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GSD|RS]42 螺旋


by naosuke
 

前言:设定是二战结束后一个月,Rey chan被奇迹般的捞回来。不过丧失从进军校到二战结束的所有记忆。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设定成这样,一句话就是凭我现在那开满山茶花选择性失忆的大脑决定的。PS:三缺一同人有人客串。

一度坑了。再往坑里撒土还是坑- -||||

夏天到来。
下午的时候,经常热德让人觉得眩晕。哪怕办公室里的空调温度适当,也只是催人欲睡。
Rey环绕四周的时候,发现似乎就只是他自己这样而已。现在他在国家环境局作程序调试员,周围都是地道的CO。
周围不断的低声敲击键盘的,带着节奏的声音。他渐渐觉得有些迷糊,右手放开了鼠标,托着腮只是想停一会儿而已。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止一次。他早已习以为常。
只是迷迷糊糊一会,然后就会醒来。
就在那种和睡神拉锯战的瞬间,他仿佛看到很多事情。

樱花飘落的毕业典礼。手里的卷轴。红色的金色的校服。塞在自己手里的药瓶。
很多的人,现在见过的,现在没有见过的,ORB的,ZAFT的。
各种颜色的巨大的GANDUM。粉红色的烟雾。
白色的雪。灰色的黑色的断壁残垣。
红色的灯光下的试管。巨大的溶液池。
重重叠叠的影子。

清晰起来的还是那个红色的少年的样子,回身转过来,凌乱的黑色短发清澈的赤瞳,脸上的表情生动得犹如“活着”这种生命力的本身。

他突然惊醒过来,心脏仿佛抽搐一样疼痛的收缩一次。
那种痛楚透过了全身的神经。
Rey伸手拿过杯子,红茶已经冷透。他喝了一口,冰凉的寒意让他多少清醒了一点。

 

×          ×           ×


Rey的推定年龄现在已经是23岁。
从Shinn当时惊慌失措的从疗养所跑出来一言不发到现在波澜不惊的,没有戳破那层比纸还薄的真相的掩盖的日子,已经整整过去了六年。

即使现在还在军队里浪费青春年华,但是Shinn还没有变成老气横秋的成熟少年。不过再怎么说也没有当年的冒失被人问了一句“你是谁”就落荒而逃。冲动少年的直觉总是比思考敏锐,或许当时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从今往后那些曾经被他称做遗言的话语里所包涵的秘密就成了他一个人的负担。

DNA的螺旋缺失了片断,可是即使这样人不会死,只是多了疾病,少了寿命。
记忆欠缺了片断。Rey什么也不记得,替他记得的人不知所措。

玫瑰色头发的女孩子远远比他镇定。或许女性的本能除了八卦还有母性。当时所有相关的人员站在那里和病床上倒退到只有14岁为止的记忆的Rey面面相觑,大孩子和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很多都在想应该怎么办,但是病床上的人对他们的恐惧更多过任何其他。当时的Rey只记得Gill和RAWW,甚至连Kira Yamato是谁都不知道。他看着红色军服白色军服ORB的军服只是警戒和害怕,17岁的年龄痕迹和13岁的心理年龄思维告诉他的是,好像是被抓回去做实验。
只有Luna走过去,女孩子把手轻轻的放在Rey的肩膀上。之前没有任何同龄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因为Rey总是冷静又强大的让人觉得敬远,可是现在不一样。

重新长大一次吧。和我们一起。她说。

Rey知道自己是失忆。很多人说认识他,可是他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他和那些人有着4年或者6年的差距。很多时候他也知道,Shinn和Luna是小心翼翼的选择跨越代沟的词汇来和他说话。
6年代沟的年长一代很少见面。他不以为意。因为Shinn和Luna已经足够让他安心。
偶尔错觉他和Shinn是同样年龄的人。Shinn就会很无奈的说其实我们是同届啊。说这种话的时候通常是在打游戏,两个人总是栽在同一个地方。Luna在厨房里忙着弄什么汤。那是周末。在Shinn的宿舍里,是他一直住着。每次Luna来的时候总是督促他们两个〔尤其是Shinn〕洗衣服做卫生交代一周用速食面对付了多少餐饭。

