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半段賣萌找打後半段突然變成了文藝腔(你滾)。就像按了什麽按鈕一樣刷的就變掉了誒。描寫景色超苦手,不知道能傳達出什麼人物的心情來,只好自己寫出來一些。其實我沒有寫到重點,主要是覺得很矯情……(結果還是沒寫出來吧喂。分析也好,傳達自己的觀點也罷,現在依舊處於對於黃笠兩人的探索階段。I.H賽之後隔著門哭的兩個人一直是我最心疼的,只是希望前輩暫時放下這最重的包袱,哪怕只是一瞬間——勝敗輸贏的事情其實也猶如日升月落一樣輪流的來,只是這種理由連我自己都說服不了。因為是自己體驗過自然必定能賦予人類療傷的力量,所以才有這個故事而已,至於對笠松前輩的認知瞭解如果是出了偏差歡迎拍磚= =。至於黃瀨雖然會一路進化,但是看著並不輕鬆的未來,希望下次能寫清楚。
【黑籃|黃笠】日西月東


by   nao



黃瀨涼太那小子的幸運值絕對是A。
隨便買瓶新出的牌子的運動飲料也能中個ANA(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沖繩雙人游的大獎,还是包了往返機票和住宿地的三天兩夜沖繩之旅——
真是好運的讓人真想踹他!

笠松幸男憤憤的從711便利店的冰櫃里拿出一瓶普通的伊藤園烏龍茶,瞄了一眼還在收銀台前的黃瀨。金髮少年正仔細聽者當班的女生熱情親切地講解注意事項。不過托他擋住了那個女生的身影,笠松並不至於那麼緊張到呼吸困難。

——海常籃球部隊長的女性恐懼癥,好像是無藥可救。

當班的女生是模特黃瀨涼太的飯,她連聲音都有點顫抖,雖然她的偶像一直保持著溫和的聲線以語氣詞表示自己聽懂了,但是她還是擔心自己是不是過於興奮而少說了注意點。

講解好容易告一段落,笠松看准了時間把烏龍茶拋向黃瀨:“黃瀨,幫我結帳。”
黃瀨側身,精准的抓住了空中飛來的瓶子,然後是四個硬幣(日本硬幣面值:100+50+10+10)。
“前輩……走過來付帳又不會怎樣啦,當班的妹子真的很溫柔啦——”
“再啰嗦就踹你了!”
“……前輩你站太遠了沒踹到誒。”
“——找死!”

走出711的一瞬間,兩人就被溫差震懾到說不出話來。
總覺得有點蹭冷氣蹭到不想走出來……海常篮球队的ACE和队长同时这么想。
從這裡到體育館之間的路程簡直就是通往地獄的業火之道,正午的太陽讓路邊的樹投下的影子都在正下方,完全不眷顧路中央的通行者。但是就算這樣也得回體育館去,現在是訓練休息時間。
笠松打開了烏龍茶的蓋子,翻過來一看根本沒有什麽中獎的字樣。

所以說黃瀨那小子簡直是幸運爆棚。

“前輩去過沖繩嗎?”
“沒有。”
“這樣啊……”黃瀨把裝著兌換券和說明書的信封遞給了笠松,“下周有個雜誌攝影的工作是在沖繩拍的,有贊助商出錢讓我去的,所以……我拿這個也沒有什麽意義,還是給前輩吧。”

“……”
就算是這樣,笠松幸男能和誰去呢?籃球隊的人員超過餘下一個的名额的数倍不止,交情比較好的正選队员全是男生——不,兩個男生一起去也夠囧到自己一身雞皮疙瘩,那麼要邀請女孩子嗎?

——前輩你還是練習直視一下班級合影里的女孩子吧!
黃瀨曾經的吐槽迴響在笠松的腦子里,他一瞬間漲紅了臉,恨不得踹開身邊笑得沒心沒肺的那個金髮少年。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好吧。”

笠松當然不知道其實黃瀨也是考慮過了同樣的問題才把兌換券交給他的。
籃球部員人太多,這券是明顯的僧多粥少,邀請女孩子……這種事情的可能性比海常打贏赤司隊長所在的洛山高校的幾率還小幾百倍吧?

