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君の忘れた所に忘れられる

(我被遗忘在你遗忘的角落)


by nao

 

1

洁白的窗帘几近透明,晨曦毫不留情的进入房间里,打断了少年的睡眠。
地球上的阳光如此刺眼,如此熟悉。
他觉得自己更适合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昏暗的睡得不省人事。
他揉揉眼睛坐起来,窗外只是传来隐隐的大海涛声和海鸟的鸣叫。

似乎是有2、3年没有在这样的环境里醒来。
SHINN现在住的地方是别人的家里,一间海边的别墅里。
每天早上即使没有人叫也会自己醒来,当然偶尔睡过头了也没有人把他摇醒,而是用房间里的电话分机。

对方的声音总是带着一种绵软而无可奈何的声调。

他在恍惚中总是觉得自己的名字的读音变得柔软,一如自己现在个性。

那么,他到底有什么时候强硬过?

[因为即使强硬也是比不过人家,所以忘记那种强硬。]

 


中间漏过了什么,只觉得回到了一个人一房间,却不再是到处乱七八糟,有了收敛。
ATHRUN肯定罗嗦,而KIRA就会不动声色的直接开始收拾他的东西,惊得他跳脚的去抢,省得被收拾成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房间。
他依旧是平民,因为他在ORB没有什么特别的职位。
然而他也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为什么他认识的都不是普通人呢。

何况现在和平歌姬在PLANT忙她的议长而她的男朋友依旧在海边看海,不知道LACUS的愿望是不是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让KIRA安宁的看海。
而ORB的首相依旧是大着嗓门在全地球上叫和平,没有被定义上的反人类组织打倒,反而倒打一耙的英勇事迹已经可以名垂千史。

 


现在LUNA和他在ORB住着。环境松弛而让人无所事事。
LUNA也终于知道了,来到ORB的女性CO要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顶替不在LACUS照顾孩子和小屋。
她不知道LACUS认为这样比做宣传偶像更轻松还是个人爱好,但是LUNA对家务是深恶痛绝的。
但是在别人家里已经不可能和妹妹互相推托家务了。

除了正常人类所要的做的事情SHINN要做,要么就是做些家务,当然更多的部分的时间他会和看起来无所事事的KIRA一起在海边看着小孩子玩而自己看着大海的远方。

他对这片大海还是熟悉的。
海的气息,风的呼啸,鸟的鸣叫,金色和粉红色交织的绚丽的晚霞。一切都是PLANT比不上的壮丽和真实。即使熟悉了14年,这样的晚霞依然如此的震撼人心。
这里是他的生长过14年的国家。几次三番的破灭了他的梦想的国家。

[我真的有过什么梦想么?]

 

MERIN依旧陪着ATHRUN天天到处跑,到底在忙什么却都不知道。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关于现在的祖国和过去的祖国之间的牵挂,既然有人都能表现出忘了他为什么不能忘?
何况他能做的事情和ATHRUN一样,就是对自己过去的祖国毫不留情的打击加反对。

[那么我到底属于哪里?]

 


曾经KIRA建议他再去买个手机,因为他经常在附近乱逛的找不到北,或者是骑了电单车跑到市区从来不在约好的时间里回来。
即使爽了什么约他回来也就是一句对不起。表情诚恳无比,柔软的象只受伤的猫。
不过对方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三次这样的事情以后就直接告诉他去买个手机。
SHINN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脱口而出手机已经有了。

[那个手机的主人是谁的?]

于是KIRA顺理成章的说那你去买卡吧。

他又一次脱口而出,不要。

LUNA端着盘子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刚想开口说话,就被SHINN站来的气势给吓了跳。

他很大声的在吼。


“你少管我的事情!!!!”


