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记:大概是从去年开始吧,看GSD看的很痴迷,每个周末捍卫时间就象捍卫国家主权一样,很多事情都推的差不多了。国庆以后就开始补很多以前应该做的事情,一边在那里叫着我浪费了很多时间啊一边就好象遗忘了GSD一样,完全没有感觉就把TV全部都删掉了。其实TV里有我深爱的孩子,有我欣赏的孩子,有让我感动的友情,有让我心碎的信任,有让我敬佩的忠诚,以及SS的肝肠寸断的悲哀的保护,还有49以前沉重的喘不过气的生命的嘱托的RS——所有这一切,只因为没有冠上正义和理想之名,就在50里人品的粉碎的如同飘扬的雪花。我一向都没有当别的人是主角,我看的GSD就只是他们的故事而已,GSD可以让我讨厌和无视所有前代主角,可以让我BS所有认同前代第一男主角的人。(……某些ZAFT的同学我不认识……不在讨论范围内……)

于是心里总是当SHINN死了,和REY一起死了。RAW-50看完的一个星期里怨恨的不得了,却不知道在一个星期之内是怎么冷感的如同骤降冰点。或许是想到战犯和思想改造的问题吧,还是开始看历史了之后对动画片的胡说八道不能容忍——明明日本人是娱乐用的我们想找什么共鸣?……写完“真実の花びら”之后,就好象埋葬了曾经悲伤的SS,曾经沉重的RS,然后慢慢的看出SL里的温暖——但是我不想让SHINN活下去,活下去的将来将更加痛苦,他已经在命运里摔得遍体鳞伤,我不忍再看。

曾经说过SHINN是无论如何都会、都想活下去的孩子,REY是非常渴望能活下去的人,所以我想如果他们失去对方也许都能自己孤寂的活下去,虽然悲伤然而SHINN仍会高高的昂着头看着天空,把眼泪逼回去;REY也依旧面无表情的在某一个瞬间露出一种失去一切的凄楚表情。然而到了最后我放弃了这种想法。比起某RP的结尾来说,我自己会更加希望“因为保护对方而死”这样的充满了活下去的希望却被现实无情粉碎的悲壮。新红衣三人组的默契和相互之间的信任,REY的善解,SHINN的体贴,LUNA的勇敢——这些都是希望被定格在永恒却被因为不是主角的缘故显得无足轻重。

遗忘吗?
彻底的埋葬在某一个地方,我不想他们被商业化的东西玷污。就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一样。
——那么纯粹的那么天真的那么执著的三个孩子和他们的命运。


另外说到RS的时候,其实我更加的不确定,REY最重要的嘱托来自议长,SHINN最放不下的誓约是STELLA。如果没有他们背后的人,他们也就不象他们了。但是如果不能超越这些背后的影子,在同人上要写出RS也是一个难题。他们并不是纯粹的为了对方,而是为了不完整的生命。REY的世界可能是议长,我从来不指望SHINN能超越这一点,但是我可以认为对REY来说SHINN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最底线也是他信任同伴。失去亲人的SHINN在STELLA身上到底是看到了他自己的阴影还是看到了妹妹的幻影,这都不重要了,在听到他说“STELLA你不会死的,因为我会保护你的”的时候我泪流满面过,那时候我就想无论这孩子怎么任性我都接受的下去,他是这么任性的懂事啊。最后RS是在生命的嘱托的这一点上达成了最后的一致,REY在说“我是CLONE人”的时候露出的淡然的微笑,SHINN在回忆REY说的话以后一个泫然欲涕的表情,心就这么惶惶的沉了下去。一直以为我承受不起REY的死后SHINN的孤独,因为那孩子在前面一路如脱缰的野马的时候,后面的REY会适时的制止,会站在他最疏虞防范的地方,会在他回头的时候看到背后有同伴的安稳。然而现在我更希望他们死得对得起他们的红服,对得起他们残破的半边翼。

Heaven Know (RS)


by naosuke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在DECEMBER的PLANT内航空港接纳的人数或许是全PLANT最多的。
自从修复以后,人为的造成一种残破的痕迹倒成了教育和平主义的场所。
大江东去浪淘沙,长江后浪推着前浪死在沙滩上,前仆后继,义无返顾,周而复始。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当然不会忘记把前面那个政权的黑暗放大来衬托后一个政权的光明。
要不然怎么叫做前进呢。历史总是在曲折中前进的嘛。


