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ime will find a way

全力で走ろう

2018/10    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1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黑篮|青黄】夢は何度も生まれ変わる(梦想的多次变化)
 
By nao
 
畢業梗。設定是高三。因為角色歌太好聽了結果腦內出一整個故事。
娛樂圈描寫稍微偏重了些(三次元後遺癥)
也許有點把握不太好的OOC。

看一次改一次什么的还是不看了。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那个……什么……当年我怎么可能这么中二的感觉= =
头一次竟然写一个CP头次就卡,爬去写了涯研才缓过气来写这个- -
【黑篮|青黄】夢は何度も生まれ変わる(梦想的多次变化)
 
By nao






1.

 
選擇項太多的話,反而等於無從選擇。
 
 
“阿大不會有這種正常智商的煩惱啦。”粉紅色長髮的女孩毫不客氣的吐槽,一邊用自己的鉛筆在一疊厚厚的材料上敲來敲去,那些都是大學的招生材料,她收集了很多,卻不知道報哪個。
    “反正就是哪個大學的籃球隊來邀請了就去了吧。籃球笨蛋真是輕鬆啊。”
 
“那也得看對方是什麽學校。”被稱為籃球笨蛋的黑皮膚少年額頭上已經爆出十字路口,怒吼道。因為身處天臺,這一吼竟然被風吹開了似的,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了不真切的回應。桃井挖了挖耳朵,決定當成是幻聽。
 
“算了我還是找別人商量吧。”她小聲的說著,偏偏青峰還是聽到了。
 
“隨便你。”他沒好氣的說,“正好別來打擾我午睡!“
 
“哼哼,那我要跟哲君報一個學校!”桃井突然靈光一現,“還要報同一個學部!”
 
“……隨便你。”
咦,總覺得阿大好像猶豫了一下。桃井暗爽的揚起了嘴角。不過其實她根本不知道黑子哲也要考什麽學校要選什麽專業,她只是這麼夢想了一下,讓青峰吃癟一下才是她現在的目的。於是,打算再接再厲的桃井再次拋下一個炸彈:
 
“哦對了,雜誌上有登哦,說阿涼不打算考大學而是要準備高中畢業就去當專業模特了呢,他現在除了海常什麽都不考慮了。”
 
桃井後面句話完全是斷章取義,雜誌上正登載的黃瀨涼太的關於畢業進路的表述十分的不確定——【也許會直接參加工作?不過這得慎重考慮(苦笑)。籃球雖然很喜歡,但是以後會怎樣,還真的不知道呢,現在只想考慮海常的事情呢。考大學的話,學習方面也得好好努力吧。】
 
回答了一堆就跟沒有回答一樣,桃井對此的分析結果是:這人也是還沒有想好。
但是面對青峰,她就故意曲解了以上的意思,至於爲什麽嘛——如果阿涼不打籃球的話,絕對會看到阿大暴怒的樣子吧。
 
暴君的真·青梅竹馬桃井五月,從來的愛好就是捋虎鬚。
 
不出所料,青峰大輝周圍的氣場在一瞬間突然變成了低氣壓,本來皮膚就黑的少年黑著一張臉皺著眉,表情就像是要吃人:
 
“什麽?你再說一遍!!!!”
 
桃井這才意識到不對,這反應,好像超過了她的預期啊……
 
雖然她知道哲君的事情能大幅度的改變青峰大輝,但是還有一個人,就算不提起也會讓青峰出現反常,若自己提到了,有的時候反而會像踩到了地雷一樣,莫名地就被青峰的怒氣波及。
 
 “你……你別激動啊。只是聽說而已。你要是想知道,幹嘛不自己去問阿涼?”桃井退後了一步,硬著頭皮回答,然後趕緊拿起那疊材料轉身就跑。
 
青峰有點愣住的看著落跑的桃井,他煩躁地抓了抓頭,想了想還是拿出手機,從通訊錄里找到了黃瀨的手機郵件地址。
但是問什麽好——你小子不打籃球了嗎?!
不對啊,怎麼會一條直線的想到這點去了,還有Winter Cup呢。而且還沒畢業。
那問,你小子憑什麼只考慮海常的事情!?
青峰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句話問的太奇怪了,簡直已經超出宇宙的奇怪了。
 
這麼一想,青峰就覺得不知道要去問什麽,最後發了一條短信實話實說:
 
【五月說你畢業就打算直接參加工作了?】
 
 
 

2.

