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银魂|高坂高]15 葬
 
by shula
 
 
 
 
 
 
正文:
 
坂本辰马到底去了宇宙多少年,很多人都不太清楚。
虽然一登场是在江户,是和银小时同学在宇宙相会,还梦回私塾——但是双方都说不清楚到底去了多少年。笨蛋本自己说他在宇宙里穿越了时间和空间,以至于回到了奇怪的年代。
到底是他回到了地球的过去,还是他被留在一个相对的叫做“过去”的空间,那都分不清楚了。
 
就好比从宇宙船的窗口看出去,周围永远是永无止境的黑暗和颜色各异的石块〔那里面也有叫做星体的巨大石块么〕,仿佛时间是停止的一样。不过,操控室里各种数据的变化都会提醒人,这是幻觉-____,-
 
所以笨蛋的思维可能永远不会变,就如小时候这个家伙秉承着海边孩子的豁达和热情,有空闲的时候竟然跑到不知道何处去,回来的时候带各种奇怪手信给人。哪怕去了以后,也会送出伊丽莎白这样能和它未来的主人桂小太郎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的宠物,也能弄坏了银小时的房子以后莫名的再丢下修房子星人……虽然,是越闹越乱,但是那是因为送给主角的礼物不能闹出演成20分钟的动画的故事是会被脚本KO的。
 
 
扯远了。
总之来说,对于坂本辰马,银小时和小太郎的评价有着天壤之别,当然也跟本身的个性有关。
但是很久以来,他们没有听到过这个笨蛋提过另外一个人。虽然他们时不时的倒经常和那个人有着血汗交加的来往。
 
 
坂本自己记得很清楚,小时候的高杉很可爱。
比起桂那种天然呆的秀丽,他好像更对包子形状带着别扭又任性的脸更感兴趣。
直觉一般都会注意到异常的地方,就比如银时异常的懒散,桂异常的呆,高杉的异常任性。
 
 
任性是一种寂寞。
尤其是在战场上战至遍地横尸却要一个一个检查过去是否还有剩余活口。
那是第一次和天人的面对面战斗,坂本以为天人没有血,但是红色的液体带着温度和诡异的味道浸染了那片土地。
 
很久很久以后,高杉才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那天是松阳老师的头七。
 
再后来地上的尸体就会从各种奇形怪状星人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类。明明同样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两只耳朵两双手两条腿,可是每个人的大脑结构都不一样,回路也完全不同。所谓理念就是自我毁灭,人人都为了自己的信仰不能理解别人,不能同化的只能让他人消失。
 
那时候每次战斗结束,高杉就会抱着小小的酒葫芦用力的灌自己,看不下去的三个人曾经轮流夺过,坂本至今记得那时候手上的触感。不知道是酒精的效力还是什么,他觉得高杉在发抖,是冷的发抖。
高杉的血慢慢变冷了,因为他习惯了杀戮和毁灭并把将来当作是要变回的过去。
冷的温度也渐渐传染到坂本,他觉得心底的一块地方渐渐的也冷了,因为他直觉这样有地方不对。他一腔热血浇灌的攘夷的梦想就好像凋落的樱花,开得灿烂落的毫不留恋。
 
 
 
夜里有光和没有光的世界相差很大。
当高杉的眼睛刚刚看不见的时候,对着夜间的灯光——刚刚开始用了天人带来的资源的环境,抱着相当的抵触情绪。
再后来的后来,有个叫做似藏的人说,高杉他自己就是黑暗中唯一的火光,吸引着内心一样有黑暗的人做着飞蛾扑火的事情。
但是那到底是怎样才铸就的黑暗,却也没有没办法看到起源了。
根深蒂固。
 
 
 
即将进入夏季的雨夜,还夹杂着一丝闷热。
 
坂本撑着京都老式的纸伞,一边沿着河岸走一边非常缺乏常识的转动着手中的雨伞。所以在他身边半径一米之内,没有人通行。
 
他常去的那家居酒屋的地址没有告诉陆奥。万一他在那里遭了什么暗算,也只能自认倒霉。
叫做,被过去捅了自己一刀。
 
他和高杉的故事,不相逢就无从说起。
对于高杉,他才不能用那种着陆在人家的房子上的方式重新见面。
因为,对方的职业怎么说也是比桂更加的像真正的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也是一种职业。
穿着和服拿着手机和他发短信的高杉这样回答他。
所以是约出来的。
天晓得他是怎么在那个穿越了时空的宇宙里突然发回了一条约见的短信。
 
 
坂本辰马你真的是去穿越了吧。
即使是这么说,高杉晋助和坂本辰马,没有见面的理由,也没有不见面的理由。
分道扬镳是个开头,就算少了叛徒,最后同伴也会走上不同的道路。
高杉选择的道路 ,只看得见他自己。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是点了蜡烛。
光看高杉的侧颜,白色的绷带所带来的效果是另外一种被埋藏的诱惑。
 