结果对方露出了受伤的表情,还来不及辩解什么的时候SHINN就冲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LUNA赶忙解释那个手机是SHINN的妹妹的遗物。

然而KIRA刚接受了这个解释的时候,从SHINN的屋子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
冲进去,看到一屋的狼藉,SHINN站在房子中央哭着说MAYU的手机找不到了。

MAYU……的手机找不到了。

 

其实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了。

就好比从那些KIRA帮着LACUS照看的孤儿的其中一个的手里,接过一片小小的粉红色贝壳,据说是在ORB的海滩上拣来的。他就接过来,从心脏传来一阵剧痛直达指尖,然而在KIRA说了声,很漂亮的贝壳啊的时候他依旧面无表情的说了声,哦。


其实那贝壳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粉红色的东西也只是讨女孩子喜欢而已。

 

[是谁,曾经给我类似的东西?]

 

他拿了那片贝壳,只是一个不注意,贝壳从指间滑漏,再没踪影。
他也没了找的兴致。

 

还有很多人也是找不到。

他偶尔会有那种不安全的感觉,然而回头一看,什么人也没有。再往前面看去的时候,KIRA和ATHRUN他们早已走的很远。

 

手经常被人握住。

因为在KIRA或者ATHRUN想拍他的肩安慰他的时候,SHINN总是下意识的一个闪身。

感觉不对。


[是谁曾经为了什么,频繁的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于是他们握着他的手安慰他,结果还是会被他甩开。
那是不是撒娇的权利不知道,反正现在不再会换来一个耳关一个拳头之类的。
因为只要没有危害到KIRA的什么,ATHRUN就总是和颜悦色的对他。
或者说KIRA说了什么,ATHRUN永远也只是同意,就算现场不同意过了几天肯定会在不知不觉中同意。

于是他连话都懒得说。

“你少管我。”“烦死了。”就成了新的口头禅。
甚至对着LUNA。
LUNA常常叫他的名字,然后指望他自己理会后面没有说出的意思。
结果他经常一脸莫名的看着LUNA。然后闷出一声,什么事情?

 

[什么时候,有过什么样的默契?]

 


KIRA在海边发呆是为了反思战争,他站在海边为了忘却。
最后在夏季的圣诞节到来的时候,他突然说要回PLANT。LUNA点头同意,却遭到别人的挽留。

SHINN看着ATHRUN一脸的莫名,心里不知道哪里来的莫名的烦躁。
再看看KIRA对着他要解释的脸,他也就硬邦邦的说了声,


“那是我现在的国籍所在地。我不想在ORB非法入境超过期限被遣送回国。”


他以为这两个人总该听懂他不是在开玩笑,结果,KIRA说那我明天去帮你办手续好吗。
SHINN就想吐血。


“我要和LUNA回LUNA的祖国去。”直接了当的说了。

“那么就过完圣诞节再回去。”

“我们两个一起过总可以吧。”LUNA插了一句。理所当然的男女朋友关系是无可反驳的。

“我会比你早一天启程,PLANT那边我也有后事要处理。”他连底牌也抖了出来。

“……”其他人都了无声息的沉默了一下,最后依旧是以KIRA为首问了句,你到底要回去干什么?在这里不是很好么?


他说不出话来。

求救看着LUNA一会。SHINN下了决心一样的装出了一个纯良的笑容。


“我当然想先回PLANT,至少把一些事情做个处理吧。我是男人啊,总觉得在LUNA家蹭的话太难看了啊。”

LUNA惊异了一下,然后背过身去。


然后那两位男士却出人意料的黑了脸。ATHRUN立刻出现了招牌的苦瓜脸,说SHINN你跟我出来下。

 

                  *

自己的状况,就象一头被人容不下的野猫,而ORB的这块小小的土地上他被人好心的养起来。

在PLANT自己根本就是战犯,如果不是因为以失踪为名的话,他早就被捕。
ATHRUN认为他不能算战犯,因为他只是受到别人的鼓惑。于是他和LACUS商量过,就把SHINN偷偷的带回ORB,等风声过了再想办法。
而ORB也不能官方接受一个秒了自己的祖国的军队的GANDUM驾驶员。只是当做平民的接纳。当然也不知道ATHHA家费了多少些心思把这事情压得毫无声息。
于是不能再回PLANT。

“其实在这里……换个名字什么的……上学什么的吧。”

蓝黑发的男子不知道做出什么表情才好,他自己经过的事情又让一个人再重复。ATHRUN心里当然不好受。他一直以来就不想有人再重复他的路。走过的痛,只有当事人最清楚。然而他一直最担心的事情就一直朝着他不希望的方向绝尘而去。


“我、凭什么、要、和你一样!!!!!!”

