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大概2005.11/RS]命の欠片~the way you promise~


1~2


by naosuke

 

PART I    うつつの夢(现实的梦)

——心伝うその涙は、時を越えて、毀れ打ちる。

弥塞亚崩坏的时候,在纷乱的落下的大小石块中,SHINN接住了他有史以来见过的最狼狈的REY。
或许他认为REY没有表情才正常,当他看到REY冰蓝色的眼睛里涣散的眼神的时候,他本来就很堵的胸口上,又象挨了一记闷棍一样的疼痛。
不再干净的脸庞,不再冰冷的表情,却让人触目惊心的看到了如同废墟一样的REY。
那是名叫绝望的表情。
SHINN没有见过其他人露出这样的表情,让人看着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世界尽头,无路可走,无处可逃,甚至无法回头。
额角的鲜血不断的涌出,REY全身的重量全压在了SHINN身上。
越过凌乱的金发,SHINN噙着眼泪看着舰长最后一个安慰性的笑容,以及她怀里的黑色长发男子。


那其实是他认识REY以来,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知道REY的身份以来,SHINN觉得他不再敢碰触REY。那是一道很沉重的枷锁,几乎压迫得他只敢小心翼翼的看着一个即将破碎的玻璃娃娃。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
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知道要怎么守护。
只要战斗就可以了吧。
只要赢了就可以吧。
只要,REY还活着就……可以了吗?


耳朵旁边传来细碎的无意识的呢喃。
吉尔,对不起。
夹杂着哽咽的抽泣。
一个怎么也看起来象个男人一样的成熟的少年,用着低沉的嗓音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SHINN顿时希望,刚才塔利亚舰长推出来的,是已经昏迷的REY。

因为他不知道怎样安慰。


“SHINN!”不远处传来少女纤细而温暖的声音,他看着紫红色的气密服,思维仿佛一下子回到正常。

“LUNA,太危险了,在那里等我过去。”

 

        *
医疗室的天花板。
蓝色而倾斜,竖长的条纹。
身边的男孩子,弯着背的坐着,手里无聊的搓动着一瓶液态食品。

醒了?
SHINN的声音里略带着沙哑。

恩。
饿吗?他晃晃手中的瓶子。
摇头。
……。SHINN沉默着不说话。或许是有什么话正在整理思维,说不出来的样子。REY知道SHINN说话一向很直率,要让他考虑的话,必然是有些蹊跷。

多久了?
半天而已。
……其他人……怎么样了。
[除了……舰长和议长……]SHINN停着不说话。
……

REY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头上的绷带。
很多事情已经不用说明了。
把自己从崩塌的掉落的石块砸下的一瞬间推出去的舰长,然后接住他的人是SHINN。

——那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SHINN其实很想这么问的。

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问题在REY的脑海里一闪而逝。
没有问的必要。
或者是不想问。
过去的事情,还不是能心平气和的问起来的时候。


“REY。”黑发的少年好象下定了决心,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去的时候,门无声无息得滑向旁边。

蓝白色的军服,大翻领。
ORB。
蓝黑色的头发,翡翠色的眼睛。
ATHRUN。
再次登上了MINEVA。
敌对的胜利者的身份。


SHINN,什么都不用说了。


               *
我们活在现实世界里。
然而让我们误以为这是一个梦。
长长长长的梦境。
在旁人眼里我们过于幸运,在我们心目里我们过于不幸。


手上的冰冷镣铐。
红服的意义从精英士兵到重点战犯。总之都是很突出的意义。
FAITH的徽章也从特务部队成员的标记成为了重点监视对象的标记。
总之他们俩什么都拿到了最“上等”。


分开关押。
领头的军官对旁边的士兵说。
SHINN被身边的人推着向前走,穿过REY的身边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REY。

或许从那一天看到他崩溃的表情以后,SHINN的脑海里所有关于REY的印象,都消失不见,惟独留下那个表情。
那样的印象如此强烈,摸消了很多原来的知觉。
REY很优秀。
很冷静。
很神秘。
看起来是很高贵的人。
但是也很冷血啊。

其实REY很软弱。
其实REY很累吧。
因为……

[我是CLONE人。]
[没有父母。也从来不知道是否有人需要我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掉吧。]


即使是说着这样的话,也能自嘲的微笑着的REY,是做好了已经要死的准备了吧。
然而却活下来了。

[只要有一线的希望,所有生物还是想活下去的。]
说那句话的时候,SHINN没有见过他的表情,因为金色的发端卷曲着,完美的掩盖了他的眼神。

 

“快点走了!”旁边的催促声下,SHINN留给REY一个决然离去的背影。

连SHINN也离开了。
还有谁?
还有谁留在我的世界里?

