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G同人|LC]18 聖痕
by  月冷千山

前言:大概是12话左右的两个人吧。因为不太熟悉这两个,所以尽量挑了关系不亲密的时候来清水。〔喂已经清到见底了谢谢。〕去参拜这种事情……大概是朱雀教的吧-v-||||||
再说一次,题目和正文基本没有关系〔被殴〕 


成田山半山腰以上的部分都是积雪。大地裸露着苍实的土黄色,森林呈现沉密的绿色,风吹过来的时候特别的冰冷。本来这是军队的驻防地点,所以人也很少。
之前的成田山战役以后,这里一度成为焦点,然后又被军方管制起来,恢复了一向的冷清。LELOUCH走得路线和上次完全相反,毕竟不是去找军队的。
C.C依旧穿着那身奇怪的白色衣服,一步一步走起来仿若轻盈的舞动。
倒是LELOUCH走得微喘。本来就是没有体力的人,如今汗湿的额发软软的贴合,稍显狼狈。但是他没有开口说要停下,所以C.C也就沉默的跟在他后面前行。
一直以来是孤身一人走过漫长的时空,现在突然觉得前面有个人却觉得不可思议。
她抬头看山上长年不化的积雪。白色是遗忘的颜色。
喂你要走到什么时候。
快到了。
是么。
她只是被拉出来,在新年的时候,LELOUCH没有联系黑色骑士团,也没有参加学校的学生会。托关世子照顾娜娜莉以后,就带着她出门。
除了去黑色骑士团,他几乎讨厌看到她出现在他原本的世界里。每次她在学校里晃的时候,总是让他烦躁的皱起眉。他对每个人微笑着,苦恼着的说着谎话,却在她面前露出认真的狰狞和傲慢。那好像两个完全脱节的世界,她经常欣赏着他身上被阅历老化的部分和依旧幼稚的部分的黄金分割。
你到底要来这里干什么。旧地重游吗?
哼。你跟着就好了。
他记得溶洞里水滴落下,荡开的涟漪里,散开一圈一圈的谎言,然后消散,恢复平静,却已经落下了真相。粘血的手帕浸透水底。
地下岩洞里的水也还是水。就算只吃PIZZA不会老去也还是有人的外形。虽然口舌尖利狠毒,说话口不对心,C.C依旧是LELOUCH身边最常驻的共犯。
那种关系好听不好听都不要紧,只是犹如地缚灵的咒语绑住两个人需要对方不离开。
 
走到到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条小路,鸟居门的颜色几乎脱落,呈现原木的色彩,在寒风里萧瑟着吱呀吱呀叫。
你确定它不回中途倒下来?C.C很严肃的问。
害怕了?
哼。她扬起下巴。就算倒下来了,反正这种程度的东西不至于致命,最多痛一阵。但是如果是LELOUCH的话,死了契约人就麻烦了。
LELOUCH也没有答话,继续向前走着。
雪使得石阶打滑。LELOUCH放慢脚步几乎成了挪动,C.C依旧走得笃定而缓慢。
要休息就支个声。绿发的少女双手交叉在胸前,毫不客气的看着面前背对着她,撑着膝盖喘气的黑发少年。
对方摇了摇头,又抬步向上。既不是朝圣,也不是朝拜,但是少年就是似乎是在完成一个目标一样去走台阶。
愚蠢。C.C在心里想着。但是依旧跟在后面走。
 
终于看到那小小的神龛。里面供奉着奇怪的树枝——传说那是山神的部分。
周围被打扫得很干净。似乎有人在这里打扫过。净手池里是温泉,微微冒着白气。
“要怎么做?”
“用那个长柄木勺净手。先用右手舀水冲洗左手,然后反过来洗右手。”
“然后呢?”
“漱口。”
“……”哗啦一声,“好重的硫磺味。”
“咳……”旁边的人差点一口水呛进气管。然而却一边咳嗽一边笑起来。
虽然没有拜殿台阶,但是LELOUCH还是拉着C.C站在了神龛前稻草结成的注连绳前,C.C充满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东西。虽然她活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却没有来过东方国家。
LELOUCH犹豫了一下,伸手拉响铃铛下的粗麻绳,拍响双手,合十胸前,默默许愿。
于是C.C在旁边也跟着做了。只是拍完手停了下来。
“LELOUCH,刚才你是在做什么。”貌似问句却用了陈述句的语调,黑发少年也就随口回答,许愿。
她从来不相信有什么神,眼前的少年也从来骄傲得如同神坻,愿望从来都是靠自己实现,从来不依赖别人。
什么愿望。她用一贯的口气问。
嗯……只是希望谷口监督不要半路变成福田监督〔……〕而已。
绿发少女闭着眼睛叹气,说,你做梦——日升的监督连大脑回路都是一样的。
 
后来他们就下山了。
鸟居门也没有倒,依旧在风中摇晃。山间的风要么没有一丝气息的平静,要么吹得人几乎飘起来。C.C走在他身后,高出几集台阶,抬着宽宽的袖子掩面挡风。放下袖子的时候,她看见那个黑发的男孩伸出手,掌心朝上,脸却朝向旁边的山谷。
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去,指尖停在对方掌心一秒钟,然后终究是握住少年仍旧微热的手掌,并被握住。
他们不并肩走,一前一后却不像是被对方拖着,而是保持着手臂是松垮的落下的距离。

没有去看上次的山洞,也是因为时间不够。
LELOUCH除了C.C,还有其他的世界。比如陪着妹妹和学生会的同学去新年团拜。甚至还有一个在军队供职的青梅竹马。在那些人面前,谎言是一张不得不越织越大的网,不是他网住别人,而是自己被那张网粘住。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是LANCELOT的驾驶员没空所以你才拖着我去那种莫名的地方去走路吗?
窝在房间里吃着PIZZA的绿色长发的女王抱着起司酱〔chan〕的布偶,直直的看着回来以后正在换起居服的LELOUCH。
这是给你的。神社的护身符。
答非所问的飞来了一个小小的锦符。绿色和金色的绣纹纷繁复杂。本来应该写着愿望的白色部分,被人明显的用油性笔划了一个GEASS的痕迹。
她突然记起,自己在学园里乱晃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眼神看着在一群人中的LELOUCH。学生会长是知书达理的大小姐,华莲是热血的忠犬,夏莉是情窦初开的温柔女孩。还有一个学生会的男性干事是长年路人甲只记得脸不记得名字,枢木朱雀是日升制作的动画里和主人公最纠结的青梅竹马。
LELOUCH在那群人里微笑着,和人勾肩搭背,纯净得仿佛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孩子。
她本来想走过的走廊,却因为他们的到来,结果躲在转角处。
走在最旁边的LELOUCH,却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举起手,一边走一边在随着前进的惯性在离她最近的墙上,抹出一个GEASS的形状。那痕迹在她眼里显眼得特别的耀眼。周围都变成了背景灰,只有那道痕迹亮白得刺眼。

GEASS从来不保佑人的。她撇撇嘴,却小心的收起来。
他也只是冷笑一声。
 

那道引发战争——或许可以被各种有用心的人称为“圣战”的痕迹,刻在她额上,刻在他眼里。
 
 
 〔完〕
 
后记:被薰大人那句话治愈了……囧,无论怎么说,我真的很爱这种同伴爱。既然写了CP是LC,只好让LULU攻一点……或许C.C在我笔下太不女王了〔抱头〕。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