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07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銀魂架空|坂高|OOC】开房情歌/ HOTEL LOVE SONGS 02

By shula

*注:架空文的缘故,雷到的自行点叉。作者不负责(喂)
02.


 
還在上學的時候的高杉,屬於非常淺薄的青年,因為常年燻陶在各種顏色的衣料中,他對顏色豔麗的物體十分有興趣,於是對演出服的顏色追求也異常執著。
他曾經有一件演出用的浴衣(夏季和服)是紅色底,上面繡了起碼二十朵碗口大小的藍白色的夕顏花,被桂小太郎說成好像我家被(子的)面(上那層圖案),之後那件衣服就成了桂小太郎的專屬演出服。
“你不覺得把他最不喜歡的類型送給他的時候,那個表情實在讓人賞心悅目嗎?”高杉如此對著銀時說,得到的是後者的白眼。
“假髮啊……”銀色頭髮的隊友打了一個呵欠,“就站在你背後哦。”
“不是假髮是桂!”比起要罵人,桂小太郎更優先反駁自己的名字問題,這句話使用的頻率太高,以至於表演的時候自我介紹也是要有銀時先說一句,啊這是我們的鼓手假髮,接下來就可以聽到猶如個性臺詞一樣的這句話。
 
“高——杉——晉——助——!!!”桂小太郎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因為是你送我的,所以再不喜歡我也認了,爲了不糟蹋送東西的那人的心意是武士的道義!原來是這樣!這件衣服飽含了你的惡意,所以看起來才那麼醜陋的——”
絲毫不在意受到的指責的高杉挖了挖耳朵:“那就當做被面好了,反正送你了就是隨便你處理的。”
“不!蓋這種被面是會做噩夢的!”桂小太郎異常堅定的否決了這項提議,“做窗簾的話或許可以擋住不乾淨的奇怪東西飛進來!”
“掛那種東西你才會招來各種奇怪東西的。”高杉聳聳肩,精准的抓起桌上散亂的糖紙中剩下的那一個,於是銀時咬著沒吃完的棒棒糖就撲過來搶奪,休息室混戰成為每日上演的定番。
 
坂本就是在這時候衝進教室來報名的。銀魂高等中學輕音部什麽的,名字聽起來很正常,實際上在學校眼裡那就是個恐怖分子組織,在學生眼裡是不良分子團體,在坂本來看是個猶如冒險島一樣的存在,而在家長看來,這視同無物——高杉和坂本的家長。桂和銀時的家長就完全不在本地,他們也不需要知道這樣的存在= =
 
不過,當時的實際狀況是——輕音部根本是桂和銀時高杉三人製造垃圾和噪音的場所。
 
不過桂小太郎十分欣賞坂本那一根筋的想像,與他腦內的猶如日本三大民工漫一樣熱血夢想產生了共鳴,他幾乎是想都沒想就把坂本的名字加上去了。
 
“啊啊,坂本辰馬是嗎?讓我們一起攜手向著夢想的夕陽飛奔過去吧!”他動情的站在窗口手指天上那萬里無雲的蔚藍天空中,刺眼的幾乎無法直視的太陽說道。坂本辰馬那時候還沒有帶墨鏡的習慣,只好扶著額頭說:
“現在是中午啊,假髮同學。”
“不是假髮是桂!!!!”
“要跑你們自己跑啊!”打累了的兩個人直接癱倒在地上,銀時也不忘補上這麼一句。
“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們感情真好啊,哈哈哈哈……”
回答他的是三個人的異口同聲的:“這台詞過時了!”
 
 
*          *                *
 
高杉和坂本走了大概一百米左右的時候,開始下雨了。
穿著學生服的高杉絲毫沒有猶豫的從路邊的便利店門口給路人準備的雨傘桶里拿了一把透明傘來,然后塞給坂本:
“你來撐。”
坂本在心裡揣摩著這是嫁禍呢還是默默的承認因為個子太矮不好撐傘。。。之後,毅然的撐起了那把傘。
 
跟著高杉七拐八彎,但是幾乎就是沿著鴨川走了很久以後,終於到了一家居酒屋門口。店家有一面是朝河川的,屋頂很高。
高杉示意他收了傘,一推開們,就有穿著紅白兩色袴的女招待出來:“少爺,您來了。”
“……”跟在後面的坂本幾乎是目瞪口呆的都可以吞進兩個蘋果了。
高杉跟女侍說了什麽他沒聽見,他尋思著明明聽說以前高杉家是搞和服生意的……
 
