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銀魂架空|坂高|OOC】开房情歌/ HOTEL LOVE SONGS 12
 
By shula
 
*注:架空文的缘故,雷到的自行点叉。作者不负责(喂)    
*倒清存货逼更新= =
*前后已经不像是同一个故事了……
12.
 
 
栃木縣的第一場雪下的比往年早了17天。
 
猶如今年初雪一樣的不速之客,嘴裡叼著棒棒糖,銀白色的頭髮上也好、肩膀上都落滿了雪屑,站在足以淹沒小腿的積雪中,血紅色的死魚眼也一動不動,仿佛就像一尊雪人一樣。
所以桂小太郎拉開門的時候嚇了一大跳——
 
“哇!這真是了不起的一座雪人啊——是誰堆在我門前的?”
 
從雪人的嘴裡發出了“嘎嘣”的聲響,面對著在桂小太郎驚恐的表情,銀時慢吞吞的舉起手:
“好久不見啊,假髮,你果然一點都沒有變。”
 
“不是假髮是桂!”一如既往的先反駁這句才想起真正要說的話,桂趕緊拍掉了對方身上的雪,“是銀時嗎?真的好久不見了——是有七年了嗎?”
 
銀時毫不客氣的抬腿走上了玄關。
這所房子明顯是老式的舊房子,現在還保持著木拉門,雖然爲了防寒已經裝上了玻璃,但是也只有一層,内裏也是和式。
 
“嗯,你用了油燈啊。這是哪輩子的古董了?”銀時仿佛是進了自己家一樣隨便,看見屋子正中正鋪設著暖桌被,他就毫不猶豫的掀了被子坐了進去。
 
“你還真是像在你家里一樣隨便啊——不對,把你那帶著寒氣的外套從暖和的被子里拿出去——!”
 
“好的~”銀時愉快的把外套脫下來,隨手扔在了旁邊,然後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躺了下來。
 
桂關了門然後又從廚房拎了一壺熱水走回起居間,正好看到這樣一個景象。他登時有種把整壺水倒在銀時頭上的衝動。
 
“話說你在門外站了多久?”最後他給自己倒了杯茶暖手,反正銀時這樣子也算是客人吧。
 
“嘛……有好一會吧。隔音太差了,不過木魚的節奏真是不錯啊……讓人忍不住按著那個節奏敲門呢。”
銀時一手撐著頭側躺著,他面朝著玄關的方向。
 
“怪不得我沒聽到敲門聲……啊?你無聊嗎?是不想進來了嗎!保持一樣的頻率的話!”桂喝了一口茶,才想起哪裡不對,差點把自己嗆死。
“所以說你音感不行,當年只能敲架子鼓啊,假髮。”
“不是假髮是桂!”
“當年你一定是把鼓也當木魚敲了吧?”
“才沒有!”
 
沒有營養的對話進行到一半,兩人都沒有把話給接下去。桂隨手拋了一個橘子給銀時,自己也掀開了被子把腿伸了進去。
“話說你真是老實到無趣的地步啊,這種時候應該在被子里踢來踢去才有趣啊。”
“快三十歲的大叔不要說這麼幼稚的話了!”
 
“……”
“……”
好半天銀時才伸手挖了挖鼻孔:“假髮啊,我雖然不是女人,但是說起年齡這麼傷感情的話題,簡直就跟離婚的時候要青春損失費一樣讓人痛苦啊……”
話還沒說完,一個茶杯當面砸來,銀時老神在在的把杯子從臉上拿下,五官俱是完好無損。
“不是假髮是桂!”
重點一如既往的錯掉。銀時已經懶得吐槽,努力把話題扯回原來的點上去:
“好歹我們七年沒見了,你就不問我爲什麽來嘛?”
“爲了離婚?”
“……”
桂小太郎,你的腦回路是通向宇宙的嗎?
 
