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GC|涯x研二]5. 絕望

By 千山

注:本文設定8--11歲的时候研二和涯同在非洲戰場,12歲研二製造SKY TREE爆炸案之後被GHQ關押5年後被恙神涯和櫻滿集救出。
鑰匙插入鎖孔,發出了“哢嗒”的細微的聲響。
城戶研二仿佛沒有聽見一樣,依舊縮在單人牢房的陰影裏一動不動。
直到看見是那個人出現。

比起上次,這次的坐牢時間幾乎是短得像是睡了一覺醒來而已。甚至沒有被穿上束縛衣帶上黑頭套剝奪感官,幾乎只是讓他在房間裏發呆睡覺而已。
不過他還是為來者樣貌上的改變吃驚了一下。

來者長者一張和恙神涯一樣的臉,不過發色不再是淺金色,雖然銀白色的長髮依舊還是很飄逸,但是劉海淩亂遮了半張臉,衣服也不是葬儀社的了,而是從來沒見過的白色斗篷,上面圖案就好像End Rave格納庫的電線紋路。

“你是恙神涯?”他無意識的撅了撅嘴,吹了一聲口哨。雖然以前都是對那傢伙直呼其名,但是面前這傢伙實在是覺得整個氣息都不對,整個狀況有點詭異。

“要我說‘好久不見’嗎。”對方自嘲似的上揚了嘴角的弧度,並沒有笑。

“唔……客套話沒有意義。”城戶研二把雙手舉起來,鐐銬發出了“嘩啦”的聲音,“你是來拿掉這個的呢,還是其他什麼呢。”

對方的表情柔和下來,但是只是舉手示意让從在後面的工作人員給研二解去了鐐銬,另外一人捧著一件白色的衣服,看著花紋也跟涯身上的差不多。

“leukocyte(白細胞),你能找到多少個,就都是你的玩具。”恙神涯說。一如葬儀社時期的那種高高在上的口氣,但是研二還是能聽出些少的不對來。

“好——的——”研二蓄意的拖長了音調。恙神涯輕輕的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不過走出幾步,他又停下了。一個黑色的藍牙耳機從恙神涯手上拋了過來,仿佛背上有長眼睛一樣精准的落進研二的手裏。

“有事情直接聯繫我。”

“哦,那你現在是什麼職務啊。”他擺弄了一下耳機,很快的掌握了用法。不過等待的回答並不是來自恙神涯,而是剛才的侍從人員:

“不許對涯大人直呼姓名!”

研二差點笑出來。最後那個葬儀社的首領又變成了淩駕在GHQ以上的人,還配了親衛隊一樣的侍從,比起來葬儀社簡直是小兒科一樣的存在,無論那個四分儀再怎麼造神,也無法達到現在這種確實的效果——看著恙神涯更像是被重兵看守的祭司似的,雖然高高在上,但是在別人眼裏卻顯得格格不入的滑稽可笑。

那個銀髮的恙神涯完全沒有理會自己的侍從,只是走了出去,在走出牢房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研二,那眼神波瀾不驚,幾乎不像一個活人所該有的眼神。

然而依舊滯留的工作人員還在對研二不停的說話:
“涯大人第一件事就是問你在哪里,還親自拿衣服過來,他是重視你的,希望你能完成對leukocyte(白細胞)的任務!”
恙神涯所說的任務,其實是找出全世界所有國家的衛星群,並用駭客的方法把所有衛星都置於研二的操作下,這種任務研二很喜歡。
他無視於那個多嘴多舌的傢伙的嘮叨,直接在那人面前脫下了囚衣,然後在那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套上了那件新的制服——意外的合身。
啊,反正也挺無所謂的,葬儀社的衣服他也穿過,軍服也穿過,這種奇怪的制服更是不在話下。


城戶研二,十七歲——在恙神涯看來,他幾乎和14歲少年一樣,個子瘦小,典型的發育不良,因為喜歡擺弄各種武器,所以內心的void是個讓所有東西都失去重力飛到空中的重力裝置。他能看見,也即將能自行抽取它而不用通過櫻滿集那個傢伙了。

與其賭集能不能來結束這場他根本不想做的進化儀式,他倒更相信城戶研二肯定會站在他這邊的,至於四分儀,留著不過是徒增麻煩罷了。現在立場倒換,他並不希望和過去的那些人有什麼牽扯。

不過是當時目標一致的同路人而已。研二曾經這樣跟自己說過。在非洲戰場上,研二就像模範士兵一樣被眾人所熱捧著,不過他本人只是清楚的意識到,那只是自己想要的殺戮的興趣和快感而已。
再說不是被殺就是殺人,那還是選擇後者好了。深綠色頭髮的少年這樣對當年的恙神涯說,目標不過是活下去而已,那就不要被人殺掉。
如果想看比這更遠的目標的話,就勢必從讓自己活下去的方法著手。
恙神涯閉上眼睛。既然這次是爲了再次死去而活過來的話,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安排後事了。