“进去。”
然后是铁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一把凳子和床铺。
天花板泛着暧昧而模糊的蓝光。
孤寂和冰冷象潮水一样包围了REY的思维和周身神经。

一个人是孤独,两个人是寂寞。
习惯了两个人的房间,另一人安静的存在。

过去象一场梦。
以为我什么时候回头都能看到你跟在我身后。

 

于是天天被传讯问话。
每天都是陌生的人来问话。
然后回房间写交代材料。
写的内容抽象得象一张日程表。
大约是这样的格式:XX日,接到XX(人名)的命令 ,内容如下。与XX(人名)一起行动。
一边写着就一边想起以前的事情。

被自己的记忆拷问。

那些往事,化做时间地点人物。

一排数字里看不到任何感情。
这些是人的记忆还是机械的资料。
但是无论如何,从自己的身体提炼出来的时候,会感受到剔骨析血的痛。
很多事情都是埋藏在心底,似乎已经忘记的黑暗。
也有很多事情在被这些黑暗吞噬着,它们真正的意义在黑暗背后熠熠发光,提醒着REY当时强忍的痛苦。
而现在全部破土而出。
全部。

 

从问讯室里出来的时候,会看到接着进去的SHINN。
脸上的表情麻木而默然。
看到他的时候,仿佛又多了一些柔软的因素。


SHINN。
他以前就喜欢这样叫着他的名字。然后什么话也不说。
但是对方会懂得他的意思。
SHINN是他一场现实的梦。
普通的同学,上学放学,一起吃饭,听人八卦,抄抄作业,补考,旁边一直有个人哇哇叫但是关键时刻总是出乎想象的能干。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了解SHINN是那样一个简单而纯真的少年。
SHINN重视朋友,重视承诺,重视责任。
外表上倔强,其实会关心人,但是也是很孤独的人。


直到选IMPLUSE的机师的时候才GILL才告诉他的,看中的SHINN的潜能。
之前他都以为是命运而已。
原来那早已注定好。
他要指引SHINN,他一直会在这个少年的左右,这个少年的力量只能为他所有。

如果他得不到的话,那么他也不会让任何人拿到。
如果他得到了,那么他就要尽他的一切力量去协助。

这是一个梦而已。
华丽的破碎在弥塞亚附近交织的炮火里。

REY想,象他这样的人,或许根本没有这样的资格去做这样的梦吧。

 


PART  Ⅱ  逆さまの蝶

——僕らはどこまで、守れるだろうか?

在写材料的时候,通常还会受到盘问。
那些人大约是拿着SHINN交代的问题对比着看,来比较可信度。
因为两个人都没有说过话。
房间里没有通讯工具。
甚至SHINN的手机也被检测过,确定了根本不在使用中才让他随身带着。
REY知道这件事情,因为隔壁有重物击墙的声音。
声音沉闷而凝重。
墙那边传过来的声音,让REY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出是怎样一副的场景。

连尊严都被剥夺,那是尊严碎成一地的声音。
零落零落,一片一片刺入人的心中。
然后鲜血满地,滴答滴答。

打斗中的声音。
SHINN没有让任何人碰过那手机。

隔天从审讯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SHINN迎面走过来。
右脸上一块很明显的带着紫色淤青。SHINN很快的侧了头。REY看到他被铐在一起的手握成拳状,微微颤抖着。

他几乎可以感到,SHINN从他旁边擦肩而过的风声。
SHINN没有开口。

“SHINN。”他张了张口,脱口而出的只是名字。
但是SHINN听到了。

回头。
几乎是同时,走出了一步的REY也再次回头。
四目相对。

冰蓝的眼眸里有平静的脆弱。
鲜红的眼眸里有屈辱的悲愤。

然后再次回头,REY的心止不住的颤抖。

 

现在,我旁无责贷的说,把无辜的你害成这样的,是我。
即使我们是“正确”,但是我们输了,于是正确就成了错误。

 

低下头,他开口,你们干吗不去搜他可能打电话的对象啊。
话音刚落,一个耳光就落在他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那个士兵有些激动的说,你们两个人休想再伤害ORB!

