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hevalier|MD]10 叹息
 
 
by  月冷千山
 
 
 
 
 
 
他们总是为对方叹息。虽然他们叹息的是同样的一件事情,忠诚。
 
 
 
 
[马克西米利安那家伙啊……曾经他的忠诚无人能比。]杜兰在被机密局的新后辈问起时,他这么说。不是所有的后辈都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德恩会知道他的存在是因为他的姐姐莉雅的缘故。这个名字让骑士杜兰备受煎熬。
 
 
[传说中机密局有个风云三人组……之类的。]
——那些全部是胡扯。坐在酒馆里大杯灌酒的骑士们都是百无聊赖的义务造谣者,杜兰一边在心里骂着一边和同事的弟弟聊天。德恩像他的姐姐,优雅而温和,不是适合干这行的人。可是莉雅的尸体顺着塞纳河漂流而下的事情造成了太多的震动,宫廷里沸沸扬扬的各种传闻,当他听到了“被选中的阅读者”的时候,不禁打了个冷战。
 
那本书还是存在的。
 
酒精的力量让他太阳穴突突直跳,揉揉眼睛抬头的时候,仿佛又看见了那个晚上的景象。
 
 
 
 
码头。泛白的月光。摇曳着细碎的银色的波涛。
 
金发的男人左手紧紧揣着一本书,右手拿着剑在空中比划出流畅的字母,带着稍纵即逝的紫色光辉,当最后一划完成以后,松手,剑重重的掉落。
 
那个人,放手的动作那么轻柔。
轻柔的,仿佛松开了抓着一片羽毛的温柔。
 
 
马克西米利安扔掉了他的剑,他的祖国,他的忠诚。
 
转身。
 
他没有去追赶那个背影,只是捡起了地上的剑。
 
 
 
他觉得不胜酒力,于是决定回去。
他们上了马车,德恩让杜兰坐在靠窗的位置。风的吹拂让他清醒了不少。
所以他看见了,那个男人正在扶一位女士下车。
动作很熟悉——当年他看过好几次的。马克西米利安和莉雅偶尔会偷偷跑出去一阵再回来,他在机密局的房间里想借口搪塞上司,直到从阁楼上看到那两个熟悉的身影才能得到解放。
 
30多岁的老男人想起了他在那不堪回首的三角恋中最先被三振出局的悲惨境遇。
 
 
“果然是……被酒精烧坏头脑了。”他喃喃自语。刻意的不去看旁边那张写满担忧的脸——太象了,和莉雅有什么区别吗。
 
 
×            ×              ×
 
 
他以为那只是宿醉的幻觉。他这样暗示自己。
 
但是很快,他就觉得那不是幻觉,而是警示。真正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的腰带上空空荡荡,早已没有剑。还是抱着那本书。
 
从俄罗斯的幕后黑手到英国的针锋相对,其中必定有叫“马克西米利安”的人。
 
 
 
 
金发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晃着自己杯里的红酒。
 
 
气氛安逸得仿佛什么都在掌控之下,什么都已经按着既定的齿轮行进,他只是在看着而已。
 
“大人行事真是光明磊落啊。”欺诈师偶尔也会这么感叹。然后换来萝纶茨亚的一记白眼。
 
“啊……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大人有那种气魄而已。”
 
所谓的气魄,大概是指,那种明白的把“我就是坏人要做坏事”那种事情宣告天下,然后还真的去做了那种蔑视天下的高傲吧。
 
马克西米利安闭上眼睛听着他们两个胡扯,只是微笑。
 
 
 
 
那个男人啊……
肯定被路易十五玩的团团转啊。
 
可是。
马克西米利安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或许……真的是最后一个了。
 
 
 
杜兰是个好人。
没错,马克西米利安也这么记得的。
 
重视同伴。
机智,勇敢。
心地善良。
 
 
或许当年他们三个人并未意识到共事的时光是多么宝贵,直到再次会面的时候才能体会到“我曾经很熟悉这个人”的感觉是多么的异样。
 
到底是他被王从他们身边推开,还是自己选择了推开他们?
 