幾個月前爲了解除白血球對葬儀社的威脅,他深思熟慮的連帶把櫻滿集送進監獄救出研二,幾乎是步步為營。那個櫻滿集幾乎是單純到蠢,即使覺得被他的純真氣到想笑,當時得到的情報顯示,寒川谷尋花費巨額資金,讓自己的弟弟還在GHQ的第四隔離設施接受治療,爲了自保,或是爲了錢,他出賣櫻滿集是個必然。既然被抓進去那就用櫻滿集的王之右手抽出void來救出研二,之後再用那個重力喪失的void毀壞白血球就好了。
設想都是挺完美的,不過中間出了些差錯,到了最後好不容易能完成這一項事業,簡直就像大病一場那樣累。

就算你組織了葬儀社,又爲什麽要事必親躬呢。利用同伴是那麼不可饒恕的罪嗎?研二也曾這樣問過他。

啊啊那傢伙對葬儀社其實沒有任何好感呢。恙神涯想,對一個人就能完成SKY TREE爆炸案的城戶研二來說,同伴這個詞想必是不能理解吧。

當時自己是怎麼回答他的呢。


同伴大概就是,你覺得死定的時候,會伸出手救你的存在吧。


恙神涯用自己的行動做到了。但是那不過真的是自己的計劃的一部份而已。但是即使是這樣,研二的命運軌跡也被改變了吧。

只要能給他所想要的,就會留在自己身邊的,覺得自己想要的需要自己去尋找的時候就會離開,城戶研二,一直猶如野貓般的自由自在。

這樣的研二竟然會留在自己身邊,如果他知道最後的結局是誰也逃不過的Lost Christmas會怎樣呢。


*          *         * 

研二主動聯繫恙神涯的時候已經是幾天后。

那幾天里恙神涯忙著部署準備24區的各項事宜,在瞭解六本木紅線不停的推進天王洲高校,給供奉院亞麗莎打了電話以後,恙神涯聽說了關於櫻滿集的事情。
恙神涯平靜的給了亞麗莎指示。
按照計劃,很快他也將成為一個普通人。

他把對櫻滿集的最後的指望深深埋藏在心裡。那個傢伙讓他失望很多次,但是每次自己都對他抱有希望,那也許是因為小時候的經歷吧。不過現下,已經無所謂那傢伙會怎樣了。反正如果第三次Lost Christmas真的降臨,他也只是會死而已。

不想死的話就自己想辦法啊,這種話,他絕對不會再對櫻滿集說了。

恙神涯第二次回到人間,為的就是再度死亡。這樣的充滿了絕望的日日夜夜,對他來說不過是行尸走肉。

“涯,總共256顆白細胞~原先應該是258顆衛星吧,被我們幹掉了兩個呢。”似乎是因為自己創造了別人竊聽不能的獨立通訊線路,研二的口氣也分外的輕佻。

“是嗎。那就都交給你了。讓這個世界動彈不得的感覺如何?”

“想必會非常享受吧。”研二的聲音充滿了輕快,“但是喲恙神涯,別用這種要死不活的口氣跟我說話,聽著就想討厭你哦。”

還以為會是什麽驚世駭俗的詞句的批判,結果竟然是討厭這個詞。就算是恙神涯,也有一瞬間掛不住表情,幸虧對方看不見——

對方竟然強行開了個視頻,恙神涯面無表情的伸手要去按掉那個視窗,研二搶先開了口:
“你真要和全世界為敵嗎?”

“如果爲了達成那個願望的話,也無所謂吧。”他輕輕的說。

“啊,那個願望啊。”研二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其實涯沒有跟他說過到底是什麽願望,只是在非洲的星空下,金髮少年曾經拿著刀對他說過,如果實現不了他所希望達成的那個願望,那就沒有活著的意義了。

當時研二才不會去想那麼多,在過於殘酷的戰場上,他看不到未來,所以只要可以活下去就可以了,那麼遙遠的事情,既然恙神涯想考慮就隨他去吧。

後來就證明想得遠的人,終究是會成大事的。只看著眼前的人,比如他,就只適合一個人折騰……


“隨便你喜歡啦。我反正這樣也沒有什麽不好。”研二望著幾乎堆向天空的屏幕,恙神涯的臉在一堆數據中顯得有些模糊,他也看不出對方到底是什麽想法。
“研二。”對方沉默了一會,突然開了口,似乎是認真的在跟他說,“如果跟著我的時候,發現我給不了你所想要的東西的話,離開也沒關係哦。”

“欸~你少來給我玩這種欲擒故縱的這套啊。這事情我自己清楚。倒是你啊,上次都把我叫回來了竟然失敗了,還沒找你算帳呢。”

“……”面對研二的半開玩笑,恙神涯突然愣了一下。研二從來不想得很深,但是他們的軌跡一直是猶如八字一樣,交錯,分開再次交錯。當目標不一樣的時候,他去哪裡都不會被對方阻攔,可是如果有相同目標的時候,他們會再次見面。

“抱歉呢,讓你被關了五年。”

“是啊是啊我長不高全是你的錯呢。還不給我每天特供一升牛奶,讓我抓住生長期的尾巴。”

