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1年的感言= =怎么找出旧账的时候才发现当年直播到42集了我才开始写这对CP的-口-||||||||

 

 

真実の花びら(SL/AM,隐RS)

by nao

 

 

阳光透过百叶帘的缝隙洒入狭窄的房间,窗边的单人小床上的LUNA在睡梦中微微皱了皱眉头。
黑暗的梦魇里也被刺眼的光明所打搅。

 

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是什么?
做噩梦,然后醒来。

漆黑的宇宙里粉红色的烟雾此起彼伏。
脆弱的如沙漏一样人工天体一直顽强的面对来自或许可以称为“母星”的地球的敌人。
EA,蓝波斯菊,ORB,还有三舰联盟。

残破的要塞。
残缺的机体。
交错的炮火中,
耀眼的火光中。
是谁在不断呼喊?

“REY!REY!REY!REY——!!!!”

不是她的名字。
那个孩子直到死前最后一刻,喊的都不是她的名字。

 


LUNA猛的睁开眼睛。紫兰色的眼睛呆滞着望着天花板。脸颊上已经是一片湿润。
她翻身坐起。抬眼就可以看见这个只有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上放着的镜框。
照片中的自己,穿着毕业时的红色制服。笑得一脸骄傲。
阳光善意的借助玻璃的反光,模糊了照片她旁边的那两个人的身影。

 


这个世界上最不满足的事情是什么?
做一个美梦,然后醒来。

毕业的时候还依旧以为,今后的人生,就是听从命令的无聊人生。
偶尔和SHINN拌拌嘴,偶尔和妹妹八卦八卦,然后在REY的呵斥下噤若寒蝉。
后来遇见上一次大战的英雄。仰慕的目光追随着那个人的温柔,最后发现所谓的英雄,总是悲天悯人,总是伤痕累累,总是出人意料。

她从来没有考虑那么多。
服从命令是天职,守卫国家是义务,保护同伴是责任。
友情是信任,爱情是依靠。

直到MERIN被卷入政治斗争。

 


电话铃刺耳的划破早上的宁静。她连忙翻身下床。
过快的动作牵扯着她在大战里所受过的伤。DESTINY为IMPLUSE挡下JUSTICE的一击,然而她却被FREEDOM从背后的炮火击中。
为了按照REY的嘱托保护载有议长的穿梭舰回到MINEVA,她和SHINN都竭尽全力。
一如当年在ZAGU里受的伤。到最后,总是被离自己最近的东西伤到。
不论是人,还是物品。

一个无法显示的号码。
她呆了一下。右小腿的伤痛钻心的抽搐了一下。

7声。
电话进入了留言状态。
对讲屏幕自动打开,出现了妹妹的脸。
不知何时,MERIN已经放下一头的长发,贤淑文静的外表带着一丝雀跃的羞涩。

“姐姐,下个月……请你来ORB好吗?”有些忸怩的小妹子背后有一个木讷的表情。
“LUNAMARIA,下个月MERIN就要结婚了,你是她姐姐……”省略的话语提醒着她尽一个作为姐姐的职务。

嗖。
她伸手关掉了视频。
ORB。妹妹。SHINN。
啪。
相框被她按在桌面上。

两年了,又是一个两年。
上一次大战之后的两年里,她军校毕业。得到毕业证书,得到红服,得到ZAGU。
这一次大战之后的两年里,她退伍,失去战友,失去SHINN,妹妹跟着阿斯兰·萨拉去了ORB。

SHINN死的时候,他最为宝贝的手机在身边。一起化为火光里一场不为人知的执念。
REY死的时候,他最重要的同伴在他旁边。对生的渴求,对幸福的向往,犹如烟火消散。

她想哭的时候,已经没有可以倚靠的背,没有可以让泪水沾湿的红服。

 

 

 

 

拿上钥匙她走出公寓。
附近的超市是她最常去的地方。那里面有卖SHINN以前常买的牌子的曲奇。后来才知道,那本来是他妹妹喜爱的牌子。超市里也经常放一些很陌生的但是舒缓的钢琴曲。
在潘塔斯维那基地的时候,她曾经听过REY的琴声。平静而温柔,仿佛PLANT上的人工湖。

这些也算是曾经生存过的证据吗?
自己一相情愿的去保存。

其实她知道她不了解SHINN,更不用说REY。
她对SHINN的了解到了那台手机,然而却被阻断在那个X-TENDED的女孩的眼泪之外。
她对REY的了解只到了他的优秀和冷漠为止,成为FAITH的REY简直就是一个陌生人。

 

然而现在他们都不在了。
什么也没有留下。PLANT的政权再度更替,隐藏在舞台边缘的被人称为和平一派的CLYNE的势力粉墨登场,开始对前任政权的大规模清洗改造。
LEGEND、DESTINY和IMPLUSE以及MINEVA号在弥塞亚所做出的维护吉尔伯特·迪兰达尔的努力,仿佛根本就是为了私人恩怨的愚忠。

LEGEND在支援DESTINY保护穿梭机返回MINEVA的时候,挡在DESTINY前面,在FREEDOM的龙骑兵系统的攻击下灰飞湮灭。
SHINN而后如同疯癫一样攻击着敌人,直至被JUSTICE的光束剑刺穿驾驶舱。

 


比起前辈们的传说,他们只是败者。
唯一胜过的,只是对现实的忠诚,而不是对信仰的忠诚。

所以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绝对的输赢。
如果不能对自己的诺言负责,就不应该承诺什么。既然答应了REY要守护那个未来,SHINN再也没有其他理由。
她只知道,当时她的上级是这么命令的。只要议长在台上一天,代表PLANT就还是这个议长,她所听命的最高长官就还是他,她所穿的红服还是为了捍卫这个政权下的PLANT。