 
人生是一條單行道,沒有回頭路。
 
黃瀨收到青峰的短信的時候,還是吃了一驚的。雖然他快速回覆了一條【我沒有和小桃商量這事情啊?但是畢業進路我還是沒想好。】這樣的短信,但是回完了他才想起之前接受的最後一期雜誌取材。
 
啊啊小桃也誤會了我的意思?國文水平真差。還是小青峰聽轉述也只聽一半?真是笨蛋啊。
 
於是遙遠的桐皇高中,有人在天臺上打了個噴嚏。而楼下的教室里,也有女生做了同樣的動作。
 
 
 
不過,如果青峰高中畢業就去打職業籃球,黃瀨倒覺得可以理解。因為那傢伙不管是在什麽地方,都會以籃球為第一考慮的。這樣的傢伙真是讓人羡慕啊,人生一條直線什麽的。
高中三年除了比賽以外,並不會經常見到青峰大輝,於是襯托得高中以前的one on one的經歷簡直是回憶長河里的一段秘話,黄濑第一次參加I.H聯賽就輸給了桐皇的青峰大輝,在那場比賽上,他雖然能夠複製青峰的各種絕招,但是讓對方記憶深刻的其實更是那句:
 
我不會再憧憬你了。
 
青峰在賽後雖然說了一句勝者對敗者要說的話一句也沒有,但是雙方都會明白,現在有立場能夠對黃瀨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的人,只不過是海常的前輩們而已了。
 
所以後來青峰想起那句話的時候,他總是十分的煩躁。
黃瀨涼太那傢伙其實很過分的,這樣的事情是這樣突然的講出來,而且還那麼容易就捨弃的嗎?他作為那個動詞的謂語簡直被氣的七竅生煙都有。
 
明明他是有在等黃瀨追上來的,一直在等的,可是等了很久了,等的到很生氣了,結果那傢伙只是露了個臉還甩出一句類似于我再也不會追趕你了的話。
 
青峰其實知道自己快要等到那傢伙了,但是那傢伙真的還差一點的時候,朝他伸出的手卻被別人拉走了,然後就走到另外一條道路上去了,他真的超火大。他想堵死其他的路好告訴黃瀨只要順著原來那條路追上自己,可是到底他沒有那樣做,因為他總理所當然的以為黃瀨會一直追著他的背影前進的,根本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後來秋天的時候他偶爾有在東京的地界內遇到工作中的黃瀨,有時正好是工作結束的時候,雖然黃瀨一如既往的會叫他小青峰,會問他要不要在街邊籃球場練一手,但是那些親切和自來熟就好像換了一種氛圍一樣,本來個性又軟人又長得好看的小模特,現在似乎變得更成熟而漠然了一些,以前燦爛的笑容里也摻了其他因素。
 
青峰對這種變化不習慣,於是他每次都忍不住下狠手跟黃瀨比賽來發洩自己的鬱悶,直到当年的winter cup之後,黃瀨甚至學會說了冷笑話來拒絕他的one on one要求:
 
【我可不會入zone啊小青峰,在這個流行入zone的年代沒法跟你zone on zone呢。】
 
【混蛋!這是什麽冷笑話!】
 
【別生氣嘛,是這個月拍攝工作沒有去東京啦,我要飛北海道了!下次見!小青峰!】
 
冷死你= =這是青峰大輝看到短信的時候第一反應。但是他打出去的短信竟然是不許感冒,一瞬間他差點想把手機扔出去,
不過這大概是多虧黑子哲也的誠凜在高一的Winter Cup上擊敗了桐皇,好歹找回了一點初中樣子的青峰。
所以高中就這樣不鹹不淡的和黃瀨保持著並不頻繁的聯繫而過去了一年,後來海常的教練有的時候會來邀請桐皇去練習賽,他每場必參加,但是從沒有聽到黃瀨會說“下次一定贏你”這樣的口頭禪一樣的宣言了,倒是一直和跑回來參觀後輩比賽的當年海常主將保證“放心吧前輩我一定死也要贏”,然後被一腳踹飛說你死了還贏個鬼啊。
 
其實青峰真的超想自己來踹那腳的,可是要是他踹了大家都以為這是鬥毆前奏了。連桃井都會形容黃瀨是他心中的地雷區,連埋在哪裡都不知道,還能每次都踩到。
 
要是阿涼上大學的時候能跟你同個隊,我的日子一定比現在舒心一百倍。桃井這麼說,末了又加上一句,而且我就可以放開了的追哲君!
 