 
“三年前,我跟高杉見了一面。”
JOY4解散以後幾乎就不見面的成員,就像是互相約好了一樣開始了自己的生活。桂繼承了父親的衣缽開始當雲遊和尚,終於還是在櫪木縣宇都宮市內的某所老房子定了下來。本來創辦了名為萬事屋的征信社工作的銀時,在三年後辭去了老闆職位,跑去母校謀取了一個社會學科教師的職位,開始了誤人子弟的生涯。
“是嗎……如果這樣說的話,我在三年零两个個月之前,見了坂本一面呢。”
桂小太郎安定的剝著橘子,那種水果的清甜的味道,慢慢的在溫暖的室內散發。
“那兩個人難道還在聯繫嗎——你怎麼看?孩子他媽。”
“誰是孩子他媽啊!是桂!”
哦有進步,終於換了個句式。銀時欣慰的想。
 
“當時我和高杉去掃松陽老師的墓了。”於是他伸出手,直接去夠桂手上已經剝好的橘子,遭了對方一個白眼以後還是拿到了半個。
“高杉似乎一直認為,松陽老師的死是個預謀。我覺得他至今也不會改變想法呢。”
“的確像是高杉的風格。”桂咬了一口橘子,酸的整張臉都皺了。
“有那麼酸嘛?”銀時跟著咬了一口,“我還覺得蠻甜的。”
 
一個半青的橘子正中他額頭。他笑嘻嘻的拿下來,接著說:“他有個叫【鬼兵隊】的樂隊,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事情……然後呢,差不多那一年的年底,終於major出道了……”
“真是可喜可賀啊。”
“可喜可賀的不是高杉啊,是坂本。那天是他結婚的大喜日子呢。”
“那也是不錯啊,又是出道又是結婚的……咦,哪裡不對?”
“我要是高杉現在已經把你揍趴下了好嗎。”
 
銀時在上衣口袋裡掏來掏去,最後摸出一個不知道是誰折成了一個心的形狀的報紙:“啊不好意思我跟那個新來打工的女人說幫我折小一點,就成這樣了。”
桂小太郎表情絲毫不為所動,接過去以後小心翼翼的開始拆,讓銀時覺得槽點滿了卻沒地方吐簡直要憋死了。
“坂本那小子啊真的是鑽到錢眼里了好嗎,就是新成立公司的儀式上順帶宣佈了他結婚了,要不是我當時正好路過四萬十市(高知市旁邊),買了張報紙打算在長途車上看的話,我都不知道啊。”
“啊!坂本太太我見過啊。”
桂小太郎盡心盡力的拆開了那個心形的舊報紙,又從幾乎是訃告板塊旁邊的一個很小的一欄里找到了這條新聞,又用手指一個一個的筆劃著假名和漢字看過去,突然跟發現新大陸一樣說了一聲。銀時猝不及防手一滑,終於把頭磕在了榻榻米上。
“……你見過?”
“嗯,當時他說是出差順帶拐到我這裡,走的時候就是那個叫陸奧的……女士來接他。剛開始我還以為是個少年呢……嚇我一跳,差點以為他跟男人結婚了。”
“那會登在娛樂版的。”
“也對哦,哈哈哈。”
“……”
桂小太郎的獨門絕技,無意中讓人沒法把話接下去。俗話說不會看氣氛說話,他能做到不帶惡意的把話講到死胡同,讓人吐槽都難以接下去,讓銀時他們都覺得他家教育簡直是個奇跡。
 
銀時默默的看著攤開的報紙上的日期,皺巴巴的紙張上還是承載了他的回憶。除了難以言喻的驚訝以外,他也做不出任何反應。當年四國地區報紙金融版登了坂本成立新公司的新聞,娛樂版登了鬼兵隊的出道單曲封面,但是四國以外,沒有人知道快援隊株式會社的誕生。
虧他還在京都又買了一份報紙。
“啊咧,假髮,我沒有把京都那版給你?”
“不是假髮是桂!……對了,你說什麽東西?”
“算了,什麽也沒有。”
 