……Shinn,Luna是你的女朋友吗。Rey从洗衣机里把衣服都捞出来放进篮筐,随口问了一句正在厨房门口拖地板一边和Luna讨价还价要偷懒的Shinn一句。被问的人站直起来用吸尘器当支撑,说,她哪是我女朋友啊她是我妈。回头就看见家里的菜刀带着浓重的大蒜味停在自己眼前只有一厘米的地方。

沉默了几秒以后,Shinn一边流泪一边忏悔Luna我错了我是开玩笑不该乱说女孩子的年龄的对不起。

×          ×          ×

Rey重新上学校。之前学的都没有一点的印象。枪和刀一开始就不打算让他碰。军队里的职务早就被撤掉——在当事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反正Rey连这个事情也一点都不记得了。虽然一开始知道的“Gill不在了”这种消息是消沉了很久的少年,是被告诉是“当选了议长的Gill在一次出巡中MIA了所以PLANT的议长不是好当的”这样的解释的。当然这样说完以后的Shinn似乎有点悔意,但是好在Rey没有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出那句正话反说的“啊那现在的议长还真辛苦啊。”
可是以前的时候都是Rey在旁边煽风点火他就开骂ORB首相不懂装懂。现在他看着微妙的小自己的四岁的人蒙在鼓里的乖巧,自己倒成了腹黑的坏人。

Shinn不是装不住秘密的人,他死守了瓶口。所以Rey本来的背景标签已经被因为失忆撕去了不少。加上疗养所里笑得冷漠又慵懒的和Rey长得好像的医生对大人们说的都是,没有瘀血也不是神经问题,说不定到底能不能记起来。重新看一遍同样的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叫其他当事人讲自己伤痛的过去是一个艰巨的任务。首先Asuran就不可能放下面子说自己被Rey击落的事情,Kira记着CLONE的事情是他的心病,MERIN不想再见Rey,不是完全知情的Luna和其实现在知道最多的Shinn却是最好照顾Rey的搭档。虽然这对搭档让人想起来的效果微乎其微。
本身他们两个就像是不打算让Rey想起来的样子。让Rey住进了Shinn的宿舍,按退伍军人领了一次性补贴,然后就靠Shinn的薪水和Rey自己偶尔的打工撑起一个上学的学生和在职的军人的生活。

那些Shinn见过的药也被Shinn带着一点忸怩的表情还给了Rey,说,要是没有很严重的头痛不要吃。只有十四岁记忆的Rey愣愣的接过,收起来。
体检的时候Shinn就要去找人扣下那张抖露人生的真相的化验单。

和比自己小的孩子一起住的时候,到底是更快速的成长还是倒退的年龄,Shinn不知道。他熟练的运用成人的方法处世,用少年的直觉思维思考。以前的习惯就不是他自己思考,现在也一样。反正想和不想结局一样莫名其妙。过去Rey催促他追上自己的步调的事情早已犹如上辈子的事情。有的时候他看着普通学生的Rey慢工出细活的做事情的时候他就有沧海桑田的错觉。可是Rey出口就是绝句的说他两句的时候,他又仿佛回到了从前。对方的认真偶尔很无趣,但是冷笑话依旧惊厥。有人是说过很经典的话,冷笑话摆在那里看看还好,娶回家就囧了。Shinn就在这样的冷笑话里习惯起来,和14岁的Rey变得亲近。

那时候有次他和Luna出了任务。
属于地球军的实验室就要破坏,属于ZAFT的实验室就得保护。任务本身并不困难,但是执行得莫名其妙,只是辅助押送而已。Luna在事后问他到底我们到底在干嘛。他看看关得死紧的后舱说了句,运送的肯定的是个人吧。把人拿去做实验。以前STELLA和Rey都是那样的人。说这种话的时候Shinn已经是18岁的有理杀人依旧不要偿命的成人。说话的表情和线条都多了一点点冷漠。
那一点点的冷漠后面还有沉重的无奈。Luna愣了很久很久。
回家的时候她执意去了Shinn家看“14岁”的Rey。被一个人丢下的Rey正在上网,其实说穿只是看着屏幕发呆。Shinn问在等我们回来吗。Rey探出头看了一下发现了Luna,说了一句,等你还不如等Luna。Shinn顿时觉得很挫败的看着Luna嘿嘿的冷笑着抱着一堆食材进了厨房。
不过Shinn后来还是在半夜肚饿爬起来的时候,发现了冰箱底层分明是为他预备的,被很多人称为垃圾食品的储备。他想,或许很早以前,Rey类似现在这样等着迪兰达尔议长夜半下班回家吧。