於是黃瀨決定把難題交給了可靠的前輩。

唔……雖然真的覺得有些可惜,本來真的希望笠松前輩能夠放鬆一下的——從I.H賽之後。雖然上次去搭訕的時候小堀前輩說話是絕對的胡扯,但是近幾天的訓練之內,他是能感覺到笠松身上微妙的不協調感。

也許而已……總之,整個夏天只有籃球的話,似乎真的讓人超級上火。


*           *          *

這一次黃瀨涼太的模特工作地點在萬座毛——沖繩西海岸局指可數的美景聖地的萬座毛沙灘,不,就算是悬崖也是十分有拍摄价值的吧……
“誒~所以说拍了日落特輯還要拍白天的沙灘泳裝系列嗎?我以為這次就一個主題……”經紀人告訴他是三天兩夜的工作量,他還想早點拍完回海常訓練呢。
“你的工作量已經少的讓我都想辭職了,要是就帶你一個我已經餓死啦。”
“……欸,不是每個月都有固定的時裝雜誌要上嗎。我覺得已經夠多啦。每次部活請假的時候都要被前輩踹呢。”
“唔,雖然立場不一樣,”女性經紀人歪了歪頭,短髮順勢歪斜到一邊,“而且現在是在飛機上,但是聽你這句話我也很想踹你啊。這邊可是工作量的下限了呢!”
比自己年長的女性臉上的笑容隱隱散發著青黑色殺氣,黃瀨涼太異常識時務的往後縮了縮,然後一扭頭擺出一副看到新大陸的樣子:
“惠理姐,你看!沖繩的海是綠色的呀!”
“小兔崽子!老娘都來了數十次了!不要以為裝可愛就能哄職業女性轉移話題!”
結果……還是被高跟鞋踹到迎面骨了,好痛(T∇T) 

看著黃瀨哭喪著的俊臉,經紀人不禁懊悔自己是否下手太重,多要了一份飛機上的甜點給高中生表示自己歉意以外,她也揉著額頭在想自己到底在激動個什麽勁。
黃瀨涼太那傢伙,其實是懂得如何運用自身優勢的聰明孩子,雖然看起來更像是二到深處自然萌,可是正是因為這點,他常常能激發年長女性的母性,或是戳中年輕女性的萌點……
所以一次又一次,最後還是都被他蒙混過關了吧?

*             *              *

在那霸下了飛機以後,就有贊助商的移動巴士來接,直接坐車去西海岸的萬座毛。黃瀨坐在車上隔著玻璃照了一張沖繩的海的照片發給綠間真太郎和笠松,不一會就收到了回信:

發件人:小綠間
好難看。

發件人:黃瀨
才不是呢,小綠間,這是沖繩的海的顏色喲,綠色的!

發件人:小綠間
無聊。

“……欸,小綠間明明沒見過太平洋呢……東京灣的海水顏色真的是深藍啦。”他小聲嘟噥著對方簡直是井底之蛙,一邊想著為什麼笠松前輩不回信呢。

其實來的前一天晚上,笠松突然很正式的發了一條短信問他:
【兌換券的事情,你既然送給我了,是不是我怎麼用都可以?】

突然收到那麼客氣的短信,作為後輩(被強調了無數次才會記得這件事)的黃瀨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是還是老實的回答了:
【是啊。】

然後就沒有短信了。至今都沒有。

笠松前輩是拿著那個兌換券做了什麽事情呢……他真的蠻想知道的。

“黃瀨君,一會到了酒店放了行李就去拍日落特輯,如果早點拍完是可以有自由活動的時間哦。”經紀人跑過來跟他交代,然後把地址給他,“住的地方很好的——全日空洲際酒店萬座海濱分店。”

唔……好眼熟酒店名——咦,不就是那個兌換券上的酒店名嗎?