这是PLANT自己招来的错。

以后不要选错人当领导= =

喂喂你基因没检测怎么知道你这人适不适合当领导呢= =+

等等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_+


这样的对话不时从耳边飘过。让人哭笑不得。DESTINY PLAN留下了最后一点影子。

SHINN一边翻着城市的新地图,一边在空港的候机大厅里茫然的张望。
虽然建设过程里有自己的一份力,但是现在丝毫没有验收的心情。虽然看见了拱形的圆顶,华丽的玻璃,光可鉴人的地板上简直照得出人影的时候,他心里却想起了刚来PLANT的时候的自己。

看着那样的透过玻璃天顶看到纯蓝得不搀一丝杂质的天空的时候,只有全身心的孤寂。
空港,或许是个中转站,或许是一个终点,也或许是一个起点。
自己刚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是ORB的终点,PLANT的新起点。
后来自己的人生,或许就成为了REY的中转站。
没有地方可以落脚,没有地方可以停留,不断的飞翔寻找的落脚点,找到却都是人生的一个中转站,最后还是要起航。
总是孤身一人,执拗的不和原先的世界再联络 ,却带着原来的伤口,继续上路。


看看手表,已经过了说好的时间。
他有些烦躁,一边还是到处张望着,一边朝里厅移动着。
然后就撞到人了,他低着头道歉,看到地上对方掉落的地图,他蹲下去拣,对方也跟着蹲下了。


指尖触到对方的一小片肌肤,然后热度就从神经末梢一直传导到泪腺。
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么?
手颤抖的伸过去抓着对方的手腕,然后被对方反握住。
你觉得我是幻影吗?
站起来,他几乎扑进对方的怀里——


很久了

没有在这么和平的环境下。


其实这是另一个男人对他的养子说过的话。
但是现在那个男孩承受了另一个男孩的重量。
SHINN可以感受到,REY用了力。把自己拉入他怀中。


曾经的惊鸿一瞥,从眼睛直望入内心。
差点就成为最后。


想着想着SHINN就想哭了。然而还是咬紧了嘴唇,闭上了眼睛。
对方把他抱得很紧很紧,紧到让他觉得好象是被骨架给勒住的感觉。

胸中两种想法横行肆虐,相互冲撞。
我想你
我恨你
自己现在的心情,到底是怎样的呢。
REY此刻的心情,又是怎样的呢。

松开手,SHINN几乎是强迫自己看着REY。

这半年多,REY到底是怎么过的?
这样的话,我问不出口阿!

REY注意到SHINN眼角的微红。胸口里一阵抽搐。
表面上却微微扯动了嘴角,勉强做出个是微笑的表情:

“对不起,迟到了。”

这些日子,SHINN是怎么过的?
苦笑。现在这么问的话,会被他讨厌的吧……
毕竟,自己做过那么过分的事。

然而对方竟皱起了眉,迅速的偏过头的时候,细小而晶莹的泪珠已经在眼角聚集。
他抬起手,犹豫在半空中。
SHINN似乎更快的察觉到他的意图,立刻抬手擦掉了眼泪。

“别碰我。”

冷冷的话语在空气里回荡着。

                    *

然后SHINN默默的拎起了REY的行李的一边。两个人一人一手拎着不大的行李袋,慢慢的往出口走去。
虽然REY开口想说其实他自己拿的动,因为1月被释放以后,都在治疗中。
但是最后他什么也没有说。有多少话,总是在出口的一瞬间,勇气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于是语言阵亡在舌尖的顶端。

比起把一切都包揽起来,也许还是同舟共济的感觉更好吧。

“这几天你得跟我挤一下。”半晌,SHINN闷闷的说了句。
他其实还想说的是,我在培训,过不多少天就要调职了。去边缘的偏远卫星,还是从事建设工作。
可是他不想跟REY说话。
多么希望还能和以前一样,不要说很多话,哪怕一个动作,REY也能理解。
因为还有一句是他无法说出口的: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那过几天呢?”

“……”险些目瞪口呆。SHINN抓紧了行李的手提带,“我要调职了……”

“去哪里?”

