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evalier|ML]47 愛麗絲的茶會
 
Maximilien x Lia

by 千山
 
 
题外话先说:偏偏在写这个之前,用小灰的账号看了〔啊谢谢小灰〕时小路的土方X金时本《Rape Me: Last Program of a Series 》ORZZZZ〔……你推荐的真好啊小灰,怪不得要我一定要说感想OTLLLLLL〕。无论怎么纠结,真的很想说一句,要是我作者或者十四,我真的会砍了金时同学。无论什么理由ORZZZZ背叛就是背叛了。如果是我,我一定会砍了对方OTLLLLL所以说十四同学你真的是让我无言到胃痛了。好想把这两个都按在地上狂揍一顿……
 
我就以这种心情写下ML这种“我爱你可是我的世界和你没有关系”的CP。
其实爱丽丝的故事其实产生于19世纪而chevalier的背景是1750年前后……OTLLL我竟然差点想写当年有这个故事而且是小孩子的必备童话|||||考据狂的自寻死路啊!只能说,取这个象征意义了。
 
 
爱丽丝的茶会——象征着一方停止的时间和另一方不断前进的时间。
 
正文:
 
 
 
那个下午天很蓝,白云一团一团的仿佛温暖的棉絮。微风吹拂着油绿的草地,带着沙沙的声响。面前的红茶冒着白色的热气。穿着紫色长裙的梅利亚王妃带着帽子,帽子边缘依旧垂着黑纱。她旁边坐着是一袭红裙的莉雅。在年长女性温和的念着童话的声音里,马克西米利安觉得有点恍惚。
 
不远处传来小孩子的嬉闹声,他用手揉揉太阳穴,似乎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突然显得悠闲而自在的下午。眼前的贤妻良母正是不久前刚刚实行降灵融合的王妃,她旁边的是和自己一同来到英国的莉雅。
 
王妃移步去向小孩子的嬉闹之地,莉雅拿起搁在桌子上的童话本,微笑着看着他。
 
马克西米利安顿时觉得自己感到一阵局促。他知道莉雅善于扮演一个长姊的角色,虽然他在自己家里也是个长子,但是面对女性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对方有着一种慈祥有着一种包容让他觉得很安心——虽然本来男女朋友的关系里,男孩子更要承担保护对方的责任。可是他总会沉溺在莉雅的优雅和温柔里,放松了自己的神经。
 
“马克西米利安好像很想听的样子啊……我给你继续念下去吧。”对方微笑起来,顿时还原了少女本色。仿佛在法兰西宫廷里的成熟优雅淑女回复了天真少女的表情,让他突然觉得有些陌生起来。
 
“我才没有。”下意识的噘起了嘴,他其实都不知道莉雅喜欢看他宛若少年的表情。撒娇也好,逞强也好,一切的感觉像极了面对自己的弟弟。
 
“呐,以前家里人会给你念童话吗?”
 
“啊……那种晚安故事吗?”他苦笑起来,“怎么可能?好像家里还没有浪漫到那个地步啊……”
 
“这不是浪漫啦,是闲暇吧。”〔微笑〕
 
“莉雅,你可别跟我说没有听过童话的人生是不完整之类的话……”他有些无奈的按了按太阳穴。
 
“……怎么会呢。”金发的少女忍住了笑,看着对方越发局促的样子似乎很开心,“我会给你念的啊,马克西米利安。”
 
 
“……”
到底是想到了“家里人给你念”的概念而把莉雅的“我给你念啊”意思给曲解了还是其他的缘故,金发青年越发的手足无错起来。
 
莉雅带着些许得逞的微笑,真的捧着书开始念。
仿佛朗诵诗篇的抑扬顿挫,犹如清泉一样顺流而下。言语的魔力仿佛一只稚子的小手,缓慢的向童年的幻想招手,缓慢的抚摸着疲惫的心灵。心中的底线慢慢模糊起来,就像水位高过了警戒线然而温和得毫无察觉的满涨感。
 
 
 
他垂下了眼帘,长长的刘海遮住了表情,右手端起茶杯,红茶香醇。
 
 
×             ×               ×
 
 
数日后。
 
巴黎市郊。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主赐予王祝福、黄金和冠冕
赐予了持续到永远的日日夜夜
赐予了光辉的荣耀和尊贵的威严
因此王得到至高的恩惠,永不动摇。”
 