啊啊啊啊啊前輩你到底把券給了誰啊我好在意的!!!QAQ


*              *            *

笠松幸男沒有養過狗,所以也不從來沒有嘗過被興奮的金毛一類大狗撲的經歷。但是黃瀨涼太在酒店走廊上看到他以後雙眼放光、然後用百米衝刺的慣性直接撲上來,如果自己不是運動神經夠好,估計已經被撲倒了。
黃瀨那傢伙根本就是大型犬科類生物轉生的吧!他憤怒地想著,毫不猶豫的給了黃瀨的下巴一下——

“前輩你怎麼這樣嗚嗚嗚!”海常的ACE捂著下巴流著寬面淚,“我可是靠臉吃飯的啊!”
“這麼一說我更想踹你了好嗎!你靠臉打球嗎?你是海獅嗎!”
“好痛!前輩你不是已經在踹了嗎(┳_┳)... ”

每次都會以這樣的對話結尾,笠松幸男真的不知道這個後輩腦子里裝的的都是泡沫還是其他什麽,他歎了一口氣,拍拍黃瀨的後背示意他不要再裝哭,後者老老實實的站了起來。

“不就是三天沒見嗎,用得著撲過來?你屬狗啊?”他才不會告訴黃瀨其實他心裡也很高興的!
“我以為前輩不會來嘛!!”黃瀨無意識的撅著嘴抱怨,聲音一直是軟軟黏黏的那種,“我沒想到工作也住這地方,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前輩跟誰來啊~”

“……跟父母來的。雙人券给父母了,然後他們出錢帶我來的,說是暑假的獎勵。”笠松頓了一下,才回答道。他後知後覺的發現,黃瀨似乎對他會不會來似乎太在意了一些。

“哦~真是好貼心的爸媽。”黃瀨涼太笑嘻嘻的說了這句話,笠松正想回答什麽的時候,黃瀨的經紀人已經出現來叫人去工作了。

“前輩帶上叔叔阿姨去萬座毛看夕陽啊我們在那裡拍落日特輯——”臨走之前黃瀨不帶標點的喊了一串。

“……+皿+!快滾!”那到底是看夕陽還是看你啊臭小子!!!
完全想多了並且微妙的朝著牛角尖鑽去的笠松幸男咬牙切齒的想著。



*             *             *

冲绳西海岸的名胜景观萬座毛其實真的是個懸崖。
從駐地走過去其實花了不少時間,沿途還有不少獨門獨戶的住家,下午四點的時候,無一不是緊閉著門。院落里的花和草都像是被曬黃了一樣無精打采。
快到山頂的之前,必然有買紀念品的店出現。
笠松的父母花了不少時間選了那種名為“星沙”的彩色砂子,興致勃勃的比對蓋子上不同的沖繩吉祥物一樣的獅子的造型。

“這位小哥不買一個嗎?許願的哦,心想事成。”天知道笠松幸男只對母親和奶奶不感到畏懼,當店主是一位老婦人的時候,他有些尷尬的搖搖頭。

心想事成這種事情,要是光靠一瓶砂子能實現,那麼遺憾的事情就不會那麼多了。

他等著父母挑好紀念品,然後跟隨著人流繼續往崖頂走去。
懸崖分成了兩部份,真正的萬座毛的崖頂上有一大片遼闊的青草地。崖下的珊瑚礁據說壯麗無比,他遠遠望去,只看见灰色的孔洞和撲騰的海浪。遠處明明是深藍色的海水,離陸地越近就越发呈現了從藍色到綠色的漸變。往下方看去的话,崖下翻卷的海浪嘩啦的捲起白色的泡沫,有力的拍打那些灰黑色的礁石,那场景太过震撼,看不多久就觉得眩目。
周圍的日本人遊客說話並不小聲,但是很多都淹沒在了更大的風聲和聽起來就像是打拍子的海浪聲里。
神奈川縣也是面朝著太平洋,海常高校所在的沿海城市,搭乘JR線或是路面電鐵都能看到海,可是海水永遠都是深藍色。在通勤電車裏,笠松即使經過海岸線,也從來沒有好好的看过那片海。

太陽在海面上灑下的金色光輝甚至鋪陳一條通往地平線的光之路,笠松忍不住拿起手機去拍下這個畫面——偶爾也會被景色搞的腦子一片空白,忍不住就想留那一瞬間,這種事情,他幾乎沒有體驗過。

那片懸崖從自己所站的地方看過去正好是側面,形狀無比的像是一隻大象。不過這樣巨型的大象的頭頂還頂著一片草地。他老遠就看到黃瀨他們的工作團隊圍了警戒線,個子高挑的黃瀨在一群穿著泳裝或是十分清涼的裙裝的女模特里鶴立雞群,穿著不知道是不是贊助商挑的超級花的夏威夷風短衫短褲,耀眼的金髮被風吹得淩亂,即使這樣,黃瀨涼太都有辦法笑的無比燦爛。

