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RS]光


时间背景:军校时代
KEY:这是一个如同硬币的正反面那样的两种不同心情。


 

光~Rey version~

休假结束之前,REY和GILL的晚餐上提到了SHINN。在军校的同宿舍的并不是太美好的回忆。
当然,那是头一个星期。毫无任何进展的七天。
就象REY是逃避了身体检查,才能隐瞒是自然人的CLONE的身份进入全部是调整者的的ZAFT一样,SHINN也是正在步步高升的GILL从体检报告里暗暗的选出的特殊人等。

特殊加特殊的把他们凑在一起。

所以GILL提到SHINN的时候,REY一言不发的看了他一眼,低下头专心对付面前的绿茶蛋糕。
GILL笑得特别象狐狸的说了句,以后我需要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相处哪。
他还是应了一声。
再怎么不爽。也会答应的。因为对方是GILL。

对于SHINN的不满,大概是来自于,为什么会被选中,他有什么实力。
但是这样想法的对GILL来说,大概就会是一个偷笑的理由——你在喝味道很酸的调味料么?REY?
用那种温柔的好象漂浮在水面上的轻柔语调,把REY的发音咬得圆滑。
然后多半加上一句,我可是特地挑选了SHINN来陪你度过美好的学生时光啊——这样的意味不明的台词。
REY冷然的看了一眼对面依旧笑个不停的养父,把红茶端起来遮掉视线。
空气里的温度猛然下降,笑容凝固在冰雪般的寒冷里,黑色长发的男子眯起金色的眼睛。

希望下次回来你会有所改变。


       *         *

回到学校的当天晚上,SHINN在宿舍里发呆性质的看着课本。他对REY的回来貌似没有什么太大的关注。

对方不就是那有家可以回的人吗——这么想着SHINN还是忍不住的泛红了眼眶,咬着下唇拖动鼠标,继续看着根本就没进去的课件。


越是想着对对方要摆出无所谓的态度,却是暗地里死命的注意对方。
REY瞄了对方一眼。

那本来就很刺眼的鲜红的眼眸,周围也出现了向湿润的红色过渡的趋势。

他……在想家吧?

 


娘娘腔。

这是两个人对对方的第一评价。
SHINN说REY的长相,他觉得REY受的良好家教教得象个洋娃娃。
REY说SHINN的作风。常哭,拿着女人的手机。脆弱。


        *          *

匕首的刀锋在眼前晃过,然后就有了黑色的细丝在空中飘动。
REY趁着对方意图后退的一瞬间抓住了手臂,一手用力的反剪,另一手上的匕首几乎就顶到了对方脖子上。
对方依旧不怕死一样的回了头看着他。
或许REY被那样的眼神稍微的移开了注意力。
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不服输那样的顽强。

然而却是有了一种,期待着对方变成自己的仇人。然后自己的恨意可以向对方肆无忌惮的抒发的愿望。
那样的堆积的恨意仿佛合理化的如同一道光。
在光的映照下,才能衬托出黑暗。
就如同被触到了生命中的某一部分,在这样的光芒的照耀下,黑暗里的腐烂部分冒起了气泡。
然而这是深深被埋葬的黑暗,是REY并不愿意承认它的存在的部分。
现在却能立刻感受到共鸣。并由那种共鸣,感受到了自己身体里存在的部分。

就在那一瞬间的感觉不到力道,手挣脱开REY的束缚,SHINN回头来不及拣匕首,对准REY的拿着匕首的手臂就是狠狠一拳。
哐铛。REY手中的匕首脱落。SHINN立刻蹲下身捡起自己的匕首。
为了闪避SHINN的攻击而失去平衡的REY,就地一个翻滚,同时抓到了匕首。

两人同时站起来,刀尖几乎碰到对方脖子上的皮肤。

“STOP!!”

在这种情况下喊停,然而两个人的姿势竟保持着,仿佛正在寻找着对方松懈的机会而对对方下手。

冰蓝色的眼眸里完全是冷漠。认真的冷漠的杀意。
血红的眼神里,的确完全的有了炽热的几乎可以燃烧的嗜血的战意。

 

但是他们要杀的人却不是对方。
他们看不见要杀的人。
只是一个象征。


如果是失去了家人就有愤恨的权利,那么根本没有人希望的所诞生的人,又多拥有什么的权利?

          *           *

“你们两个也太那个认真了吧。”在食堂里的时候,SHINN面对着的紫色头发的少女喋喋不休,突然就有了希望跟REY那种冰山安静的吃顿饭的愿望了。

“你们有仇么?好象要杀了对方一样认真。”LUNA叉着一块鱼肉,并不想吃的样子,“非常认真的想杀人,但是不是对方。”

“你懂什么啊!”SHINN突然站了起来就要连带着餐盘一震的粗鲁,却被人抓着手臂压制。

“你在女孩子面前发什么火。”那种认真而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切!……”根本不用想也知道是谁,SHINN狠狠的瞪了过去。对上冰蓝眼眸里万年不化的坚冰,依旧有了挫败感。

“啊,我没什么关系。”LUNA站起来端了盘子想溜,正好瞧见妹妹对自己招手。“我过去了。妹妹在那边。”

 