他在心里哑然。
ATHRUN吗?难道全MINEVA上的人都要靠他保释吗?
当然,他自己除外。

           *
后来房间里的电脑可以上网,可以和隔壁的SHINN通信。
因为所有都在被监控之中,无论说什么都会呈现在监控总机的平台上。
该交代的问题都写完了以后,被通知说过几天是军事审判。

[伤好了吗?]
因为看不见对方,而如果不打字的话对方是看不见自己到底在想什么的。REY现在被迫的比SHINN先动手说话。
[还好。REY的药呢?]
仿佛是不甘愿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被人碰过了一样,SHINN有些恶毒的提到了REY最软肋的地方。
[还在。]
指尖冰冷的颤抖。幽蓝的屏幕闪烁着,映着REY苍白的面孔。

SHINN呆望着屏幕,他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好。
其实他很担心的是REY没有药能不能撑得下去。但是话说出口就觉得仿佛自己做了坏事,呆呆的写不出句子。

屏幕停滞了不知道多久,SHINN只觉得房间里充满了柔软而让人窒息的气氛。
[SHINN]
停了一下。
[为什么]
他一惊。
[那时侯,你会在那里?]

那时侯?
SHINN想了想。思维混乱起来。手指弯曲起来,抵着掌心。
他不再握着手机。
被人碰触过的手机,一想起,右脸颊就火烧一样疼。
连物品都没有办法保护了吗?
原来现在自己已经废柴到这样了吗?
痛恨没有力量的人,所以我最痛恨现在的我自己。

REY你好狠,一定要提起我希望忘记的事情吗?
你难道不知道,我最不想输给的就是那个人。
然而我完完全全的败了。
如果不是IMPLUSE挡在我前面的话,我甚至不能出现在那里了。
JUSTICE虽然紧急收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是我害了LUNA啊。

我曾经答应LUNA,要保护她的。
然而却让她受这样的伤害。
你不会知道的,在通讯器里听到战友凄惨的叫声是怎样的心惊肉跳,是怎样撕心裂肺的心痛。
看到屏幕上IMPLUSE碎裂的时候,我觉得我的生命也变成了碎片。

而那时侯,LEGEND的信号已经消失。
你不会知道的,我和LUNA一度都以为你死了。

承载着最亲密、最重要的人的死的战斗的绝望,我已经经历了两次。
我比任何人都痛恨,没有能力保护我所答应的约定的软弱的我。

 

带着些报复心理,SHINN在屏幕上迅速敲入了这样一句话:
[在那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REY呆住了。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对方说话?
明知道对方不想说什么,明知道对方最害怕什么,明明比对方更了解他本身。
因此,越了解对方就是再揭开对方的伤口再确认。
SHINN在模糊的信任和确认中选择了确认。

 

SHINN你不知道那种自卑感吧?
当KIRA·YAMATO他反复的跟我说“明天”的时候,我是什么样一种心情呢?
他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却永远没有可能触摸到。
每天我都在想,明天我会不会就这样在睡梦中消失。
而他说“因为未来是存在的”。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为什么可以这样乱说呢?

[单有愤怒是不行的。]
ATHRUN曾经对你这样说过。
其实这句话对我来说也是同样的状况。


我们都是背负着仇恨的名义成长在军队里的孩子。

 


[我和LUNA,一度以为你死了。]
[通讯上没有LEGEND的信号时候]
[我们都哭了。]
屏幕突然闪烁起来。

REY只觉得眼睛里酸涩的难受,眼角或许已经不受控制的泛红。
对不起LUNA,对不起SHINN。
作为战友,我对不起你们。

[那时侯,输给了FREEDOM。]
他匆匆输入了这一行字。
事实正在缓慢的对上吻合的齿轮。

[后来就撤回弥塞亚了。]

[我带着IMPLUSE回了MINEVA。舰长已经不在MINEVA上了。]

[在议长的办公室里我开枪了。]

[大副叫我跟着穿梭舰去弥塞亚里接人。]

[KIRA·YAMATO也在那里。他拿着枪对着吉尔。]

[后来LUNA带着伤也来了。]

[我开枪了,但是因为整个要塞都被创世纪的毁灭给牵动了,我只打掉了他的枪。]

[后来呢?]

[……被石头砸了,舰长把我推出来的。]

刚开始都只是单纯叙述着自己单方面的事情。平铺直叙的如同表面平静的河流。而下波涛汹涌,被磨得平滑的岩石狰狞凶恶。

[议长呢?FREEDOM的驾驶员呢?]

