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别在标题上发神经)

【GSD|RS】暗闇(1end)
 
By  nao
 
*六年前的坑,連梗的原型都是。
*每年想寫每年都沒有寫= =
*今年一定要……寫出來。
*軍校時代的故事,基本就是捏造了啊。
正文:


“啊啊啊啊——”
在大片的黑暗中,美鈴的尖叫聲第二次震撼了真的耳膜。在這個能見度只有手電筒的最遠光線的地方,映入少男少女的視線的物品通常都過於驚悚,那是一具張牙舞爪的乾尸——確切來說似乎是保持著想從福爾馬林里爬出來的動作的幼兒的屍體。
 
真把手電稍微移開了,他照著面前一點的水泥地板,確定地上沒有更驚悚的東西以後,把燈光調小,然後蹲下來輕輕拍了拍已經蜷成一團的美鈴的背。
“沒事了,不要去看那些東西了。他們不會從培養皿跑出來的。”他輕聲說著,微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
“我不要看!……不要……”雖然女孩子的神經稍微脆弱了些,不過美鈴好歹也是露娜瑪利亞的妹妹,只要有妹妹兩字的人,不管是誰的,真還是有存在著他能照顧好的自信。
“好好好,那就不看。美鈴跟在我背後,只要看著我,不要把視線散開,我要是停下來,你就閉上眼睛。”在這種情況下已經沒有辦法顧忌什麽性別問題,同樣心裡發怵、但是偏偏要強裝鎮定的他朝枚紅色頭髮的雙馬尾女孩伸出手,“抓著我走。”
“……嗯。”雖然還是有些顫抖,但是美鈴已經已經能站起來了。
不愧是CIC,比我想像的好點……真略帶安慰的想著,好歹都是軍校的學生,怎麼說ZAFT也不能把他們培養成膽小鬼。
 
“他們……可能也會來找我們了。所以,美鈴不要怕。有雷和你姐姐在的話,一定會找到我們的。”真在前面走著,一邊說著話安慰她,這種時候他還能冷靜的應對同伴,但是心裡卻有另外一股的情緒——他已經對眼前的景象無法忍受了。
 
這不是舊工廠嗎!這明明是生化武器工廠吧!!那股情緒鼓動著他,激烈到幾乎要叫出來了的程度。
 
忍受了將近一小時看著白骨累累,風乾的殘肢斷臂,甚至一整墻一整墻的福爾馬林里泡著的各種器官,從大腦到內臟一應俱全,美鈴第一次尖叫是看見了一隻保存完好的還睜著的眼睛。
真也多少有些想吐。這些東西雖然人體生物學里學過,但是沒有這樣量化以後的恐怖,那些痛苦似乎是從黑暗中慢慢的滲透到人的眼睛裡一樣,他不忍卒讀的移開視線,深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剛才沒有推開那扇門就不會走到這裡面來了。他懊惱的想,他和美鈴都判斷失誤的拿著地圖走了反方向——平常他們明明都在嘲笑美鈴她姐姐才會做這種事情。
 
這是報應嗎。意識到迷路的那一瞬間,這個想法襲擊了他們兩個的大腦。
 
*             *             *
 
試膽大會正是那夏季假期里學生的最愛,傳統的遊戲每年就像考試一樣非降臨不可,連軍校這種地方都沒有例外。今年目標是September市郊的一座山(當然也是人造)上的廢棄兵工廠,按資料顯示這是兵工廠,基本上都以為說不要觸動什麽易燃易爆裝置然後找到出口就算完,但是偏偏真的有人在黑暗中推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然後就迷了路。
 
美鈴非要跟自家姐姐換分組的時候,完全不會知道接下來有什麽命運在等她,如果她知道的話,她絕對寧可跟著雷那個移動小冰山。抽籤的時候是把她和雷分到一組,她對那個冰山少爺就是沒有辦法像她姐姐那樣言辭自然,而是有些害怕他。
在美鈴看來,脾氣暴躁但是快人快語的真還更好相處些。
不過露娜瑪利亞一邊抱怨著這有什麽好換的,一邊還是讓著妹妹為所欲為了。
 
