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无关幸福[06年ClaireKang生日贺文]


by  nao

C.E 74年  我们的爱...无关幸福。

 

 

1

收拾遗物的盒子,方方正正。

REY的遗物,竟然还填不满一个盒子。

半盒的空旷,落寞寥寂。

红服,身份认证辞卡,FAITH的勋章,军功奖章,经常看的一两本书,毕业证书,照片。

单调的让人无力。

 

凝视良久,他将REY的红服紧紧抱住,将头埋进密不透风的空间。


抽噎的声音变得模糊。

 

 

2

电脑里的E-MAIL删了又来,来了又删。

来自O打头字母的国家的邮件一律设置垃圾邮件。红眼睛的少年三天清空一回。


PLANT的天空耀眼的无法正视。那不过是天体顶盖内部的反光材料。

ORB海边的天空金色粉色交错,夕阳的温柔幻化成无形的手抚摩人们脆弱的心。

 

柏林的天空他只看过一次。

 


铅灰色厚重的云层里,雪片仿佛棉絮飘落。

洁白而柔软。

落在STELLA身上,脸上,一时竟不会融化。

因为一样冰冷。

 

 


3

有人的地方,必然能撒土,播种,种下樱花。


月球。

哥白尼。

有人送出了翠绿色的机器鸟。却不知道那只鸟最后竟然能在宇宙飞翔。

 

樱花飘落的时候,LUNA一手拉着他一手拖着REY,MEYRIN拉着拽着VINO和YOLAN,六个人神情各异的凑在相机前。


从军校同到MINEVA。


回不来的人只有一个。

 

 

4

卡潘塔里亚基地,曾经流淌过的钢琴声。

断断续续的淹没在周围人放松的交谈声中。


自己不知道。

或许根本没有注意到。

 

 

 

5

 

他不要回头,似乎也能知道自己在看他。

对上微微带了笑的眼睛,他竟不争气的直觉得脸上发烫。

 

SHINN捅了马蜂窝以后,收拾烂摊子的基本是REY。

但是有的时候,沉静如REY,也会一阵火上浇油,煽风点火以后,爆发的SHINN ASUKA扬长而去,留下礼仪完备的少年一举手,仪态万方的当作没事一样走开。

 

 


6

他知道对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优秀的竞争对手。

平和有礼的说,我不会输给你。

 

SHINN竟然感到自己觉得很高兴。大概这才是有压力才有动力的真谛。

 


7


他习惯在人群里搜寻REY的眼神。

冰蓝的颜色,总是让人沉静,而有被宽广的包容的错觉。

 

有的时候会觉得四面八方的无形的压力,压得自己喘不过气的,寂静。

一片沉寂中,方能感觉到REY的存在。

什么也不用说。

REY都知道。

 

最后一点冷静,全部托付给他。

 

 

8


长长的金色的刘海,掩住了半张脸。末梢卷曲出好看的弧度。


如果有时间。

如果有机会。


他想撩起那美丽的刘海。


想知道。


想知道,帮他送走STELLA的REY,是用什么的表情,说出那样的话。

 

 


9


那个昏暗的实验室里,他扶起痛苦的REY。

那时侯什么也不知道。

 

如今串起一片一片碎裂的樱贝,他好象感受到了言语的痛。


坐在椅上带着自嘲的笑的诉说身世的REY。


SHINN ASUKA。跟人同室两年,到底了解对方多少。

 

 

10

 

LUNA。他是这么叫她。

LUNAMARIA。REY的念法比他多上0.5秒的时间。

 

0.5秒的称谓差异。

错身而过的命运。

 

他知道失去妹妹的的痛。

 

 

11


保护PLANT。保卫国家。保护MINEVA。保护STELLA。

从抽象到具体。他觉得他不是抽象思维型,具象出保护的对象他才脱胎换骨的知道战争更深层次的痛。

 

弄错了对象。


只是想,填补没有人保护的空虚。

歉意,朝夕相处的情谊。

 


12

 

时间。


浪费了浪费了。找不回来的。

明明已经不多了。

为什么还这么迟才告诉一切?

 

明明从初岛以后学会了珍惜,却永远保护不住自己想要的。

 

 


保护我的人,我保护的人。身上穿的都是军服。

 

 


13

 

他在半夜醒来,灰暗的房间里有一点点幽蓝的光。

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室友露出的眼神里,有过绝望的冷漠的咒恨。


REY的侧面优美得如同撒旦。

带着对着这个世界的,诅咒。

 

 

14

如君所愿。痛你所痛。


SHINN的心里惶惶然没有底。他早已把思考的力气全部交给REY。


然而现在只有心会痛,只有心会不安。


他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将自己融化在对方的语言里。

 

“我的想法,和REY一样。”

 

 

15

[乱入一段歌词]

他不知道有没有神。但是他的战友的名字里曾经包含着两个神的名字。


LUNA是月神。
MARIA是圣母。


诞生了神的人,到底是怎样伟大的女性?