屏幕长时间的没有响应。
SHINN想,REY在隔壁是不是又露出哀伤的眼神,还有那仿佛即将崩溃即将消失般的微笑。
议长是REY的监护人。
所以,REY现在失去了生命的所在。


冰冷的话语突然在脑袋里回响。
REY·ZA·BURREL是在利用你的能力。
他从头到尾都是把你当工具。

这是政治诱降吗?

但是那时是我选择了相信REY啊。

DESTINY的蝴蝶一般的光之翼,一直朝着一个仿佛是逆着潮流的方向,用力的振翅飞去。

 

PART Ⅲ   White Lie

——なぜ、嘘を言うばかり?

军事审判不是一天完成的。
那段时间持续了大约半个月。
由PLANT新上台的政府要员,和被安魂曲扫荡过的国家的要员组成的联合审判小组。
而最主要的人,来自ORB。
PLANT是不是联合执政的国家呢?
因为是战败国了。

SHINN从和ATHRUN担任他和LUNA的辩护开始,就采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
虽然这样的辩护对他们很有利。
这个带着ZALA姓氏的人,是在PLANT和ORB都有着高层的“民意”代表。

头一天在ATHRUN约谈他们两个的时候就接近上演了全武行。
当ATHRUN交代他们两个要尽量推脱责任,说是“听从命令”的时候,LUNA就抓着SHINN的手不让他有跳起来揍人的机会。
尤其是说到ATHRUN的目标是让他俩无罪释放然后引渡ORB的时候,SHINN甩开了LUNA的手险些跳起来,LUNA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把他拉住。

SHINN,SHINN,求求你想想,如果现在不过这关,你就没有未来了。

“那REY呢?”
“REY和你们不一样……”
“难道要他交代完了还要拿去做实验吗?!干吗不研究一下你那个最强CO的KIRA?!”

ATHRUN几乎是强忍着没把资料摔到SHINN的脸上。
在他的观点看来,若不是REY扭曲了SHINN的世界观的话,也许不会到这个地步。
而这小子至今口口声声不记着他自己的处境就记得REY。
或许还带着点好心当驴肝肺的气恼。

LUNA近乎哀求的目光他不是没有看到,但是SHINN就是忍不下那口气。

现在只有REY是一个人。


“SHINN,你到底答应了REY什么?”在ATHRUN跨出门的一刹那,他听到这样的对话。
“……没什么,LUNA,你一定要……”最后的声音嘎然而止,ATHRUN忍不住回头。
那两个人依旧坐在椅子上,LUNA默默的摸着SHINN的背。SHINN伏在桌面上,肩膀微微颤抖着。

“LUNA,LUNA,我们真的要扔下REY一个吗?……………………我们从军校起就是三个人啊……”
小小声的说着迟疑的话。
心中的酸甜苦辣都搅在一起。
即使听到了某些恶毒的语言,可是在心底还是希望,自己选择信任的人没有那么恶毒。
真的吗?
真的吗?
反复的想去问事实。
因为曾经牵挂最深的女孩,现在牵绊最深的男孩。
还有面前的你。
哪一个还能重新再失去一次?


                *
REY看着几乎是刮进门YZAK·JULE。
白服银发,长得比女生更秀美的,现在军政界的,在明处的红人。
他只是放下一封信。

“ATHRUN托我转交的。你看完立刻给我答复。”

REY抬头看天花板边角上的监视镜头。
这个只有8平方米,只有他一个人的房间里。
时时刻刻,却还有着一双眼睛看着。
窒息的沉闷。
芒刺在背。

“那个,叫人关掉了。”
YZAK的脸上也有些扭曲,现在已经是军政,政治的因素已经让谎言变成真实,让假象变成真相,让违法变成合法。
一切因为特权。
然而没有这些,有些事情就没有办法还原来“无辜”的人一个“清白”。

REY接过信,拆开。
深深的空虚蔓延全身。
措辞礼貌,指出的现实尖锐,简单的几句话而已。
然而这里面就承载要离REY而去整个世界。

坏人的结局就是落到孤身一人吧。
天经地义的。

[不要再拖累SHINN。]

满眼满脑的都是这句话。
自己早就失去了所有的资格。
自己是最没有资格跟SHINN说什么的人。
自己是毁了SHINN的名誉,毁了SHINN的未来的人。
现在要负这个责任了。

[如果你是SHINN信任的人的话,请还给他的未来。]

 

“麻烦您告诉ATHRUN SAN。我正打算这么做。”

唯一的补偿,现在的我能对我最对不起的人,做出的力所能及的事情。


       *

“关于URINIS 7人为下降的事情你事先知道吗?”