“話說回來,高杉知道這事嗎?”
“啊——你手上那報紙就是全國僅此一份同時有登載這兩個消息的紙張了啊,其他地方的當然沒有,不過是當地的金融新聞罷了,跟京都沒什麼關係吧?”
“不過,你畢業以後,竟然真的留在京都了,真是讓我驚訝啊。”桂默默的把後半句話給吞了回去,當年他離開京都之前終於喝得酩酊大醉,卻要抓著銀時說,得看好高杉,真的不知道他一個人會幹出什麽來,結果之後自己也跑掉了,把銀時一個人留在那裡。
他一直裝作自己沒有說那句話,銀時也沒有聽見那句話。可惜現實並不是這樣。對於銀時當時裝醉倒睡著,卻記著他說過的話這一點,桂小太郎總是覺得自己像是落到了海裡一樣,周圍的水壓時而柔軟的不可思議,時而壓得他透不過氣。
 
“沒辦法,總要有個看著高杉的傢伙,別指望死人有什麽約束力,你又有什麽家業要繼承,我是能理解啦。話說回來要是當年高杉能理解……”
銀時依舊裝作是“當年我睡著了什麽都沒聽見”的心照不宣的樣子。
 
“算了吧那就不是他了。”桂截斷了他的話,畢竟那兩個傢伙和他們兩個不一樣。一個是太不願意放手,一個卻是因為太膽小所以放手,跟他們這種大人的協議放手是不一樣的——或許是兩個人都覺得沒指望了才對事情隨波逐流了吧。
他深切的催眠自己是後者。
 
“也對。一個人不可能兩次掉在同一個坑,但是高杉是那種自己掉下去了還要拉一堆人一起填坑的類型呢。上次還能說年少無知,現在就是蓄意了吧。現在【鬼兵隊】就是個半黑不紅的樂隊,但是事務所是自家開的,找的唱片公司也還耗得起,跟我們當年也差不多。”
“說年少無知的話,你這是把我們也罵進去了嗎?”
“所以我說你關心的重點總是錯的沒藥可救了好嗎——”銀時拖長了尾音,一副“你又打斷我說話”的表情,“年輕的時候我也幹過征信社這種事情,所以前一陣,我指派的衣缽傳人來找我了,說到一件事情……話說回來,你有關注過最近的新聞嗎……?京都的某個高利貸錢莊被一夜血洗,警方還在破案的那個。”
 
“電視上的確是有播了,你到底想說什麽?前奏好像過長了啊,銀時。”
桂拿起水壺,往自己的杯子里倒入了熱水,然後用雙手捂住了杯子。
st; m�2 ae�� x�� -font:minor-fareast;mso-hansi-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bidi-font-family:Arial;mso-fareast-language:ZH-TW'>indies的時候總是會說,當年晉助大人問我說要不要去鬼兵隊當主唱簡直就像是在虔誠教徒面前的出現基督一樣,等她出道了梗就變成當年晉助大人問我要不要major出道時候簡直就像被求婚的心情,當然後一種發言的那毫無雜質的深情還是深深的傳到了台下高杉的女fans的心裡,所以又子當不成宅男女神,卻有一堆的堅定的女fans跟她一起當高杉的腦殘粉。
 
而那個被她崇拜的偶像一直都很淡定的跟她同台著,當之無愧的接受著她的花癡不說,心情好的時候會服務一下她和台下的飯,但是就算是那樣的時候露出的笑容,依舊是那樣事不關己似的帶著三分嘲諷的笑。
 
 
“話說回來,在下也問過又子幾次,到底喜歡晉助大人什麽地方。”河上萬齋感情複雜地歎了一口氣,“她說,她自己也不知道。”
 
“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眼睛都是長在關節裡的。”高杉輕輕的搖搖頭,他舉起杯子喝掉了最後一點的清酒,站起來,“我回去了。”
 
 
 
“啊咧——等一下、這麼說,這一趟的酒錢是在下付嗎!”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