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evalier同人〕[R->M主]23  圣女与魔女
 
 
by 千山
 
 
NOTE:R->M意为萝纶茨亚——>马克西米利安,单项箭头就是“单恋”囧    
 
她初次见到那个男人是在俄罗斯。
圣日耳曼伯爵说到了那里听马克西米利安的。
 
莫斯科和它那冰冷的大地一样冷。俄罗斯的官员的思维方式犹如他们国家的动土一样不会松动。
肥矮的欺诈师似乎在做着无望的沟通工作,让他们认识到不借助诗篇的力量是无法解决问题的。然而对方并不能区别客套和真愿的口气,给了台阶倒拾级而上。卡里欧斯特罗似乎有些着急。萝纶茨亚望着那些窗外的宫殿不发一言。
 
 
门被打开的时候,声音比人甚至先出现。那个人有冷漠而低沉的声线,缓慢而慵懒的口气。虽然说着谦恭而退让的话,却从骨子里透着讽刺和把握的霸气。
马克西米利安 罗伯斯庇尔。清冷的金发和蓝色眼睛拥有法国的烂漫和漂亮,圆滑的话语和冷漠的气质很难想象到底为什么加入革命教团,似乎不是为了钱也不是激昂的为了争取权利,而是他似乎天生该做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事情。
就犹如有转动命运的能力,让所有的事情水顺流而下,途中水波磨滑了石头,进程柔顺的仿佛不存在障碍。
 
那个男人笑起来总是嘴角上扬,却带着轻蔑和讽刺。对别人,甚至也对自己。
 
 
 
后来他们和波伦佐夫在俄罗斯共事。
是不是有身份的人都瞧不起以人的信任为践踏对象的欺诈师和嚣张的乡下女孩,她根本不在乎。
 
自从法国的四剑客与俄皇见面以后,似乎又唤起了人们对于一个美女外交官的回忆。舆论沸沸扬扬得仿佛在讨论圣女贞德。为了法兰西而牺牲了自己的女人,优雅迷人,富于勇气和智慧。也有人分外的诅咒那个女人,原因是不外乎自己被剥夺的利益。
 
一个女人永远既是圣女也是魔女。
 
 
在那样的议论里,马克西米利安沉默得仿佛不屑一顾,然而她觉得,他深沉的蓝色眼睛里是了然一切的漠然。
 
 
 
 
沾了血的剑最后化成红沙落在地上,腐朽得不堪一击。
 
她张开双手作出拥抱的姿势,诗篇从自己身上绵延而出,漂亮的法语化为实体掠过地板仿佛蜿蜒的蛇缠住波伦佐夫。
 
她也有诗的力量。
 
 
 
 
×          ×    ×
 
 
 
“听说……那个灵魂已经降在那个男人身上了。”
 
“噢……原来是女装癖吗。”
 
“那个男人婆……”
 
 
一个事实在三个人口里换成了三个不同的反应。马克西米利安说要去英国。
他们三个人在称为行动团体的时间不长,但是都知道要做什么。
 
有马克西米利安在,仿佛怎么做阻碍主角进程的事情都理直气壮。
 
 
 
她拿起破旧的书本,手腕上的诗篇的碎片发着光闪亮。只是拿起却翻不开。
但是据说那是选择人的书。
甚至连马克西米利安也无法打开。
然而他们依旧追寻着血,用血来打开这个保藏着所有秘密的书。
 
 
不用剑杀人,只需要几段吟唱,或者是手势的比划。她喜欢这样的杀戮。
 
 
 
 
 
 
那个男人和他们在一起。
他们一起给主角制造混乱。甚至他们要自成一家。摆脱更多的势力,仿佛要称为反角的总长一样。
所有人都能利用到不能再用了以后就直接毁掉。那男人身上带有自我毁灭的气息。
挑战达修尔卿的时候,她在那个混沌的世界里,充斥着几乎把人融化的金色和蓝色,五彩斑斓的光里,用自己的咒语支援马克西米利安。
 
断头台。
新秩序。
 
 
 
