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RS】命の欠片~the way you promise~ 

3——4end


by naosuke

PART  Ⅳ   願いこと(祈愿之事)

——
羽ばたくあなたの未来を
見守ることしかできない けれど
いつも 隣に感じてほしい
——
いつか 失う恐さを知っていく
そして 守れる強さを欲しがる

(——虽然 只想守护你可以展翅的未来
  但是,我想一直在你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 将体会到失去你的恐惧
  所以,想要有保护你的力量)


散庭以来就开始的远距离分开关押,让SHINN的囚室离REY大概有一栋楼那么远。
但是离LUNA关押的地方还有一栋楼。
换了的房间的窗户,正好对着REY那栋楼,可是SHINN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看了。
意志上被强迫的听着REY冷酷无情的招供,SHINN觉得自己渐渐在麻木。

相信你
不相信你。

REY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讲得多了,最后发现谎言说多了也就变成了真实。
自己的形象也就被自己的说辞讲成了一个“表面忠心耿耿的其实暗地里人品败坏冷血无情连亲密战友都骗的人”。
他不敢看SHINN,不敢看那双正直而纯真的眼睛里血红的颜色。

那么的鲜红。
那么的清澈。

                *

“那么,你和LUNA在明天下午就可以自由了。可以留在军队供职,也可以选择退伍,再去上学。”会见室里,ATHRUN手里拿着报告,坐在桌子对面的SHINN叉着手望着不知道何处,LUNA把手放在桌上,低头看着桌面。

“不过,如果继续留在军队,则要受军事委员会的管制。LUNA要是退伍的话可以留在PLANT也可以去ORB,SHINN的话,也许退伍就必须被引渡到ORB。”

“你区别对待吗?”SHINN和LUNA同时坐正看他,异口同声的说。

“因为你们的态度不一样,判决也不太一样。SHINN你说的太迟了。如果REY不招认的话,你就一直说赞成前议长的主张……”

哐铛一声,椅子倒在了地上。

SHINN几乎是用自己的拳在砸墙。
他一点也不觉得痛。
那一瞬间大脑里根本是一片空白。
很痛。
心里很痛。
胸口很痛。
五腑六脏都在痛。
痛得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你这样对我。
你居然这样对我。

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不想再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不想听到任何人提到他。

                *

就在前几天,REY甚至觉得,看着墙壁也好。
SHINN在隔壁。
现在他在对面楼。
窗户是开着,可是看多了会太向往自由和生命。

心里的钝痛几乎堵塞了血管。
说什么做自己能做到的,为了SHINN的未来能做到的事情。
或许只是让他更加痛苦罢了。
比逼迫更加痛苦的是不能被相信。

现在我说的话,SHINN你应该没有一句会相信了吧?

说着我不信任你的话的时候,我也将会尝到这样的痛苦。
不能被人信任的痛苦和不能信任别人的痛苦。
我这样做真的能换来你的未来,你的自由吗?


其实……
那些都是谎言啊!
我从来没有那样想过!
可是这样的话说出来,你会相信吗?
你还可能相信我吗?

忘记我呵。
当我从来没有存在过吧。

没有人期待我的出生。

却有许多人期待着我的死亡。

                   *

[回答弥塞亚里的问题时,不能说是YAMATO大人动手的。]

[如果你敢回答,你怎么死都不会有人注意的。]

[生命衰竭嘛!]

……
其实开始说了谎,到后面说什么也都没有人相信了。

吉尔对不起。
连最后的真实都没有办法说出去。
虽然很想告诉SHINN。
想让他帮我记得。
但是已经没有资格了。


“你返回弥塞亚以后,就去吉尔伯特·杜兰达尔的办公室了吗?”

“是的。”

“那里除了你还有谁?”

“FREEDOM的驾驶员。”

“他在那里做什么?”

“拿着枪对峙中。”

“后来谁先开枪的?”

“议长先开枪的。”

“FREEDOM的驾驶员被击中了吗?”

“没有。因为创世纪被破坏。整个要塞都在摇晃和崩塌中。”

“你开枪了吗?”

“有。想击落FREEDOM的驾驶员手中的枪。”

“击中了吗?”