 
×                ×                ×
 
杜兰被俘虏了。
而且被折腾的相当惨。
马克西米利安只是站在哪里念了几句而已。人就会因为语言的力量产生变异。
 
然而截断的右臂却因为诗篇的力量而止住了疼痛。
他记得他昏厥过去的时候,被有力的臂膀扶持住。
那个人的声音在遥远出缥缈——在即将来到的世界里,剑将毫无用处。
 
 
 
马克西米利安猜测,他只身赴死,不外乎是为了保护德恩,保护其他几个人的安全逃脱的缘故。从他身上搜出路易十五的亲笔信。未及破解暗号,马克西米利安就大概猜到内容,不由哑然失笑。
 
杜兰,你真的是个好人呐。他一本正经的说。
 
对方不理他。
 
这种忠诚——我真想要这样的你啊……
 
 
不是说谎的,真心的想要。想要那种完全的,没有办法反抗某个人的忠诚。
无论自己多么悲伤,痛苦,无可奈何。
然而依旧决定放弃自己,希望用自己的命去换去其他同伴的生命的善良。
同时,他也不会放弃他的忠诚。
而他不是,马克西米利安这个男人,正是因为抛弃了忠诚,辗转于各种力量之间,利用他们,毁灭他们。正是因为这样,他更需要那种忠诚。
发誓,所有做的这些,都是为了革命、
对革命的忠诚。
 
 
 
“那是不可能的。”对方轻而易举的粉碎了他的愿望。
他愣了一下,又微笑起来。
 
 
“那你,为什么一直在用我的佩剑呢?”
 
那把被他扔下的佩剑。
 
他一直在用。代替着马克西米利安。
 
 
“那是忠诚的象征。我不会舍弃的。”
 
听了这种老套而正直的台词,马克西米利安似乎找到了这次放纵自己和这个老实人玩游戏的理由。
 
是对过去的最后一次怀念吗……?
够了……不能在这以上的纵容这样的忠诚了。
会变成绊脚石的。
 
 
 
 
他不再去强求,他按着自己的步骤进行。
直至他自己都能看见身上被烙印上“新秩序”。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恍若脱胎换骨。
 
 
 
×          ×           ×
 
 
法国人没有那么容易离开英国。
 
杜兰身体内诗篇的力量从止痛突然变成了暴走。
莉雅的灵魂降诸德恩的身体,试图以自己的诗篇的力量阻止石像鬼化。
 
 
那个男人啊,近乎残酷的温柔的帮他止痛的时候——
就已经铺好后路了!
 
 
杜兰在痛苦的恍惚中,似乎看见了那个人柔顺而耀眼的金发。马克西米利安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旋,带着蛊惑人心的拖沓和尾音。
 
杜兰,你是个好人。
 
——那句话他听了很多次很多次。出自诚心诚意的,带着嘲讽的,含着调侃的。
 
所以……我会一直记得这样的你的。
 
——他不明白马克西米利安的意思。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无论是那个男人,还是马克西米利安,都不会让他再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                    ×                   ×
 
 
当马克西米利安重新把剑拣起来的时候,萝纶茨亚问,那是一开始就是你的吧。
 
他回答,是啊。我们要回法国了。
 
 
孕育这把剑的法国,孕育这样的忠诚的祖国。
 
祖国什么的……对他来说,早已抛弃了。
 
 
 
 
[完]
 
 
后记:一萌M攻,就觉得杜兰可爱起来了。尤其是德恩第一次问他,马克西米利安是个怎样的人的时候。他真的好可怜噢||||当年他和莉雅和MAKU,三角恋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头个出局的……。而且当时德恩动他的怀表,他想起是maku给他的那个画面,就突然萌起来了。前两个那时被DM给炸的,今天就能折过来一个UFO一样的扭曲文……我果然觉得腹黑女王攻绝对是好物!可以开心的折腾杜兰又能保持我心目中MAKU的腹黑形象-v-〔被揍〕
没能把MAKU当主要人物写果然是功力不够,还是我习惯写“众人眼里的MAKU了呢”翻滚ING。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