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银魂|攘夷all]21 躁鬱症 +[坂高坂]26 繃帶
 
by shula
 
前言:关于这个编号问题——其实这是从我家那位从日站挖来的暗黑50X〔文或绘都可以〕的题目的编号。这个真的很刺激创作欲。笑。可是这次的两篇重合了一点唉。
 
 
 
 
 
21 躁鬱症
 
 
 
高杉在战斗中失去眼睛的那天是旧历的盂兰盆会的日子。那时候他们在德岛。
桂想起那天的时候经常感叹为什么想起攘夷的日子的时候天空总是灰色的或者是有着血的颜色呢。银时在旁边一边咬着粉红色的棉花糖一边说,你的记忆太有颜色了没办法,真是个大染缸。
什么记忆的颜色,只不过是人带着太多感情去回忆了而已吧。
 
后院里有乒乒乓乓的声音。吃着棉花糖的人说孩子他妈你快去看下,肯定是你女儿在砸,不,是在砍东西。
桂一甩手把手里的书扔在银时头上,不是孩子他妈是桂。
银时满不在乎的随手把吃到手上的粘糊糊糖浆擦在书上再扔回去。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了只剩下垃圾但是孩子不从小好好教育就不行啊……嘴角还带着糖渍的男人站起来嘀嘀咕咕地往后院走。 桂捡起皱成一团的书,看着银时摇摇晃晃的背影,面无表情的叹了口气——如果有一天云彩都变成甜的,这家伙会毫不犹豫地把天空吃成空白吧……
 
 
银时拉开纸门看也不看情况直接开口就是一句,高杉你别浪费力气了拿刀跟空气过不去还不如去劈柴,大好青年应该投身于热血的建设事业。
话音刚落眼前白光一闪,银时下意识往后一退一脚踩在不知道什么东西上,一滑就跌坐在地板上,再抬头就是闪亮着光芒的剑尖。
 
拿着剑的人似笑非笑看着他不说话。
 
那时候以高杉为中心就是一个低气压〔台风〕发源地,刚失去左眼的人拿东西不精准无所谓砍人有偏差就恨恨得直咬牙。台风尾扫到的范围经常是后院里竖着的东西几乎都挨过砍。
 
银时看了看自己脚下的东西。是一团黏糊糊的沾着血的棉花。他顿时想起刚才吃的甜食的名字和这个东西也有着共通之处,于是胃酸上访到咽喉以后回落原地。
抬头看看高杉脸上的绷带还是好好的,银时无谓的叹了口气说喂不要随地乱扔垃圾啊。
兵不厌诈。对方很正直的回答。
他无奈的站起来,说,你砍我也没用啊,你的感受我是体会不到的。
剑尖随着他的动作上移,然后停在他的眼睛前面,说,我从很久之前就看着只眼睛不顺眼了,挖下来给我吧,挖下来就能体会了,这也是很难得的人生经历呢。
 
银时跳下走廊,站在了院子里。他说你应该已经过了不敢一个人在黑暗中睡觉的年龄了吧。高杉挑了挑眉。银时看着他突然缩小的瞳孔,迅速抽刀,果然在下一刻就是冲撞过来的力道,剑的接触电光石火。
 
喂你别在缩瞳孔了拜托快变成全白眼了。
闭嘴,死兔子。
 
桂在房间里听到的都是乒乒乓乓的声音,拉开纸门的时候看见两个热血青年貌似认真练剑状,于是白痴少年就刷得一声把纸门拉了回去。
 
假发那家伙真是没视力。
银时用力抵开高杉的剑,一刀砍回去,对方似乎的确在焦距上出现了偏差,非但不避开反而迎着剑过去了,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银时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高杉笑了。然后挥刀。
 
倒下的是银时身后的树。斜切面。碗口粗的树干年轮细细的扭曲的控诉的近年来的风不调雨不顺。
……高杉,你还真劈柴了。
啊,距离感真出问题了。
你真的要劈我啊混蛋。
哼。
 
仿佛一副兴味索然的样子的高杉把剑插回剑鞘里,半转身了身却又回头。
“哪,金时,我其实刚才打算砍的就是树了啦。”
刚想说你这个混蛋怎么跟辰马一样就喜欢叫错人名字,银时突然想起辰马其实已经到邻近的城镇去办事三天多了还没有回来的事情。
嘴角扬起来,死鱼眼上翻到一个月牙的弧度,他心情愉快的说,啊啊原来是想念辰马了啊。
已经迈步走开的高杉顿了一下,然后还是走掉了。
 
 
 
