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Soldiers(GSD背景Sting/Shinn,原创剧情)

[2005。9。1年SHINN生日贺文]

by naosuke

 

1
Auel在看到路边的少年在玩篮球的时候,他的眼睛会发亮。一如看到大海的Stella。
Sting头疼无比。手中握的方向盘差点一歪,就冲那群少年撞去。
他不是头疼Auel的两眼发亮。而是头疼他将要被拖去参与这件事情。

只要军方的任务结束,还有剩时间而条件允许自由活动的话,他就会看到Stella坐在一个能看到海的位置发呆。而Auel,无限珍爱的摸着藏在房间角落的篮球。
他只想抱怨为什么那张特殊的床不是擦洗记忆的么?为什么就不能消除有这样的嗜好的记忆?
甚至,还记得某一天他们三个人一起玩篮球的之后,Auel说想在战争结束以后做一个篮球选手的笑话。
只是那个笑话实在太冷,他笑不出来。就象一个濒死的、完全没有康复希望的人在说他恢复以后要干什么干什么一样的飘渺。
那件事情他什么也没有说,也不刻意去记,然而却也留在了记忆深处,没有留下什么物品的线索,是消不去关于这段话的记忆的。

Auel恼怒的叫他停车,他才回过神来。
蓝发少年跳下了车,跑过去向那些少年说了什么。
Sting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篮球如此执著。
然后就看到Auel朝他勾勾手指。

反正自己身上穿着私服,而那写少年也是na,虽然ZAFT接管了这个地中海旁边的城市,但是并没有造成多少排斥反应——总之,不会暴露身份。
“少一个人啊啊!”对方是四个人,然后退出一个当裁判,而他们却把Stella留在海边的接头的房子里了。
Auel向周围扫了一眼。虽然不介意2对3,但是总归还是……也许习惯三人搭档了?
他把目标定在了不远处那个黑发红眸的少年身上。
从远处骑着机车呼啸而来的少年停下了车,似乎正看着他。
于是他就走过去,看着那个男孩戒备的打量他。

Shinn几乎是凭自己的直觉发现了那打量的目光。
其实他的目标根本不是那里,而是这附近的一家卖PS2的店。虽然漫无目标的出游假日,但是只要商店有招牌,那么被吸引是必然的。
他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的审视。

直到看到那个绿发少年走过来,拍了拍盯着他的Auel的肩膀,仿佛要他收敛些。
Shinn条件反射的想起他和Rey,也是这样的。
Sting开了口,说:“我们少一个人。”然后指了指身后的篮球场。
Shinn明白了他的意思。
于是Shinn点头。Auel微微露出一个顺心的笑容,而Sting,却仿佛是松了一口气。

篮球咚咚的敲着坚实的大地,少年们的身影却忽悠着。
棕色的圆球从Shinn手中离开,一个美丽的弧线拐进了Sting的手里。
鞋摩擦着地的回响,Sting一个闪身甩开众人,Auel在篮下挥手。
刷的一声篮球干脆利落的擦过篮筐的内网,在空中等待落地的Sting一脸的骄傲,地上的Shinn一脸的莫名,Auel一脸的咬牙切齿。

居然不传球给我=皿=,Auel对着Sting呲牙咧嘴的抱怨。
反正不是进了么≈(- -)≈,Sting毫不在意的说。
= =||这两个真是搭档么?Shinn无言的想。

夕阳给每个健康的男孩子身上都渡上了金色,看起来仿佛是麦色的皮肤上,汗水反射着光线而七彩斑斓。
篮球落入网中的刷刷声,是那么的顺耳。
迷醉于运动中的少年,早已忘记,自己的身份。

“你们是CO么?体力真好。”那个少年并没有恶意的说,只是羡慕。
Sting和Auel只是对望一眼,Shinn的眼中又闪出了戒备的光。
“早知道我也出生前去改改基因呀~”
你出生前会知道有CO这种东西么——Sting想。
“小心会改成个怪物~”另一个人只是拆台而已。
Shinn微微皱了下眉头。
——说起CO是怪物的话,我们X-TENDED岂不是成了妖怪?Auel脸色阴晴不定。

“啊,不是,我们只是以前专业玩篮球的,受过训练而已。”张张口,三个人居然说出同样的话来。

“以前认识么?”有人狐疑的问。

“……不太熟……而已。”Sting只觉得自己笑的象牙疼。Auel怀疑的看着他,Shinn一脸惊奇的看者他——
是的是的,已经牵扯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太多了。
而且这谎言太拙劣了,因为碰巧成这样的事情太少了。
人家这么一脸惊讶也是正常。
但是,这个人体力比他和Auel都好的多,只是他们配合的不熟,他发挥受限制罢了。
搞不好真的是CO。
如果是CO的话,就是ZAFT的人了。
在地球上除了某个国家以外,估计有CO的地方都是有ZAFT驻军的。