那表情,不愧是專業要求的啊。笠松收回目光,滿臉通紅——果然沒有辦法,就算從老遠看到女孩子都覺得亮閃閃的無法直視。

工作人員對每個到懸崖上拍照的旅客道歉,有的旅客甚至很閑的圍觀了一會的拍攝,發現真的不是短時間能結束的工作以後,才放棄了等到他們走了再拍照的念頭。

但是就算不到那一邊去,反而能看到萬座毛的全貌。笠松的父母一直保持著萬年新婚夫婦一樣的狀態,時不時的讓兒子用非常蹩腳的技術給自己拍照,或是拍下了兒子一臉傲嬌歪著頭(其實那是害羞= =)的照片。
被父母擺弄的幾乎要脫力的笠松心中一瞬間都要詛咒黃瀨抽中的兩張兌換券了。仿佛是聽到他的心裡話一樣,對面懸崖上似乎是結束了工作的黃瀨大老遠朝他揮手,然後一眾女孩子也好奇的打量他。

混蛋!等他過來了一定踹飛他——
笠松迅速轉了個身,然後面對上父母一臉好奇的表情。

“啊……那個……是籃球部的後輩啦,黃瀨涼太。他兼職模特……”
“啊啦小幸,你還真知道媽媽要問什麽啊。”
“……”
就算面對自己的母親,笠松也是一敗塗地的落下風。黃瀨涼太幾乎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在這個節骨眼上跑到了他們面前:
“前輩——啊,叔叔阿姨好。”

笠松扭過臉去看海面,用余光瞄著已經換回了普通裝束的黃瀨,好容易在父母面前憋出了一句:
“工作結束了?”
“嗯~ o(* ̄▽ ̄*)o !夏天果然還是要看女孩子們穿裙子和泳裝啊,真的有不錯的女孩子前輩要不要認識一下——啊前輩你父母都在就別揍我了啊!”
光是看著笠松作勢揍人的樣子就蹦了三尺遠的黃瀨嚷嚷著。

就是這樣才更想揍你啊!!!笠松幸男的眼睛里幾乎要冒出火來。
“啊啦,年輕真好呢。不過打人不好哦。”笠松的母親笑眯眯的說,於是當兒子的也只能一臉憋悶的放下拳頭,“你們難得來玩玩,就不要這麼死正經了吧?”
她轉過頭,“黃瀨君是嗎?小幸有跟家裡說過哦,一年級的後輩,卻是隊上的ACE呢。這次謝謝你的抽獎券呢。”

“啊啊沒什麼……不用客氣,”黃瀨笑得十分燦爛,一手抓抓自己被風吹得沒有造型的金髮,“其實我應該謝謝阿姨和叔叔帶前輩來這裡呢……”

“我也是這麼想呢,能帶他來真是太好了。”年長女性的意味深長的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笠松陡然有種覺得自己已經被母親和黃瀨聯手賣掉了一樣的錯覺。

黃瀨涼太則是裝作沒這一回事的朝他笑笑。待笠松的父母說出我們去別處看看,你們好好玩以後就離開了,剩下兩個少年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的東張西望。

“太陽快落山了,那些女孩子們要是再吵下去就拍攝不完了呢。”一邊看著自己原來所在地的詭異位置,黃瀨咋舌道。
“……你不過去勸她們嗎?”笠松依舊沒好氣。
“這可不是我的工作呢。”黃瀨有些漠然的說,“再說了,女孩子的思維有的時候根本就是新世界的大門呢。”

笠松想起了那句“我對女孩子是很隨便,但是在籃球場上從來是有借有還”的名言。
怎麼說這家話的存在根本就是讓人想踹。
又不是每個打籃球的男生都是有一大群女粉絲,更不是隨便一個人能一邊當模特一邊打籃球,更遑論學了不到兩年多就是各大高校搶手的體育特長生之一,怎麼說黃瀨幾乎就是銜著金湯匙降生在中學籃球界的——在帝光那種學校,甚至沒有體會過球隊輸過的滋味——
直到來了海常高中。

“真不像是黃瀨涼太說出的話呢。”