银时本来打算继续躺在走廊上晒太阳的,可惜桂适时的出现了,在他身边坐下的同时挡掉了灿烂的阳光。在背阴的地方他奇怪的看着对方一脸的平静却在太阳穴上爆青筋的表情。
 
怎么了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高杉进来捏我的脸。
哈……?有什么关系不是小时候也捏过了。话说你的脸还是小时候好捏肉比较多。银时说着还真的伸手过去捏了一下然后被桂直拳打飞。
可是你不觉得长大以后还捏很恶心吗。
……你做了什么让他暴走的事情了吗。飞回来的银时暗地里想该不是说辰马了吧。
我只是跟他说过一阵就会习惯的,焦距对不准距离感违和这样的事情过一段就会消失,不用那么焦躁。然后他就说,其实我才不在乎眼睛的事情呢呆子。让人听了就来气这种口气。
………………。银时望了一下天空犹如棉絮的白云——桂的思维如果是这样懂得变通就好了。太正直的、太正直的对话了,根本就是鸡同鸭讲。
对了你知道辰马什么时候回来吗。
 
今天呀。桂依旧用很正直的表情看着他。银时顿时觉得一阵无力。
 
咳,后院的树君,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了……
 
 
 
前门传来一阵喧闹声。桂一边说着啊大概是辰马回来了就要过去看。银时打了个呵欠干脆躺下,伸手扯住了要走的桂的和服下摆。
好了孩子他妈你不要去打扰二人世界。
不是孩子他妈是桂!
 
×        ×          ×
 
 
坂本辰马依旧在玄关的地方手里提着沉甸甸的土产啊哈哈的傻笑,落在地上平整的沿着线裂成两半的正是他从不离头的奇怪盔甲帽〔?〕。浑身尚在冒着剩余的杀气的高杉慢慢的把刀插回刀鞘里,哼了一声,说,欢迎回来。
 
啊哈哈哈哈晋助我回来了。
 
 
 
〔完〕
 
 
 
后记A:没有戒指就没有这篇的完成!高子和阿银对手戏那段没有戒指我就真的从那里卡着……而且是永远永远卡着!真的是一篇文的完成 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啊亲爱的。〔嗯?后记成感谢状了么?〕啊对了……这篇文纯粹是想写“高子思念辰马但是是用找人打架的发泄形式”……。被揍|||||看起来真all么?
 
 
 
 
 
 
 
26 繃帶〔坂高坂,微H〕
 
前记:咳……怎么说呢,还是觉得高坂的H苦手囧……虽然很萌可是在描写上我实在苦手啊||||真的是所有CP里大概坂高真的是滚床单的代表了。这片跟上一篇真的有很大的联系囧。〔胡扯〕花了很长的时间写可是依旧很短||||我的效率真的好低〔泪〕。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一直用节日尤其是盂兰盆节来写坂高|||||……
 
 
 
 
 
正文:
 
 
高杉用剑指着地上的人的时候嘴里还咬着烟斗。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下一刻挥剑如光在黑暗中划过,人头落地,血如泉喷。
他身上没有血。他已经很少自己动手杀人。只是这个人在一片混乱中还真的有办法冲到他面前。
日期是八月十六,地点是京都东山如意岳,想得手的军火藏在京都盂兰盆会五山送火仪式的其中一座上。
因为山上都有要准备点火仪式所以是禁止上山的,虽然同时存在这易燃的材料,可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过禁止上山对恐怖分子来说都是浮云。不过高杉也没有破坏祭典的意思,所以鬼兵队偶尔也低调的上了山。
碰到这种日子其实高杉自己也不是很想行动, 但是偶尔他亘古不变的少年心也会闪过什么古怪念头所以他决定上山。又子和半太在那里指挥人搬运箱子的时候,他身后一百多米处就是如意岳的“大”文字烧的横线部分开始点火。照亮了他们这片依旧黑暗的树林。红色的火焰苍凉的舔噬着漆黑的天空,焰舌层叠着张扬,仿佛猎猎的旗帜。
高杉把烟斗拿下,慢慢喷出一口白烟。
 
数年前。他好像也有看过血色的天空阴沉无光,现在的左眼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虽然有一半的世界完全沉寂于黑暗,但是他一直在里面栖息着。
于是又子和半太听到一个很有趣的命令。
我们也烧山吧。
 
 
*         *          *
 
陆奥一直在抱怨日本这个国家节日太多,让某个只会啊哈哈的老板隔三差五的就想回地球。毕竟做生意从来没有节假日。可是坂本辰马就会在节日前后接下回地球的下单。然后顺理成章的回来。在京都车站下飞船的时候已经天黑。陆奥讨厌人多的地方,可是坂本很兴奋的在前面喊你看你看陆奥,大文字烧变成犬文字烧了啊哈哈哈哈。
 