Sting的大脑转到这里的时候,Shinn已经很自然的和所有人说再见,然后跨上电单车飞驰而去了。

* * *
“Auel,我们在这里的工作行程是不是还有两天?”
“恩,还想再玩啊?”
“没什么。”
敞篷车上呼啸着的风声阻挡了Auel的听力,只是他看到Sting的侧脸仿佛没有平常那么写着“我看到你和Stella行动头就大”。

他想,该不会是因为刚才那个少年吧。
其实那个人蛮象Stella的,沉默寡言,然而配合的还算……不错吧。
只是没见过发疯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呃……如果他也会发疯的话||||

* *     *
“Rey,我还有几天假期啊……= =||”
“最多就是明天吧,你玩上瘾了?”
“恩,今天玩的很开心。”一边拿着数据板在MS周围走来走去,Rey好笑的看着如同孩子般的室友。
“野马脱疆了……”
“你说什么!!!”
“我又没说是在说你……”Rey笑的狡猾。
“Rey!!!!!”
笑着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在意他们的顶头上司的轻声叹息——两天的假期,足够闹出很多事情来的……


2
再次碰到对方的时候,还是下午。
上午Shinn在被迫当了LUNAMARIA的免费佣工,在街上拎着大包小包走在女孩子后面,一脸的不爽。
上午Sting在电脑面前一阵折腾,结果接到了开车带Stella出去侦察的Auel打电话说迷路了,哭笑不得。
Shinn认命的走在后面,看着前面被女性下属说的一楞一楞的队长的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
Sting认命的去接两个人,结果发现那两个根本不是什么迷路,而是买了冰棒才发现没带钱,突然觉得自己有带钱出门还是对的。

两人就在游戏机中心里隔着两台游戏机叹气,一边在手上使力的轰对方。
Shinn只觉得对方的指挥能力太好,总是全局着眼的让他难以突破。
Sting只觉得对方的战斗能力太好,总是冲破他的防锁线以至全盘大乱。
但是,偶尔想想,也有“恩……不愧是对手”这样的想法。
然后在站起来想走的时候,看到了对面站起来的正是昨天旧时。

“哦……是你啊……”太过的巧遇,或许就真的是命运。
“这次不是要说‘我以前是专门玩游戏的’这种话了吧。”Shinn的红色眼眸里全是笑意,刚才赢的滋味太好。
“我昨天胡说的,不过真巧啊。”Sting愤愤的说。他的人生信念就只有输和赢。输和死是画等号的,赢了才能活下来。
虽然,有一种赢的表现是,拿的起放的下。
“……”看到对方脸色不悦,Shinn也识相的走开了,不料对方一把抓住他。
“再来单挑一局- -+”
“……”

Sting望着天空,眼睛有些酸痛。
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输了……
这两个字在脑袋里转了很久,转到一个字的结局上——死。
他并不会象Stella那样想到那个字就爆走,而是只觉得输了还活着简直就不是人生。
旁边的少年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真不甘心啊。
虽然只是个游戏。

如果在战场上见到的话呢?

“今天玩的挺愉快的。”他伸出了手,“我是Sting,Sting·OKALEY。”
“我是Shinn·ASUKA,后会有期。”Shinn安静的笑着。这个人,让他觉得愉快。虽然,还是陌生。
Sting笑了笑。他不知道,他会记得这个人多久。
不过没关系,只要现在是快乐的就行了。

* * *
所谓的后会有期就是当天晚上。
Stella披着ZAFT的毯子从ZAFT的吉普上下来,脚上甚至包扎着别人的手帕——这年头还有谁用手帕?!
被她在脸上抓了三道痕的赤瞳少年依旧是单纯的无法想象的,殷勤。
“一定会再见面的。”专注的眼神看着Stella。

谢谢。他说。心想,这次,肯定后会再有期了。
Shinn摇头。笑着。
他什么也不知道。

“Shinn说,他会保护Stella的~!”Stella一直看着远去的吉普,空洞的表情里多了认真。
Auel在他耳边碎碎念着对方是ZAFTZAFTZAFT呀。
他一瞬间明白什么叫命运。
就是叫命运的这个东西,安排给他一个太过聪明的拍档,一个太过愚蠢的拍挡。
很快就不会记得的——
他知道Stella的记忆维持不了多久的。他自己也是。

