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GS/D|BG|A all] 9 迷失
2008.01.04 
后记:
 
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去写A。分明那么讨厌他,但是就是觉得好顺手。其实对他的感觉盖棺定论,活该就两字。
最早在ASUSEED混,终归对他的女性后宫还算偏颇。怎么说,女孩子曾经是正室的两位都对他不好,女难的肯定对他好——所以叫女难嘛。各个主动倒贴,感情ZAFT是他的二手货寄放地,冷笑。所以在官方里连SHINN都只能捡人家不要的,毕竟,实验室出来的,都很短命〔远目〕。其实A这人,其实真的满苦的。给他的不是想要的,伸手拿到的更不是自己想要的,他一努力,整个进程都是往他的预想相反方向转——OTL你累不。我看着你都累。
最近,总是不想写自己爱的。原因大概是废柴无法描述我对他们的万分之一的爱||||……好吧,这篇真的是练笔。
抱头,其实我最想好好描写的是Meer|||||
 
完成于07.09.07
 
 
 
 
--------------------------------------------------------------------------------
 
 
[GS/D|BG|A all] 9 迷失
 
 
by naosuke
 
 
I Lacus
 
他家室显赫,人看上去也温柔,在学校是TOP1,所以进入军队的时候也是红衣精英。
在那个连婚姻都是国家操纵的国家,他还不明白爱情是什么就有了未婚妻。
初次抱着花束上对方家拜访,被女孩子的话吓得喷茶的Athrun或许很多年后都不知道,那个精灵一样的粉红色长发的女孩子到底是怎生的腹黑。
绕在Lacus身边欢快跳动的各色的HARO,喊着“ハロ!ゲンキ!”,为那个优雅的女子添上些许调皮和俏皮。午后三刻的红茶,对方的话总是缓缓得却充满了笃定,少年失母的他,在阳光和香气的恍惚中憧憬了休憩的港湾。蓝色的天绿色的草地,白色的圆桌和五颜六色的花,从战场上撤下来的人想,那就是最美的景色了吧。
 
Athrun是不会表达情感的人。她也清楚。木讷的少年会亲吻她的左脸颊,却从来不会表达心中的想法。
在婚约不复存在,她和他的青梅竹马在一起以后,那个木讷的少年也就成了,不知道是刻意的忽略还是蓄意的用尖锐又绝对的话语刺伤的对象。那时候她对他,就像导师面对迷途的学生。
 
那段年少无知——是什么也不用知道的日子,也真的不知道能否称做,“初恋”。
 
 
 
II Cagalli
 
女孩子金色的短发似乎更适合当年曙光社的红色工作衣,暖色X2。在那苍茫的宇宙里温暖着他已经被搅得天翻地覆的心。当时他们不是太相熟,不过Athrun见到的Cagali充满了活力,就像使人复苏的太阳,彼此之间的好感犹如阳光的暖意,灿烂而欢快。
核爆的光线比不上女孩子的眼泪耀眼;活下去也是一种战斗这样的话,也比不上对方执著的追到自爆地点——出发前,他说,遇到Cagali真的真的是太好了。心很累的时候他曾经抱着对方飘在失重的力场的空中,虽然真正让他受到安慰的是对方手足无措的挥动和脸红。初次亲吻的时候犹如一次感情的冲动。甚至分不清好感是爱情还是感激。其实那些也是混合在一起的,无可区分的藤蔓缠绕,他就这样决定和她一起,用喜欢来定义。
 
后来Cagalli成了ORB的首相。制服是老气的紫红,于是那头金发不复当年的耀眼,一如主人的精神。
她觉得Orb的首相当得难受,Athrun也觉得当保镖当的无力。可是他没有任何怨言。他想,保护自己喜欢的人理所当然,哪怕承受着对方也有婚约者的压力。
地下情最后总是见光死。即使青梅竹马帮他抢回了人却从来忽略了渐行渐远的心。他送出戒指的时候,附近直升机螺旋桨的风吹得周围的树簌簌抖动,他终究离去,踏上曾经的故乡。
 
他们之间的距离是一个国家。
 
 
 