=口=……
这个表情大概就是所有人的通用表情。陆奥一边矫正自己的表情一边惊讶的发现,人群中只有坂本辰马是笑着的正常表情,她突然发现他的老板的墨镜已经遮不住眼睛了。眼神里有怀念又认真的错觉。
啊哈哈陆奥难道这是今年的特别节目么。在她错觉的时候,坂本辰马就已经迈开步子走了。陆奥皱着眉头跟上。因为有五山送火的仪式京都的交通就已经很混乱了,她跟着辰马在大街小巷穿行却没有目的地,仿佛就是要享受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乐趣。
后来陆奥醒悟过来这是啊哈哈腹黑男把她甩掉的伎俩的时候她怒火万丈。
她无奈的随波逐流,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清水寺附近的时候她决定进去求个签请神明保佑她在找到那个大脑中空的混蛋之前,那个家伙不是已经签下了巨额的空头支票……
正在这样想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了卷毛头和他的红风衣显眼的在一群身着和服的人群中,183的个子也让他很鹤立鸡群的往商业街的方向移动。
 
坂本其实本来是真的很想看看那里的小型的阿波舞表演。虽然这不是在德岛,而是在京都。
他对以三味线、鉦和笛子伴奏,巨大的太鼓打着节奏,表演的人喊着“踊る阿呆に見る阿呆同じ阿呆なら踊らにゃ損々”〔中文:傻瓜看笨蛋跳舞,既然都是笨蛋傻瓜就让我们一起跳吧〕的声音记忆犹新。仿佛有人在旁边说,嗯这个号子真的太适合你笨蛋本。他喜欢三味线的声音带着夏日的风情,可是总觉得太过热闹,热闹的一点 印象都没有,剩下的都是那种闷热的夏天的热烈的气息让他记得起来。
 
每个队阿波舞的舞姿是一样的,典型的打扮是女子头上戴着尖尖扁扁的草帽,男子将围巾的系扣系在鼻子下边。但服装却千姿百态,队形变化多端。人们都站在路的两旁。他在高低不齐的舞者的动作间隙看着对面的街。
 
红色的灯笼白色的路灯。紫红色的和服,宛若活生生的金色的蝴蝶。白色的绷带。高杉的脸在移动着的舞者留下的视界空档里若隐若现。光和影在他的脸上幻化各种奇怪的形状,让那张脸阴晴不定。身后女孩的金发耀眼。他们两静止在街的两旁,相隔着不停流动的舞蹈队伍。对方的身影若隐若现。
他不知道高杉是不是看到他,因为一直保持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那个表情很魅惑,带着诡异的无谓和放肆。辰马想起来当年的晋助也是这样笑着说,失去眼睛的事情我才无所谓。
原来这个表情如此鲜活的犹如昨日再现。辰马突然觉得胃上面位置的器官有点难过,于是他笑了。
 
陆奥也看见了对面金发的又子瞪着她看,那时候她正站在坂本的时候拿着枪对准某人的背,正要说你再不跟我回去我就开枪了。看到又子她反而松了口气,她想,反正有人大概会替她开枪也没准。
 
表演很快就结束了。辰马把墨镜往上推了推,高杉把手笼到和服里,转身朝着不同的方向各自离去。
 
 
 
×          ×             ×
 
 
辰马拉开烟草店的纸门的时候,看到刚才面对他的人正背对着他。嘴角叼着着的烟斗正冒着青烟。
“啊哈哈哈你跟我朋友一样用是同一种味道的烟丝啊。”他开口说。
那人背对着他回答,“我说,有笨蛋说替人去买烟丝去了好几年吗?”
“啊哈哈我错了,我去的那个传说中的行星上没有烟丝,只有一种很难吃的水果。”
 
高杉转过身来,笑了。三分罂粟的甜美七分彼岸花的绝望的笑容倾国倾城。歪着头的他仿佛幼稚得如同小孩子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但是又很快厌倦的事情。
他看着高杉从怀中掏出几个铜板放在柜台上,后面的老板依旧微笑着说多谢惠顾。坂本心想原来做生意真的很好,竟然能和恐怖分子相处甚欢——突然想起来,这是在说他自己么。
他跟着高杉在已经夜深的街道上晃荡。陆奥和又子已经去联谊作为尾行者的心得了〔……〕。
和刚才拥挤的人群不同。五山送火的仪式已经结束,四周的山恢复了黑色,合着天空压抑着人心。入夜以后的风很凉快,在背后看着前面穿着女式和服却有着男人的身形的高杉,坂本突然觉得那种异样的妖艳让人心悸。
 