“因为在摇晃中,我击中了议长。”

                    *

错了。
才不是。
当时那怎么解释得清楚啊。
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开枪的。
我瞄准的是KIRA·YAMATO手中的枪。他瞄准的是吉尔。吉尔瞄准的也是他。
然而因为那一次的强烈震动,所有都乱套了。

我打到了KIRA·YAMATO的枪,结果使得他的枪反而射中了吉尔。
而吉尔的弹道偏差。是从我脸旁边擦着过去的。

………………
我想吉尔不会杀我的。他都没有怪过我一次。
就象之前SHINN从来没有想过我是在利用他一样。
但是就是这么混乱的,纠结的仇恨。
在时间的流逝里,变得很可笑。

               *

SHINN被释放的当天早上是一个阴天。
还下着蒙蒙细雨。

他对着ATHRUN说“谢谢”。
跟LUNA说的是“后会有期”。
前者的脸皱得象苦瓜,后者抱着他哭。
他紧紧的抱了一下LUNA,然后把她推开。

LUNA或许一辈子也忘记不了他哭得象个孩子一样,说着“LUNA原谅我。”
脸上只有稚气的不知所措,撤去了多日来的带着冷漠的戾气。
泪水闪亮得刺眼。
那是发自内心的眼泪。

无法背叛自己的心。
LUNA原谅我,后面的那句,大家心照不宣。


——我没有办法丢下REY一个人。
哪怕他是那样的对我。


REY被判的是无期徒刑,终身监禁。
其实就是在等死。

 


“SHINN,有空要来看我。和REY一起来。”
车开走的时候,LUNA摇下车窗朝他喊。
风吹散了紫红色的头发。
女孩的话在呼啸的风和淅沥的雨中模糊不清。

那是他生命里最后一抹暖色。

车内的女孩子低着头哭得淅沥哗啦。
路边的男孩子仰头看着天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这是我们最后一个,一样的,相同的,幼稚的梦。
回到军校那样的时光。

                 *

[那个人就是REY·ZA·BURREL啊。]
[恩。真是无情的人。]
[听说他欺骗自己的队友,又枪杀了抚养他的吉尔伯特·杜兰达尔呢!]

“你们两个在议论什么!站岗去!”

在实验室里穿行的时候经常会听到这样议论。
现在REY的用处除了交代完问题,就是指认证物,以及,内部心照不宣的——实验品。

当初和吉尔一起看着的装置,带着一种对未来模糊而遥远的希望。
现在成了什么?
把自己对生的希望拿出来让人践踏。
认为自己活下去是一种犯罪的羞耻感。
这些装置,没有一个能保护……那个新世界。

刚开始的时候天天在心里叫着,吉尔不是我杀的。
心里痛的简直要窒息。
然而我依旧意识清醒。
而且很清楚的记得,我欺骗了SHINN。

只有在想,也许SHINN已经安全了,自由了的时候,得到稍许的宽心。
我只是这样的骗自己。
虽然那也是我是那么的希望它是事实。

                  *

[昨天的新药是按时服的吗?]

是的。

[副作用呢?]

除了气喘好象经常觉得一下子握不住东西(肌肉无重力症?)。

[有失眠状况吗?]

难以入睡。

[白天会经常出现以前头痛的情况吗?]

减少。

[精神状况?]

好象比以前更累。容易困。

[可以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白色的金属床,冰冷刺骨。向上望去是一个拱形的天空。
REY是在装置里。
周身经常有许多的细小的管子,身体所有的活动,都可以幻化成一堆冰冷的数字。
人们不是在看一个叫REY·ZA·BURREL的人。
而是一个物品,对各种刚开发的药物的反映。

                  *

日子一直在流逝。
PLANT在重建,毕竟是人住的地方。
SHINN参加了DECEMBER的重建工作。
他依旧是FAITH。名誉没有受到损害。虽然有着PLANT和ORB联合管制人员,但是那两个人貌似对沉默寡言,表情麻木冰冷,动作利索,决定果断的一个半大孩子,没有多少不满之处。
何况他只是指挥重建。

SHINN充分体会到毁坏的容易,建设的困难。
每天一边补习着关于城市规划的知识,一边参加重建的时候器材搬运工作。

恩啊GINN原来也可以这样用……
头天的感想。

然后接收很多的图纸,看很多的规划,然后一边拟订军工团的工作,累得他差点睡着。

天空的外壳快修补好的时候,有人提议在内部涂上黑色,让看起来象是被破坏的样子,让所有人记住。
SHINN呆了一下说好。

心里有个声音很小声的说,REY那是你知情不报的错的纪念。

 

针尖在心脏上穿了个洞。
血液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静脉里都是陈旧的记忆,都是过期作废的,友情爱情信任绝望。
半年了。