“雷你就是不會笑所以沒有女孩子願意跟你一組!“露娜瑪利亞指著雷說道,那頭堪稱俏皮的短髮的發頂猶如賣萌似的總有一小撮翹起來,隨著她的動作晃來晃去。
金髮少年盯了她幾秒鐘,才開口說道:
“露娜瑪利亞,你難道性別男嗎?”
露娜還沒有答話就聽到旁邊小聲的偷笑,她毫不猶豫的把電子地圖敲在真的頭上:“笑什麽笑!我妹妹交給你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就等著逛街的時候替我拎袋子吧!”
這句話剛說完,黑髮赤眸的少年就擺出了一副被雷劈的表情。一旁的金髮少年咳了一聲說,要不你們姐妹一組,我和真一組吧。
 
“那多沒意思啊。”旁邊有人插嘴道。眾所周知的真是極為少數的能夠和雷那種沉默寡言的類型相處的來的人,但是本著大家都要相處融洽的團體思想,怎麼能錯過這種增加同學之間的牽絆的機會,再讓這兩人一組就太浪費了。
“啊?那要怎樣才有意思?”真哼哼了兩聲,如果跟著雷那是肯定不會迷路。
“比如啊,跟著露娜這樣的路癡。”同班的維諾振振有詞。
“我本人還在這裡啊,你說誰路癡!”露娜叉著腰瞪著眼睛反駁道,“你才路癡!你全班都路癡!
“……”
 
最後三個人用錘子剪刀布解決了分組問題,於是終於形成了露娜和雷(等於就是白撿個人工雷達),真和美鈴一組的局勢。
 
*        *          *
 
除了真和美鈴以外的小組幾乎都出來了,集中了半小時也不見剩下的兩個人,軍校的學生們也慌了,一邊有人說報警一邊就有人想回去找,露娜死命的打美鈴的電話也沒有信號,頓時現場就跟炸開了鍋似的亂成一團。
雷稍微離人群遠了一點,等露娜跟人爭論完到底要不要報警以後才發現他一個人站在旁邊。本來她就為班上提議去舊工廠試膽的人不願意報警而憤怒著,現在看到雷在努力看著地圖的樣子心裡一動。
她跑過去小聲的問雷:“我們進去找人嗎?”
“你不是報了警?”雷頭也沒有抬的看著地圖,剛才旁邊爭論的聲音都清楚的傳到他的耳朵里,最後露娜瑪利亞堅持報了警,所以現在的工作又變成了等。
“取證和搜救不知道是不是同時進行?”露娜歎了一口氣,“作為一個姐姐,妹妹失蹤了我真的等不下去。”
“有真在,應該沒事。”
“……有他在我才擔心呢,那個傢伙也是很不讓人放心的啊!”
雷啪的一下關掉了電子地圖,他認真的看著眼前的露娜瑪利亞:
 
“真會照顧好你妹妹的。我相信他。”
 
露娜當然不知道雷通曉真是個妹控的事實,她只是爲了自己妹妹唉聲歎氣。雷看著遠處三三兩兩議論著的同班同學,他朝露娜做了個手勢。
兩人走到路邊的樹下,這裡因為路燈照不到而讓人難以發現這邊站著人,於是雷小聲的說:
“我們去找他們吧。”
 
露娜的眼睛一瞬間亮了:“真的?”但是又立刻猶豫起來,她皺著眉頭說:“但是……”
雷平靜的說:“沒關係,我大概知道剛才他們走岔到那裡去的。”
 
他重新打開電子地圖,指著平面圖一個點說:“他們那組比我們先進去的,在這個地方,我有看到半開著的門。不過剛才我以為它原本就是開著的……應該是從這裡走岔的吧。”
“欸!你都不會看到開著的門也走過去嗎?”露娜吃驚的說,然後自覺失言,“啊……算了,我反正是你們說的路癡……”
“我看著地圖走的。”雷看了露娜一眼,“但是那裏面似乎沒有可以查到的平面圖。所以……”
 
“去找!我……還是想去找!等不下去了!”
 