这些都是他知道的,也只能坦然接受。
他们三个一路都是腥风血雨,没有人保护。
只有自己。

他突然觉得自己开始妒忌STELLA。
或许或许。
STELLA能在另一个人心里成为一个人,而不是兵器。
搞不好代价真大。

他摇摇头,想那么做什么呢?
只要睡一觉……
睡一觉,就会把所有的烦心事都忘掉。


***********************************


Sting仿佛记得,他有一个很好对手。
只有把对方杀死才能体现这个竞争的价值的对手。
因为他们是属于两个阵营的士兵。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在直布罗陀海峡附近的一个城市盗取新MS的时候,ZAFT士兵里的一个黑发红眸的少年,徒手接下了他的军刀攻击。
那双赤瞳里的倔强和不服输如同火焰一样直点燃天际。
更多的是愤怒,和难以置信的眼神。
当时只要完成任务可以脱身就可以了。
但是他当时居然没有阻止Stella跟负伤的他再战,是想看他输的心理占了上风。
那个少年,的确很合他的胃口。
就那么的硬来啊。下次的话,一定要好好的较量。也许这就是人生的所谓的对手的乐趣吧。

等下,他好象有印象……
点点的印象。
好象什么时候输给过这个小子呢?

Sting狠狠一叉叉在盘子里的烤肉上,身边的Auel一副你想太多的表情。
恩,什么时候,被说教的人轮到自己了呢?


* * *
形式急转直下。本身战争这个东西,就是争夺利益的手段,是衡量谁更强大的地方。

ZAFT军进入了罗德尼亚实验室,Auel第一次因为禁句而体验到和Stella一样在极度恐惧下的爆走。
Stella神奇的念叨着“保护”二字驾驶着GAIA冲出基地,然后失踪。
Sting看着病床上被众人按着注射镇定剂的Auel。
他想潸然泪下,因为这是兔死狗烹的命运,同病相怜的命运。
然而他只是一脸无奈。
眼泪早就没有了。

Auel为了妈妈的称赞,Stella只是不想死。把敌人的生命当草芥,无所谓。
但是为了某一目的,人都会爆发的。
那他呢?
偶尔也想要个理由。


然而,一觉睡醒以后,他只知道,自己还活着,有个叫Auel的同伴共同行动。
心里隐隐有,不要输给某人的念头。

* * *

Shinn握着Stella送的樱贝,站在医务室里眉头紧锁。
是他和队长大人击落了GAIA,然后看见那个怕死怕的不得了,笑容甜美舞姿悠扬的天真女孩一头一脸的鲜血。
更何况那之前,他才目睹罗德尼亚实验室里被当作实验品的孩子的尸体的惨状。他们是遭受过怎样的教育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甚至,Rey在那里面产生的恶心呕吐的严重反应他也忘记不了,永远是他超越不了的冷静和高贵的Rey,痉挛的抽搐。
那样的打击是如此的巨大。

让Stella如此悲惨的,让Rey如此痛苦的,是谁?!
恨意席卷一切。保护二字,是要通过满手鲜血来实现。

因为他是战士。
ZAFT的士兵。
不会考虑政治,也不懂得考虑政治。
他会区分对敌人和对朋友该有的举动, 但是他没有能力去改变,是什么让他的朋友变成敌人的世界。


3

Shinn所有的知心话,还是向名为Rey的垃圾筒侵倒的。虽然队长大人是个倾慕的对象,但是队长大人本身就是苦瓜脸,只怕事情说了他脸上的表情会变成丝瓜……

击落了GAIA,把Stella送去医务室,Shinn单纯到以为医生是是人都救。
那个女孩子只有在谁的眼里她才是个人?
被抓被咬被掐,都是因为她害怕的缘故。
不认识他,是因为记忆擦洗的缘故。
上乘的驾驶技术,是因为实验室的缘故
他心里的Stella,永远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平民女孩,象极了他的妹妹。
给他的信任。


他跟Rey说Stella的事情。
从海边跳舞的天真女孩到战场上的杀人不眨眼,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他说那是被迫。
怕死怕的不得了的时候,就会爆发更强的攻击力。
他说Stella是被迫的。

