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GSD|RK]43 雨水

by nao

溺爱Rey的偶尔一下架空文=_=
 
 
灰色的天空落着蒙蒙的细雨。棕发的少年撑着伞慢慢的走在一段上坡路上。
路的两旁是北欧常见的单层或是双层房屋。屋外无一例外的摆着茂密的花草。
雨水的清新气味和泥土的味道混合了一点点的花香,沁人心脾。
蓝色的紫阳花,花瓣团簇着犹如绣球。
 
KIRA刚从学校办完学生会的事务,现在正走在回家路上。由于事先根本没有想到会下起雨来,所以没有带伞。
于是同是干事的一年级学妹拿过自己的伞给他,说,这把伞先借你用吧,我和我姐姐一起走。所以他拿着那把伞,道过谢就回家了。
正走到楼下的资料室的时候,正好碰上会长LACUS,手里抱着一个厚厚牛皮纸袋,看到他嫣然一笑:
 
“啊,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把这个送去给BURREL同学一下。”
 
“……那个,初中部三年C组的REY?”
 
“嗯。不会不认识吧。这个……是他家地址。离你家就一个拐弯口呢。”
 
“啊……嗯。”他接过纸条,上面的地址是学生资料档案上每个人自己手填的复印件。REY写字总在字母的尾端总是微微的柔润的翘起,带着纷繁华丽的古典气息。他点点头。
女孩子穿的蓝边白裙翩然而过。屋外的天气阴有小雨,带着水的颜色的衣服让人感觉一种清凉。然而手里的沉淀纸袋却让人阴郁的心情再加沉重。
 
 
×        ×         ×
 
 
 
钢琴的声音从附近传来。是一首很配称情景的曲子。适合在雨天听的,犹如流水般淙淙流过,带着风的冰冷吹拂,浸润在雨水里,冰冷的让人心悸。他慢慢的放慢了脚步,仰起头看着天空掉落的透明雨丝。
 
很快他就分辨出传出钢琴声的房子所在。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楼。二楼的窗台上也一样摆满了蓝色的紫阳花。蓝色和绿色被雨水洗的分外清凉的颜色。望了一下门牌号,那正是REY的家。
 
 
他静静的撑着伞站在雨里,直到那琴声停歇了了一会,他才走近,伸手去按门铃。
 
门开了以后,探出的金色脑袋看到他愣了一下:“学长?”
 
 
 
 
眼前的少年是学校里出名的钢琴手。入学的时候也好,新生会演的时候也好,甚至校祭的时候,都出现在表演的舞台上。外貌是很受女生欢迎的类型,金色的头发柔顺的披散着,冰蓝色的眼睛看似温和,但是却并不让人觉得容易亲近——他的个性犹如雨水那样柔软和冰冷的感觉。毕竟本身带着高雅乐器的古典气息的人总是让人觉得和现代稍微格格不入。
 
他们两个会认识,纯属因为演出时候的寥寥几句话。KIRA是负责调节音响以及电路的高年级学长,其实这种工作在彩排的时候就有幸可以看到全部演出。但是重复多次的试演什么的都让人们熟悉起来。同时与KIRA同一社团的低年级学妹MEIRIN的姐姐正和REY一个班级,多嘴多舌的女孩子就是免费的八卦传播源。虽然MEIRIN小了KIRA两岁多,但是和姐姐一样是有着不怕生只怕冷的个性。对于个性温和的KIRA,HAWK姐妹很容易就成为他“八卦的传播者和听众”这样的阶级朋友。
 
 
 
“啊那个……会长叫我拿这个给你的。”他递出手上的纸袋。对方接了过去,“进来坐下吗?”
 
