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银魂|坂高] 33 廢墟

by shula
 
前言:看来我不先写这个其他都不要写了。满脑子都是山茶花的状态太可怕了- -我受够了……原来一萌山茶花,冰窖不见了,调戏去了天外……囧
 
 
 
 
正文:
 
 
七月十四。
距从江户回来已经近半个月。〔这是按动画播放时间的说〕
那天也是毫无预兆的,在夜半的时候,突然在鸭川河上出现了巨大的宇宙飞船。虽然是夜半,但是总有奉行所要巡逻。虽然经过天人降临的变故,对这种飞船不会陌生,但是奉行所一直坚信他看到那个在船头操纵方向盘的生物是个黑色卷毛的人类。虽然他从自己正上方略过的时候,发出了在机器和风声中颇为特色的“啊哈哈哈哈”的笑声。
 
 
隔天傍晚又子看到晋助大人带了斗笠从房间里出来,她问这是要外出吗?高杉笑得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嗯。于是又子马上和女权主义者使了一个眼色,去作那种分明就是要被发现但是会被晋助大人善意的忽略掉的跟踪狂。
所以他们看见他们的晋助大人坐在小酒馆的一角,背对着店门口,斗笠也取了下来,露出黑色的短发中白色的绷带,对面的男人长着一头黑色的卷毛,正开心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不时的发出啊哈哈哈的白痴笑声。高杉不时的吸一口烟,倒是呛得邻桌的一个带着斗笠就是没有取下的女孩狂咳。
于是又子就觉得那女孩很可疑、非常可疑。于是她和武平市半太就故意坐在了那桌的旁边一桌。
没想到他们刚坐下没多久,那两个就站起来要走,而且分明忽略了京都老板娘的“请您付账”的庶民的要求,倒是那个斗笠女不声不响的走过去付了帐。又子想,难道这是那个卷毛头带的智能移动人形钱包吗?
 
 
 
那天是盂兰盆会。一路走在街上,都会看到家家户户门口摆着搭台,摆着各种以牛马为造型的茄子和黄瓜,以及绿色的草花。供在香案上的京都的和式小点心也依旧造型诱人——那种看起来一口就可疑吞得下啊。脑子里中空的快援队老板一边HC一边走。高杉当作不认识他的继续走,反正走了几步那个笨蛋就会边追上来边喊晋助不要丢下我一个啊。
高杉吸了一口烟,回头往对方的下半身踹了一脚,脸上依旧带着倾国倾城的笑。
 
混蛋。当年谁丢下谁了啊。
 
笨蛋本躺在地上依旧是傻笑。
 
很多人都往河边走去,按照习俗是要放顺流而下的水灯。辰马很兴奋的拉着晋助去买路边已经成品的水灯。
你想买多少个啊。纯朴的老板问。
陆奥从人群中挤过来,防备这个老板说全部买下的话就直接踹飞。
辰马的眼睛从天黑了以后分明就是没有用的墨镜后面闪了光。
他说,一个就好,谢谢。
 
高杉喷了一口烟。陆奥松了一口气。又子和半太已经不知道被人流挤到哪里去了。
 
 
 
 
河边按理上很多树的。晋助就坐在一棵树下抽烟。看着河流上飘着的星星点点的火光。所谓水灯,就是一块小木板上扎一盏灯,大多数都用彩纸做成灯笼状或是花的形状,在花中心插上蜡烛,点燃后放进水里。传说水灯是为了给那些冤死鬼引路的。灯灭了,水灯也就完成了把冤魂引过奈何桥的任务。
 
辰马总是拉着晋助走到没有什么人的地方,有次几乎走近深山,又子和陆奥作为跟踪者差点把对方火拼了。结果晋助大人直接放火烧山昭告天下他高杉晋助在此放灯。囧的京都奉行所差点要求真选组把总部搬来。
因为那个明明很多钱但是只买一盏水灯〔那叫吝啬吗〕的辰马的理论是,不论有多少攘夷的冤魂,在一片黑暗中肯定会跟着唯一的光亮走的。
晋助坐在河边的树下一边拿着他的华丽烟杆喷云吐雾祛蚊。看着笨蛋本在那里拿着灯笼念念有词,用打火机点蜡烛,然后把灯笼小心翼翼的放在水面上。
在人多的河边放只是图看着水面上的灯火美丽而已吧。倒影的美。那些鬼看到那么多光亮也是一群人一起走吧。而按辰马的做法就是一群鬼跟着唯一的亮走。
 
哼……京都的黎明。
 
晋助突然想出这样的词组来了。
 
 
 
然后辰马牵着他的没有拿烟杆的手往回走。晋助的另外一边手笼在衣服里,烟管插在腰带里。
对方的手上也有着老茧,分布的位置体现的是方向盘的形状。他的手里的茧的位置依旧是辰马熟悉的位置。
回到辰马下榻的旅馆的时候已经夜深了,可是他们依旧要来了酒,高杉支起右腿坐在凭栏上,女式和服的下摆叉开得几乎看到了大腿根部的缠着的绷带。辰马移开视线说喝酒喝酒吧。
晋助抱着三弦琴弹着古风而压抑的小调。那些缓慢又撩拨的小调在夏日的闷热空气里发酵。
隔壁的房间里就是陆奥和又子对坐着,双手叉在胸前,大眼瞪小眼。半太被女人们轰出去买东西。
 
 
 
