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是要多逆天才能做到偶尔开挂写文先写结尾再写开头,出个本子先有封面文没写完,再然后合志本给人清水文,肉(渣)放网上公开(……这是定位问题),普通不是网上公开清水出本才上第八字母的特典吗= =



 [GC|涯研|H]028.腕
设定延续猫又那篇。(题目叫《纯真》那篇)
城戶研二=貓又(妖怪),恙神涯=能看得見妖怪的人類(我不能保證這傢伙以後有沒有什麽設定變動了)
基本是就是爲了肉(渣)而寫的腦內文=w=
[GC|涯研|H]028.腕
 
 
 
By 千山
 
“我說……你那身衣服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王洲高中的聖誕舞會上,出現了不速之客。
擁有妖怪雷達一樣的直感的櫻滿集,當時正在挖空心思想把楪祈約到二樓的小陽臺上告白,結果他看見的是從欄杆外面不知道怎麼爬上來的城戶研二。
 
櫻滿集其實是認識研二的,自從今年夏天的某日起,這個來歷不明的少年就出現在恙神涯家裡,為此恙神涯竟然讓自己戶口本上的妹妹搬到櫻滿家住。
 
“反正你想追祈的心思已經寫在臉上了,別說我不幫你啊。”櫻滿集至今記得他的青梅竹馬臉上掛著那種堪稱惡質的微笑,那笑容讓他反駁無能又很尷尬,但是楪祈幾乎沒有任何異議的就搬了,簡直讓人無法想像這對名義上的兄妹之間是怎麼溝通的。
 
而那個叫做城戶研二的少年,不知道爲什麽,櫻滿集總覺得他和涯小時候養过的名為KIDO的黑貓很像,不過那隻貓愛吃的是魚,還常常爲了咸漬鮭魚跟他打架,而這個少年熱愛的是垃圾食品,尤其是麥當勞。
——所以說,其實櫻滿集每次都是接近真相就走上岔路的悲劇人物。
 
此刻他正緊張的護著身後的楪祈,看著那個少年越過二樓的欄杆,輕巧的落在地板上。一身的打扮完全可以毫無壓力的混進舞會——雖然櫻滿集覺得研二可能穿的是恙神涯初中時候的襯衫,還有模有樣的系了領結,而燈籠式的背袋短褲倒是凸顯了少年細長白皙的雙腿。最匪夷所思的就是研二似乎帶著貓耳,身後也有尾巴在晃啊晃的。
唯一不協調的是右手手腕上,綁成蝴蝶結的紅色絲帶。
 
櫻滿集別開了目光,他其實蠻想問問研二這樣穿不冷嗎?這可是室外。
而且說實話……他還真不知道研二有貓耳PLAY的愛好……雖然他一直覺得對方像貓。
嘛,其實那耳朵和尾巴都是研二自己的,用不著搞cosplay,但是這種事情櫻滿集可能到大學畢業也不可能知道。
 
“啊?”貓耳少年毫無壓力的回答,“反正變裝舞會嘛……這樣不是很正常嗎?”
正常?!這是哪門子的正常……櫻滿集幾乎無力吐槽。
“研二。”楪祈比他鎮靜許多,但是打招呼的語調永遠是陳述句,對這個占了自己住家的人似乎完全沒有不滿。
“唷,晚上好。你們倆出來約會嗎?”研二直接了當的問道。櫻滿集隨即憋了個紅臉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跟祈……說……”
“哦那你們慢慢說,我來找涯的。”研二笑著從他旁邊走過,拍了拍集的肩膀示意他加油。
“我剛才看到涯在會客室那邊。”楪祈輕輕的說。
“OK,謝啦。”
 
 
城戶研二的裝扮並沒有引起舞會上的任何人注意,這屆舞會主題是cosplay,提議者供奉院亞裡莎,恙神涯對文藝委員的提議不置可否,反正全權交給她辦了,他也不太有所謂——只要平安結束就成,過程什麼樣他不強求。
 
作為學生會長,他在開場的時候和亞里莎兩個人帶頭進舞池跳了一圈交際。學生們其實對這種舞步十分好奇,學會的人也不在少數,但是很少有人能像他們兩個跳的那麼順暢。於是之後陸陸續續就有女生邀請他跳舞,他沒法拒絕,到了最後只覺得自己隨便的穿了晚禮服就上場了簡直是普通人進入了群魔亂舞的場合。
 