切,你什麽時候沒有“放開了”的追過黑子哲也了!
 
 
 

3.

 
愛好成了工作以後就會變味。
 
黃瀨涼太有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沒有放棄做模特,才是一件令自己都驚異的事情。剛開始做的時候也是因為喜歡,後來才知道那是工作。
不過呢,做模特還是可以接受、也可能選擇的未來道路之一。
 
經紀人絮絮叨叨的跟他說最後半年的工作計劃,考慮到是畢業生,所有工作刪減的剩下出寫真集,還給出CD隨書發行。他听完了,擺出個職業的笑容表示答應了——這是合約上的工作内容啊,不答應也得答應了。
黃瀨雖然咧著嘴笑得乖巧,但是經紀人知道他眼裡沒有笑意。從初中起就帶著他的經紀人,一直認為自己還是瞭解黃瀨的——能夠看一眼別人的招式就能模仿的少年,怎麼也不可能傻——雖然是喜歡裝瘋賣傻了一點,這樣不會鋒芒畢露,也不會引起別人戒心,甚至有的時候甚至會受到更多人的幫助,所以這樣的個性其實還是適合娛樂圈的。
所以最後只不過是自己想不想做的問題了。
 
 
笠松幸男偶尔来探望一次后辈,还是来关心对方的升学情况的。
“所以說前輩——”黃瀨委屈的看著面前的笠松,對方正舉著一叠的复习材料打算一巴掌拍死自己,“我還沒想好嘛——”
黃瀨那軟軟的聲音自己也聽了好幾年,總是一點沒有免疫力,一旦覺得自己心軟下來就會傲嬌的一腳飛踢的笠松幸男黑著臉忍著沒把書砸出去,他深吸了一口氣,才組織出了本來想說的話:
“怎麼突然就想工作了?根本不像是你的風格。”
 
大學竟然選擇了醫學部法醫專業的笠松讓很多人的下巴都脫臼過,實際上原因非常無語,對女生的恐懼癥讓他只能選擇面對的不是活人的科目什麽的——說出去嚇死人好嗎!學業忙碌無比,以至於社團活動打籃球也不可能成為生活重心,笠松總覺得自己沒有給後輩做出好榜樣,才導致後輩先考慮籃球以外的事情,前輩真是问心有愧啊。
 
 “說實話吧黃瀨,要不然我踹你了。”他作勢要踹,剛抬起腳後輩就舉手投降狀,比以前反應快了幾倍都不止。
 
“就是總覺得不想以半吊子的心情去做一件事情吧……”可惜黃瀨就這麼模糊的說了一句,看到他面色不善的時候趕緊又加了一句,“小時候也很喜歡當模特,可是當了工作也就那樣啦,所以才會想,一定要把自己喜歡的東西藏好這樣……”
 
其實黃瀨並沒有說清楚他自己的心情,但是笠松還是聽明白了“扭曲的娛樂圈啊”這種含義,然後他以過人的直覺挑出了另外的重點。
 
“其實上大學的話,你還可以跟桐皇那個臭小子一起打球啊,幹嘛不上。”
 
“嗚哇哇哇哇啊哇哇——前輩我哪有說過這樣的話!”黃瀨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整個人都跳起來了,連帶背後桌子椅子倒了一大片,哐噹哐噹的響了好幾聲。笠松瞪著面前的後輩,黃瀨滿臉通紅,甚至都紅到了眼角和耳朵,眼睛裡水光粼粼仿佛是被欺負了一樣的委屈。
 
“看出來的。”笠松歪過頭,相當不自在的挖了挖耳朵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比起以前這傢伙沒事有事提起的那個黑子哲也,真正讓黃瀨看的目不轉睛還露出那種表情的難道不是那個青峰?只要他每次有看到的,都是黃瀨的視線追著對方,對方一回頭就裝作看別的地方這種情況——到底什麽才是喜歡,什麽才要藏好,難道還看不出來?
 
“不會吧……”黃瀨少女似的捂住臉,“前輩都看出來了那小青峰也……?”
“嘛,那我不知道。還有你給我放下手!這姿勢噁心死我了!踹你啊!”
 