 


其实再怎么忘,也改不了那种冷漠又温柔的个性,对他Shinn的随意生活横加指责的除了Luna还有Rey。家里的事情一半以上还是Rey说了算,Shinn很多到时候还是觉得Rey在哄他开心。反正样貌有没有随着变小,他就常常产生错觉,把现在的Rey当以前的Rey对待。直到自己被拆吃入腹。

又掉入了那个太过自然所以以为什么都不会变的螺旋陷阱里。


六年的时间很长。很多事情可以淡忘可以想不起来。Rey本来就什么也想不起来。既然他的结局不是注定好了的悲剧,Shinn的悲哀也渐渐淡化了,化做心底一道狰狞的伤口。失而复得太过容易或许是虚幻,可是这种狗血又白烂的在言情小说里撕心裂肺的桥段套在Rey身上的时候却有着意外的幸福的效果。虽然那和一吹就破的肥皂泡一样危险,但是终归是七彩的肥皂泡毕竟是用于显示幸福的道具。


×          ×             ×

 

Rey觉得自己想起来的片断和自己的现在生活格格不入。但是那道悲伤的暗流一直奔涌不停。不是不会想Gill。而是想了也不会让人回过来。很多时候他会看到一些影子飞快的从时间的间隙掠过去,他来不及抓住。

可是和Shinn在一起不一样。Shinn是一个很有活力的人。他觉得Shinn是让人温暖,让人深切的体会到“活着”的感觉的人,很多事情Shinn反应激烈,深刻的仿佛在记忆里刻下了什么。

他有感觉自己的回忆很快就要完全。心里的裂缝越来越大,不安只有Shinn在身边的时候会稍微平静下来。有天晚上他抱着对方说我想起来很多事情了,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Gill是怎么的离开的。

Shinn僵直了身体。到底是高兴还是悲伤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他忘了他六年间都没有去问某两个在场的当事人真相的事情,只是安慰Rey说你想起来啊……仿佛那些秘密从他那里流回Rey的身体里。

Rey想得起那些感觉。本来以为自己马上要死了所以希望Shinn替自己记着,结果自己忘了,把记忆都存在了Shinn那里。可是Shinn没有告诉他那么多,他直到有些事情其实不想起来还不至于那么悲伤。人生不断的在更新,新的覆盖了旧的。能逃开的逃开也不是错。过去的要不回来,现在的也只会变成将来的过去而不是过去的未来。

反正……时间也不多了。可是这次不一样。上一次他仿佛能看见自己的死期,远远的看着那条DEADLINE做无谓的挣扎,悲哀又无奈,带着深深地怨恨。然后现在只是更加的体会到,想活下去,不管时间还剩多少——前端看不见自己的道路。只是顺着人流走下去的日子其实很普通很平常。

他把Shinn抱紧了一点,汲取对方的温暖是他这六年来从来没有忘记的事情。

 


夏季的时候每天下午都安排雷阵雨,撑着伞下班的时候很有自作孽的错觉。

噩梦渐渐的苏醒,一点一点堆积着水位。他手里的程序好像出了差错可是他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同事催了他一声,他匆忙应了一声发送了出去。

记忆已经恢复到DESTINY PLAN的事情。他想肯定是失败了。失败了所以现在的议长是CLYNE。他会觉得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必须输。Asuran和Kira到底是什么人他想起来了,只是想报复他们但是总觉得这种事情仿佛天方夜谭。不可能改变的现实和过去都没有任何余地转弯。但是想想失忆的自己,仿佛真的是更幸福一点。但是和那些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算现在过得很好,但是就像撑着伞或是带着斗笠,总有一块被掩盖住的阴影。自己就在那黑影里,影子如影随形,摆脱不掉。那种黑色的心情没有变成黑色的野兽,而只是变成了泥沼,发现的时候已经身处其中。