“什麽呀,前輩認為我是怎樣的人啊。”黃瀨小小的抱怨著,聲音里卻聽不出什麽真心的成份。

并沒有想到教練找來的奇跡的世代是這樣一個人,看起来从来没有认真过,所以也並不知道到了I.H賽时會變成那樣——大家都会幫著這個最小的傢伙,恨不得他趕快長大,一邊往他身上加著重壓,一邊又希望他能回答對於“海常”這個球隊的期望。

也許,真的要感謝誠凜,在黃瀨那空蕩蕩的詞典里狠狠的踩上一腳“輸”字了吧。
讓海常對於他的意義,或許並不只是另一個隊名而已。

“啊……太陽快下山了呢,咦?不對,這是月亮?”
耳邊傳來黃瀨大呼小叫的聲音,笠松才回過神,發現西邊的天空中那個淡色的球體——沒有刺眼的光芒,卻比月掛正空中的時候看起來大了很多,不過哪有蠢貨能以為這個是要落山的太陽的?

“蠢貨,這樣都能認錯!踹你啊!”

“什麽啦這樣的事情都要踹我嗎!”黃瀨被踹的一個踉蹌,“我發現前輩反正就是變著理由來踹我。”

“不踹你簡直難以表示我的心情——”話都說出來才發現似乎哪裡有不對,笠松一瞬間在腦子里走馬燈一樣放映過自己踹黃瀨的每個畫面,不管是看他高興想踹他的嬉皮笑臉,還是在黃瀨哭喪著臉的時候要他振作起來,甚至是在氣氛的僵化的球場上要他打起精神來,笠松是都選擇了一脚踹过去這個方式。

……好像真的做過頭了。他摸了摸鼻側,不說話了。

“誒~這樣嗎~~”黃瀨涼太似乎沒有打算深究這個原因,而是隨意的糊弄了過去,笠松心中交錯著的放鬆和失落,最後只是歎了一口氣。

後輩比他想像的似乎是聰明了太多呢。

西下的太陽和東升的月亮同時存在的天空,明明是接近黑色的暗沉,落近海平面的夕陽的光輝散髮著橙色的光,那一點的溫暖色並不能對抗夜色降臨的陰沉,但是那橙色的光卻依舊耀眼,似乎是要燃盡最後的一切;相對的,東升的月亮卻是清冷的猶如蒙著一層銀色薄紗。崖下的海水看過去也是一片黑色,只聽得見空洞的聲響,在變得靜謐的空間里越發擴大聲響。

這是沖繩西海岸看到的日西月東。

如果不是黃瀨那傢伙,就不會有站在這裡的自己了呢。
笠松突然想到了這一點,他抿了抿嘴唇。



“啊,那边好像是拍完了呢,我去跟他們說一聲,我要跟前輩一起走~~”

“喂,黃瀨……”并不知道爲什麽這個後輩一定要跟著自己晃悠,本來想出聲阻止的笠松最後還是放棄了勸導,他打電話跟父母說了一聲跟後輩一起行動,輕鬆獲得了准許以後,依舊站的遠遠的不想看那些當模特的女孩子。

不過呢,有這傢伙所在的沖繩,似乎也不會那麼讓自己不知所措——雖然自己的人生,並非是除了籃球就空空蕩蕩,可是這個夏天,卻是除了籃球以外都沒能考慮。

即使是這樣,那些曾經的,現在的,將來要考慮的事情,比起自然界的規律來說,似乎都並非那麼重要。第二天依舊會日升月落的往復,哪怕前一天的晚上依舊是一片黑暗。
並非說那些事情的重要性變弱了,只是在那一瞬間,它們不再是巨石一樣壓在笠松的心頭了。
自然界賦予人類的勇氣,並非是用言語能夠表述的。(……其实這是作者詞窮<——揍)

即使暮色暗沉笼罩在人心头那微妙的落寞,也被向自己跑来的呱噪的后辈驱散,黄濑那家伙也許在別的方面很聰明,但是總是表現的傻得像个熊孩子——他想到这一点就忍俊不禁的想乐。

不管怎么说,會遇到黄濑凉太这家伙,自己的運氣也不差呢。


丝毫不知道他的内心变化的后辈,回去的一路上依旧絮絮叨叨的卖萌找打——

話說明天早上要不要起來看日出啊,前輩。
笨蛋,這是西海岸,太陽要從地平線升起的,你看個鬼!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