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银魂|银土]14 成人的童謠
by  shula

题外话:……内容是PLUG的lipcord的不纯洁改编。题目和文章内容基本没有关系〔口胡|||〕另外我很想打滚我的KR我的RS我的姐夫X小舅子我的双R啊啊啊想了四个题材都抵不住想推倒十四的欲望吗||||||〔被PIA死〕
棉被包裹着滚烫的身子,仿佛身在蒸笼却逼不出汗,高温得头晕目眩。
多少年没有得过感冒这种东西了……已经忘记了那种感觉。
土方十四郎在真选组屯所的宿舍里辗转反侧。
迷迷糊糊的熬着时间却没有睡着,疲惫的神经在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的时候,他渐渐有了不安的感觉,或许那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吧,纸门刷的被拉开,除了冲田一如既往充满戏谑和轻蔑的声线以外,他果然看到了那个让他很不爽的人物。

因为太过于相像的缘故吧。甚至连在路边找个店稍微休息一下都会遇到——啊,竟然思维同步到连找地方休息都能看中一样的地方吗?〔是cheeky的情结……-v-||||〕这是什么样的孽缘,仿佛一条红线缠着两个人的小指,无时无刻的指引着他们的会面。

可是……现在最不想的就是看到这家伙呢。

“我还以为土方先生看到老板就会跳起来,感冒也会飞走呢。”冲田颇感失望的这样说着。那个自来卷抓着头在旁边一副呆愣样子。

什么呀,没有见过人生病吗。他脸上冒着青筋,果然如冲田所期望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喂总悟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为了土方先生才把老板带来的呢!”
“你以为自来卷是一种药类吗!”
“老板是有这种效果的吧。你们两见面都是很兴奋的啊。如果副长先生你好起来我就可以翘班了呀!”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的语气。
“开什么玩笑那家伙是来讨嫌的吧!”〔青筋〕
“喂喂阿银我可没有这样的打算——”银时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就有队士叫冲田队长的声音。于是冲田顺理成章的跑掉了,后事也就顺理成章的丢给了银时。


于是坂田银时走进了充满感冒病毒的房间。在土方的被褥的旁边放着托盘,盘子里有着杯子和水,以及病人换下的冷敷贴,一切都是与真选组的气息格格不入的东西。

“真是稀奇呐,鬼之副长也会感冒呢。”〔感慨。〕
“你一脸理所当然的赖在这里做什么,快点回去。”无法像平常那样吼对方让土方有点心累,可是看着对方游刃有余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勉强的样子,土方还是无可避免的来气。

怎么说呢……土方十四郎的心中,坂田银时的位置大概是一个对手吧。被对方看到自己示弱的样子是有违他的武士道的。

“干吗啦……我才刚来的。”
“我又没有叫你来。”
“……”银时无言的想,分明是冲田那小子说,有很有趣的东西要给他看的才来的啊。否则今天限定内被小穷神看上的他也不必用这样猎奇的心态来补偿交恶的财运呀。
不过……没有想到很有趣的东西是生病的多串君你呀。

“我说你,怎么会感冒的?”他随口的问,心下猜测大概又是辛劳过度吧。
“之前出任务的时候,冒着大雨逮捕犯人,长时间全身湿透才会这样。虽然托大雨的福,人物倒是干净利落的解决了。”
“哈啊……你们这些警察还真是辛苦啊。”
“嗯承蒙夸奖啊!”躺着的病人掀了被子盖住了半个头,转身背朝银时。心里暗想不就是万事屋的自来卷在这里这样的小事为什么会睡不着!
“我说……你老是冲着那边,我会很无聊誒。”虽然土方十四郎一向对阿银总是恶声恶气的,可是阿银的心也总是会受伤的啊。
半闭的眼睛偷偷看了自来卷一眼,“无所谓,反正我是要睡觉。”
“搞什么啊你这混蛋人家可是好心好意的来探病的。”阿银说的陈述句听不到多少诚意,是他一向讨厌的语调。
他本来就没有要他来,也没有拜托他来这里搅得自己心神不宁的。生病的时候心神不宁让本来就暴躁的副长脾气更加不好,想到这里土方终于吼了起来:
“什么探病啊!”