雷點點頭:“那我們走吧。”
 
*           *          *
 
很多年以後,真對雷能順利找到他的事情依舊記得很清楚。
 
他從來沒想過這種生化實驗室的構造是如何,迷路以後他帶著美鈴即使做了記號,但是也一直走向了自己沒有去過的地方,簡直就是在參觀這個曾經的實驗室。
比起那些殘缺不齊的屍體,有的時候他都覺得用手電筒看到牆角的蜘蛛網,都會讓他覺得安心一些——更不用說背後一直是看他的背影走路的美鈴。
每次真一停下來,她就會不自覺的用力抓住真的手臂。
就算被抓的很痛也沒有辦法讓對方鬆手,他知道這種時候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美鈴在心理上撐下去。
“沒事的,只是蜘蛛網而已。”
“……我其實也怕蜘蛛。”女孩子小聲在他背後說。
真頓時不知道說什麽了,但是他還是很盡職盡責的說,那我看看還有沒有路。
 
手電往上一照,真頓時嚇出一聲冷汗。天花板上搖搖欲墜的一整塊水泥,幸虧是密閉空間,沒有被风吹得搖來搖去,但是顯然是塊撐不住了,如果這種時候萬一掉下來簡直不堪設想。他一著急就拉著美鈴往前走,試圖走出那塊天花板的範圍,美鈴雖然不知所以但是還算是配合的跌跌撞撞的跟在後面,但是就是這麼走得太急了,他甚至來不及看前方有什麽就一頭撞進了一個巨大的玻璃罩上。
 
真覺得自己的鼻樑骨都要被撞斷了,他痛得直抽氣,美鈴忍不住上前來問他到底怎樣了。他一手拿著手電筒一手捂著鼻子,痛得說不出話來,只能搖著手假裝沒事。誰知道這一晃就晃出了更可怕的景象——那個巨大的玻璃罩里的東西都清晰的呈現在他們面前了。
 
那是些奇形怪狀的屍體,有的就像昆蟲一樣長著兩隻以上的手或者腿,或是眼睛凸出要掉出來,或者是少了什麽器官,軀體上直接呈現著窟窿,再或者白骨徹底露在體外,甚至看到了沒有臉的頭部……這樣奇怪的屍體就像被疊放的垃圾一樣在這個巨大的玻璃罩的另一端。
 
美鈴驚恐的瞪大了眼睛,由於過於害怕結果反而沒有大聲叫出來;真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幾乎忘了鼻子上的劇痛。等他想起來要去確認美玲的方位的時候,卻看到對方已經後退了數步,幾乎是回頭就跑。
 
“美鈴!別去那邊!”他忍不住喊道,女孩子由於他的話停下來,結果正好跑回了那塊天花板正下方。
 
“危險——”他忍不住大叫,是他的疏忽——跑步引起的震動,也一樣會導致那塊天花板掉下來,何况他现在还大聲喊叫著。
 
真幾乎是一躍而起,他衝過去——用課上和雷比試體能的爆發力,他用力的推開美鈴,於是身後是重重的一聲巨響,夾雜著美鈴的尖叫衝破他的耳膜。
 
他只覺得後腦勺一痛,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             *            *
 
真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模糊的淡金色的光。
 
雷的聲音從自己上方傳來:“醒了嗎?有沒有覺得哪裡疼?”
 
真試著抬自己的手,卻覺得背上一陣拉伸的劇痛。他迷迷糊糊的說:“背上。”
雷的聲音一如既往的鎮定:“你稍等一下,如果有點痛,先忍忍。”
 
他迷迷糊糊的覺得自己被翻了過去,背上的疼痛被一拉扯又加劇了。真想抽抽鼻子表示自己非常痛,才覺得自己鼻子上貼了創口貼。
這種時候他才明白,是雷和露娜找到他們了。
“背上只是是很大一塊擦傷,後腦勺有點腫,不知道是不是腦震盪。”雷永遠平靜的聲音響起,“真,還能站起來走路嗎?我們要出去了。”
“……能!”
不得不說雷是非常懂得真的心思的人,他知道用什麽話才能調動對方的積極性。雖然需要雷的攙扶真才站起來,試了試能走路才靠在雷身上開始移動。對方看起來是那種稍嫌冷清的人,但是並不討厭來自真的肢體接觸。
 
“要不然,背你?”顯然他把全身都掛在雷身上之後,雷也覺得不太好走路。
真被這句話搞得得清醒了些,努力睜開眼睛,看見露娜背著美鈴,一副也在等待出發的樣子。於是他朝雷露出一個“明顯是砸到頭以後傻掉了”的微笑,然後直接從背後摟住了雷的脖子。
 