“呐,礼物。”辰马从换上的旅店的浴衣里套出一个白色的信封。
“什么东西。”
“钥匙。”
“什么东西的钥匙。”
“啊哈哈哈哈……上面有地址你可以自己去看。”
“……”晋助觉得这人大脑应该还没有秀逗到要买房子当寓公了。他翻身从凭栏下来,坐在辰马对面拿起辰马用过的酒杯把残余的酒一饮而尽。
 
“晋。”
“干嘛。”
“只是想这样叫而已。”
拳头直接朝他招呼过去,但是因为身高的巨大优势,辰马只是仰起头就轻巧的躲过了。被撩拨了的野兽直接越过酒杯和酒瓶所在的托盘的微小距离跨坐在他身上。晋助伏在他的耳边吹气,他顿时觉得一阵骚动从下半身蹿上来。
 
“呐,笨蛋本,我半个月前去了江户。”紫红色的,上面绣有金色蝴蝶的和服慢慢的滑落,辰马的手环绕晋助的肩,然后渐渐的沿着脊椎往下。卷毛头渐渐往颈侧移动。晋助一边享受辰马禁不起诱惑的挑拨,一边带着一种嘲笑的口吻说了这句话,暗想这家伙要是停下就直接从二楼扔出去。
“……”动作真的顿了一下,然后却被对方抱紧了。
“桂那个小鬼啊,银时啊。”
“你猜他们跟我说什么。”
 
 
辰马抬起头,温和的脸上总是找不到任何紧张的情绪。晋助想他的大脑不会真的是中空的吧。然而对方只是好好端详了他一下,然后又重新把他抱紧。
 
切,笨蛋本的断气杀人拥,还真是相见不如怀念啊……
他用烟杆子敲对方的头,对方抬起头,他挣脱了禁锢,然后捏住对方的鼻子,用力的一口吻了过去。
 
过了一会就是辰马呈大字状躺在地上,嘴里呼出一只幽灵状的卷毛头。
 
晋……你的断气杀人吻……真是怀念不如相见啊……〔升天ING〕
 
 
 
后来的声音连又子和陆奥也听到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酒分别喷在半太的左脸和右脸上。半太掏出手帕只擦又子喷的半张脸。陆奥和又子差点吵起来。
 
但是在当事人的房间里是很诡异的景象。
晋助的剑就插在辰马的脖子旁边。他坐在辰马身上和服只有腰部松垮的系着,身下的男人也一样。他手上是自己在剑峰上划出的血,自己舔干净了就吻上辰马的唇。坂本辰马在他身体里粗暴又温柔的肆虐。晋助发出的声音宛如孩童的哭泣又带着罂粟花的甜美。两个男人像波浪一样起伏着。
 
“晋……”那个男人在高潮来临前突然坐起来,肩上划过一道血口,晋助眯起眼睛舔了上去,对方有力的大拇指摩挲过他瞎掉的左眼的绷带。
 
记忆不过是一片废墟。
只有这个男人纵容他。虽然一度他不告而别。
可是他会回来。这个积极的入世了男人有着比谁都宽广都冷静的心。可是经过中空的大脑以后出来的总是一连串傻笑。因为送行的时候没有见到自己,所以把一堆该和“高杉晋助”说的话,全部告诉了坂田银时。
虽然他在脑子里骂他是笨蛋,是叛徒,可是最后只有叛徒没有变,不用他去砍,也不会来砍他。
做生意从来没有什么假期,可是他会想着办法在固定的时间回来看他。
 
 
 
“晋……”
“嗯?”他趴在宽厚的胸上,仿佛慵懒的猫。
“你轻了。”
“……我告诉你今天晚上照样让你做噩梦噢。”高杉晋助的睡姿就是趴在坂本辰马的深上做鬼压床状。
“败给你了啊……”嘻嘻笑着的笨蛋本,揉了揉小猫的毛,最后还是拥住了他噩梦的根源。
 
 
如果你变了,就砍了你。
 
 
他早就从知道了,来京都之前去了江户,依旧叫着金时看了一脸死正经状的桂。
天很蓝云很白江户很拥挤。
在他离开地球的时候,所谓的记忆只不过一片废墟。
 
 
 
“晋……你真的一点没有变。”其实他的小猫很长情。很早就是过激派就是无政府主义者。会一直抱着他身体里黑黑的野兽呻吟着走天下搞破坏。
 
“哪里没有变?”每次回来就是这几件事情,虽然这样晋助还是觉得是一年中难得的时光。在同样的废墟上他能肆无忌惮。
 
“没什么,我们做噩梦吧。”
 
"……笨蛋本。"
 
话是这样说,但是房间里的灯火还是熄灭了。隔壁房间的人终于结束了使命,于是半太又被女人们赶了出去说是不合异性睡——其实分明就在打枕头仗。
 
 
 
 
三天以后,高杉按着信封上的地址,用钥匙打开了一艘崭新的战舰的启动阀门。
 
他忽然很怀念站在船头身处空中吸烟的感觉。
 
 
 
-the end-
 
 
后记:终于写万了这篇。两个小时半。顺产。比起昨天的RS……真是没爱了不写了。坂高真是很幸福吗——其实是没有触到对方的痛楚而已。我也不打算纠结的啊。其实人都喜欢有一个平常不怎么联系但是和那个人一起就是很开心的所在吧。希望高子能任性着幸福。虽然让坂本……送恐怖分子战舰是在是囧……可是我觉得送这个东西比较有个性……囧。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