 
马克西米利安用他那种慵懒低沉的声音念着诗篇。紫色的文字在对方的身上缠绕,他挥剑的动作并不是太熟练,虽然对付对方是游刃有余。
身边乒乒乓乓的响着剑击的声音。
同样念着诗篇,莉雅那边却是急促的女声带着呼啸生风的利刃的刺破声。她对敌人的攻击依旧以剑技为主。
 
“马克西米利安!”杜兰的声音从侧面传来,“背后啊!”
 
呯的一声却是对方的倒地。杜兰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莉雅,她已经解决了自己的敌人而开始帮人挡剑。
 
最后回应他的是莉雅的微笑和马克西米利安一副有点吊儿郎当习以为常的表情。
 
“啊……我受够你们两个了。”大龄青年抱住头吐槽,周围一派的地上横尸,站着他们三个在空旷的郊野里吹冷风。
 
×        ×         ×
 
 
入夜。巴黎市内的某个小酒馆。
在角落的位置是他们三个的固定席位。今天晚上却只有马克西米利安坐在那里明显心不在焉的晃杯子。
“莉雅呢?”杜兰随意的坐下,旁边的金发青年面前的杯中红酒暗沉如血。
“下午就回家据说是训练弟弟的剑术了。”
“你的剑法……也欠调教。”杜兰伸手招呼酒保上大杯的啤酒。
“……”
“虽然你们两个的确得到了诗篇的力量,可是骑士没有剑就像结婚没有戒指一样。”
“……杜兰,你不太适合说冷笑话。”
“|||||||”
 
周围的气氛里充满了酒精,人们的不安分因素在这样的氛围下微妙的膨胀。有些话不经过大脑脱口而出,杜兰当作自己选择性失聪。
“这个。”马克西米利安从怀中掏出了圆形的怀表,“下午逛街市的古董店的时候买到的。”
“……不会走啊。”
“嗯。”
 
杜兰觉得没有话接于是停了下来。但是马克西米利安也没有接话的意思。两个人只是默默的喝着酒。
 
 
 
 
“法兰西的时间……也一直停滞着。”
 
 
在嘈杂的人声中,杜兰听到这样细微的叹息声。背上的寒冷渐渐扩散了起来,他只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        ×        ×
 
 
半个月后。
 
 
杜兰经过机密局所在的屋子的后院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清脆的剑击的声音。布帛划破的声音也清晰可闻。他大惊失色,拨开足有一人高的灌木丛,却冷不防马克西米利安一头撞过来。他被对方粗暴的推开,金色的刘海遮掩了大半张脸的表情,却掩不住慌乱。
 
“喂喂……你……”话语落在空气里没有了下半句。蹲在院子里葡萄架下的莉雅肩上的血迹已经把原先的红色衣服染得沉黑。杜兰知道那是马克西米利安所伤,一时间火气冒了上来却在少女的啜泣里顿时变成了无穷尽的郁闷。
 
 
“马克西米利安……你不能去……”
 
 
 
 
到底是不能去哪里,他不知道。可是莉雅坚持住在凡尔赛却不愿意回家休养,甚至不希望自己的弟弟知道这样的事情。他去看望的时候从来没有看见马克西米利安。被他问起的时候少女总是把头偏到一边,掩饰不住自己脸尚未干涸的泪迹。
 
杜兰想这是自己拙劣的妒忌心才会在莉雅面前提到金发的青年。可是他的工作已经多了一项追捕和收集叛逃者马克西米利安的情报。
他心里也仿佛堵塞了什么。他满脑子里都是马克西米利安和莉雅时常咏唱的诗篇和那句“法兰西的时间……也一直停滞着。”
 
 
 
 
莉雅并没有好好休息,伤口稍微复原就参与了追捕原恋人的工作。
 
她想他怎么可以这样孩子气,做那么危险的事情。马克西米利安抛弃了他的剑他的忠诚他的祖国远走他乡。她知道,她知道自己和对方之间已经有了永远跨越不了的鸿沟和界限。
 
在那个下着雨的日子她就知道。古老的书籍泛黄的页角,他要求她打开王家之诗,结果打开以后所有都变了。可是马克西米利安还不知道,是他亲手划出了最后的界限,在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在很久以后他才知道,是他给自己的恋情盖上了最后一捧黄土。
 