趁著換曲子的時候他終於從人群中脫身,去了當做會客室的休息室。
沒呆多久就聽到門鎖咔嗒一聲響,有人似乎沒有敲門就進來了。他皺了皺眉,正想轉過去看看是誰,就被蒙住了眼睛。那雙手冰涼冰涼的。
 
“竟然把我一個人放家裡就來了啊,我明明是知情者該見者有份的嘛。”
“……你下午不是睡死過去了嗎,我把冰袋放你額頭上你都沒反應。我也不知道你要睡多久。”
“冰袋不是正好降溫嗎,睡得超好,醒來都晚上了。”
“所以說……”恙神涯一把將蒙住自己雙眼的那雙手給扯下來,回過頭,“你到底燒退了沒有——”
後半句話顯然是因為太過驚訝而沒有說出來,恙神涯看到城戶研二的裝扮的時候,恨不得敲後者一個爆栗。
“喂!你瘋了啊穿成這樣,還有你現在是怎樣?半人半妖的狀態?耳朵和尾巴是怎麼回事?”恙神涯扶著額頭表示慘不忍睹,研二撅起嘴巴表示不滿。
“沒辦法好像消耗有點過……沒辦法完全維持人的形態……”
“發燒的殺傷力竟然這麼大我頭一次知道。”
“大概太久沒有生病了吧?”剛剛痊愈的妖怪少年滿不在乎,“反正這樣子別人也看不出來這是天生的。”
“……你真的是貓又嗎?”
“你要我把有分叉的尾巴露出來嗎?”
“……”恙神涯歎了一口氣,站了起來:“算了,跟我回宿舍,餓嗎?”
“不餓……”研二吸了吸鼻子,其實一點後遺癥都沒有,“剛才在便利店買了東西吃了。飯糰和速溶蛋湯。”
總歸是在人類世界生活了很多年的妖怪,對這些也都很熟悉了。
恙神涯伸手試了試研二的額頭,偏冷的觸感讓他有些擔心,但是研二完全不在意,只顧著撒嬌要他背。
“走不動?”他嘲笑道。
“嗯,從外面爬上來二樓的,比我想像的費力。”
“……”金髮少年歎了一口氣,“好吧。有人看見么?”
“櫻滿集和楪祈啊。”研二爬上涯的背,用自己的臉蹭了蹭涯的頸窩,示意他可以走了。但是他用手環著恙神涯的時候,手上的緞帶不可避免的蹭到了對方的下巴。恙神涯看了手腕上那個蝴蝶結一眼,並沒有說什麽。
“哦,那沒事了,他跟祈一起的話明天大概就不記得見過你這事了。”
“……你真的是他的青梅竹馬嗎?”
“那正是我作為青梅竹馬的判斷。”
 
櫻滿集在遙遠的陽臺上打了個噴嚏。
 
*                *                 *
恙神涯的宿舍是在四樓且沒有電梯,上樓梯的時候他多少有點吃力,加上研二似乎已經睡著了似的在背上一動不動,他歎了一口氣。
“你要是變成貓倒好一點呢。”
“……這樣嗎?”還以為睡著的人居然醒著,研二伸了個懶腰又推了一下涯的背,示意對方放自己下來,然後化為貓的形態蹲在地上。墨綠色的貓睜著一雙金色的眼睛看著他,左前肢上依舊綁著個(對於貓的體積來說尺寸有點大)的紅色蝴蝶結,他所能看到的是貓又那帶著分叉的尾巴搖來晃去,仿佛吸引人去捉他。
 
感覺跟小時候看到的大小沒有區別啊。恙神涯想。
 “剛才就想問你,這是什麽。”他抱起貓又,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
 
“啊那個啊……”貓又甩了甩尾巴,“我尾巴不是分叉嗎,綁著太難看了所以綁手上嘛。”
 
“……”涯其實很不想吐槽說這個看起來好像綁禮物的蝴蝶結品味太差,但是研二的回答讓他覺得還不如不問,總之那傢伙是想著辦法要混進學校來的吧。他有點愧疚,於是摸了摸貓又的脊背。貓又似乎覺得很舒服似的在喉嚨里咕嚕了幾聲。
 