好不容易一腳把後輩踹回正常形態,笠松歎了一口氣,“天知道你以後會到底會怎麼決定,但是最後一次的Winter Cup,想好好打籃球的話就別錯過了。”
“放心啦前輩,不打完Winter Cup我死不瞑目的。”
“……成天把死啊活啊掛在嘴巴上,想我解剖你啊!”
“前輩你好可怕……嗚嗚嗚嗚嗚嗚……”
 
如果是帝光時代黃瀨是以青峰為目標,一路成長只是爲了追上那個人,那麼高中時代的黃瀨則是和海常一道,一直在異常艱苦的追尋未曾見過的頂點。路上必然遇到的青峰大輝,到底是不是黃瀨人生中永遠跨不過去的那道坎,笠松還真不知道。
 
喜歡就去直說啊,藏起來好玩嗎?——我的後輩才不可能這麼蠢!
 

4.

 
沒勇氣當面表白,反而會想出更多拐彎抹角的方法。
 
這是黃瀨拿到歌詞的第一個反應。事務所竟然請了作詞作曲給他量身定做了兩首很偶像風格的單曲,其中某一首的歌詞簡直就像是他自己的心聲。雖然經紀人信誓旦旦的跟他說寫詞的人只不過看了你所有的比賽和訪談所以才寫的出來,他還是覺得寫詞的人怎麼都像是通靈術者——偷聽別人的心聲是不對的啊!
 
【悔恨反而燃燒鬥志 一直尋找強大的對手
全部的障礙 跨越給你看
別說那麼薄情的話 事先告訴我不就好嗎
明明是一起努力走到現在 難道不會寂寞嗎
我做給你看吧 讓你大吃一驚】
 
不過也的確是甚至比自己的心聲更文藝一點啦,不愧是寫詞的作者呢。他這麼想著。
 
如果把這段話對著小青峰唱完……
啊啊啊啊啊啊——
他抱著頭臉紅的像是要滴血出來。糟糕,太糟糕了,可能連唱完的勇氣都沒有——可是,其實心底還是希望他聽到吧?
 
這就是他老猶豫著不想報大學和想工作的原因。
如果上了大學又不打籃球和工作了打不了籃球有什麽區別?反正都是見不到小青峰了。但是如果面對小青峰自己又是個半吊子,對方也會生氣到不理自己吧?
總之其實他也不知道青峰要報哪個學校,甚至會覺得,對方如果知道自己是抱著戀愛意義上的喜歡這種目的才去的話,也許根本不高興自己跟他一個學校吧——雖然並不知道自己哪來這麼多想法,但是黃瀨還是明白最近自己越來越膽小了。
正是因為喜歡了,所以更加的想追上對方;不會再說下次要贏過你這樣的話,是因為不知道下次是什麽時候;不憧憬了結果變成喜歡了,但是這種事情根本無法傳達,只能希望自己能強的讓青峰記住自己、一直看著而已。
所以如果變弱了,就無法被小青峰的注意到吧;那如果不打籃球,就只能在娛樂圈里想辦法做到最好,才能從另外一種意義上打敗小青峰吧?
但是這樣破釜沉舟的心思那個籃球笨蛋能明白就看見鬼了——
黃瀨托著下巴回想前兩年,好像也沒有怎麼在青峰面前露出馬腳,但是自己倒過的比以前更會騙自己了吧。
 
 
“黃瀨君——有新消息哦,聖誕節事務所要舉辦演唱會哦,你也要上臺!”經紀人興衝衝的告訴他這個消息,他倒沒怎麼高興起來,反而充滿了各種不自信的恐慌。
“啊啊我要是走調了怎麼辦!忘詞了怎麼辦!”他在休息室里嚷嚷,“怎麼辦怎麼辦!”
經紀人朝他翻白眼,“你不是號稱看一遍就會了嗎!”
“那不是說文字方面啦!我是體育系的男生不是文藝青年啊!”
“管你去死啊總之想辦法!”
 