ATHRUN伸手拉住似乎被更加的惯坏了脾气的少年的手的时候,SHINN反手一个用力,狠狠的打开了他的手。

清脆的撞击声在夜空中分外清晰。

SHINN撒腿就跑。回了屋子就开始锁门,收拾东西。
外面KIRA和ATHRUN的叫门声他完全不理会,想到他们可能有钥匙,就干脆把一个床头柜推到了门背后。
最后他听到ATHRUN说,KIRA,你让他冷静一下吧。
SHINN舒了口气。

 

德国。

几乎是突然冲进脑子里的想法。
把MAYU的手机从柜子的最底下拖出来的时候,他好象才想起他是故意的把手机放在自己最难找的地方。
指尖碰触到冰凉的表面的表面的时候 ,泪水不由自主的泛滥出来。


血与火浸透的大地。天空中各种颜色的GUNDAM飞舞。面前耀眼的光芒。残破的四肢。

然而现在却如此的必须呆在我最为无力的地方?并且保持着这种无力。

我不觉得我有做错什么。

           *

[你做的没有错。]
这句话是谁跟我说的。

泪继续流个不停,那个人的声音如此冰冷却充满了确定。
为什么要想起来呢。

日光灯下SHINN渐渐的缩成一团想把自己的啜泣隐藏起来。
影子讽刺地跟着难分难离的团成小小的黑影。

原来最孤单的是我还是那么想你
原来最悲哀的是我不能面对自己
你走的干净
我也会不留一点痕迹


我返回的时候,已经再没机会进曾经的宿舍。
而你什么也没留下。

除了记忆。

           *

第二天的时候,SHINN顶着一张看起来有精神而严肃的脸,安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早餐桌上的气氛本来就是小心翼翼,他没有办法太多的顾及到这些。

“ATHRUN,KIRA,我想去德国一趟,大概两三天。”

“哐当”LUNA手中的叉子顿时落在了地上,她低头正要去拣,SHINN却抢在她之前拣起了勺子,递给她,外加一个在她看来毛骨悚然的微笑。

KIRA在桌子底下踢了踢貌似被震惊的一时反应不过来ATHRUN。后者一时惊醒一样的看向了SHINN。

“如此突然的……”

“我想一个人在那里稍微清净一下。有些事情想好好想想。”SHINN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这句话。

“……SHINN……”

“抱歉我一时冲动了,不过我的确想好好想想以后要以什么样的态度生活下去。”他不敢去看LUNA,实际上他也没有看着任何人,目光的焦点就在这些人之间悬空。

他们都是为他好,都在关心他。他们把他放在了巴比伦的空中花园里。
他享受着特权,他远离了他的过去。
因为只有忘记痛苦的过去,才能得到现在的幸福。
一如想要得到什么就必然要付出同样的代价。
可是他想起来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忘记过过去,只是没有沉浸在里面而已。
因为很多事情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可以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愈合了心的伤口,淡漠了楚痛,没有任何可以提醒“我曾经经历过”的证据。

 

我把你们遗忘在我遗忘的角落里。
为了珍惜现在的幸福——
幸福吗?
……才是……期待的世界。
是吗?