SHINN说出个很偏远的卫星的名字。

“我跟你去。”

REY很平静的说。

SHINN用力的点点头。心里一阵堵闷,然后慢慢浮上一些雀跃。


最了解我的人,依然还是你。

               *
2

十平方的房间里散乱着笔记本电脑,满地的图纸,还有衣服。床铺上甚至有刚换下的袜子。
桌子上的白色杯子里还有半杯没喝完的咖啡。

“我马上收拾房间。”身边的少年尴尬的说。
“我帮你。”
“不用了,马上好。”

REY站在一边,看着SHINN手忙脚乱的收拾房间,被子稍微一抖铺平了就不管;衣服也只是从地上捞起来,一卷就扔进了壁橱。图纸倒是很认真的叠起来,放在桌子上。似乎是发现了REY的目光落在图纸上的时候,SHINN皱起了眉头。
几乎是接近粗暴的,走到桌子前,把所有文件都放到夹子里。

两个人都沉默着。
对方的身份和自己不一样了。
SHINN没有离开军队,而REY再不能留在军队。
虽然那些文件只是图纸,但是原来有的素质告诉两个人,不能给人看,不能去看。

“你怎么不收好。”
“……我……”SHINN一时语塞,然后很冲的说了句,“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
后半句硬生生的消散在空气里。
以前。
以前他们在一个宿舍,REY的一侧干净整齐如同太平间,SHINN的一侧在相比之下就是垃圾场。


“我坐一会。”REY扯过一张椅子坐下。
他现在学会自己打破沉默。
然后那个白色杯子伸到了自己面前,袋装红茶在杯底吃力的浮动。

“小心别烫到= =过会再喝,味道还没出来。”

恩,啥时变得罗嗦起来了呢。
REY抬头看SHINN,后者执拗的把头偏在了一边。

           *

看着SHINN几乎是用砸的把一堆从10米外的数个问讯台拿来的数据牌放在自己面前的时候,REY终于明白路上的奇怪举动是一种泄愤,是一种试探。

“自己选,每个都是招志愿者的战后重建委员会的下属机关,民办。”

手指动了下,依旧在每个关节上留着钝痛感。肿胀而酸痛。
而他也注意到了,SHINN是用左手单手拿着那些资料。

“那,等我。”

“做梦!!!”SHINN恶狠狠的说着,却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生闷气。

他知道他拿的数据牌的数量够REY看上三个小时,自己必须得在旁边干等不成。
甩了甩右手,他看见REY的眼睛掠过促狭的笑意。
懊悔起来。
接着马上又生气起来。把拿起的牌子又狠狠放下。


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举动,绞对方的手呢?
一开始不是只是想叫他快点走么。

选择离家最近的这个报名点的时候 ,SHINN就是打算用走路的节约资源。
然而REY不急不缓的走在身后,突然却觉得很不安心。
仿佛回头就会发现人不见了。
就是这样有些急噪的心情,好象跨越了什么栅栏和界限,他转身过去,没有看REY的表情,直接的拉着他的手臂就开始急行军。

其实没有必要走那么快,他自己也知道。
然而一种很焦躁的心情就是想让REY知道。
烦,想告诉REY他的愤怒,他的担心,他的挂念。
如果表面上要维持象以前那样的沉默而稳固的关系,只有一个基础。
现在还有那个名为“信任”的基础吗?

都是你的错。

想到这里的时候,SHINN才发现,REY似乎很勉强的跟着他的脚步。顿时,他抓着对方的手也失去了用力的初衷,渐渐滑落。
落进对方手心。然后被紧紧握住。
仿佛被什么蛰到了一样,被稍低的温度包容住,却有一阵无名火冒起。

SHINN用了力气想抽出手,于是REY似乎也在打退堂鼓的想松手。
气愤终于战胜了理智。
我要抽回你就真的不在乎的放手了?
以前的一些事情又冒出了苗头 ,那些是黑暗最底层的恶毒的诅咒。

手上传来痛感的时候,REY知道自己刚才的动作实在是不明智。
想与不敢,没资格,纠缠成团,然后被SHINN的愤怒吓了一跳。
手指的关节被SHINN同样的部位胳得很痛。
血液迅速的在被挡住的地方滞留。他不得不用力回绞对方来平衡痛感。
刚开始是手臂的力气全集中去了左手。
接着是全身的力气也不得不集中去那里。
关节渐渐发白。
指尖有刺骨的寒意。

脚步渐渐放慢下来,两人都不可能用全力。
一开始SHINN就用了全身的力气在绞对方的手。在REY也使上劲的时候,SHINN也感到了相同的痛感。
手指往更里的方向收缩,绞出最后一丝空气。
骨血相连。
愤怒,恨意,以及表面平静下的各种禁区。


如果不是街道上车辆一声的鸣笛,也许两人依旧在僵持阶段。
虽然那声鸣笛不是朝他们。然而SHINN竟一个激灵,指甲深深的以同样的力道掐入REY掌心。
REY没有松手。虽然也没有以同样的动作对待SHINN。
SHINN局促的看了他一眼,再移开了视线。