所以比起錄音花的時間,練舞蹈的部份簡直輕鬆的過分,他的模仿技能完整copy了舞蹈老師的動作,甚至最後從中搞了個後空翻動作,可惜這都不是那首想要唱給青峰聽的曲子,那首曲子被要求說安可的時候上場隨意發揮,基本就是走花道跟下面觀眾去揮手示意而已。
經紀人還丟了一大堆歌手的未剪輯演唱會給他看,叫他看了學著注意適度服務飯,何況甚至說了12月的時候這歌其中會在某個廣播節目里放出來宣傳造勢。
他想這陣勢下去自己簡直不出道都不行了……
 
黃瀨苦惱的連黑眼圈都出來,當然一半是給累的。海常那群會吐槽他會踹他的前輩早就走的乾淨了,帝光時代的隊友估計對他去當模特也不會感到驚訝,最恐怖的是青峰自從上次的短信以後杳無音訊,他突然覺得自己一個人去了新世界。
 
 
 
11月底,黑子哲也在東京街頭碰到黃瀨涼太的時候,後者正在麥當勞裡拍寫真集的一部份照片。幻之第六人果然沒有什麽存在感,他就坐在另一端的座位上一邊喝奶昔一邊看書。沒有人注意到他,是他注意到拍完了的黃瀨一下子累癱在桌子上。
 
  他拿冰可樂去碰那傢伙的臉,然後看黃瀨一下子跳起來大叫誰誰誰誰誰!在看到是黑子的時候又瞬間他癱軟回一團泥,根本不像以前那種看到黑子就撲過去的架勢。
 
“話說小黑子你爲什麽會在這裡啊。”
“今天去圖書館還書,路過。黃瀨君是工作嗎?”
“嗯嗯。說這裡人少。非要來東京什麽的累死人啊。”
黑子哲也仔細看了看黃瀨的臉,突然冒出一句:“煙燻妝好像不太適合麥當勞的風格啊。”
“……小黑子你太過分啦!”黃瀨趴在桌子上流著海帶淚,“偶爾也有怎麼也沒辦法遮住的黑眼圈啊!”
“誒,那也應該搞個熊貓裝吧。”再次重擊。
“小黑子你別說啦……”
“對了,聽綠間君說,在雜誌上看到說你畢業就要正式去當專業模特了?”
“欸……哪有,我的合約到明年4月啊。我都還沒想好呢,但是好像也聽到了不少傳言。好多人問這事情來著……”
尤其是海常的女生= =
 “對了~那今年冬季的W.C還參加不?”
雖然話題跳躍挺厲害的,但是黑子還是回答了:“火神君能參加的話我就參加。”
“咦小火神怎麼了。”
“誠凜的規定是考試不過就不能參加比賽,所以他現在在上補習班啊。”
“……”
祝你好運,小火神。
 
臨走之前,工作人員過來遞給黃瀨一個信封,還小聲說了什麼。黃瀨轉過頭,似乎下定決心似的,從中抽出幾張以後遞給了黑子,解釋說這個是事務所的小型演唱會的門票。
 
“我也會作為嘉賓上臺,好歹也有可能是出道作,來幫我加油嘛。我剛才給海常的前輩們留了票,剩下的幫我轉交東京的各位吧。”
黑子哲也猶豫了一下才伸手接過來:
“我幫你給,但是他們去不去我可不知道。不過還是先恭喜你。請加油。”
 
 
 
桃井五月接到黑子哲也的電話的時候簡直是欣喜若狂,等她聽到是什麽事情的時候竟然一反常態的沉默了下來。
“哲君這事情你還是自己來吧,上次我不知道說了阿涼什麽事情(……),阿大那眼神簡直是要殺了我一樣!”
眼神要是能殺人的話我現在是在跟鬼魂通話?黑子把手機從耳邊拿下來看了看屏幕,桃井的聲音還能聽見:
“不過我肯定去的啦,阿涼的出道第一場嘛!”
“桃井小姐,黃瀨君還沒有決定要出道……”
“……”
“桃井小姐?”
“這句話是他自己說的?”
聲音陡然換成了另外一個人,就是剛才桃井五月說眼神要殺人的那個。黑子哲也楞了一下,但是還是很沉著的回答:
“是的。他說還沒有想好。……青峰君,爲什麽不自己去問問呢。”
 
 

5.