雖然不能明白爲什麽對方突然提起那件事情,但是研二是個不曾有過希望的人,也從未絕望過。即使被關了五年也僅僅是以自己會活下去作為唯一目標,因為如果希望有人來救的話,前提也是自己還活著,他就這樣等到了五年後的恙神涯。

“……”屏幕上的恙神涯露出了重生以來第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好啊。”

“……(ˉ▽ ̄~) 切~~ 真沒勁。”研二癱倒回椅子上,雙手交叉背在頭后,“如果你死了,我會自己想辦法走掉的,但是現在我不會想這些事情。以上,遺言接收完畢,恙神涯大人我收線了。”

“……”
恙神涯在視窗關掉以後稍微失神了一會。有個太瞭解自己的傢伙感覺不差,但是也不好。
不過這樣,自己心中並不會那麼難過。雖然他現在真的很需要研二,但是,並不是覺得他死了也無所謂。


當恙神涯從六本木回來以後,研二收到了操縱白細胞角度對準全球軍事設施及主要建築物的指令。
一邊在屏幕前嘲笑“愚蠢的人類啊”一邊忘記自己也被包括在裏面,研二直到了被涯叫去開作戰會議的時候,才發現恙神涯的右手上的標記。

“早點砍了那傢伙的右手不是更省事啊╮(╯_╰)╭,拖到現在不也要做。”研二吹了聲口哨,“就說你太過溫柔了。”

涯對此一點都不否認。研二降低了音量,小聲問他:“那個坐在高处的粗眉毛是誰啊。”
他指的是達爾特。

于是恙神涯小聲的,但是異常嚴肅而正經的回答他:“外星人。”

研二有一瞬間覺得自己也沒辦法保持正常的表情了。


同行而來的還有一個他不認識的女人,長得和以前的恙神涯很像,只是那柔順的金髮略帶捲曲,那個女人面龐美麗,目光一直落在恙神涯身上,毫不掩飾。他聽涯叫她的名字,供奉院亞麗莎。那女人對自己能派上用場十分的高興,溫婉的笑著。

研二聳了聳肩,聽完涯的作戰計劃,他隨便的表示同意。反正都是要被抽void,比較之下好像也沒有什麽區別,不過他覺得還是喜歡看恙神涯抽別人的void的樣子——他那種居高臨下的態度真的蠻適合當王的——殺戮之王又如何。

後來很多的時間,涯都在默默的等待真名的醒來,研二把更多的時間用於破譯當年葬儀社和現在與供奉院家族聯合的通訊以及入侵上,他覺得真的是太搞笑了,當年他們從GHQ里出去,在葬儀社里利用當年自己所掌握的情報,現在他們又回到了GHQ,然後開始對付以前的葬儀社。

他站在甲板上等待涯上來的時候,天空上已經出現了猶如蝗蟲龍捲風一樣多的聯合國殲擊機,研二忍不住吹了聲口哨,要是都打下來也太爽了吧,可惜看不見了。

“哇,看著數量,看來討厭你的傢伙真是不少啊。”
研二真的是不帶一點諷刺說這句話,氣氛倒是緩和了不少,供奉院亞麗莎朝涯微笑,最後連涯也史無前例的微笑了。

不帶著任何算計,嘲笑,諷刺的純粹微笑,仿佛在安慰那個女人,也讓研二覺得氣氛變得輕鬆起來——原來他還會笑成這樣啊。

所以在失去意識之前,他也笑了。

雖然看不到所有的戰鬥機都被打下來,但是涯這次可不會輸了吧。


這不過是一個開頭,醒來之後,他看到恙神涯專注的看著他。

“……還有什麽遺言要交代?”研二雖然很會看氣氛說話,使得自己能得到的利益保持最大化,但是他也是那個忍不住吐槽的傢伙,他不喜歡這個沒有生氣的恙神涯,但是他知道這個人就是之前那個恙神涯。

“沒什麼,之後拜託了。”
恙神涯站直身體,轉身就要走,身後傳來研二的聲音:

“好啊。”


他想,這大概是他活著在這個世上,最後一次聽到研二的聲音了吧。

*          *           *

這場戰鬥的混亂程度幾乎無法想像,研二至今也只知道兩王一後和天啟病毒的三角故事,而不知道人類要進化,他只是爲了人生中規模最大、最刺激的一戰而傾盡全力。

直到從前也是非洲軍團的軍官,甚至是葬儀社的軍師的四分儀舉槍出現——看著四分儀舉槍對著自己的架勢,絕對是打算下殺手了。
那時候,他突然覺得非常可笑。

城戶研二笑了,咧開了嘴巴,兩排牙齒整齊的咬合,露出猙獰又不屑的表情。
那傢伙只是個造神失敗就想殺掉不聽話的傀儡的可笑人類罷了,他想,既然現在恙神涯從來不曾抱著什麽希望活下去,那麼他死在這裡也不會覺得絕望——畢竟,去那個世界陪一心尋死的恙神涯沒有什麼不好的。

槍聲響了。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