 

MARIA
为了心中所爱的人
有时 会感觉分外的孤独
但是就因为那所爱的人
最后一切才得以充实


MARIA
为了心中所爱的人
有时 会受伤的很深很深
但是就因为那所爱的人
最后一切才得以平抚


MARIA
每个人都在哭
但心中在希望相信
于是才要祈祷
祈祷这是最后一段爱情


开始突如其来的没有理由
结束却总是有他的借口

 

 

 


16


时间不会停止。


CE纪年已经进入75年。世界三分之二的势力掌握在两位女性手里。

对抗的人已经改变。

 

世界却一点都没有改变。

 

 

 

 

17 尾声

 

SHINN缓缓的把手里的花束放下。

放眼望去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小小的墓碑。他站在并排的三座墓碑前,按着顺序念叨着死者的名字。

迪兰达尔议长。
库拉缇丝舰长。
REY。

人死了以后也没有什么头衔,只是活着的人遵循了生前的习惯而已。
三座墓碑明显是经过特意安排的按职位顺序排在一起。
听人说的,死在弥塞亚里的,貌似一家三口……
实际上都不是普通人……

但是死了就都一样。

 

他顿时觉得CLYNE议长很人道。

至少没有让灵魂在荒芜的宇宙时间里被淡忘。被辱骂被记恨也好,终究是有一个存在过的证据。会想念他们的人至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不是在说梦话。人的眼睛终究只能看到一个方向。

 


夕阳的光辉是金色的,把碧绿的草坪染成了淡黄色。
没有风。没有其他的声音。寂静的坟场。


其实这片土地里根本没有骨灰,甚至可能没有任何遗物。只是有着来悼念的人的……哀思。
如果这些思念能化成实体的话,多半是晶莹剔透的液体。
不过SHINN没有哭。

 

九月二十七日。离二战停战纪念日还有三天。
过几天会有大批大批的人来这里参拜。
人多的地方……讨厌。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了REY的习惯。


十月一日。
二战终战日。对手的两个国家是ORB和PLANT。

REY没有生日——就是通常每个人都会作为自己出生标记而纪念的日子。
如果非要想出一个时间来纪念的话,真的只能用死去的那一天的日子。
所以墓碑上写了名字以后只写了CE74年10月。

 

期待中的没有和平的美好世界是来了。
代价是自己认为重要的人。

一开始……没有觉得那么重要的人。

结果甚至来不及说再见的……REY。
其实不说再见,是都以为会活着再见面。


对死亡的无限悲痛,就是再也见不到对方。

 

 


虽然没有战争总是好的,只是怎样的没有战争的世界是每个人想的不一样。

 


一两天之内,大概就是新议长要发表纪念演说。
虽然终战纪念日要放假,但是要政治学习一样被关在会议室里看演说是肯定免不了的。


然后剩下半天,大约是跟新同事无聊的在那里磨时间磨掉。


其实什么人都不认识的重新开始也不是太坏。

 

 

 


SHINN用力把毕业照碾平。
竟然在自己不知不觉的时候被压在行李里,折痕报复性的是从自己脸上划过。
上面的人只少了一个。

 

如果不说话只会散发冷气的REY……

其实生气起来足够吓死所有人。

冷静的看着自己的生死的人,没有吧。

所以REY也会急噪。

 


急噪自己为什么不理解他说的话……

 


还有自己中头奖的运气一样说的事实。
REY是说话象快死的老头子,他真的是活不长的人。
现在想想或许还好当时说到了……或许REY到死了也不会告诉他。

 


宇宙里灿烂的光辉是整个要塞爆炸的冲天的烟柱。

离他最近的是DESTINY和IMPLUSE的残骸,就好比是被那耀眼的光对照了他的机体的灰黑。


他漂浮在宇宙里,气密服的头盔里有自己的泪水漂浮。

 

虽然没有接收到任何信号。

但是知道什么都结束了……

 

包括生命。

 

 

包括……甚至还没有察觉到的悲痛的理由。

 

不过有的时候,他觉得那是被宇宙中另外一群金光闪闪的MS的光亮刺伤了眼睛。

虽然……虽然大家似乎都没有错。

 

但是他知道再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比REY更需要他。

再也不会被那么的被人需要过。

 

 

再也不想见到的。

和再也见不到的。

 

 

 

 

他把相片放进新买的相册的头一页。


时间终会将所有的碎片吹散。


那些曾经收藏的感情的片段——


淡漠了,碎裂了,哭泣过,微笑过,甚至来不及体会的温柔的悲痛,来不及掂量的生命的沉重——


再也找不到通向未来的路了。


湮没在宇宙的苍茫的黑色里。


从此无依无靠,从此没有人再记得了。

 

 

 

 


“REY,安息吧。”

 


CE 74年。我们的爱,无关幸福。

 


-THE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