跟LUNA说,不想丢下REY一个人。
结果是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才好。
最后明白刚释放的时候的自己什么都别想做到。
但是又必须有工作。
然后就申请去DECENBEM。
心里非常非常微弱的声音说,去替那个人补偿过错。
没有人认识,没有人过于清楚他的过去。毕竟管制的人看起来并不太张扬,倒有些象视察的官员。

不敢跟LUNA联系。

很多事情,说着说着就做不到了。
说要保护的人一定保护不到。
说不能丢下的人,无奈的放手了。
心底想着去要相信的人,最后还是不敢再去相信。


                    *

12月23日早上打开电脑的时候,SHINN一边擦着头发,检查着圣诞特别的布置是否都完成了。
刚冲完头,水滴湿淋淋的滑落。

E-MAIL的信号。
是署名ALEX·DINO的一封短信。

信里说LUNA和MERIN都在ORB,他在PLANT出差,在军部查了他的去向。
末了问了句,圣诞礼物想要什么。

他咬着嘴唇,哭笑不得。
认识的真是人物。
很多很多的话都说不来。他知道那个人绝不轻松。
因为他的颜色过于灰色了。
暧昧不明的痛苦。
没有人知道。
所谓的最痛苦,就是没有人知道你的痛苦,所谓的不理解。

最后他想了想,敲了一个名字。
再加上一句话,送不送由你,代价由我付。

然后拿起毛巾抹脸。


我不知道脸上那是泪水还是水珠。
我可以在心里直呼那个名字。
比在乎任何人的肯定更在乎的那个人的信任。
……

因为。
因为。
因为,因为你是我生命里,最后一块碎片。

没有你,全部的生命不能完整。


                    *

以为自己要被药物折腾死去的当天早上,REY接到了编号7852的特赦令。

PLANT的新最高评议会终于组建。
CLYNE派最后采取了最温和的方式开始它的执政。
电视上粉红色头发的歌姬一脸庄严肃穆的说。
不想再看到人死了。

然后是新议长的宣誓就职。
议员里看得到ATHRUN和YZAK。

 


那天是1月1日,新年新气象。
天也冷的出奇。
REY用双手捧着杯子,看着袅袅上升的白气。
视频里DECEMBER重建工作初步告捷,镜头在人群里晃来晃去的时候,看到了一闪而逝的红色眼眸。

手中的杯子掉落在地。
不是因为突然身体的机能障碍。


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落寞的泪水。

 


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
我们不得不寻找着彼此。
但这个世界就是那么残酷,也许最后相逢,我们之间还是隔着一面玻璃墙。

但这是命运。

人们都会在这个世界寻找着丢失了的自己,因为一路上,为了想要什么,总会把自己的一部分丢失。
于是人都是悲惨的,因为我们只会迷失自己。
最终失去自己的色彩。
最终还会失去自己称为“身体”的那个躯壳。


即使我的周围都开始被这个残酷的世界吞噬,
即使我的周围都在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
即使我的周围都开始被迫随着这个世界的脚步进行。


我可以丢弃我的色彩,但我决不许丢弃我的心。
因为我还要找到你,因为我和你的未来还在交错。
虽说是命运,但我还是会努力相信那小小的希望。

也许我们的生命都是这个世界一个匆匆的过客。

但因为我还有你,至少在这个世界的角落,还有一个我要寻找的你,所以我愿意留下眼泪。

留下的眼泪,是否就能够告诉我你在哪里吗?


(正篇完)


后记:

想写一篇超越“真实的花瓣”的RS,是早在一个月前的时候就在想的事情。
但是觉得当时RS给我的“死”的感觉,远远大过了二者生还的幸福。
莫过于说,在GSD里真叫生不如死。或者说,是在我心目中,舍不得他们这样的活着,于是宁可他们死掉。
而且还省得在50话的让我那么怨恨。

结果拖着拖着,直到动手前的三个小时,都是还在答应别人的,写温暖的生活的方面想题材。
其实心里早就想了肯定没有好事情的,想法根深蒂固的悄悄盘踞着。

原来人是可以这样的矛盾的讨厌一个人要死为止的同时,却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深深的倚赖那个人,相信那个人,却不知道对方对自己也是一样。

终究知道,REY和SHINN在互相的没有时间捅破对方的状态下,如果迈出一步,可能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第一章其实最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刚开始倒象是在写一个很陌生的REY。
第二章就赶紧把目光倒回SHINN,写手机那段是一时兴起的折磨……不是恶趣味||||||大概最伤感的就是那段回头。想想整篇里,这两个人就这么对望了一次。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会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对方的心吗?