KIRA愣了一下,他和他之间,其实好像没有熟到那个地步。REY天生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体质,偶尔或多或少的会漏出一点。
然而对方拉大了门,甚至从鞋柜里拿出了拖鞋。
他收下了伞,走了进去。
 
 
父母并不在家。屋子里书多瓷器茶具多,家具总体以乳白色和藤色为主。一切清凉。
REY熟练的端出了红茶。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喝茶,并没有什么话好讲的。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多半HAWK姐妹也在场,制造话题的都是女生,KIRA会温和的附和,REY则看上去总是被LUNA逼到开口的地步。他记得有一次在演出的体育馆里布置,中午休息的时候大家捧着便当盒坐在那里吃饭聊天八卦,REY会坐在离众人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安安静静的吃饭,金色的长长的刘海散落下来遮了半边脸。
 
最后KIRA开了口,问了一些学校的排演事宜。
初中部就共事过的两个人很容易的就把一些小细节讨论完毕了,REY起身去续茶,KIRA连忙阻止他:
 
“没关系我要走了。”
 
REY停下了动作。
 
 
×         ×          ×
 
他并不知道那个纸袋里就是REY的学生档案,以及他们学校和国外一个学校的相关材料。
 
不过很快在学生会里,会从HAWK情报机关里知道这些事情。不过信息就像屋檐上的水滴一样,聚集着滴落。现是LUNA的传说REY开始不上体育课。再后来听MERIN说的学校活动也很少安排到要REY参加。本身REY也不是学生会的成员,只是因为多次演出的缘故和学生会很熟。有时因为LUNA的缘故也会来帮忙做一些文书工作。
 
隔了两个年级,在只是偶尔在理科的实验室上课的时候会遇上,简简单单打个招呼,根本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体育课的时候正好学期排课排到重合的时间,只是场地上不同。他偶尔会注意到,REY坐在场边,看着活蹦乱跳的人群,脸上的表情难以捉摸。
有的时候KIRA似乎也会觉得,REY在看他们上课的那边。只是他回头的时候,总是已经不见人影。
 
 
雨季渐渐过去,他也很少听见REY的琴声。虽然只是隔着一个街角,他也从来没有绕过那个地方。
他们两个似乎适合保持距离。
 
 
LUNA和REY一个班。在班级里REY并不是话题人物,可是在LUNA的八卦内容里,最后总是有意无意的扯到REY一点。比如说,REY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上课了。
 
KIRA愣了一下,然后听起HAWK姐妹说起最近学生会里有人去出国的事情。
他本来也早有耳闻,于是顺口问了一句,谁去啊。
REY去啊。门口外面的学生会会长顺口回答。
 
满屋子的寂静。屋外阳光灿烂,花卉都被晒得有些打焉。密金色的光线耀眼得炫目。那些冰凉的风声早已温热锝奄奄一息。只有那个粉红色头发的女孩声音犹如投入水面石子,涟漪慢慢散开。
 
来龙去脉渐渐显山露水脉络呈现。很普通的故事。REY身体不好,有熟人在国外,可以到外面疗养所休养,也可以在国外上学。现在正在病发的时候,可是本人在硬撑。因为现在的父母是养父母,虽然感情不错可是小时候REY毕竟在孤儿院呆过一段时间,已经养成了那种性格。
LUNA在心里暗想,搞不好他们的会长才是最能八卦的那个,因为手上的资源是无人能比。
 
病的重吗。MERIN懵懂的问,被LUNA在后面拉了一下。
LACUS摇摇头,说是先天性的病,似乎有些棘手。
 
 
他有些恍然的看着窗外。
 
 
 
 
*       *          *
 
夏季的总是有暴雨的时候,最后一科期末考试在进行中时天就暗得像泼墨。最后终于在考完解放的时候下起雨。走廊里楼梯上挤满了人,漂浮着充满抱怨声的空气。他想起LACUS交代要去学生会拿钥匙和假期的安排表,挤在教学楼一层的大厅里看着外面的雨发呆。
 