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揽过高杉的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吻住了对方。被女式和服包着的圆润的线条下依旧是有力的男性的躯体,蕴含着张力犹如野兽。对方优雅的抬起脚用木屐的后跟在他的脚上用力辗了几下,他松开手看着对方啊哈哈的傻笑。
 
真是笨蛋本。走吧我们去拼酒。输了你就在街上跳脱衣舞。
 
 
×             ×                 ×
 
 
高杉没有打算让自己心情不愉快。虽然他已经很不愉快了。很多年前他们在德岛经历过盂兰盆会,那时候起他看不见了左边的世界,虽然他从来不在乎,因为没有松阳老师的世界怎么看都是一样。给他包扎的人在他的左边,身上带着硝烟和血型的味道,用了很大的力气给他止血。他想他从来没有那么痛过,痛的与心里那道被自己勒令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的痛能够两相抵消。不过后来眼睛不会再痛了干涸了。
 
呐晋助 今天晚上的犬文字烧真是了不起啊。
哼。
 
他没有回驻地,和过去相遇的时候他从来不栖身现在。所以他和辰马住旅馆。房间里冷气嗡嗡的开着,他却觉得觉得焦躁。那个晚上也是,他流了很多血,周身因为受伤的兴奋竟然发冷。
最后他说,辰马,我真的很不爽,你让我上吧。
啊哈哈哈好啊……不要我跳脱衣舞了吗。
去死。他一把推倒坂本辰马。对方顺从的倒地。他扣住对方的下颌 用力的吻上去。可是身形的差距还是让他被辰马抱着。周身都能感觉到哺乳动物的体温,他突然觉得安心下来,舒服的加深那个吻。
高杉的啃咬顺着脖子往下,力道之大让他觉得刺痛。他想高杉是想传达他自己的一种不安定。越是受到刺激的野兽越是摆出攻击的架势。酥麻刺痒的感受都往下半身的器官集中,高杉晋助的手指灵巧的掌握了他的欲望。
进入的时候发出了满足感叹的人是高杉。
他们接吻。高杉在他的上方,像一只猫一样妩媚又像豹子一样的危险。琉球的山猫“玛雅雅玛”,优雅的女王。身下的撞击稍显粗暴,可是发出很享受的呻吟的人还是猫一样的晋助。
辰马看着上方的人的表情其实带着点绝望,却眯着眼睛在笑。他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变得很柔软,柔软得承担不起对方的笑容。
高潮临近的时候,高杉狭长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脸的轮廓依旧锐利,然而然而那眼神却很茫然。
坂本想糟了糟了,眼前一片白光之后他发觉自己在笑,可是眼角酸酸的,有什么滚烫的液体顺势滑落。
高杉把头埋在他的左颈侧,带着慵懒又张狂的口气说,你不用这么感动我的技术吧。
 
他一直让坂本辰马睡在他的右侧。因为如果在左边就看不见了。他在对方怀里找了个很舒服的位置缩了进去,像只找到窝的猫。
 
 
 
睡到半夜的时候坂本醒了,怀里的小猫也早就醒了,坐在一边吸烟。烟锅里红色的火星一明一暗。
总觉得你像是被我薰醒的。
啊哈哈没有关系啦。
笨蛋本我想起来了。
什么。
那个站在左边给我缠第一次绷带的家伙是你吧。
……你竟然忘记过啊。
 
 
 
 
不,是完全没有没有想起来。
高杉吸着烟,心情平和。
原来那么早以前,你就已经站在我的黑暗里了。
 
 
 
 
 
-END-
 
 
后记:心情愉快的打下这两个字。其实还是要赶快解释一下京都文字烧和阿波舞的事情吧。
阿波舞的话有资料可以看:http://blog.sina.com.cn/u/4900930c0100044z
京都文字烧,即东山如意岳的「大文字」、松崎西山·东山的「妙·法」、西贺茂船山的「船形」、金阁寺附近的「左大文字」及嵯峨仙扇寺山的「鸟居形」相继先后点火,点缀着京都的夏夜,成为了京都的一大风景。
图片地址:http://www.kyoto-np.co.jp/kp/koto/gozan/index.html
至于送火的意义,在京都,盂兰盆会是在16日结束,五山送火是为了恭送先祖的灵魂。
……啊那么盂兰盆节的解释||||http://cn.netor.com/know/tcustom/tcust17.htm
另外,谢谢沉玉关于那只琉球猫的信息-3-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