等待他的不是对方的回答,而是自己的一阵猛咳。

“喂……没事吧。”对方担心的问。
“没事个头,你快走啦!”忍无可忍的转过头,刚才的猛咳让眼睛酸涨得几乎翻出泪水来。土方真的不知道自己用这样的湿润的眼神加上脸上的青筋企图对对方进行恐吓所达到的效果完全是南辕北辙。
依旧一脸慵懒表情的人伸了手过来,轻轻的撩起了他额前的刘海。掌心所触的惊人高温,额上突如其来的冰凉触觉,让两个人都安静下来。
“烧的真厉害啊……”阿银仿佛在自言自语,温和的看着他。
土方也安静了下来。难得的舒适感让他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了那些别扭的愤怒和见到银时的那些条件反射一样的戒备。可是对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让他又不自在起来。伸出手拍掉了似乎凝固在自己额头上的手,他带着某种的精疲力尽把目光转向了其他方向。
坂田银时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带着陌生气息的副长。

眼神迷离。〔是累的。〕
脸红。〔那是烧的。〕
全身发热。〔那是在生病!〕

可是……看起来……好像……
很有撩动人心的感觉。
银时的脑子里的思维渐渐被眼前人的样子带到了奇怪的方向。心上仿佛有爪子在搔着,那种痒痒的,希望得到什么才能满足的空虚的欲望。

“我要睡了,你快点回去,别在这里讨人嫌。”因为刚才剧烈咳嗽的缘故,虽然土方说着那样的话,可是口气和陈述句已经没有区别。他的确很累,累得想好好睡一觉,什么也不想的。
“你睡着我就回去。”银时想,人家可是没有见过多串君的可、爱、睡、颜啊。
可是多串君正在被“我在失职别人都没有生病可我生病了怎么做榜样还给进藤先生添麻烦为什么这个样子会被这个家伙看到!”的思维纠缠。
两个人就用“回去”和“不要”这样三岁儿童的用语来回抵触了好几个回合。
这种交涉不可能有结果。银时看着安静下来的土方慢慢的坐了起来。

衣服松垮。〔喂,那是睡衣啦,宽松是正常的……〕
看到锁骨了……〔感觉很性感吗……〕
多串君用手自己撑着太阳穴。〔啊这个姿势好孩子气的可爱呢……〕

“既然你不肯回去,我就给你点好东西你回去吧。不准说不要。”对方的瓮声瓮气的说。
“啊?有东西送我的话我从来是却之不恭啊。可是你起来真的没有问题吗?”
可是对方以一种生病的人才有的带着一点迟钝的眼光看着他,软化了那青光眼的杀气,土方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渐渐靠近自己的呼吸带着不正常的高温。黑发的男子的脸颊近在眼前,闭合的眼睛微微颤抖的睫毛,阿银只觉得自己嘴唇上多了对方柔软的唇瓣的触感,带着稀薄的烟味。虽然是以撞过来的力道,甚至生硬的把牙齿都撞得生痛。

唉,多串君,这是你初吻么。惊讶笼罩了一切,心里几乎听到了呼隆隆的打雷一样的巨响。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闭上,看着对方没有丝毫不自然也没有羞涩的表情,他真的惊讶了。
这个不知道是否称得上吻的吻很快就结束了。几乎根本没有技巧的,也没有把舌头伸过来。动机仿佛单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喘着气的土方,带着赌气的表情盯着他说,这是我送你的感冒,好好带着走吧。
他还是愣着。手已经不由自主的举了起来,抚着自己被吻过的嘴唇。
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意味着什么事情的土方,脸上带着不合场景的十字路口絮絮叨叨的说,都是你不愿意回去,我听人说如果传染给别人自己就会痊愈,所以我传染给你好了,我真的要睡了——
呐,副长先生啊。他终于出了声。看着对方又背对着自己躺下,他继续说着。
怎么说你也在发烧。
还是不要做这样不谨慎的事情的比较好。
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就算是对病人。
听着阿银说话的土方,看见了对方把手撑到了被褥上,背上有阴影笼罩过来。自身的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在接近。气息从耳朵背后逐渐的贴近过来,语气里带着一种危险的味道。