雷的動作停頓了三秒鐘,才把真背好。露娜在找到妹妹以後明顯神經放鬆了下來,吃吃笑了兩聲,轉身走在他們前面。
 
“你走前面真的不會帶錯路嗎?”真睜大了眼睛。
“……閉嘴。”背著妹妹的露娜咬牙切齒的回答道,“我們來的時候有做記號!”
“了不起……竟然還會做記號。”
“當然是雷做的!我知道你要說什麽!這一路上真是嚇死人!虧你能迷路到這種地方!”
看著那兩人一見面就開始拌嘴,美鈴決定緩和一下氣氛插個嘴:
 
“姐姐怎麼找到我們的?”
“當然是因為那聲巨響啊,你之後還尖叫了一聲,我這輩子頭次聽到你叫的那麼大聲!”
“那是,我可把吃奶的勁都使上了。”美鈴放低了音量,“如果不是真,我連現在都撐不到,當時他倒下的時候,我真的嚇死了啊!”
 
露娜停了下來,回頭看了看還走在他們後面的雷和真。雷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卻仿佛在說,你看吧,我說要相信真。
 
她歎了一口氣:“真,謝謝你照顧我妹妹。”
“啊……沒事啦。”少年不習慣這麼正式的道謝,他伸手想摸摸自己的鼻子來緩解不自在的情緒,結果摸到了創口貼。
“雷給你貼的,創口貼是我的。”露娜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毀容不要怪我。”
“……”


就這麼一路走了出去,露娜想盡了辦法在前面胡說八道想把旁邊的恐怖氣氛降低一點。她敏感的發現自己的妹妹一旦安靜下來就會輕微的發顫,而雷背上的那個因為體力和手上的緣故已經睡著,雷又不愛說話,如果只是走路,周圍的黑暗就像滲透海綿的水,源源不斷的往他們的心理輸送著恐懼和無法訴諸言語的壓抑。
 
“這到底是什麽地方……”她最後也忍不住問雷。後者依舊鎮定地用手電筒搜尋著來的時候做的記號。
 
“大概是……實驗室吧。”中間幾個字露娜沒有聽清楚,只是雷說話的時候語調意外的低沉,就好像也在壓抑著什麽。她歎了一口氣,轉出最後一個有記號的彎道,面前終於亮起了強光燈——是有人來找到他們了。
 
*           *           * 
 
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他睡在了医疗室的病床上。雷帮他端了早餐来,他躺在床鋪上,看著从窗户里透进来的阳光在雷的周身几乎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圈。
 
“好亮啊。”他言不达意的抱怨着,心里却想着昨晚因为看到了这样的光芒所以一下子就觉得很安心的感觉,就好像在黑暗中迷路的时候看到了指路的光一样。对他来说,雷已经是这样的存在。
雷也没说什么,只是把电子病历给他看,然后说了一句:“明天就可以出院。今天……好好休息吧。”
 
“恩。”黑发少年爬起来接过了早餐准备开吃。雷又转达了几句医生嘱咐的事情,看着真就是一副左耳进右耳出的样子,他也没在意,交代完就说:
 
“那我就先走了,昨晚他们报了警,所以要跟学校处理一下后续事情呢。”雷顿了一下,看着真突然停下了进食,一双赤色的瞳眸看过来,他稍微偏开了视线,“没什么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安心养伤。”
 
既然连雷都这么说,真也只是点点头。他不愿意多想,其实不代表他不知道。雖然知道自己作為coordinator出生,是基因調整的結果,但是在此之前,是多少次試驗多少次失敗多少的屍體才鑄就了最後的成功調整,才誕生了如此生育率低下的優秀人種,他並沒有去想很多,他只是知道他們的出生不容易,所以絕對不會輕易的放棄生命——更何况,今后也只会背负更多生命。参军这条路,一直就是这样走下去的。
 