未来。
刻印在“马克西米利安”身上的新秩序。
七窍流血的殉道者。
 
 
 
结果,是那个莉雅的灵魂拯救了马克西米利安。
她知道他会清醒。那天清晨,她坐在一个小小渡口的旁边的石阶上,温柔的抱着那个男人。那个人沉重却不僵硬。她想,大概这是她这辈子最接近他的时候。
已经死去的马克西米利安在她的怀里睁开眼睛。细密的睫毛抖动犹如蝴蝶的翅膀,那时正是黎明,太阳喷薄而出。睁眼是一片融合着七彩颜色的灿金,带着清晨那寒意的温暖。
 
 
 
他们同乘马车去出海的港口。那个男人终于有了倦意,微微的垂着头打着盹。
 
“啊啊……不会又死过去了吧。当时真是吓人,我不死都想装死啊!”欺诈师心有余悸。
“……你不用装都死了。”她满不在乎的说。
“喂喂……”
 
其实她觉得马克西米利安其实偶尔也有很可爱的时候,比如睡相。
 
 
 
 
 
最后她终于叫了一声,“马克西米利安”,声音平淡而带着乡下口音的妩媚。
她真的很想解决那个“男人婆”。因为那个女人被深深埋藏在马克西米利安所有行为的背后。
而她永远只是站在那个男人面前。
 
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再有叫做“马克西米利安”的孩子,她一直叫着他的原名,罗宾。
 
她在当场听了所有的真相。
或许明白了那个男人天生带有的自毁气息是从何而来,还不如说,最后一次产生了强烈的返生的愿望。
 
 
你……不跟我们去?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或许他已经觉得累了。古老的血沉淀在所有的毁灭里——他自身所做的毁灭都是针对自己的血。仿佛绕了一圈回到原点的零。
最为厌恶的东西在自己的体内,流动着,新陈代谢着。
他一直没有没有摆脱。
 
最后她不知道他去那里结束了生命。
 
 
 
 
离开王宫以后的局势继续恶化。她所被托付的那个孩子渐渐崭露头角,然而多了太多的天真和善良。
罗宾希望建立理想的共和国。
最后自有平等博爱都在着血的噩梦里落下了。
 
其实她知道,他没有离开这个世界。
他的灵魂也会像斯芬克斯那样盘问路人,你是否背叛了法兰西的革命?
罗宾也因为他的返回,而使罗伯斯庇尔这个名字最终被人描述成为了掩饰自己的王室血统而不停的杀人的暴君。
单纯的孩子会无法自已的流泪,为了那些死去的人。然而一登上议会的主席台,他的纯粹和那个人的冷漠融合在一起,魅惑的让人战栗。
舆论就像脾气不定的海,她也可以被称为革命的圣女,其实她一直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拥有诗篇语言力量的魔女而已。就如当年凡尔赛宫廷的莉雅,那个人用自己的剑保护了王室,是人人赞颂的圣女,虔诚而隐忍,但是对他们来说,那只是个碍着道路迷惑人心的魔女而已。
 
 
她一直看着,一直只是站在他面前,或是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灵魂和罗宾的灵魂融合。
看着这个悲剧从开始到结束。
萝纶茨亚不会阻止也不能阻止。时代和人民犹如洪流冲刷着局势。
她早早的看见了新秩序和断头台。然而就像书页被翻动一样,终究翻到了那一页。
血统的高贵,是体现在怎样的泥泞怎样的污秽里都高昂着头的意志。
那个男人被人推上了断头台。
咆哮着挣扎着犹如受伤的野兽。
 
 
最后她几乎是站不住的跪在地上捂住脸,没有啜泣,睁大眼睛颤抖着,泪珠不断的从指间漏落。心痛如刀绞。
卡里欧斯特罗忙着安抚她,试图带着她离开。
他们都没有看到人群中披着红斗篷的人,捡起了染血的怀表。
 
 
 
〔全文完〕
 
后记:这个是写一个美女眼里的马克西米利安,符合一个HC作者在屏幕前花痴maku的心理。此外什么也没有……看不懂属正常。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