我,也会乘人之危的。

土方终于意识到他自己刚才做的事情的后果。他只觉得阿银的气息变得陌生而危险,带着他所陌生的狩猎气息。
他慌乱的挣扎起来,我才没有那个意思你误会了!
抱歉呐,事到如今已经停不下来了——

惯于使用的右手对对方按住了手腕,本来就宽松的浴衣的领口被掀得更开,炙热的吻贴熨在耳后,土方只觉得全身都战栗起来。危险的甜美的陌生的战栗。他偏着头想躲开,可是越发把自己雪白的后颈暴露在阿银的视野里。酥麻的感觉随着对方的嘴唇移动扩大了范围。冰冷的手伸进了浴衣里,触及之处一阵颤抖,舒服得让他只觉得有一种坠落的危险。
住手。他喊得没有一点魄力。带着颤抖的嗓音被听成了欲拒还迎的诱惑。冰冷的指尖瞬间爬上了胸前的红蕾,被对方用手指以奇异的手法揉搓着玩弄着,他扭动的身体想逃开。身上的人终于压了下来,压得他不得动弹。暗哑的声音贴着耳垂说,别乱动。他越发的惊恐起来,挣扎起来,可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绵软得犹如碎散的棉花。他看着那带着魅惑带着深邃的红色眼眸对上自己的视线,仿佛要被吞噬了意识一样,嘴唇也被对方吻住。银时灵活的用舌头滑进自己的口腔,划过上颚的时候他已经抑制不住的开始战栗。口腔里胸腔里的空气都被对方掠夺走,非要换了对方的气息灌进自己的五脏六腑,带着糖分的甜味,所有的感觉陌生而甜腻得让人窒息。他真的没有办法动弹,甚至意识都离自己远去,要融化在那个男人的温柔那个男人的占有欲里。

手指已经摸到了腰侧。上身的浴衣已经被褪到腰际。空气中的寒冷让土方觉得不适,他呻吟出声,带着自己都陌生的妩媚。天然卷的男人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他,一边熟练接下他绵软无力的挥拳,一边将手伸向最脆弱的地方。
土方尖叫的弓起了脊背。排山倒海的欲望压倒了一切,他的身体随着阿银的动作而起伏。泪水无意识的留下,带着自己压抑的呻吟。舒服和羞耻的感觉互相争斗着,因为生病而滚烫的身体已经仿佛要被焚烧一样痛楚。他下意识的叫着那个名字,他叫银时,银时。
然后对方温和的声音传来,说,我在这里啊。他被抱起来坐在对方身上,对方吻着他的脸颊,顺着他下颌的线条吻着,温情脉脉的让他慌乱。手指爱抚着他的欲望,湿润的液体从顶端留下,可是他得不到解放。对方温柔的残忍的延长着调情的时间。他只觉得全身仅剩的感官全部集中在那里,身体叫嚣着要阿银,理智早就灰飞烟灭,他被快感逼得流泪,可是还是瞪着对方说你放手。
真是不坦率的可爱啊。银时低头咬了他的锁骨一口,在那刺痛里他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意识恢复的时候他看到对方指间滴落的白浊液体涨红了脸。银时舔着自己的手指,一边说多串君是第一次吗,那么是不是要吃红豆饭。
羞耻和愤怒瞬间爆发,土方张口往阿银的肩膀上咬下去,可是身下的入口处突然有了被入侵的异物感,他真的慌乱起来,低吼着说自来卷你这个混蛋你给我住手啊!
哦……还有精神呀。阿银圈住他的背。食指慢慢的探入。

就算之后会被讨厌,也没有办法停下来了。

十四。是你引诱我的。

我想要你。不管是你的倔强你的暴力还是你的感冒,真选组的蛋黄酱的OTAKU的〔……〕阿银我照单全收。


混蛋谁引诱你了!带着哭腔的反驳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他知道自己在这个男人的身下得到了快感,他为此感到羞耻。可是后庭里被搔刮揉弄到了让他气结的地步,他抑制不住的呻吟。他想喊谁的名字来找回什么,但是他的脑子里他的身体里都只有那个男人的影子那个男人的体温那个男人的动作,最后他咬着下唇,泪流满面。他知道自己不是讨厌银时,只是他无法正视自己的心,心里最底端的想要依靠阿银的想法。
身体被贯穿的那一刻他痛的撕心裂肺。手指在银时背上抓出了深深的红痕,本来昏沉的思维突然被疼痛惊醒,眼前一黑的时候他以为要死了,但是意识却被阿银温柔的捞起来。