雷剛走出去就接到了電話,是監護人打來的。
“聽說你昨晚迷路了?”並沒有開視頻通道是因為吉爾伯特忘了,但是這對還在走廊上的雷來說反而是好事。
“不是我,是真。”
“在那裡迷路真是太可憐了呢。”
雷一閃身進入了就近的安全通道,他看了四下無人,才放低了音量說道:“沒有處理掉廢舊生化實驗室,而給青少年留下恐怖回憶的官方沒有資格這麼說。”
“啊拉,我現在可是以監護人的身份打電話呢。”
“他們怎麼會選到那裡去,我只能認為是巧合。但是昨晚用吉爾的用戶名下載了實驗室的平面圖,對不起。”
 “那個啊……還是考慮一下要怎麼處分你呢。比如下周每天回家住?”
“……請不要開這種玩笑。”雷頓了一下,“學校只是以為是單純的事故現在,但是警察那邊似乎並不這麼認為……”
“他們找你問話了?”
“是的……”雷想了想,“跟真沒有什麽關係,所以由我一個人隨便的回答了一下。”
“哦呀,這種心態真讓監護人心酸啊。”對方輕輕笑了一聲,“我可不樂意自家小孩爲了別的男孩子去那種地方出頭冒險啊。女生的話就勉強算啦……”
“……真是同伴。”就算明知道監護人是在開玩笑,他也忍不住要澄清,但是要澄清什麽,通常在心裡並不只是這麼想。
他當然知道那裡是什麽地方,也知道自己這輩子最不想邁進這個地方,但是這一次是他自己決定要去的,原因只不過是,並不希望真看到那些黑暗。
因為自己看到的太多,多的都讓他決定自己要成為影響真的舉動的黑暗。對他來說,真是他的希望,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的絕望的自己,已經是有“如果能利用他的話……就算……也……無所謂”的心情了。
 
但是那個寧可用吉爾的帳號下載也要去找迷路的兩個人的自己,到底又是怎樣的存在呢。雷想了又想,最後卻只能得出,我想這麼做的緣故。對於這樣的自己,他幾乎有些手足無措。
但是又怎樣呢……在這短暫的歲月中,能按自己的想法生活的時間,可謂少之又少,甚至他還不太能分辨,什麽是自己想做的。
 
“得知你沒事,我就安心了。”最後收線之前,監護人這麼說了一句,“不過這週末還是回家來吧。”
“……”自知理虧的雷點了點頭才想起對方看不見,他只好應了一句:“好的。對不起,吉爾。”
 
雷並不知道對方會在電話旁邊露出怎樣的表情,但是比起現在要去的教務處,他還是想再一次回去真的病房。好像自己看到他,就會明白到底那時候自己會那樣做的理由。
 
 
END.IF
 
 
 
 
 
 
僅僅兩年以後,又接到了和雷一起探測在地球上的生化實驗室的任務的真,在面對某組織以已經出生的natural做試驗,妄圖造出在身體能力或是大腦方面强於普通自然人的試驗失敗產物的時候,他也忍不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比起這是純粹的爲了軍事而存在的惡意,當時在真的腦子刻印下的黑暗中的恐懼和壓抑似乎都被刷新了一遍,記憶力僅僅保存住了看到雷來找他是,看到的那一抹淺金色。
他真的以為,有雷在就沒有問題。
 
可是這一次,雷卻大出他的意外,在一片暗紫色的燈光下,完全失控的抽搐和嘔吐,就像是看到了完全讓他恐懼的無法自已的東西一樣。
是什麽樣的恐懼壓倒了雷,是什麼樣的痛苦襲擊了雷,真還不知道,那時候,他才發現,自己除了能把雷帶出去以外,什麽也做不到。
 
如果我能為他做些什麽的話……
 
END.IF 2
 
“因為我是克隆人啊。”
當真知道真相的時候,他覺得那場戰爭正是進入決戰階段。
 
他看著雷說話的時候竟然還微微的帶著笑,但是他卻覺得自己的心簡直要裂開一樣疼。
爲什麽你還笑的出來!他幾乎要吼出來,可是他沒有。這句話就像吞噬了光的無窮無盡的黑暗一樣侵蝕了他的思維,他的立場。
 
我要和雷一起。我願意爲了他去戰鬥。
 
無論面對的是誰。
 
 
 
END(這回是真的哦)
 
 
 
後記:後媽歡樂的OOC之文(沒了其他想說的了)。這兩孩子折磨起來又順手又有愛❤(你滾),起因是種命的28話……(沒記錯的話),其實是END IF2的那段。一直想這麼寫一個。沒想到拖了六年之久(……
PR

無題

完食。6年的坑居然还能填完请务必让我膜拜下!!TVTVTVT
不得不说。。好文好梗!!经历过这样的事件后28话就显得更震撼了嘤嘤嘤。。T T T T Rey和Shin你们这对苦命的孩子。。当然最后也算是另一种意义的HE吧。。
千山酱辛苦了~!有RS看真是好满足~~TVTVT【生不出图的懒人你滚="=
by LittleC 2012/07/12(Thu)18:36:42 編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