她那么害怕……

我要保护她。
尽我所能的去保护。

我有的不多,但是都给你——
全部都给你——

少年只有力量,他只能送给他心爱的少女“保护”这个咒语。

Shinn。Rey静静的叫他的名字。
或许没有意义,但是Rey经常这么叫着他。包含的话语,也许要Shinn自己体会。


“新任务,尽快回收ABYSS和CHAOS。”
队长大人一脸平静的事情向他下命令。他什么也不知道。Rey的事情,Stella的事情。
在这个人眼里,Shinn对那两个人,太偏执的没原则了。

在保护之前,他还是个ZAFT的士兵。
上要对的起选他为驾驶员的ZAFT,下要对的起纳税给军队的PLANT的居民。
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会有自己的想法,但也会明白什么为重。
以及……自己能做的是什么。

* * *

“Sting,新任务耶!~~”
Auel抱着头盔,满脸的兴奋。
“这次又能打掉几个呢?”Sting笑着望向自己的GANDUM。抢到手就是我的。反正是“任务”。
“反正我不会输的……!”Auel挥着拳头叫嚣着。

他们是士兵,期待上战场杀敌来证明自己存在价值的士兵。

“Sting,我觉得好象少了什么挺重要的东西。”指着根本就是有三个GANDUM停放位置的仓库,Auel有些疑惑。
“你想太多了吧。”Sting也试图去想起某些事情,只是大脑里的浮云太多,很多事情象雾气一样,模糊而飘渺。

想那么多,也杀不掉敌人。还不如少想些吧。

他们只是士兵而已。
所谓的杀人工具,没有感情,没有自己的想法,对命令言听计从。


(结尾)

* * *
粘了血迹的战斗服已经换下。
Shinn的右拳紧握着。
掌心的鲜血,顺着地球引力的方向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脖子上的鲜血,染红了衣领。
鲜血般的红眸被长长的刘海遮住。

因为回收时遭受ABYSS猛烈攻击而受损严重的IMPLUSE,灰色的机体只能放弃短时间维修成功的念头。
CHAOS绿色的机体上,许多整备班工作人员紧张的在进行维修。
他拿着数据,在那里调整。
只是那些血迹他都没有擦掉。
Sting的尸体,已经放在真空容器里
——珍贵的资料。

评议会是这么说的。
他不想去想,也知道那具尸体的意义。


[Sting?!]震惊。

[你是……谁?]无光的绿眸里,仿佛又有一线光明。

[你……忘记了?]

[忘れ……!!!!]鲜血染红了绿色的战斗服,双手不知从那里获取了力量,他狠狠的掐住了眼前的少年的脖子。少年防不及的只能是想拔开他的双手。

[Shinn!!]一大堆人都围了上来。

Shinn,他陡然睁大了眼睛。

篮球,电玩,Auel,Stella,Shinn,GAIA,战争,实验室,NEO,爸爸妈妈……一连串的碎片后面有无穷无尽的回忆。
他来不及想,也没有时间想。
胸口好痛,痛的喘不过气来。

Sting的手松开了。


CHAOS回收成功。


“敌方MS群出现,是加入地球军阵营的ORB军——GANDUM驾驶员待命!”广播里CIC的声音。
“最后检修!”整备组组长对着手下的人们挥手。
他放下数据,松开右手掌,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肉,早已血肉模糊了。

他要驾驶CHAOS出击。
GAIA是陆战机而他们在海上,Rey能驾驶但是发挥余地过于受限制。LUNA现在重伤在医务室。IMPLUSE不能用。

“Shinn。”Rey叫住他。
怎么了?
他抓着他的手,把他的手掌翻过来,从红服军装的口袋里掏出创口贴,咬开外包装纸,用另一只手给他贴好。

“不要影响驾驶。”
他愕然。


“Shinn·Asuka,Chaos,行きます!”

(完)


2005.8


2006年的后记:有人会这样写鲜血淋淋的贺文么?有,只有坏人。不过当时的那几个朋友都知道的,即将到来的是TV的OX结局。所以别的先不顾了,正当合理的凄惨才是王道=v=。当年,最早开始看GSD的时候。其实喜欢SHINN之前有这么个小插曲的。当时看到的假的预告剧情里就是STING和SHINN相识,然后互相对对方有好感,但是立刻上了战场拼命了= =结果回收CHAOS之后,脉冲也不行了……但是ABYSS和GAIA追着,于是SHINN看着STING在驾驶舱死去以后马上又上了CHAOS出去战斗了……
当时我非常的被震撼到了,感觉这个孩子“很不一样”的令人觉得“厉害”……
于是当年和LENN玩抽签正好抽到了这个,就写了。如今一年过去,我竟然跑来写后记= =|||||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