——請來看我的演唱會。
——又不是你的專場才不去。
 
 
桃井從家裡給黃瀨打電話,表示自己一定會去看,然後才支支吾吾的說青峰可能不去演唱會。
“沒事啦……我這是關係者票啦,送給大家的。”
“對不起啦,如果那些傢伙不去,我會負責要回來給你的,你們事務所那麼多有名的偶像,這票可是很珍貴的!”桃井囧著一張臉繼續說,“其實阿涼你真的好麻煩啊,明明就是想阿大去看吧,結果滿東京派發傳單。”
“嗚啊……我、我才沒有這麼說過!”黃瀨手一滑差點沒有抓住手機,還能聽到女生在電話那頭笑嘻嘻的聲音,“沒關係啦,哲君剛才已經親自跟阿大通過電話了,有哲君一定沒問題!”
小黑子他知道了什麽!真不愧是愛好觀察人類的小黑子嗎!
不是吧爲什麽別人都知道了我還覺得自己瞞得很好……黃瀨只覺得冷汗層層的落下,幾乎就想逃走了。
出道吧簽約吧。你只要在離開前告訴對方喜歡他就好了,他不會理解你的喜歡,你也就假裝是還是那種憧憬的喜歡就好了。他一直這樣催眠自己,真的差點就要被自己騙過去了。
不過現在明顯不可能了。
 
  慌亂中他掛掉了桃井的電話,一個大字型癱倒在自家的床鋪上。
  他用手擋著眼睛,算了算了……就賭一把。輸了就真的去工作了,雖然知道不能這麼亂來,但是他還是想試試看。就像在海常打球的日子一樣,不知道會輸還是會贏,但是卻有破釜沉舟的勇氣去試一試。
 
 
  一個月過的很快,他在各種忙碌中也渡過了這段時間,不過他一直不知道青峰爲什麽一直不聯繫他,以前最低頻率也是一個月會有一條短信,自從10月起就青峰就沒有聯繫他過。也許真的是生氣了還是決定躲著他了?他自嘲的想,還好12月all night nippon的廣播放送的曲子是perfect copy,要不然那首歌在被青峰知道之前就要爛大街了。
  小黑子到底幹了什麽!他幾次抓狂的發短信去問,對方都說除了跟青峰說叫他自己打電話給黃瀨君以外什麽也沒說。
  黃瀨只好以一種被判了死緩的心情等著演唱會排演。剩下的心思都留給了海常的日常訓練,畢竟自己還想打一回Winter Cup嘛,那可真是最後的機會。
 
  每天過的自暴自棄也不容易,熬到平安夜,他還在想這絕對會是這輩子最慘的一個聖誕節。上臺之前他還在後臺背歌詞,還好前臺聲響挺大,蓋過了經紀人的咆哮,不過在他上臺前10分鐘,他收到了來自笠松的短信:
 “混蛋你竟然叫我來這種地方!女孩子這麼多!”
 他哈哈大笑,明明他給前輩的是C區的票,因為那是公司通常會安排男飯聚集區。笑完了終於沒有那麼緊張了,於是跟著工作人員一路小跑上了臺。
 
 
青峰其實收到了那張票,再經過黑子和桃井的澄清,他其實也沒有對黃瀨要去當模特那件事情異常憤怒了,本來那兩個傢伙都搞錯了他發怒的重點,他明明是對某人“現在腦子只考慮海常的事情”感到憤怒。於是他打算讓那傢伙去只考慮海常,他自己三下五除二選好了來邀請他的學校,然後被父母打包送進了補習班,畢竟低空飛過的成績讓人實在笑不出來。
在補習班也能遇到火神真的是東京太小。少年們在補習班上眼睛里閃著白光zone on zone,一個爲了能參加冬季比賽,另一個其實只是爲了不睡著而已。
 
等12月初的某個週末,他去買運動鞋的時候,竟然在店裡聽到了黃瀨的聲音——當然是店家放的音樂。小模特熟悉的軟糯又輕快的聲音充斥了整個店間,他從不知道那傢伙唱起歌來是這樣子的聲音,也許他真的不應該那麼小心眼的不希望那傢伙去當模特,因為畢竟工作了以後不能打籃球的話,現在只考慮海常的事情也是正常,畢竟又不是在同一個隊。
他終於覺得自己想通了,於是決定獎勵寬容的自己一下,把那張票用掉好了——反正聖誕節也不可能去上補習班!
 