 

“那好吧。”
其实和他们不太熟,他甚至没有耐心去记他们习惯什么不习惯什么,而是他们习惯了他的任性。
只是那些习惯里包含了容纳他一样的补偿。

其实谁也没欠谁。
世界就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政治才会颠倒黑白,命运给他的只是幸与不幸的相对转换。

如果在ORB的14年生活是幸福的,那么在初岛他则付出了家人的生命作为代价,
如果在PLANT的军校生活是算比较幸福的,那么在在二战中他就付出了以战友的生命为代价,
如果保护他想保护的人是一种幸福,那么代价就是他要保护的人其实一个被迫杀人的人形兵器的现实,
如果比起在PLANT做政治犯,那么在ORB逃避所有就是幸福——?


“谢谢你们半年多来的照顾。”


               *

SHINN不留下来过圣诞的事情显然最郁闷到了LUNA。但是LUNA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不过在SHINN收拾东西的时候她甚至选择回避,和MERIN上街——ATHRUN也嘱咐了MERIN多陪姐姐。最后买回的东西,更加适合SHINN带走。

临行的时间很快就到来。LUNA在每天里都心不在焉,KIRA虽然表情没有多大变化没,但是目光似乎会多停留在SHINN那里一会。他不了解的少年其实没有给他任何了解的机会。有时候他会帮ATHRUN一起帮忙手续的事情。
他们两个都是很温柔的人。SHINN其实知道。

但是只要把那种温柔停留在表面。他讨厌温柔的人给他温柔而致命的伤害。


                *

“对不起,我……”

LUNA抬手一巴掌利落的甩在他脸上,好在这是VIP候机室。只不过ATHRUN和KIRA吓了一跳。因为紧接着就是女孩子山洪爆发一样的眼泪。
LUNA什么也没说。她不明白SHINN为什么去那里,她只觉得很恐慌。但是她怎么也表达不了这样的恐慌。SHINN也一直低着头看着地上。脸上的表情复杂而沉默。他再没说什么,连LUNA的哭也没有去任何的反映。

KIRA和ATHRUN退出了候机室。他们以为应该把这样的时间留给两个人。但是最后出来的只是红肿着眼睛依旧一步三回头的LUNA和楞楞的看着他们的SHINN。
SHINN的表情寂寞而无助,带着些许的不忍和柔软的伤心,最后他垂下了眼帘,转身毅然的离去。

 

我只是想去看看,粉红色贝壳的主人。如此而已。
从那里开始的改变的人生,我想从中寻找继往开来的思路——
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幸福。

               *

飞机上有很多乘客依旧摆脱不了晕机和耳鸣的痛苦。战士出身的SHINN并没有体会到这些辛苦。只是飞行时间长又长。他拉了拉身上的毛毯,温度适度而感觉舒适。然而没有睡意,意识纷乱而杂惶。


他从悬崖上跳下去救落水的她。
他说过的话。我会保护你的。
她从实验室里出来的身份。
他和她之间的战斗。什么叫做无情。正因为之前有了感情,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对方狠下杀手,在知情看来的悲壮。

他被遗忘在她遗忘的角落。

只有一句“保护”如同咒语守护她短暂的清醒和幸福。


原来最疼痛的表情竟是没有情绪
原来最残忍的画面可以甜言蜜语
你忘的干净
我也会不留一点痕迹


SHINN觉得血从骨子里冷透上来,他缩了缩身子,闭紧了眼睛。
眼泪已经消失。少年的悲伤被时间磨平痕迹,留下的狰狞疤痕,已经没有能引起哭泣的痛楚。

 

                 *

柏林机场里,一抹陌生而熟悉的金色飘过SHINN的视野里。
那个看起来只有五岁的小女孩有着柔软的披肩金发,末梢微微卷曲,穿着浅蓝色的洋装。一手拉着自己的母亲的手,一双紫红色的眼睛纯洁而天真的打量着四周。