第三章,写的最快也是被人抽的最狠的一章。即使说了是LIE,可是呢,其实当时我看到48。49的时候,我心里都这么想过。我可以把REY揣测到最狠毒的想法,但是我当时仍然相信他。相信他什么我不知道。当时连着两集都是听着他的台词就掉眼泪,结果结果KUSO的证明了一句其实形容人失恋的话“没有人值得你流眼泪,值得你这样做的人不会让你流眼泪”= =……恩|||||||所以我在想SHINN受得了吗?REY你还有脸面对SHINN吗?你们两个人还能象从前那样面对面吗?SHINN还会相信REY吗?哪怕我最后想到了要让两个人在番外重逢,甚至要共同生活,那么还能回到以前我在TV里推崇的那种无言却滴水不漏的关心吗?……


因为从一开始看起来比SHINN优秀的REY,默默的让出了IMPLUSE的驾驶权;第二话里的REY,就是在帮顾前不顾后的SHINN收拾残局;REY会在SHINN和A/C吵嘴的时候,说出看似劝架其实是挑拨的||话……;在ORB的时候,REY会陪着SHINN练习射击;REY会帮助SHINN放走STELLA,而且一开口就说出了,是我的主意的话;REY会在SHINN打倒FREEDOM的时候,帮着出点子;会在SHINN最沉不住气的时候,让他暂时的安静下来;REY会在SHINN做噩梦的时候,拿给他水和毛巾,然后说“要是那时是我动手就好了”;REY一直都是最了解SHINN的人,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里从出发点开始就是虚假的时候,心里会是什么感觉?这个人的温柔的出发点让人不堪入目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觉得自己的信任都落空了?
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其实是支撑着自己的一种想法倒塌了。失去了最后的精神支柱。现实变得难以接受。

就是之前可以安慰自己,压抑自己真实想法的,认为对方“他这么信任我,所以我不能这样,不能那样”的想法崩溃了。

因为对方从头到尾的不相信你。

 

其实就算没有借来的那两个人串角,原先我也想REY应该会这样说的,把所有责任都包在自己身上,然后SHINN就可能被释放。但是对于这两个没有“后台”的人,即使REY这么想了做了也不能达到目的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所以最后决定把某人跟某人拖了出来= =||||

每个人都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做法对对方比较好……

LUNA也是,REY也是,ATHRUN也是(KIRA对ATHRUN也是= =也许吧|||||),他们都这样认为,SHINN不能没有未来的生活。

但是我固执的认为,未来的生活里没有那个占据了他最重要,最惨痛的两年经验的最亲密的人,喜怒哀乐都不能与人分享才是最极致的痛苦。深海的孤独= =|||而且他永远不知道,真实状况是怎么回事。

不过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按第三章那样下去,REY是死定了,SHINN是恨死REY了。
而且写着写着,我就觉得REY……仿佛就成了谎言里的那样的人。
连给他辩解的部分我都觉得写得很少。
因为不能说他心里不是没有那样想过的。但是一旦这样想,那么这点就会被无限的放大。


可是写第四章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让SHINN继续相信他。
因为什么呢?
是因为之前的纯粹无暇的军校里的友谊吗?
是因为时间的流逝冲淡了一切吗?
还是因为SHINN长大了?可以面对过去了吗?

半年,不长。
REY其实够被折腾到死的时间。
SHINN还不够遗忘的时间。

从心底的,还是相信那个人。

为什么呢?因为他已经是别人的生命里的一部分了。

最后一段写了一个小时。
就是想解释清楚,相信REY的原因。
因为SHINN把当年“相信着REY的那个SHINN”,完全的给了REY,丢在了REY的记忆里。
而SHINN本身就成了一种不完整。那么为什么执著这个不完整呢?
因为,如果他连REY的记忆也要丢弃的话,
如果没有人记得,或许连这个人的存在都是个疑问。
在“真实的花瓣”里我反复强调的这一点。

如果把REY忘记了,那么那三年里,是谁在SHINN身边?
是谁给SHINN的人生观?
是谁给SHINN沉默的温暖?
是谁?……

之所以把题目叫做“生命的碎片”,就是这个缘故。

 

此外,说说LUNA说那句话的理由。
其实她是并不知道REY会不会死。但是她是想告诉SHINN,就算你不跟我说,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LUNA,是不会让SHINN勉强的。
以及颠覆的50话- -|||写成那么KUSO的场景,是我唯一能扭转的最底线- -我靠50集演个什么大头啊= =+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