 
连守了半个月,终于等到兔子了。对方晃晃手中的清酒,给他倒上一杯。
晋助你什么时候改当农民了么。他哈哈笑,不好意思哈……
高杉晋助在内心想,不好意思你个头。但是他其实教养很好,出口不说脏话的,而是用很文艺的办法表现他的寂寞和黑暗——就是那句“我身体里有黑黑的野兽在呻吟打滚”。
所以被不用伪装就是个没有念好书,标准的市井之银时给唾弃了。
 
 
唉原来你真的收到短信了,那我以后就继续用那个XX通信的网络好了。
嗯,帮你穿越无极限。
啊哈哈对啊。
 
 
其实坂本辰马才没有穿越,他只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停留在过去。
他问说晋助现在干什么呢,表情白痴的犹如根本看不出来是装傻还是真的白痴。
 
老样子啊。高杉语焉不详。
 
噢……真是没有变啊。
 
 
他就明白他错了,面前这个家伙不是天然呆,而是天然黑。
 
 
坂本和他聊天,从来不问他现在在干什么。
他和坂本辰马聊天,也从来不说过去怎么样。
 
 
 
乘着酒兴的坂本辰马游记,说到某个时候,突然冒出了一句“有机会一起去看啊哈哈”。
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停滞住。
 
以前桂和银时外出联络他方的攘夷军,他和辰马去濑户内海对面的那个岛国打探状况。
辰马从船只上伸手把他拉上去的力道,高杉晋助记忆犹新。
那种力道,似乎可以把他从一个世界拉到另一个世界。
而手心传过来的温度,是贴熨的同伴在身边才会有勇气和希望。
 
 
可是那些东西,很早很早就被鲜血埋葬了。
 
 
 
 
 
 
高杉把头侧偏过去,看着窗外的雨。雨丝密集得笼罩了这个城市,织出朦胧的烟雾一样的帘幕。
晋助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情么。
坂本辰马大概是说初识的事情。
人生若只初见。
拇指和食指所握注的浅浅的酒杯,酒薄如水,隐隐的倒影着屋里的如豆的一点红光。
 
他说,我怎么会记得。
啊哈哈,也对。我也忘了。黑色卷毛头抓了抓后脑勺,笑得一如既往缺神经。
 
人家叫四小无猜的纯真岁月,也就剩下了那时那地的回忆,埋葬在不可以挖坟的时间里。
因为,那叫做,物是人非。
 
 
 
 
窗外的天色越发黑暗,在微微的露出了白色的天际的时候,整个天空越发黑得阴沉。雨的声音也越发的清晰,静谧犹如空气中逐渐攀升的湿度一样,弥漫了整个空间。
 
高杉转过头静静看着坂本辰马。后者背靠着墙,似乎有了一些睡意。
黑色的卷毛。本来经常笑得成月牙的眼睛,其实有着温厚的认真的眼神,但是那之后隐藏的更深层的开阔的视野里,或许不会执着于什么。脸部的线条在同样的年岁过去后,大家都趋向成熟。
虽然当年是不知道哪里(其实是知道)的野孩子,但是身高确实是他们那群人里鹤立鸡群的。如今蜷成一团也依旧长手长脚,风衣长裤都显得短了一截。
传说个子越高的人反射弧越长,这点还的确在坂本身上体现= =
 
 
他静静的从窗台上走下来,走过他身边,拉开纸门的瞬间,背后传来了声音。
 
要走了?
嗯,我会结账的你放心。
啊哈哈这个不是问题呢……
白痴。
 
已经,快可以看到黎明了。
 
 
回答他的是关门的声音。但是之后从窗外望去,可以看见那带着耀眼的金色蝴蝶的和服背影,似乎是晃悠悠的消失在那些木质结构的房子之间。
在那些房子之间的黑暗里消失。
就好像把将来埋葬在了过去。
 
(完)
 
 
 
后记:……虽然写完之前说了写不完我就坐新干线来回山口县看历史上的晋作。但是,没事请不要和钱过不去……orz
直觉自己退步了。这个文章也是在TV-104以后写出来的。
一定要说明的是其实或许在黑暗中的某人其实期待别人某人拉他一把,但是他其实自己没有勇气离开黑暗。一个是被过去所束缚并打算倒贴未来,一个是已经从过去延伸了未来,但是思维依旧停留在过去。
如果还能再写下去,也有打算 一点一点的让他们冲突,然后让某个人想想改变自己这种事情。
 
因为不可以再更加的任性下去了。
 
虽然那种黑暗真是任性的美好啊。对于我这种看客来说。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