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一直以为我自己今年应该是一个字都没写了吧……就真的三个月都没写文了这个频率让我很焦虑啊。
先把压箱底的扔出来

[黑蓝|青黄] 傘
 
By nao
 
 
*帝光青黄设定(……头一次写啊好像)
*反正就當做曖昧期吧(……自己都沒想好)
*最后可能还是男友峰……(黄濑溺爱
黃瀨練習完最後一個投籃,青峰正好從體育館外面推門進來。
青峰沒想到這個點的時候黃瀨還在,他擺著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你還沒走,都下雪了啊。”
黃瀨看著對方圍著圍巾帶著帽子的樣子覺得很新鮮,他歪著頭看了一會,才說:“小青峰怎麼折回來了。”
“我的suica(東京都內交通卡)忘記拿了不行嗎。”他一邊摘下了帽子,拐到旁邊的小門去更衣室,“喂!你也快點回去了,冷死了!”
黃瀨在他後面說:“你等我一下 ,我要收拾場地啊,要不然明天會被小赤司說死的。”
“誰管你!”青峰頭也不回,嘟噥了一句。黃瀨把籃球擦了又都裝到框裡,推進器材室,然後跑去更衣室拿外套,果然看到青峰拿著一瓶碳酸水(熱),坐在長凳上喝,看他進來,一副不耐煩的表情:“還沒好?”
“我還以為你走了,还要擦地板呢。”黃瀨從衣櫃里拿了一件內襯毛茸茸的黑色收腰風衣出來,一看就是那種要風度不要溫度的類型。
“給你五分鐘!要不然我就先走了。”
青峰粗聲粗氣的攤開手掌,一副“Give me five”的手勢。黃瀨笑出聲來,走過他旁邊的時候輕輕往青峰的手心拍了一下。
“喂!誰要跟你擊掌了!”青峰没料到竟被静电电了个正着,缩回手没好气的说道。
“哼哼~那就不要做那種動作啊~~”
 
等他真的擦完地板再去換衣服的時候青峰真的已經不在了,黃瀨一邊套上毛衣一邊在想難道剛才真的超過了5分鐘?青峰走了的話,這種下雪的冬夜一個人回家還真是連心裡都覺得涼涼的——這種事情在他決定留下來練習籃球的時候完全沒有被想到!
雖然覺得一個人真淒涼,但是黃瀨還是很盡責的確認了電器都關好,才出去鎖門。
他轉身剛走出一步,就看到正前方的路燈下,青峰撐著一把白色的尼龙傘,似乎是在等他的樣子。
“哇!小青峰是在等我嗎!好感動!”
他瞬間變了一張>w<的表情出來朝青峰撲過去,青峰一臉嫌棄的轉身就走,于是黃瀨一下子撲在他背上。黃瀨的臉蹭到了青峰的羽絨外套,頓時覺得自己的鼻子被凍住了。
“哇小青峰的外套好冷!”黃瀨摸摸自己的鼻尖,終於老實的走到青峰旁邊。
“廢話,我在外面都站了多久了。”青峰被黃瀨撞得差點一個踉蹌,沒好氣地回答。
“那可真是多谢了——哇哇哇真的好冷啊,不過下雪好漂亮!”
黃瀨一邊嚷著一邊東張西望。下雪總會覺得周圍特別靜,然後小小的白點落下,多少都會讓人收起浮躁,仿佛被這冰冷的溫度傳染到一樣,慢慢的安靜下來。
青峰也不知道有什麼話好說的,他走了幾步,突然黃瀨開口說了句:“小青峰竟然帶著傘,好神奇。”
白天的時候明明是個大晴天,青峰這種人絕對不會帶雨傘出門,就算變天了放學時候下雨了,他都是找桃井五月想辦法,桃井每次都抱怨她又不是萬能叮噹貓,然後毫不猶豫給青峰一肘子。青峰自己知道理虧,從來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這把傘啊……上次想還五月的,忘記了。”
“上次?”
“好像是哪次下雨吧……”青峰抓抓頭,“我也不記得了,反正放在學校忘記還了,正好找出來用。”
“原來你去找傘了啊,我剛才還以為你先走了。”黃瀨恍然大悟狀地說。
“我也是需要傘的好嗎!”
“也對,小青峰要是沒有撐傘的話,这么黑我真的沒法定位你在哪裡誒。”
“黃瀨你找打是嗎!”青峰伸手掀起黃瀨的風衣帽子,隨便往他頭上一扣,還用力拍了兩下。
“喂喂我的髮型!我怎麼說還是個模特啊!”
“誰管你!”
 