他们之间的爱浓郁得融化在了自己身上占去一半存在的一样的血一样的DNA里。
 
金发的少女在不为人知的时候流泪。金发的青年经常会在夜里出现在她的梦里她的房间里,可是她不得不拒绝,她的心硬生生的碎裂成两边。她每次想到那个名字就忍不住潸然泪下,但是却不知道自己难过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还是爱着他。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在知道真相了以后有办法像以前那样的爱他。她在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试图阻止他愤然的离去,可是对方先向她举起了剑。马克西米利安在那一瞬间决裂了什么,她在恐惧中落败,他在惊讶中仓皇的离去。双方都没有接受现实而选择了立刻逃离。
 
可是她知道自己真的爱他,也希望被他所爱。所以她跟他说的一直是,马克西米利安,你不能去。
哪怕是再拖一点时间也好。在他不知道时候,他还能用以前那样的感情爱她。
 
 
 
但是她真的没有办法抗拒那已经写好的轨迹。她举不起剑对她的王,她也举不起剑对他,她只是拖延,拖延着自己的痛苦对方的痛苦,话语从不死去,她的诗篇在自己身上深深烙印。
 
 
 
最后她还是被她的王背叛。
 
她知道自己会被怀疑。王不会允许知道秘密的人采取拖延。她首尾难顾,她本来是想劝说那个男人离开法国,她已经下了决心要维护那停滞不前的时间。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被剥夺了所有一切的感受,她软弱的依附着她出身的那个阶层,有很多的力量甚至超越了言语,深入了骨髓。
 
 
解下来的剑,被欺骗的自己,留下的言语。
深红的血蔓延着,她跌跌撞撞的从忏悔室里出来,倒在教堂尖顶下正对的那块大理石上。
或许到了快死之前她才真正体会到,她是如此的希望停止了时间。
 
 
把时间停在那喝着红茶的午后,天空蔚蓝,青草的香味,小孩子的嬉闹,她给他念童话。她发誓永远爱他——哪怕他们的世界永远不能结合在一起。
 
 
脚步声从远而近,她被扶起来,眼里的泪水模糊了他的影像。金色的长发蓝色的眼睛带着雨水的冰冷,她的指尖在流失温度,用了最后力气抚摸他的脸,就好像挂念自己那单纯的弟弟——其实在她心里,他也是她的兄弟。那么多的爱里面有着爱情也有着亲情——即使是有着血缘她也是那么爱着他的,哪怕那样的爱如此的痛苦如此的让人窒息如此的已经让人绝望。
 
 
她最后还是那句话——马克西米利安,你不能去。
 
 
×          ×            ×
 
 
半年多后,那个被玛丽王妃抚养成人的男孩举着怀表对金发的青年说,法兰西的时间由我来推进。后者笑得释然而虚弱。他知晓了所有的内情,时间仿佛水轮的滚动,仿佛绕了一圈回到起点。
 
他带着历史的时间慢慢的前进,可是她守护着历史。她的时间已然停止。
 
 
 
多少年后,披着红色斗篷的女装男子最后捡起了染血的怀表。
断头台上铡刀以切破空气的气势落下。
多少的往事的记忆排山倒海袭来。他听见旁边金发女子低声的抽泣,这是为了那个男人落泪的第二个女人。
 
 
可是那只怀表,依旧不停的走动着。
 
 
 
〔完〕
 
 
后记:……感觉开头太细了写场景结果后面开始狂放的抒情。我还是第一次直接写到“我爱你可是我的世界跟你无关”的直白表达。可是有的时候我也觉得马克西米利安一下子背叛了法国抛弃了那么多的时候,总觉得带着赌气的成分。写到最后,结局还是和萝纶茨亚那篇重叠了,上次是暗恋得轻松而花痴,这次直接说了爱的感觉却是纠结。作为我在chevalier里最爱的BG配,果然是止不住的想借女方抒发那种绝望的爱的纠结啊。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