SHINN无意识的发现自己的表情随着她而柔和下来,刚到异乡的排斥感也因为仿佛看见了故人而得到一丝丝的缓解。

然而心理却有什么在悄悄增长着恐惧。

他跟在那一家人后面慢慢走出大厅。他看着那位母亲在不慎中松开了牵着的女儿的手,在人流中那女孩只是茫然的看着周围,仿佛还不知道她和母亲已经走散。随着人潮而移动的小女孩只是不以自己的意志在移动而已。
SHINN有些不忍心的挤了过去,他蹲下然后拉起小女孩的手。他说,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小女孩只是指着离他们很近的一棵摆设植物的乳白色花盆上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白色的小盒子。
他在那瞬间体会到了孩子的高度所能看到的视野。那视野是如此的独特而悲哀。


他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他回头看到了他无法相信的事实。
他看到的是倒数计秒的不断变化的死亡的接近。


那个小盒子的型号,它的作用他一清二楚。
他和他的战友曾经就用过类似的手法,两人混入了地球军的基地里然后把无数个可以同时起爆的定时炸弹放在了各个地方。
后来他们看着一片火光,镇定的离开。
因为无论杀了多少人,他们都可以停留在对方身边。


他猛然拉着她就跑,只是迈出几步之后他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响声,他本能的卧倒,掩着那个孩子。


他在剧痛中失去了知觉。


他所看到的世界的最后一眼是他所遗忘的叠影。
金色和紫红色,还有那那抹带着深红的浅蓝色。

 


我也被你们遗忘在你们所遗忘的“生”的世界里了吗?


                  *

“柏林的局势真的是不太好。”CAGALLI把文件递给ATHRUN的时候,这么说了句。
“原因?”
“好象是因为恐怖分子策划了一起机场爆炸吧。就在平安夜之前出这样的事情……激化了当地自然人和EA的矛盾。被DESTROY蹂躏过的城市,仿佛更喜欢ZAFT一点吧。”首相毫不在意的说着这些,对ORB的影响不是太大的事情她只需要礼节性的表示些什么。

ATHRUN心跳几乎慢了一拍。他回到办公室就拜托KIRA去查这件事情。
然后他收到了一封很长的电子邮件。从爆炸的定时炸弹所安放的各个地点,到所有要起飞的航班和降落的航班班次为止。没有任何特别的标记。

KIRA没有直接给ATHRUN看绝望。他让ATHRUN一个一个的查看着航班,保持那最后一丝的侥幸希望。
最后一丝侥幸破灭在他曾经有过印象的航班号里。他不敢置信的拨了电话给MERIN去查订机票的事情,甚至打电话到了航空公司。

对方在他几乎有些失控的多次询问里渐渐失去了耐烦。直接告诉他那趟航班没有任何生还者。

原先似乎抗拒着接受现实的大脑现在突然清晰起来。

不知道KIRA是如何的沮丧,LUNA将会是怎样的悲痛,他自己的悲痛已经让他颓然瘫倒。
胸口的痛,已经无法抑制。
他一拳用力的打在大理石的办公桌上,任凭手指关节泛白而后青紫。
即使这样也丝毫不能减轻丝毫的痛感。

 

本来他们计划好了要去柏林的。
四个人都去柏林,在那边给SHINN一个惊喜。
战后的第一个圣诞节。
那个孩子虽然任性但是是他们很重要的人。
让他们希望他开心的人。
希望每个人都能慢慢的幸福起来,现在没有战争了。
没有战争就是一种幸福。
为了LUNA也为了SHINN。
他们没有理由不幸福。


可是。
可是为什么。
你就是没有能力触摸到。
触摸到擦肩而过的幸福呢?


-The End-

 

后记:某天下午在学校睡醒,突然冒出的构思。真的呢,完全可以冷漠的想到Final Plus以后的情形就是这样。但是结果还是任性一把,严重贯彻了Broken Wings当时的想法。什么所谓的幸福,司下清是不相信的那些人自己的幸福就是别人的幸福的想法。虽然作者自己本身也是不懂珍惜幸福的白痴,只知道遗忘过去就是背叛而无法容忍的偏激人士。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