那些词句仿佛山间滚落的石头,深深的落进水里,泛起涟漪。
呐,别把感冒想得那么不可原谅。感冒不会妨碍真选组什么的。如果真的那么在意,就传染给我好了。

对方在他的身体。他用滚烫的体温包裹住了对方坚硬炙热的欲望。眼泪被温柔的吻掉。阿银抓过他在他背上施暴的手,一根一根手指细致的吻过去。尾锥上慢慢涌起了酥麻的快感,身下的律动由缓慢开始,进入退出都带着灭顶的快感,被压迫的那一点带起的战栗一直蔓延到脚趾尖。痛苦和快感交织着灭顶的冲动,眩晕得仿佛要死掉。炙热而坚硬的欲望深入了他的后庭,仿佛贯穿了整个人,满胀而充实。土方颤抖着抱紧了对方。绵软的身体细细密密的起了汗湿。银时温柔的抓过已经掉落的浴衣包裹住他光裸的身体。

十四你现在的样子好可爱啊。
别用那种形容词肉麻死了!
明明很舒服干吗不承认呢。
是啊舒服得我要死了一样!

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在对方的深红色的眼睛里看见自己欲哭无泪的表情。银时笑了起来,身下用力的一顶。他尖叫起来。

哪,真的那么舒服的话。银时带着不怀好意。
你想怎样啊混蛋我要杀了你!
我就做到你烧退了为止。剧烈运动很容易出汗的。
混蛋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啊!
十四,没有听说过含羞草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是牡丹花!
可是你是含羞草。

他气结。对方用力抱紧了他。


对不起。
 
他来不及体会这样的道歉的含义,只觉得眼前一阵白光,回过神的时候身体前后都是一片湿滑。
混蛋你找死竟然竟然竟然……!竟然了半天他也没有办法把事实说出口。
所以我说对不起了嘛……

你去切腹吧!!!!
 
×              ×                ×

后来该做的收拾当然是始作俑者的责任。

冲田总悟看到万事屋的老板端着一盆热水和毛巾的时候说老板你要给土方先生接生吗,是剖腹产吗。
银时回头微笑说,生出来了你也晋升当长辈了,要给压岁钱哦。
冲田切了一声说我好希望土方先生难产死掉啊。

再后来土方的痊愈是包括发烧包括嗓子包括腰痛和难以启齿的地方的痛。
冲田问候他的第一句话是土方先生您的腰没事嘛。他头上冒着青筋无可反驳。

冲田总悟坐在走廊上一边拿着狗尾巴草斗着院子里不知道哪里的野猫一边指桑骂槐一样的说,虽然是春天了可是你叫成那样我们这样健康正常的成年男子可是要告你噪音扰民啊。

于是他头上的青筋再多一个。
 

后来的后来,阿银在歌舞伎町看到真选组的巡逻车的时候,那里面的黑发蓝眼睛的男子就会命令不明所以的山崎回头回头!山崎莫名奇妙的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副长从耳根红到整张脸,头上貌似还冒出了白色的蒸气〔?〕。


阿银右手举着圣代左手搔着后脑勺,看着远去的不坦率的背影他难得的叹了一口气。

十四,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害羞〔……〕的逃掉会让人更有推倒你的欲望呀!
 

THE   END

后记:无良的结束了。第八个字母的运动十分的难写!抱头打滚ING。本来想用力的M十四的可是没有成功……貌似。土方先生就是要一边逞强一边被调戏被阿银用力的疼爱才是最高啊!〔你这个满脑子工口思想的混蛋!去和谐啊!〕可是我还是没有写到这样的地步TAT。为了这个第八个字母的文章,我连BGM都换成rurutia的歌曲……我老觉得她的歌曲充满了色气……〔喂喂喂!别用你肮脏的思想玷污别人的歌声!〕结果熬成了这样……什么主题也没有,就是只有推倒而已TAT〔你太腐了啊姑娘!〕。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