×          ×           ×

他下楼的时候,Shinn拿着伞来接他。

这么早下班了啊。
我休假- -
哦。
Shinn,我跟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
都想起来了。

 

谁说一定要受了刺激才会想起以前类似的事情。可是偏有人就是在那些平常的无趣的日子里,慢慢的翻到记忆的边角。其实好像那些事情都在那里,用心理暗示去忘记也可以。
就在那种半梦半醒的空荡里看到了天空落下来的场所。


Shinn问他,都想起来的是什么感觉。

那场安排好的雨还没有结束。他抬头看了看天,说,好像是天空落下来一样的感觉。
天塌地陷。就是他最后的记忆。
没有人替他撑着。他推开了,自己开枪了。模模糊糊中间连逻辑都想不清了。只是觉得DP其实也很伤他,可是提出的人是Gill所以服从吧服从吧……可是最后压抑不了的是小孩子最原始的心——想做什么和不想做的。

 

天空落下来了的感觉。

天榻了。

电视上报道着December的上空掉下了一块天空因为程序问题,正中议会大楼。CLYNE议长正在会见ORB的首相。所幸人员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只是受了重伤。巧合得像暗杀的计划其实只是源于打盹的迷糊。

Shinn和Rey都没有出声。一个端起冷掉的红茶小口喝,另外一个把喝空的黑咖啡的易拉罐扔进垃圾桶。
那天晚上的空调似乎特别冷,Shinn被Rey当作免费抱枕抱得紧紧的。脑子里一片的空白。做的时候他感到滚烫的液体落在他脸上,不知道是Rey的眼泪还是汗水。他抬眼看到金色的发丝粘在一起,他伸手顺了顺对方的头发。他什么都不想去想,融化在无言的快感里,手抓紧了床单。
那天晚上他半夜惊醒,Rey不在旁边,吓了一跳爬起来找,对方竟然坐在阳台的扶栏上看着天空。

黑发的少年靠在门边上看着金发飘扬在高空的风中犹如一面旗帜。Rey转过头看着他。


“……那是不可能吧。”
“可是结果就是那样了。”他们抬头仰望的天空上面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白光。那时候在赶工修补的光线。
“感觉好过些吗。”
“怎么可能。”
“……”

“那种事情……就算做了也是什么也不会变的。”


只不过是打瞌睡的错误,不是蓄意的却打了死结。别人以为正确的接着写了下去,有检查的人是检查了,可是也有心怀不轨的人直接就用上去了。看不见的地方有无法想想的事情。人只是一个空间里的生物。但是事情的结果却像蝴蝶的效应。

 

Shinn在上班的时候看着报告看到手抖。再追查下去就是碎裂的结果。
他把报告全部摔到一边去。仰起头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走过他身边的Luna把灌装冰咖啡放在他额头上。
Luna你干什么。
给你的大脑降温。
……切。
你说Rey……
什么?
会想……起来吗?

医生不是说不一定么。六年了你还在想这个啊。

他本来想问,你看Rey像是蓄意要报复的人吗。可是开了口还是觉得不应该说。
Luna提到的人名让他想起了六年前的医生,仿佛远远的就看见了现在结局。

 


时间是一天一天过去。
自从想起来以后的Rey,连病一起想回来。头痛开始了,吃药也开始了。以前的化验单也没有隐藏的价值。Shinn陪他去医院重新检查了一次。那个长得和Rey很像的医生在走廊里看见他和Rey,朝他们笑了一下。


“……他终于到了现在这样啊。”
“Rey想起来了。”
“嗯。”
“他的情况……瞒不过您的。”
“是的。不过没有你想想的那么坏。”
“诶?”
“就算是CLONE。也可以活到一定的年岁……不过这些依旧在实验的阶段。”
“我不想把他重新送去当实验品。”
“可是这也是唯一的可能性。”
“你的人品……我还没有理由相信吧。”