她不知道为什么PLANT的和平歌姬为什么会在ORB出现。现在想来,根本象是一场流亡的政府夺回自己的政权的光复运动。被捧为英雄的自然是这个政权的开国元勋。所以自己、REY和SHINN能被肯定在讨伐LOGOS的时候的功绩就该庆幸。

一旦知道战争的理由,她早已失去了战斗的理由。
虽然她也不太理解DESTINY PLAN。SHINN也没跟她说过什么。
战争里大家总是沉默不言。语言悄悄的湮没在时间里。大家都是自己默默的舔伤口。
不要说安慰这种不切实际的词汇,心的伤口都只能是自己愈合。

 

FAITH徽章,星云勋章都被收回。
LEGEND,DESTINY在战斗中就消失了。
战斗服,军服,用过的手枪,配刀,宿舍里曾经用的所有的东西。
一切都如风一样消失。
理由就是因为两个人都没有亲人。虽然REY的监护人一栏上填写的是吉尔伯特·迪兰达尔的名字,但是这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终生的人所不能拥有的。
而她和SHINN的关系,还不至于公开到让人公认。
都是借口而已。

SHINN和REY,所能留下的只有在档案上的名字。
成为一个小小的传说。在军校新学员中间流传一阵的讨伐LOGOS的出色的驾驶员的象征。
比起FREEDOM和JUSTICE以及三舰联盟的传说来说,这只不过是被代替的精神象征。
因为战争的性质不一样吧。


当时挡住FREEDOM和JUSTICE的就是他们。
让创世纪甚至伤亡了ZAFT的士兵——只是为了一个争夺政权的借口,却搬出了不能毁灭人类的希望的理由。
SHINN在战斗之余一直要顾着她。因为他承诺要保护她。
直至战死。
但是他也承诺了另外一件事情。


DESTINY PLAN
SHINN对那个计划依旧懵懂,只是REY把未来托付给他。
但是如果没有REY,那还有什么未来。
后来公布了一些事实以后她才知道,REY的真相。SHINN所答应的真相。还有那个X-TENDED女孩的真相。
真相换取的都是一条条生命。

 

仇恨所换来的还是虚无。
报仇就是一种逃避。
为什么所有人就是不明白呢?
因为无法面对。
能够坚强面对别人的死亡,却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软弱。
这就是普通人吧。

 

她走出超市。不再回忆。手里抓着一小袋曲奇。

 

 

 

 


尾声

 

 

“姐姐还是留在这里住吧。”熟练的把咖啡倒进白色小圆杯里,MERIN看着虽然被邀请来然而没有一丝喜悦之色的姐姐。依旧是撅了嘴,生怕得不到唯一的亲人的祝福。

窗明几净,淡兰色的窗帘随风飘荡,从阳台可以直望在PLANT完全无法比拟的海。
LUNA收回目光:“MERIN,我想去海边看看,好吗?”
已经习惯了经过大战的人喜欢在海边驻足沉思,MERIN点点头:“不过那里……人很多的。”

LUNA惊讶的看着她。


真正的PLANT的粉红色的歌姬优雅温柔的带着小孩子在海边玩耍,粉红色的小圆球围着她跳,字正腔圆的喊着日语。一个棕发青年正在和阿斯兰·萨拉说着什么。他两都面朝大海,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MERIN你走慢点。
越走近,右腿的抽痛就越发的加剧。
第一次来ORB的时候SHINN甩下她和REY一个人上岸,回到舰上以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晚上。
擦身而过的瞬间,海的腥味淡淡残留。
听REY说,SHINN的手机响了一晚上。

重建过的ORB能让SHINN找到的痕迹,或许只有初岛的宇宙航天港口附近。
金色和粉红色交织的晚霞把ORB的海染得一片梦幻,LUNA用手指抚摩着着慰灵碑上有着ASUKA姓氏的凹痕。
MAYU·ASUKA。
SHINN最宝贝的妹妹,最宝贵的手机。
即使没有留下任何东西,这个名字却能够在这密密麻麻的“无辜平民”的名单里占据一个小小的位置。
而REY和SHINN,在PLANT甚至连墓碑都没有。
灵魂或许飘荡在弥塞亚的残骸里吧。

这就是卷入政治派别的下场么?

REY没有留下任何私人物品。全部被军方回收。作为迪兰度尔一派的忠实拥护者的他,所有的东西都成了证明一种罪行的证据。
SHINN也遭受牵连。只因为他答应了守护的REY所期待的未来。留下的不成证据的物品也成了被欺瞒的证据。
不过他挚爱的手机没有遭此厄运。它陪着SHINN活过战后的岁月,支撑着他经历大战,最后又将他带向妹妹所在的世界。

如果有什么遗物的话,或许可以带过来,沉入ORB的海里。
不过除了她的那份毕业照上的身影,以及军方档案里勋章获得者的名单里的名字,其他什么生存过的证据也没留下。
惟有记忆。

“两年了,LUNAMARIA,好久不见。”背后有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她站起来,他伸出手扶她。一旁的MERIN不再大呼小叫,不再一脸不甘。
她点点头,算是回礼。

 

晚餐的时候,她才知道一些目前情况。
比如LACUS·CLONE和棕发青年的相敬如宾,比如阿斯兰和ORB代表的貌合神离,比如下个月的新人是她妹妹和阿斯兰。
或许比起激烈的火花所擦出的爱情,经过伤痛的人更需要的只是无声的安慰和照顾。
温柔的言不由衷和不知情却也完全不会知情的温柔。
她或许有些后悔来这个看起来很幸福的地方。衬托得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悲伤。


不过,这里是ORB。SHINN的祖国。
唯一的理由,活下去的理由。
为了所爱之人的记忆。
最后的证据,就是她自己。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