“老頭子的產業,現在和服生意做得少,其他做得多。”高杉原來跟女侍的說是要對著河能聽雨的房間,回頭看了一眼呆若木雞的坂本,毫不猶豫的踹他的迎面骨。
 
房間是和式的,幾乎是臥室的大小。吊頂燈只開了最小的亮度,牆角有屏風,青黃色的榻榻米上有一塊下嵌的地方,在那裡擺了桌子,上面已經擺好清酒和下酒的小碟。甚至還有兩個靠墊座位。典型的享受型,連跪坐都不肯的少爺要求真多。
不過高杉進房第一件事就是開了紙窗,可以看到外面織成簾子一樣的雨勢,和鴨川那算是寬廣的河面。
 
“這地方真不錯。”坂本說,坐到桌邊,自己動手斟酒。本來按照習俗是不能自己給自己倒酒,不過這規矩對他來說就是過眼雲煙。
高杉伸手接過了他遞給自己的酒杯,不置可否的哼哼了兩聲。
 
 
於是,坂本只好說:“啊哈哈哈哈晉助你組了新的樂隊,挺受歡迎的嘛。”
“是啊。”高杉冷笑了一聲,“買張‘紅櫻’的VIP卡,以後燈光師旁邊的位置就是你專屬了。”
坂本這才想起來,那家樓下還很正常的音樂BAR其實叫做“紅櫻”。
 
“前隊友的話,還可以打個九五折。”高杉說,雖然他真的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有不動資產的小開,“沒人告訴你嗎?那家店的店主是我。”
 
 
屋外一聲雷。震得辰馬覺得耳朵有點嗡嗡響。信息量真的有點太大,他的腦子就好像內存128M的電腦一樣呈死機狀態。
——唔,總覺得以前看不出來高杉晉助其實是個X二代?
*           *            *
 
高杉其實就是個少爺。
桂小太郎和坂田銀時是知道這點的。相比起後來加入的漁民後代的坂本辰馬來說——雖然是漁民,也是做著進出口生意的漁民,他和高杉一樣都不曾為錢發過愁。
本來說有閒心玩樂隊這不是窮人能做的事情,不過桂小太郎一直認為夢想是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所以他就算打工掙錢也要玩架子鼓。
 
桂小太郎是他們四個中,家庭職業最奇葩的——高野山的和尚。念經做法不在話下,兒子從小其實玩著木魚長大,乃至坂田銀時有吐槽過桂,你把架子鼓當木魚敲嗎!
所以他有辦法接下各種奇怪的打工,最離譜的一次就是站在清水寺門口cosplay化緣僧人看板,雖然拿到了工資但是迅速被拎到警察署里被告欺詐。
“怎麼可能!那時候佈施的每一元善款,我都有好好的扔進清水寺的奉納箱里!”桂小太郎很正直,但是再正直也不能證明那些錢是他扔進去。坂田銀時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衝出門去找顧桂的那個人,而坂本還在翻閱民法找條文的時候,高杉已經打電話開始找律師了。
事情最後是擺平了,但是後來銀桂終於出雙入對的打工了。坂本當時還問過高杉那兩個是在交往嗎,高杉回答的是:
“你覺得弱智兒童不需要監護人嗎?”
 
當然這句話是朝著當事人說的,所以弱智兒童和監護人一起衝過來群毆,高杉笑嘻嘻的迎戰,把後加入的人涼在旁邊當裁判。
 
所以當時坂本總覺得自己默默的被孤立了……
 
*              *             *
“啊……仔細想來,當時還真沒注意……‘紅櫻’的名片我還拿著呢。”坂本回過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從衣帶里摸出“紅櫻”的名片。很普通的名片,但是在“店長”兩個字後面跟的那個名字千真萬確的是高杉的。
 
現在高杉是一家店的老闆了,還有一個樂隊,拼爹用的那個爹依舊是個有錢人。雖然在一般人眼裡都覺得玩樂隊(還是沒有major出道}的兒子有點爛泥扶不上墻的意味,但是並沒有什麽更吸引人的眼球的事情了,大家也就只能羡慕妒忌恨X二代了。
 
“是沒想到我也是會做生意的人吧。”
 
坂本只覺得自己的腦子陷入了新一輪的死機狀態。
高杉看著坂本一副死機需要重啟的樣子,心情愉快地笑了起來。他現在已經改用煙杆吸煙,每次吸煙的時候都要先把菸絲捻成球狀,放進煙窩里。高杉銜住煙杆的一端,拿起桌上準備好的火柴,點上火的動作似乎驚醒了坂本,對方的呆傻容顏在火光里忽明忽暗,高杉專心致志的左手托著煙杆,右手拿著火柴靠近煙窩,邊點煙變吸,直到菸絲里若隱若現幾條紅絲一樣的亮光,才放下了煙杆,照舊噴了坂本一臉。
 
“要是假髮的話估計已經開戰了吧。”坂本用手放在臉旁邊扇了扇,白煙徒勞的往旁邊飄了一些。
 
“他在現在大概還在人生的路途上迷路吧。”高杉向後靠在靠背上,翹起了二郎腿,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哈?”
 