III LUNA
 
她以为她很幸运,见到了传说中的英雄就激动的跑去找SHINN说八卦。对方早她一点的间接接触过,呆呆愣愣的让她有点不爽。
就算Athrun是跟在ORB首相身边,虽然首相常对ZAFT出言不逊,对身边人的知晓仿佛比SHINN知道的更加少,她还是从证实了他的确是Athrun开始欣欣然。传说,传说,多么的美好。年轻英俊,功勋卓绝,优雅温柔——看起来就是这样的人。事实上她觉得Athrun的确是很温柔的人,反正SHINN那样的冲动小孩,偶尔被教训也是应该。
她天生外向,甚至REY那种冰山墙壁在常态下都能被她敲出一点可以偷窥里面那层墙的隙缝,何况是不知道怎么应付女孩子的Athrun Zala,她从来都不畏惧如何创造机会。只不过对方的木讷总是给任何人以平等的机会。那个明显不知道稳重叫何物的歌姬能从他房间里走出来,自己的妹妹也会得到因为被人推了所以往男人身上扑的机会。
 
后来她在Pilot休息室里安慰SHINN说的时候,对方用力抱住她,接吻得气氛水到渠成。
还是相处久了才会有基础吧。他们心中却充满了沉甸甸的对死者的绝望。
 
大战的英雄到底在想什么不知道,但是她总觉得自己心会往他那边偏一点。
 
 
 
IV MEER
 
他曾经被吓傻。如果说真正的LACUS是夜神月,那么MEER的道行最多是弥海砂。
活泼得让人吐血得悲哀。虽然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那将会是一个悲剧,但是对方的依旧甘之如饴,他的实话再狠再重也被那种明知前面是悬崖却偏要向前走的决定给拍散。
他终究不会知道她心底那种享受着被人需要的饮鸠止渴的快乐。虽然他次次都想叫她MEER,因为他心里又有一个Lacus。他也不明白那个女孩子一直哭着或者激动着情绪的喊着,我就是Lacus的心情。只是又觉得,她的牺牲和自己有关——他明明可以阻止的,只是因为那时他没带她走。
虽然她的原貌不美,可是那张过分活泼的Lacus的脸却又能给Athrun制造一段梦魇。最后还是维护了自己的偶像而死的Meer,又有谁会记住。说着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的Lacus早已剥夺了那个女孩子的一切。那些都Meer借来的,名声,容貌,地位。只有那相似的声音是自己的,但是因为像Lacus才有价值。
真正的歌姬的眼泪,为谁都可以流,因为和菩萨一样的慈悲才是Lacus Clyne的心肠。
而Meer每次演说的时候,总是一脸破釜沉舟的,似乎带着深深悲伤的决意。
 
HELLO,HELLO, ARE YOU OK?
 
 
 
V Meirin
 
他起初连对方的名字都没有记清楚过,比起过分活泼的姐姐,妹妹几乎被掩藏在光芒下。可是听声音却无比的熟悉,CIC的女孩子初次见面的时候躲在金发少年的身后,却也能在危机时刻一句缘由未问的帮助他。
如果爱情是盲目的,那么,什么又是瞎的。
 
她陪他看着最初的未婚妻和他的青梅竹马上演万年新婚夫妇的温柔,她被脱下了戒指的奥布首相拜托照顾他。
她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却能紧紧跟随他。
 
甚至,她照样能穿着ZAFT的那身绿色军服,在一片白色的ORB军服中红配绿得毫无惧色。
 
 
 
VI Athrun
 
他的人生一直很凄惨。在外人看来都觉得同情。
血色情人节失去母亲是被设定的悲哀,和青梅竹马不得不枪口相对是SUNRISE对主角的折腾。和好友的对决让他痛不欲生,父亲的激进做法让他再失去未婚妻。对他心怀好感的少女让他求死不能,祖国同样不能回。他选择失去自己的姓氏。
那是他自己选择的,无可奈何的,其实有多余选择的,他却放不下挂念的人,选择硬生生的卡死。过去的幻影决定了未来的路标。
曾经他主动选择相信的,终究是欺骗他的。他主动出手解决的事情,永远越来越乱。他极力挽留的,依旧随风而逝。
 
有人口口声声说,我尊重你的选择。那时候他已经知道,连选择余地都没有。闭上眼睛,仿佛听到血在汩汩的流逝。
那些蓝天湖泊水天一色,终究成了天边的一缕怀念。
 
这些,也终究是他自己选择的,甚至连发脾气想抱怨的时候都觉得无力。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