“哪,到了- -”

             *

“SHINN,SHINN。”肩膀被REY摇了下,SHINN回过神,才看见他手上已经拿好了报名的表格。
“选好了?”
“恩。”
“这么快。”
“是你走神了很久。”
“切。给我看下是哪个。”
“……”
“……”
默默的把表格递回去。

申请再入伍。做CIC。回到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我……”想开口说,我来担保你再入伍的资格。SHINN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指尖深深触入自己掌心。
清晰的痛意。

其实这种事情,SHINN在心里清楚,要去找谁担保。

3
双人间两张单人床两个人。
单人间一张单人床还是两个人。

SHINN抖了抖床单,又抖被子。想了想回头,看着REY正在吃药。
花花绿绿的药比以前多了好几种。
到底要吃多少药,好象量剂够顶一顿饭。
要以这么多的药来维持外表的正常的REY,到底,还能活多久?


刀一下子切入了核心。
SHINN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去想。
即使STELLA在DESTROY里,他依然抱着那份微弱的希望,希望通过喊话,让她平静下来,然后……
然后还能活下来吗……STELLA……

“SHINN?”REY的声音穿透他的回忆。
“没什么。你睡里面,否则小心被我半夜踢下床= =”
“……”

灯关掉了以后,黑暗里的气氛变得暧昧而诡异。

太挤了。
背对背的睡着,SHINN却习惯面朝墙壁的那一侧。不过他不想看到REY的背影。然而睡意渐渐远去,已经不再有抱着手机睡的习惯,然而手的姿势却一直维持着以前的习惯。睡在外侧,竟有种在悬崖外侧的感觉。
背后的人动了一下。
他立刻不动了。
很多思绪在黑暗里发酵,冰冷,降温,然后他转过身。意外的看见对方睡得异常安稳的睡颜面朝自己。

……这家伙该不是有安眠药帮助吧= =睡觉都比我轻松?

再愤愤的闭上眼睛,找了个自己习惯的睡姿的开始数绵羊。


REY悄悄的睁开眼睛。
SHINN似乎睡熟了,睡觉时候的人是最缺少防备的。
SHINN卸下了所有的紧张和暴戾,光看表情象个天真无邪的婴儿,等待着滴水无漏的保护。——其实本人是最喜欢对别人说“保护”。
这个场面好象似曾相识。
毁灭安魂曲以后的休假,SHINN就睡了很久。REY一直在电脑前忙着什么,回头的时候看着舍友的睡颜,心里曾经一度有过一阵温暖的柔软,然而那时对未来的不安却是远远占据了上风。

伸出手,轻轻的圈住了SHINN的腰。
比以前瘦了很多。
对不起。

还有,别掉下去了。

“你在干什么?”闷声闷气的从自己的胸前传来这样的声音。
“……我怕你掉下去。”心跳频率差点崩溃。
“嘘つき(骗人)。”手被推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头窝在别人胸前的人,睁开了血红的眼眸。

触目惊心。

血红的眼睛里有着清晰的意志,有尖锐的探索直勾勾的就透过眼睛往心里最底的部分探下去,长驱直入。
带着蓄积已久的愤怒和生疏。

冰蓝的眼睛里只有震惊和慌乱。虽然这些在2秒种之内消失不见,换上的深邃和平静却带着一种微弱的颤抖。


睡衣领子被揪起来,后脑勺狠狠的敲上了墙壁。
SHINN的表情接近扭曲。
REY只是楞楞的望着他。

“解释啊!”手在颤抖。大脑的思维在打结。以前考虑的无数种问话都消失不见。SHINN觉得手脚冰冷。

“我解释了,你还会相信吗?”微微的偏过头,卷曲的长发顺势滑落,挡去大半的脸。


“啪”

在寂静的夜里的声响分外清晰。

SHINN几乎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打下去了。
看着几乎看不见脸的低着头的REY,懊悔的心情一下子把之前的愤怒和莫名的歇斯底里卷空。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不相信……”
“……为什么……为什么那时侯要相信你呢?……”

语无伦次。
想表达的都乱了。我宁可选择相信你。我在等你解释。
为什么不解释?

