已經過去了。他已經是海常的黃瀨涼太了。
 
 
“3號線開往東京方向的次列車即將進站,請月臺的旅客注意,退到黃線後避讓……”月臺裡廣播的聲音響起,青峰三步並作兩步跑上了天橋。
 
這回不會走錯了吧。他想。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