恙神涯走到自己房門前,他本打算放下貓又拿鑰匙開門的,研二抖抖耳朵,落地就變成了人形,然後直接一撲,踮著腳伸手勾著涯的脖子就親了上去,只可惜那讓人憤恨的身高差讓他的獻吻只能落在涯嘴角。
恙神涯眼疾手快的撈住對方的腰:“謝禮嗎?”
“哼哼。算是吧。”研二笑嘻嘻的直視他的眼睛,反而是涯有點受不了的移開了目光。妖怪表示自己高興的動作一直很放得開,在家里被撲被舔被親無數次也只會認為是貓的習性使然,現在也許也一樣。但是他總覺得貓又的眼睛太過蠱惑了。
 
房間比想像中的……有錢多了。
研二在看到房間擺設的一刹那這麼想。雖然不是很大的房間,但是竟然貼了牆紙,傢具是象牙白的歐式風格,也許是恙神涯的習慣經常整理,整個房間東西雖然很多但是看起來還是很有居家風格。
於是少年直接撲上了床鋪,跟春捲在油鍋里似的翻來翻去,細細白白線條優美的小腿幾乎有些晃眼。
恙神涯转过头扯掉了領帶,把外套掛好,在衣櫃里找家居服的時候,他突然想起沒有給研二準備睡衣:“睡衣只有一套,怎麼辦?”
“我裸睡。”完全沒換衣服的傢伙已經在他床鋪上滾了好久了,完全不在意。
“……”恙神涯的額頭上瞬間出現了一個十字路口,毫不猶豫的把睡衣扔到研二頭上,“大病初愈的人沒有資格裸睡!”
“那你裸睡啊。”研二接過衣服看了看,“我只要上衣,褲子太長了,哼!”
恙神涯的身高一直是他詬病的事情,雖然貓又幻化人形的確是隨心所欲,可是他偏偏喜歡保持12歲少年似的身高。
 
兩個人折騰了好一陣才解決睡衣問題,期間研二一直嚷嚷自己已經好了堅決反對在有暖氣的房間穿的像個雪球,吵得恙神涯最後決定放棄和他爭論自己去洗漱了。等他出來的時候發現那傢伙果然只穿了他的上衣,過長的下擺好容易遮掉了腿間那一小片的陰影。研二晃著尾巴,耳朵也不收起來的坐在他床鋪上玩他的3DS,左手腕上的紅色緞帶竟然還沒有解掉,而書桌上擺著一杯喝了一半的熱可可。
“暖氣好乾啊。”研二聽到聲響就朝他抱怨,“喝不完,剩下你解決。”
長年一起生活培養的親密度太高,恙神涯有時也覺得自己太過縱容這傢伙,但是每次為對方做什麽事情又覺得十分自然。
於是他坐下來看書,順帶喝了一口研二泡的熱可可,果然甜的膩味。他無奈的起身去摻水,研二則安靜的打遊戲。
不過這種安靜的時光持續了他看了四頁書的時間而已。
研二打完一關就把遊戲機扔了一邊,然後躡手躡腳的走到了涯背後,趴在他背上摟住了他脖子。
“……睡不著?”恙神涯無奈的放下書,真是安靜不下來的傢伙呢。
“吶,不拆嗎?聖誕禮物。”
 
研二把自己的左手伸到了恙神涯眼前。
 
原來如此,那個緞帶的意思真是矯情的可以。恙神涯在心裡歎氣,也不知道是誰教壞了研二,後者雖然很適合這種的誘惑模式,但是他並不需要。
 
“把你自己送給我的意思?”他揶揄道。
“錯了哦,拆開看。”研二蹭了蹭他的臉頰,少年的肌膚觸感溫軟光滑,涯覺得親密過度而微微扭開了頭,只好伸手扯開了那個緞帶。
研二左手手腕皮膚里暗紅色的梵文閃著不明顯的光。
“這是契約的證明,當時你叫我的名字的時候就有了,不過沒有給你看而已。”研二說話的時候幾乎就是在涯的耳邊吹氣,癢的不行。
“麻煩你轉過去點啦。”涯歎氣,“其實這個我所謂,你在就行了。”
“……哇哦,一下說出了不得了話了。不過還是告訴你為好,你的印記在右手手腕吧。”研二抓起涯的右手,湊過去舔了一下手腕內側,同樣的梵文也出現了,“人類就是超麻煩啊,雖然學著習慣什麽奇怪的節日,但是真是覺得你們真能折騰。不過是你的話,我也認了。”
研二懷著奇異的自暴自棄的心情說了實話,他轉身跨坐在恙神涯的腿上,捧起他的臉親吻涯的嘴唇,不再是以前那種猶如舔牛奶的方式,而是帶著啃咬和挑逗,恙神涯猝不及防,睜大了眼睛,但是看著對方專注的閉著眼睛親吻自己的架勢,他也閉上了眼睛,專心投入到這個親吻中。
靜謐的房間里,連親吻的聲音都能聽得見。這是恙神涯從來沒有想到的事情。研二放開他,笑著用拇指抹了抹自己的下唇,那個動作充滿了誘惑:“感覺不錯吧。”
涯有點說不出話來,看著對方得意的樣子,他憤憤的一把按過對方後腦勺,再度親了上去。
很快研二就不滿足於親吻,他伸手就開始再恙神涯身上亂摸亂扯,涯換了套頭的運動衫所以他只能伸手去扯對方的衣服下擺,然後用自己冰涼的手去貼涯的腹肌。
“當我暖水袋嗎?”涯被冰的一縮,咬了研二一口之後把他推開了一點,“貓科類又不是冷血,開了這麼久暖氣手竟然這麼冰。”
研二嘻嘻笑了兩聲,並不回答他,轉而往他的耳朵吹氣,涯哆嗦了一下,毫不客氣的拎住了對方的後頸。
“喂喂別真當我是貓!”
 