回头一看的时候,REY和SHINN并排的坐着吃饭。
奇特的感觉。
如同富士山的表和里。山顶部分的常年覆盖的积雪,和里面的为了火山喷发而积蓄的岩浆。


        *          *

沉默是他们之间唯一的共识。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
对于REY来说,他甚至觉得并没有深入了解人的必要。死亡随着他的成长而迫近,路途上的一切留恋之会让他更加的眷恋生命,越发的恐惧死亡的痛苦。


但是发作来的比他想象的更快。
只是一前一后走进宿舍的时候,一阵几乎撕裂大脑的疼痛令他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
然而并没有晕过去,意识依旧清醒。他下意识的去抓最近的物体试图支撑住自己,只是伸出手的同时,手臂就被人狠狠的撑住了。

“REY?!”对方第一次叫了自己的名字。生硬的没有任何的婉转余地的降调音。带着所有的不安和疑惑。

“药……”他用另一只手徒然的按着自己的额头,咬紧牙关的说。没有停止的头疼伴着全身的脱力感一起侵袭着神经。
本来要抓着SHINN的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然而全部的重量却望旁边倒了过去。
对方几乎是没有迟疑的接受了那样的压力,几乎是拖着他走到了床铺边坐下。
“药在哪里?”
REY指了指抽屉。
唯一的一瓶药。白色的胶囊光滑圆润。看不到任何标签。
“几个?”
“一个。”只是两个字就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然而回答依旧利落。SHINN看了他一眼。

想必自己几近扭曲的脸,很可怕吧。

抖索着拿过胶囊吞下,然后就在那一瞬间有了安心的感觉,在药效下立刻昏睡了过去。


         *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
疼痛犹如潮水退去以后,安宁变得分外的清晰而带着慵懒的温暖。
然而右手被人抓的很紧很紧。稍微动了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单的边缘,反而被手的人压的严实。

对方的手,其实和自己一样冰凉。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
稍微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了SHINN的睡颜。
稍微着带着悲伤的表情,淡淡的泪痕的让原先如同刺猬一样尖锐一样的火暴性格大打折扣。
与脾气完全不相符合的柔软。

……始终是娘娘腔。爱哭鬼。

即使这么想着,另一只手还是缓慢的伸了过去,指尖触及孩童般的细嫩脸孔,缓慢的擦拭去那已经冰凉的泪痕。
对方的眼睫毛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那或许是REY头一次以如此近的距离里看到这双眼睛里的清澈的平和的光芒。

然而那光芒消失的特别快,SHINN几乎伸出手就揪起了REY的领子,几乎是用吼的叫了一句:

“你几乎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然而这就象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力气化做了虚无。面对那个毫无表情波动的REY,SHINN撇撇嘴的松了手,心里盘算这等着格斗课的时候要狠狠揍对方一顿——当然是单方面的理想。他爬起来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忽略了背后人的一丝柔和的表情。

“啊,对不起。”预料中的台词听得他厌烦的挥挥手,把LUNA好心端来的餐盘递到REY面前。

“晚饭。LUNAMARIA送来的……这女人名字真是够长的。”

REY看了他一眼,稍微忍耐了一下才把那句“人家名字跟你有关系么”咽下去。
SHINN也坐到自己的床铺上,开始吃自己那份晚餐。

“你……没送我去医务室?”

“……我以为你睡一会起来就好了。”SHINN呛了一口咖啡,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结果睡了很长时间。
SHINN或许是害怕他就这样睡过去了,不会醒来。因此抓着他的手不放。
不过可能是因为今天上课那拼尽全力的打了架,回来的确累了的缘故,SHINN就这样在等着睡着了。


“SHINN,谢谢你。”


本来只有悉悉簌簌的吃东西的声音里,突兀的插入了一句。
一个音节的名字念得短促而轻巧。尾音沉调。


“下次少来这种事情就好了。”红眼睛的少年瞪了REY一眼。
REY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吃东西。

            *              *

“后来呢?”沙发上的GILLBERT优雅的拿着茶杯,一手还抓着报纸的边缘。他不能表现出太过于投入的关注而使得养子在某些问题上看着他的好奇表情就想不说。

“后来……关系好象一下子好了起来。”

金色的眼睛的偷偷瞄了下坐在对面的孩子。REY的表情里似乎多了些什么。
温暖的,被关心的感觉。
虽然那种关心是无差别的。但是好象引起了REY对这个人,或许是这个人带的新的的世界的好奇。


“虽然,经常打架。打到精疲力尽的那种。”

“但是我和他的目标,其实好象不是对方。但是……却觉得会轻松一些。”

“自从那以后……好象不是特别想回来。如果不是因为钢琴在家里的话。”


GILLBERT在心里无比凄惨的叫着,为什么一个父亲还不如一台钢琴!!!这小子一旦有了朋友就忘了爹么?!但是想起自己的初衷,就苦苦的忍耐着把这些郁闷都扔了。

“那么,和SHINN在一起,有没什么改变呢?”

“我好象有点理解GILL选中的理由了。”

“哦?”

“他……的确让我有想知道的事情。”

“什么?”

“我也不知道。”

“……”

虽然是这样,但是GILLBERT也带着些恶作剧的满足的笑,看着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一种温柔的表情REY。

 

“那么要看他的资料吗?”收起了报纸,黑色长发的男子伸了懒腰想站起来。

“不,不用了。”REY放下了几乎都没怎么喝的茶杯。红褐色的液体表面,荡漾着他自己的面影。他静静的看着倒影中的自己。

 


“我想,自己去了解这一切。以‘同伴’的身份。”

 


[完结]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