黃瀨一邊拍掉他的手一邊要把帽子掀掉,青峰卻突然出聲說:“戴著,反正髮型都弄亂了。”
“……”戴上帽子雖然不美觀,多少還是覺得後腦勺沒那麼冷。黃瀨皺著鼻子朝青峰哼了一聲,特別像小孩子在撒嬌的感覺,青峰覺得自己背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幾歲了還撒嬌……不過還挺可愛的——哪裡不對!
青峰趕緊搖了搖頭,他又看了黃瀨一眼,終於還是覺得這麼個大個子搞這個表情多少還是想讓人揍他一頓。
不過這些都是內心活動,黃瀨完全不知道。
 
從學校出來以後漸漸走到了繁華的商業街道上,到處都是聖誕裝飾,很多商店外都擺著聖誕樹,上面掛著五顏六色的圓球或是彩燈,很多玻璃門上就像貼門神一樣貼著對稱的兩個聖誕老人的貼紙。比起下雪的冰冷,商家亮起的燈光似乎更顯得溫暖一些。
 “對了,聖誕的有什麼計畫嗎?”黃瀨突然問道。
“打工吧。”青峰抓了抓頸側,“雖然是被五月強迫去幫她賣蛋糕。”
“恩,我也是要打工呢。新年有一組照片怎麼也推不掉,非去拍不可。”
“……”
那你還問什麼!
青峰一瞬間還以為黃瀨要約他,還想著能把桃井那攤子爛事能推掉,結果黃瀨似乎只是在找個同是天涯淪落人而已。
 
他們沿著街走,雪卻越下越大,尤其像扯破的棉絮,青峰覺得這個架勢下去似乎有些不妙,眼見東京metro的入站口已經在面前,青峰開口說:“我先送你去車站吧。”
他回家坐的是metro,而黃瀨坐的是西武線,兩個站並不是同一個入口。
黃瀨搖搖頭:“不用了,這邊過去也不遠了。”
青峰表示不同意:“不行,雪下大了。我送你過去。”
“我又不是女生!不就是下雪嗎!又沒下雨!”黃瀨皺著眉,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麽事情,口不擇言的說道。
青峰板起了臉,他一把拉住擱了狠話就想走的黃瀨,後者回過頭來的表情已經變得有些有些憤怒。
他們正好停在711超市門口吵架,正當黃瀨要發飈的時候,青峰突然開口說:“你等一下,我去借把傘。”
黃瀨愣在了原地,眼看著青峰進去拿了一把預備借給客人的透明傘出來塞給他,然後才轉身離去。
 
 
黃瀨還站在原地,似乎是看著那把傘楞了好一陣,才撐起它。
他總是習慣把傘架在右肩上,然後無意識的轉啊轉的,下雨的時候根本沒人敢靠近。
不過有次青峰見過黃瀨沒轉傘。
那天下午下雨,雖然不大,但是桃井竟然不顧形象的從二樓的教室裡吼下來,鬼叫著你要是淋雨生病了明天比賽怎麼辦,然後就有個短髮的女生從後面拍了他一下,把傘塞給他。青峰大概還記得那個女生看起來胸還挺大,紅著臉跟他說桃井桑說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他總不好意思讓那個女生淋著雨跑回去,只好指著正前方的長廊說我把你送到那邊吧,雖然繞遠一點但是還可以回教學樓。
那時候黃瀨好像就在附近,青峰的直覺這樣告訴他,那個女生是什麼表情回答他的他一點都沒印象,因為他為了驗證他那日以敏銳的直覺,微微的轉了頭去看那個方向,果然看到黃瀨那個顯眼的金髮,不過對方留給他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透明的塑膠傘靠在肩膀上轉也不轉。
青峰突然覺得黃瀨那樣子的背影讓他特別在意。
可是等他如約把女生送到長廊下,再跑去找黃瀨的時候,早就找不到人了。
 
 
青峰走出了幾步,終究還是忍不住,順著自己那奇異的直覺回頭看了一眼。
黃瀨今天老實的撐著傘,連肩膀都沒靠。他把連帽衫的帽子掀掉了,於是後腦勺就有一小撮翹起來的金髮,其他的部份似乎也被壓得有點變形。本人似乎也意識到了,於是伸手抓了抓頭髮,試圖hold住自己的形象。
青峰忍不住笑出來,覺得自己轉回頭的決定是正確的。他邁開步伐追了上去,拍了一下黃瀨的肩膀:
 
“剛才忘了問你,聖誕後一天,要不要過來我家吃蛋糕——打完工以後會拿到當天賣剩下的蛋糕,前幾年都有拿到,我全家都快吃崩溃了。”
這說辭明顯是找藉口,不過青峰一時也想不出什麽藉口。他努力忽略掉黃瀨驚異的神色,儘量讓自己的表情來看起來像是在說實話一樣。
幾秒鐘后,黃瀨的表情就像頭上亮了個燈一樣突然明亮起來:“太好了拍完了照片可以放開吃!”
“……你是女人嗎!”青峰一臉難以置信,一半是覺得自己歪打正著,一半是對黃瀨這出乎意料的少女一樣愛好感到吃惊。
“是你自己邀請我的!”黃瀨氣的鼓起腮幫反駁他。
“…… 呃,好吧。”青峰在心裡念叨了十遍的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以後,開口說道:“總之反正,我還是和你一起走到车站吧。”
 
End !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