“说话啊!!”声音不知不觉带上了哭腔。


“你要我说什么呢?既然都不相信。”REY抬起头看着他。

“你!……”举起的手被掐住了手腕,一个天翻地覆,SHINN抬头看正上方的REY,冰蓝色的眼睛里只有哀伤。

嘴角微微扯出个弧度,微笑。
仿佛即将崩溃,即将消失的微笑。

“如果你不在审判席上改口,那现在我们就在天堂见了。”

瞳孔急剧收缩。
ATHRUN的话。
[“因为你们的态度不一样,判决也不太一样。SHINN你说的太迟了。如果REY不招认的话,你就一直说赞成前议长的主张……”]
[你要尽量推脱责任,说是听从命令就好。REY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队长”。]

……其实,答案早就知道了……
等待的……
只是一个确定……


“谁要和你见面!混蛋!”眼泪源源不断的流出来。看不见对方,看不见自己的心,看不见真实。
“你什么时候学会口是心非了呢?”
“我一向如此!混蛋!”
“……学会骂人了。”
“是啊!那又怎样!讨厌!”
“……”冰凉的指尖在脸上轻轻的抚摩,“那么……为什么,要哭呢?”
“我想哭不行啊!混蛋!”REY的手松开了,整个人被圈着抱坐起来,然后被按进一个单薄却安心的胸口,听着安稳的心跳。

REY听到破碎的哭声在自己的胸口断断续续的流淌,滚烫的眼泪渗入心里。
有一个地方松动,有一道玻璃破碎,暖流渐渐的伸展,有一点点的冲动。
他伸手抬起SHINN的脸,把眼泪一点一点的抹去。
指尖的烧灼感,直传到心底某一处,如针尖般刺痛。

他慢慢的低下头,最后覆盖上那颤抖的,柔软的嘴唇。

如果拥抱是最广阔的包容,那么亲吻就是不让你再哭泣的约定。

 

                *

 

尾声

 

国会大楼。

LACUS看着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沉默了有那么一会,终于看着ATHRUN微微的笑了。

“ATHRUN要用什么名义来担保?不过无论什么名义,都是承担很多责任呢。。。”

粉红色的HARO在桌角滚动了一下,耳朵一扇,张嘴吐出一个词:“大変(たいへん,中文:够戗)”

ATHRUN的眉几乎让人看不出来的抽搐了一下,LACUS手中的文件正是REY申请再入伍的表格和SHINN以及自己的担保书。只因为两个人的身份都属于相对的遗留的“重点对象”,再进入军队,总会让人联系到一些不死心的想法。

以我现在的身份,担保。

终于LACUS拿起笔牵上了名字,把纸张递过去的时候,她微微偏着头说,下不为例。

 


我知道,没有下次了。ATHRUN淡淡的说。


              *


CE75年,12月12日。
REY从邮局里拿着一年分额的药的袋子出来的时候, SHINN正靠在路边的树上看着妹妹的手机。
背上所靠的树,枯黄了叶子,然而苍劲挺拔。

SHINN收起手机,跑过去把REY手中的袋子接过来。
这颗偏远的卫星在PLANT的重新开发下正在漫漫的接近它的春天。
人们的生活逐渐步入小康行列,无论在这里开发的是什么派的政治人物,只要是使生活水平改善了,就会得到人们的感激。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过得好一点么?

两人陆续的去了超市,去了面包屋,小声讨论着什么。
也许是晚餐的菜谱,或许是上班时候的事情,有时候还会说到以前,很早的以前。
军队的宿舍一直在比较偏寂的郊区,人烟稀少。落日的余辉总会把脚下的路染红。踩着一地的鲜红前行,脚步都觉得有些恍惚。

SHINN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多久。
登上MS的时候,REY低沉的声音在广播里回荡,在通讯联络里,总会觉得,其实REY似乎还可以跟他一样,驾驶着MS,而且就在不远处。
然而并不是这样。
下班了回宿舍,依旧是双人房两张单人床,但是有张床是空的。
如果不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总觉得什么时候就会失去对方。
如果不紧紧的抱着对方,就仿佛恍惚中对方已经消失。
寂静的几乎无声的默契。
细致的绵密的,要求着对方的存在感。

最后,生命归入了沉寂。或许与自己的火暴性格不相符合,然而,会在看见冰蓝色的眼眸那一刻知道,这样已经够了。


他偏过头去看身边的人。
REY也正好偏过头看着他。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看看你什么表情。
……。REY抬起空着的左手,拍拍他的头。


未来,或许没有,或许只是今日的延伸。
过去,无法改变,也无法再提起,然而它们铺就了今日。
我们只是顺着时间走下去而已。
生与死的时限,总在苍茫的尽头。
终会有那么一天。
但是之前的生命是如此完整。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完)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