“不知道。”

“那么你知道罗德尼亚实验室是直接从吉尔伯特·杜兰达尔那里听从的吗?”

“是的。”

“放走STELLA·LOSSIE是你的想法?”

“是的。跟SHINN·ASUKA无关。是我命令他那么做。”

“动机是?”

“其实评议会不需要那样的资料,也已经足够向全世界公布LOGO以及EA的罪状了。那个女孩无足轻重。但是SHINN·ASUKA认为那样不人道,并且在误认为对方是平民的状况下认识的,所以我认为放走那个女孩可以让SHINN·ASUKA对评议会和我抱有感激之情。在之后欠一个人情对于SHINN·ASUKA那样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弱点。”

“那么关于击落ATHRUN·ZALA的一事是你事先就得到指令吗?”

“是的。一旦他有怀疑议长的举动出现的时候,就在预备着。当看到LUNAMARIA拍下的照片的时候,我也认为在必须的机会里要把他除掉。”

法官座在高处,居高临下的埋首在众多的视频中。

下面坐在听证席和证人席里开始纷纷议论。

REY·ZA·BURREL是杜兰达尔的亲信,和众多事件有关,这样的共识已经达成。

 

“动手的是你吗?”

“是我指使SHINN·ASUKA的。”

“那么安魂曲发射的之前吉尔伯特·杜兰达尔就知道有这样的武器吗?”

“是的。”

“那么是任凭DECEMBER毁灭的吗?”

“是的,因为这样可以调动民众的情绪。认为LOGO的罪不可恕。”

“关于你的身世?”

“我是CLONE人。吉尔伯特·杜兰达尔对我有养育的恩情。”

“这件事情除了收养者以外谁知道?”

“SHINN·ASUKA。”

“他是通过什么渠道?”

“我自己告诉他的。因为那时要说服他赞同DESTINY PLAN。我是他亲密的室友。以我的生死来约束他,我认为这样他就即使怀疑DESTINY PLAN,然而会因为我的身份的缘故不至于到动用武力不赞成。”

“那么即是说,SHINN·ASUKA是相信了你的言辞所以采取了行动?”

“是的。”

“那么接下来是关于在弥塞亚问题……”

         *

若不是手上的镣铐,SHINN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耳朵捂上。

谁来告诉这不是真的。
为什么REY你回答的那么流畅。
为什么你一点都没有迟疑。
为什么你只对我说谎。
为什么你对我说的都是谎话?
为什么我非要在这里听你说这些。
为什么我要相信你。

所有的往事如同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一张一张的被抹上墨水。
然而只有REY崩溃的眼神和REY充满了诡异的眼神交织在一起。
在他的脑海里环绕不去。

只有这个人,他前不久还在因为他痛恨自己的无力。
只有这个人,他已经选择了去相信。
只有REY·ZA·BURREL,从头到尾都没有信任过他。
只有REY,从头到尾都只对他说谎言。


为什么你可以在我痛苦的时候无言的安慰我,在我孤单的时候默默的陪着我,在我有困难的时候帮助我,在任何时候我回头就可以看见你,却没有一条——

你不是出于利用我,而是因为相信我呢?

 

所有的信任都出于“利用”二字。
如果没有力量的SHINN·ASUKA,REY·ZA·BURREL就会毫不留情的对待。

SHINN朝被告席望去。

他只能看得到REY的侧脸。

哀伤的眼神,还有那仿佛即将崩溃即将消失般的微笑。

然而这个表情却和诡异的眼神以及得逞的微笑的表情交织在一起。

好恶心。
好想吐。

          *

“SHINN。”

再次听到REY叫他的时候,SHINN完全没有回头,甚至没有停顿的走开了。
倒是LUNA停下了脚步。

从现在起他们要再次分开关押了。
SHINN和LUNA的罪责大部分都被解脱了。

“LUNAMARIA。”
“什么?”
“明日があるから、ちゃんと生きて。(因为还有未来,所以请好好活下去。)”
“……再见。”


再见。
是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哪怕你再也不原谅外我。
我也依旧没有办法补偿你多少。
因为我太了解你,所以我们总在互相伤害。

然而无论如何,我也不想看到你没有未来。
上大学。
找工作。
和LUNA结婚吧。
做个普通人。

军队不适合你。
政治会害惨你。
你还是孩子。
而我已经老去,已经接近无效。

还有……
以后不要那么容易的相信别人了。
虽然我那么的希望,你相信的人只有我一个。
可是,我才是那个背叛了你的信任的人。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