很多年前他自作主张的把女孩送回去,也是因为螺旋的矛盾。留在身边只会死,送回去还是死,只是可以恢复一阵。一点也好,他只是想STELLA再活长一点,一分一秒也好。现在想来,到底是怕那个保护的誓言立刻碎裂在自己的面前的逃避,还是少年人青涩无知的希冀占了更多成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他的养父是迪兰达尔吧。”
“嗯。”
“虽然那些人在上次‘PLANT天空掉下来’〔……搞得好像伦敦大桥垮下来囧〕的事情里都没有死,不过……查下来的话,也快到他了吧。”

死穴。


“你相信他吗。”

他想起了月面上看到的巨大的光束。想起飘在驾驶头盔里的成形的泪珠。轰然倒塌下的都是钢筋水泥的构筑。
就算不是主流人群所说的事情,可是自己选择相信,去相信的事情存在了,那么那就是自己所相信的所有。


“……弗朗索瓦医生我可真的不知道你有开保育所还兼职推销的!”
最后他吼了出来。


×         ×          ×


一个星期以后。

他趴在Rey的病床前假寐中。Rey醒来的时候推了他一下。
压倒被角了我翻身都翻不了。
喂喂我也很困啊。
Shinn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刚醒过来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趴在我身边。
嗯。然后你问我是谁,我就这样跑掉了。
……其实。我不是真正失忆的。
是医生……吗?
嗯。可能因为正好长的很像的缘故吧。觉得很亲切……你来看我之前,我已经醒了,在接受治疗。可是那时候一直想着Gill的事情。
……他帮你催眠吗?
嗯。心理暗示我忘记掉。Shinn,对不起。


不是对不起能解决的问题。Shinn在心里想。可是真的是比较幸福的六年。好像是这样。到了现在已经是无从比较的结局了。时间过了这么久,久得以为就是这样的现实了。记忆无非是带着自己的感情涂抹的画而已。


呐Rey,上面追查下来了……和你没有多大关系。只是工作疏忽什么的……要判的是上面要抓的那些反对派……他们真傻,做这么明显的把柄。
Shinn你错了,是我这个诱饵太好用了。
现在给下来的判决就是保外就医……形同虚设的什么和什么。总之……姑且看在弗朗索瓦医生那张脸的份上相信他吧。

Shinn努力微笑着和Rey说话。我会常来看你的。
嗯。对方微微笑着看他,说,分别的时候不要让人记住你一副哭相的脸,是人都会不安心的。
他深呼吸,然后什么也不想的认真笑了一下。

等我下次来看你。

 

 

他走出医院,视野里蓝色的天空澄澈刺眼。白云像是盛开的白色花朵。
那天是二战终战纪念日,天空中喷气式飞机交错着飞翔,犹如蜜蜂的八字舞。久久不散去的痕迹,螺旋着延伸着,仿佛永无止尽。


-The End-

 

后记:囧……我是多么欣慰的写到这两个字啊。那种简直和解放一样的感觉……〔被打〕。很早就说了要送chibi文的当时答应的是chevalier和GSD。chevalier早就写掉了,可是GSD因为某人〔重音〕的缘故没有感觉就是写不下去。收到星座chara的时候,RS的造型囧得我想起X选组的吉祥物……
咳为了感谢chibi同学给我的人生中第一张高子所以我决定就是要写完!一度坑了现在补完了,结局也按chibi的要求选择了不了了之……原来的结局是Shinn同学把Rey送去安乐死——因为他以为那个XX天空落下来是他做的……囧。正义之心战胜了徇私,真和谐的题材。
螺旋的含义就是重复和颠倒。文章里很多事情就是重复的事情,不过做的人不一样,时间和背景也不一样。可是事情都很相似。其实我一度想了那个XX天空落下来的时候是要砸死人的。可是后来自己在心里揣摩了一下,那些人死了和没死对我和我要描写的那个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囧〕。过去的事情就是那样的在那里了,哪怕当事人活着死了都不会改变,只是很空虚啊〔望天〕。
咳还有要自pia的事情,就算这文里两句三句再隐讳也是写了英文第八字母的事情。……咳……最近花开的真茂盛。〔喂夏天了〕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