学长学长。雨中跑出撑伞的MERIN向他招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何对方为何出现在这个地方,他就被拖进雨中,直奔校医室。
“学长不好意思了,听会长说的你家里REY家比较近,所以麻烦你……”
他看着面前其实已然昏迷,坐在等待治疗的长条椅上,靠着LUNA的臂弯沉睡的金发少年。
“他……还来参加考试啊。”
“嗯。可是考一半的时候晕过去了。”
“学校不送去医院?”
“他自己有药,但是吃完了会睡着。”
 
在说话间他已经把人背上。LUNA给他们两个撑伞。MERIN去学生会善后。
 
 
 
背上少年的体温很低。睡着的沉重全部压在他身上。瓢泼的大雨湿透了一切。衣服粘在身上。水的温度依旧冷漠如冰,阻力温柔而依旧存在。毫不留情的看不见的风力。LUNA因为力气不够而摇晃着的伞。模糊掉的视线。
 
虽然是自己熟悉的路,却不知道有一个人和自己回家路线相同,只是多了一个拐角。
对方是个冷漠的少年,但是却会泡很暖的红茶。
有父母关心但是自己依旧冷硬的少年。
 
 
人的一生里或许有那种站在很远处喜欢的人。
对方可能是一个耀眼的人,或是温柔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吸引了自己。
总之是因为有什么吸引对方的因素。让自己的视线会去看着他。
可是自己不会去接近那个人。缘分随天定。
 
 
好像只是因温柔的琴声和美丽的外貌让人觉得很舒服。深深浅浅的交集。被女孩子们的八卦拉在一起的两个人。
三年时间。陪女孩子去买过衣服当过苦力,在学生会里讨论过无数活动的策划。年少的人拿过学长以前用的书。在成绩公告牌看见看到互相的名字名列前茅。
在布置场地和彩排的时候,偶尔会看着对方背影侧影发呆。
知道自己和对方的时间早已限定。浅得如水的交情犹如雨季连绵不断的雨水。
不小心知道了对方事情。但是依旧是遥远的他人世界。
 
他伸手可及的,只是在背上的沉重。
能做的事情一点点而已。
 
 
送到REY家的时候,全身已经湿透了,REY其实已经醒了,他闭着眼睛一言不发,被自己的养父母扶入内室。耳边听到养父母的道谢声。
他不知道怎么告别。孤儿院里离开的时候就是和院长打了招呼,其他朋友一个都没有见到。
有些年岁的小孩子也会互相妒忌自己有还是没有人认领。认领的人家庭到底是好是坏。
 
KIRA和LUNA没有留下。雨渐渐小了下来,他和LUNA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回去。
他问LUNA为什么要找他帮忙而不是其他人。LUNA在粉红色的HELLO KITTY伞下歪着头说,其实你不知道除了我和MERIN以外,REY和你打交道是最多的,所以我们两个想起什么事情还是会找你的。
 
他点点头。
 
这就是传说中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吗。
 
×           ×          ×
 
 
 
很多年以后,他也去了国外留学。
艳阳天的午后,他在恋人所在的学院对面的小商店里买汽水。古老的玻璃瓶的汽水,店主说要站在那里喝完再走,于是他咬着吸管站在太阳伞下看着校门。
 
两个学生抱着书本走出来。
金色长发的少年有着冰蓝的眼睛,脸上的表情温柔而宠溺看着身边怒气冲冲明显是气没有消的黑色短发少年发牢骚。黑发的少年眼睛血红而清澈,仿佛燃烧着的火焰。两人之间的空气契合得无从插足。
他一口汽水呛到气管。等咳嗽平静下来,那两个人已经走远。
 
他抬头看天空,太阳的光芒带着五彩斑斓的棱角。
肩膀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他回头,对上银发青年那双澄澈得犹如苍穹的蓝色眼睛。
“干吗,觊觎我带的学弟啊!”
“哪有……”
“真的?”
“YZAK。”
“嗯?!”
“……帮我付钱……”
 
“KUSO!!!”
 
 
-the end-
 
后记:无良的短文- -……本来悲剧的原著向的部分被我砍掉了……||||||||完了,最近经常无视了纠结因素的存在,结果冰窖不见了……吗?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