“JOY4解散以後,他就去當行腳僧了。繼承父業啊。跟你一樣。”高杉吃吃的笑著,沒心沒肺的樣子仿佛是在真心嘲笑桂的職業。但是坂本聽出來了,高杉的重音明明在最後那四個字上面。
 
 
*                 *                  *
 
河上萬齋即使是在吃飯的時候也不會放下手機的。
在鬼兵隊眾人眼中,死宅等於情報中心,他的手機就是萬事屋,什麽都能找出來。又子已經化憤怒為食慾的要了第二盤什錦炒麵,似藏在牆角的位置自斟自飲,變平太吃飯一口要咬三十下,所以還沒有吃完。沒有高杉晉助在,他們就是隨便找個飯館去了。
河上萬齋搜到了一個叫做“水果宾治武士”的人的博客,這個博客以各地圖片為主,也有不少博主帶著斗笠、穿著灰色僧服的自拍照。
“和尚也會自拍了……還挺新潮的啊。”
“萬齋你在看什麽?”
“啊,沒什麼。”
隨便敷衍了一下又子的提問,河上萬齋繼續用手機瀏覽網頁。
 
博主的簡歷上只寫著某年某月“繼承父業,開始雲遊四方。”不過好友鏈接里,第一條是“萬事屋”,第二條是“高知坂本漁業商事”,第三條竟然已經是“紅櫻”的官方主頁,第四條更是“鬼兵隊”的官方HP主頁。
 
“fufufu,真是君子坦蕩蕩。”萬齋饒有興趣的吹了聲口哨,大概这个人就是桂小太郎——其實他所稱讚的君子只是個濫放情報還完全沒想到這點的傢伙而已。
 
點開萬事屋的HP的時候,河上萬齋確定那只是一張名片擺在了官網第一頁上,基本知道了負責人叫志村新八,以及地址和聯繫電話,其他除了廣告就還是廣告了。
河上萬齋毫不猶豫的關掉了這個頁面。接下來是漁業商事,那是個正常的商貿網頁,他善用搜索功能,並未找到坂本辰馬一個字的相關信息。接下來兩條鏈接就不用看了。
他轉而開始搜索JOY4。
 
總有好事之人喜愛憑弔自己的青春。那個在indies界里還是很有名氣,但是一旦major就有成員退出,撑了一年就解散了的樂隊的資料依舊被詳盡的登記在了網絡的某個角落上,等待著其他人的點擊。
 
萬齋憑著自己的腦子能猜出萬事屋那個連接按理本來能看到坂田銀時的名字的,漁業商事至少看到了姓,至於連紅櫻和鬼兵隊都能連上的人,那個博主就是桂小太郎無疑。
 
至於眾說紛紜的四人變三人原因,當時似乎被明確的爆出來:坂本辰馬繼承家業,在major前夕脫團了。
剩下的三個人堅持發行完了簽約時的三張單曲和一張專輯之後,JOY4也因為高杉的身體狀況不佳而解散了。此外,還可以看到 ,製作人的名字是當時頗具名氣的吉田松陽,以及名噪一時的製作人版權糾紛事件所導致的驚人後果——車禍身亡。
 
萬齋同情的歎了一口氣。那位先生真是以生命提醒了全天下的製作人的版權意識。他現在明明就很注意這點了,但是當時——也就幾年前的事情吧,到底是爲了什麽才會鬧得打了官司賠了錢之後又鬧出了人命。
高杉是絕對不會告訴他的。
 
在樂隊生涯結束以後,坂田銀時也許開了萬事屋成為了一個中介公司,但是现在也不是公司老闆了,而是不知去向。桂小太郎成了一個會寫博客還會自拍的非主流和尚,坂本辰馬回去繼承家業了,但是也許被老爹壓的抬不起頭,只有高杉還兢兢業業的繼續玩樂隊。
 
時間真是把殺豬刀哪。
河上萬齋這麼想了想,突然發現好像連自己都被吐槽進去了。
 


TBC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