恙神涯把他從自己身上扒下來,趕著他滾回床鋪上去,結果被對方一把拉住最後自己也跌坐在床鋪上,研二很喜歡從背後抱他,然後貼著涯的耳朵一直蹭他臉:
“真的不做?”
 
他聲音不大,卻帶著邀請的意味,涯低下頭,研二看不到他的表情,自己伸手撩開了涯鬢邊的長髮,又問了一句:
“是不敢還是不想?”


恙神涯果然轉過來惡狠狠的看著他,灰藍色的眼睛直直的看著他:
“我頭一次聽說貓科類的發情期是聖誕節。”
 
研二的貓耳朵動了動,終於收斂了調笑的表情:
“我也從來不知道你是性冷感。”
話音剛落就覺得自己的腰被狠狠掐了一下,果然恙神涯的表情難看的很,他頓了頓:“我是妖怪,生病也不是像人類那樣脆弱的。再說……我就是想做而已。”
 
因為恙神涯那傢伙其實總是裝作很遲鈍。五年前他就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麽,所以他跑走了,反正在旁人看來,恙神涯不過是丟失了一隻養了五年的小黑貓。但是知道它是妖怪,會化為人形,而且從七歲起就伴著自己度過了孤獨的童年的恙神涯,最後還是把它找了回來,以對待伴侶的方式對待它,可是就是點到即止,它卻掩蓋不了自己的妖怪本性,所以最後還是研二自己採取了主動。
 
涯默許了他的要求。在研二主動親吻他的頸側的時候,他會伸手摩挲貓耳朵背後的那一小塊的皮膚,這個動作讓貓耳微微的顫抖,尾巴也不自覺地打卷,涯覺得很可愛,忍不住伸手去扯他的尾巴。
研二一個激靈就咬了下去,在涯的脖子上留了個齒印。
“別亂扯。”他沒好氣的說,露出尖尖的虎牙,“咬斷你動脈哦!”
涯按著他的後腦勺給了他一個補償性的親吻。研二的手就沒安分過的往下探,示意涯脫掉上衣。
妖怪少年就像舔舐自己的食物一樣在恙神涯的上半身打著轉,對方只是抱著他容許他這麼做,沿著他的脊柱摸下去,他就突然停了動作抬起來,解開了睡衣上面的三個扣子。
“不許拽尾巴!”研二鼓著腮幫發脾氣,然後一手抓過恙神涯的手放在自己胸前,“但是這裡可以哦。”
恙神涯的腦子短路了0.1秒。雖然對方是個平胸的少年,但是這動作的衝擊果然太大,他托著研二的腰讓他跪直了,瞅著那紅紅的小點,張口就含進了嘴裡。
這種轉變就像是壓抑了很久的火山爆發,研二很快就忍不住抓起涯的另一隻手示意另外一邊也要,妖怪少年從來不壓抑自己的呻吟,他覺得舒服就會發出讓人骨頭都酥軟的軟軟的聲音。少年纖細的身子很快就顫抖起來。
恙神涯從他胸前抬起頭,然後朝點火的研二嘲諷似的一笑,掀起衣服下擺,果然少年的器官已經站立起來,他伸手把對方下半身僅著的內褲往下扯了扯,伸手握住了那對比起來顯得高溫的欲望。
研二自己也伸手覆蓋在涯的手背上,用眼神催促他動作。涯順著外力掌握了研二想要的力度和速度,很快妖怪少年就整個人掛在他身上一副舒服的不想動的樣子。涯借著身高優勢低頭親吻對方的貓耳,於是貓尾巴甩的更歡快了。
恙神涯小聲的笑了笑。
“研二。”他喚著貓又的名字,“現在高興了?”
“嗯。”對方的聲音在他肩膀處回蕩,頭還扭來扭去蹭他的癢癢,癢到心裡去了。涯抓起對方刻有契約印記的手腕親吻,研二整個人都抖了一下,漏出的呻吟真的像貓叫。
 
恙神涯沒想到研二那麼快就射了,但是更想不到的是回過神的妖怪少年竟然毫不猶豫的抓著他的手舔掉了自己的精液,粉紅色的舌頭若影若現,煽情的撩撥著他。
 
“親那裡真的會有感覺。竟然叫我名字,是在太過分了。”研二的表情有點複雜,又像是懊惱,又像是懼怕,他用從下往上看著恙神涯,對方充滿魄力的眼睛現在已經將深黑的欲望表露無遺,更像是令人窒息的海洋一樣。
研二綻開了笑容,像是回禮一樣,將手伸向了涯的下半身。
 
從上往下看妖怪少年為自己口交的樣子,總覺得心情有些微妙,恙神涯盯著對方的尾巴有些分心,雖然研二的熟練程度簡直讓他匪夷所思,舒服得不得了的同時,他總覺得很想動手,研二間歇性的抬起頭瞪了他一眼,泛著水光的上遣目線與其說是威脅倒不如說賣萌。
他明白如何挑逗涯,讓涯沉溺在慾望的快感里,全靠那與青澀的外表反差巨大的誘惑風格。研二做的出來,誘惑人在他說來就像穿衣吃飯一樣自然。
少年的舌尖靈活的像蛇一樣,又一次掠過尖端的那個小孔的時候,就算是自控能力極佳的恙神涯也沒忍住,在研二嘴裡釋放了自己。
 
“扯平。”
研二抹去嘴角的白濁液體,笑著對他說。涯真不知道這有什麽好叫扯平了,於是他俯身親吻了研二,雖然對方嘴裡都是自己的味道。
 
因為事出突然沒有潤滑劑,貓又少年只能勉強接受了傳說中FREE PLUS的護手霜,雙方都板著一張臉看著那個小盒子。
“今晚用完絕對扔掉!”——恙神涯的表情就像是寫著這幾個字一樣。
“混蛋啊我還不願意用!”——妖怪少年的尾巴都豎起來了!
結果還是用了。
背後位其實讓研二輕鬆一些,但是報複性的收掉了尾巴死也不讓恙神涯扯到,在涯完全進入他以後又嫌棄這個位置看不到涯的臉,涯沒理他直接開始動作,之後被伺候到舒服的研二也放棄了這點追求。他的背貼著涯的胸膛,微微自己開始動作的時候,就猶如火上澆油的效果,被涯的又重又快的撞擊爽的幾乎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情迷意亂中,研二扯過涯覆蓋在他手背上的右手,在手腕內側的地方狠狠吮吸了一口。
這回是真的扯平了。
 
最後他癱軟的靠在涯懷裡,後者抱著他,也用臉蹭蹭他。
“高興了?”
“……哼哼。我想做的事情,還沒有做不到的。”事後的餘韵還沒有散去,他舒服的抖了抖貓耳朵,“我知道你喜歡我。”
 
恙神涯沉默了一小會兒,才回答,是啊。但是被你說出來,怎麼覺得特別怪異。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主動權一直在研二的歲導致了那莫須有的自尊受損,還是因為老擔心生病過的研二所以一直放不開的恙神涯,甚至有一種自己喜歡研二的程度比不過對方喜歡自己的歉疚感。
 
研二無所謂的笑了笑,沒關係,我知道就行。
雖然身高不如他,但是總有一項是贏過他的嘛。
 
 
End.
PR

無題

好好看,涯跟小研我都好喜歡!
by 巳 2013/08/23(Fri)23:11:48 編集

Re:無題

>好好看,涯跟小研我都好喜歡!

谢谢姑娘摸到这里哦=w=这是前年写给朋友的合志的文。正好被提醒到了,可以把其他也公开了=v=
这里很偏僻所以没想到有人。。。回复迟了不好意思
2013/09/01 01:57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