聖誕節那天,盛裝打扮的桃井拉著他早早到了演唱會的舉辦地點,結果在看到黑子哲也出現的一瞬間桃井就忘了他的存在,猶如早年的黃瀨一樣朝黑子撲去然後興奮的講東講西,把他剩在旁邊看著火神大眼瞪小眼。打破這種氣氛的是綠間和他的車夫高尾,還有海常那個前主將——只有他的學校是在東京近郊,看到笠松出現的時候,高尾也和桃井一樣把綠間晾了一邊,湊上去找笠松說話。於是被現場NTR三人組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哼了一聲同時撇開了頭,一致在內心中咒駡始作俑者。
 
於是當時還在化妝的始作俑者連打了三個噴嚏,化妝師手忙腳亂的撲了他一臉定妝粉。
 
演唱會開始不久綠間和青峰就退場跑去了外面大廳。臺上全是不太認識的藝人偶像,沒見過日本演唱會的火神看的無比入神,青峰只能豎著耳朵在外面聽旋律,打算到了黃瀨出場再進去。
“我覺得他做藝人蠻好。”綠間推了推眼鏡說道。他其實也在看場內。不過不得不說廳外真是兩重天,仿佛那裏面真的是新世紀一樣。狂熱的氣氛一點都出不來。
“哼。”青峰用鼻音回答他。
“你看起來很不滿的樣子啊。”
“是又怎樣。”
“沒什麼。”
詭異的對話很快就停止了,因為黃瀨出場了。青峰也沒有打算走回位置看,他只是遠遠的站在門邊,看著臺上那個穿著奇異的五彩斑斕簡直像火雞一樣衣服的小模特拿著話筒邊唱邊跳著簡單的舞步。那些動作被黃瀨做的異常輕巧而好看,就像一串具象化的音符,加上燈光舞美的效果,在他後空翻的那個動作的時候掀起了全場的高潮。
不得不說,那時候的黃瀨實在是耀眼的過分,簡直就像一個正在爆發中的超新星,他的笑容雖然帶著羞澀和緊張,但是明顯受到台下那些fans的喜愛,但是越是這樣,青峰的臉色越不好。
 
  青峰在一首曲子完了以後就又走了出去,他可煩躁了,那個黃瀨陌生的從沒見過,非要說的話,除了名字他還真不知道那個人還有什麽他認知的部份。
  桃井發了短信來叫他不准走,安可的時候黃瀨還有上臺,這是從笠松那裡得到的情報。於是他更憤怒了,爲什麽是從笠松那裡知道的!
  那當然是因為黃瀨怕前輩被女孩子嚇壞所以特別交代的╮(╯_╰)╭。
 
  青峰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後走來走去的綠間,冷冷的問,爲什麽你也出來了。
  綠間冷冷的說,我今天的幸運方向是朝這邊不行嗎?
  青峰想起剛才看到的在觀眾席邊緣座位上已經和火神high成一片的高尾,心想你這理由誰相信啊!
 
  安可的時候所有歌手都換了更隨意的T恤和牛仔褲,唱歌的時候也滿場花道的亂跑,好幾個歌手甚至上了移動舞臺讓工作人員推著滿場跑。
  黃瀨也是那之一。他出場的時候帶了藍色的髪帶,把汗濕的頭髮全部弄上去了,露出了額頭,穿著白色帶淺藍色邊的T恤,和深藍色的運動褲,側邊還有帶著螢光的條紋,在燈光下閃閃發光,那首歌是青峰從未聽過的。
 
 
“ 汗水shalala地揮灑 此刻 正是變強的瞬間
   悔恨反而燃燒鬥志 一直在尋找強大的對手
   全部的障礙 超越給你看
 
   別說那麼薄情的話 事先告訴我不就好嗎
   明明是一起努力走到現在  難道不會寂寞嗎
   雖然我什麽都做得到 還受女孩子歡迎
   被看我這樣 其實我意外地認真 在較著勁哦
 
   有時會不像自己地口氣
   嘛嘛 青春(我明白)或許正如此吧
 
   緊追著對手不放 shalala 不顧一切 我還在成長中
     快樂什麽的沒有限度 因為認真才會變得更加有趣
   我做給你看吧 讓你大吃一驚
 
   雖然我看起來總是smart 但是邋遢的樣子也意外OK
我絕不能半途而廢 不獲勝就沒有意義
 仿佛能抓住那個瞬間 似乎能成長為全新的我
 這種預感正在不斷湧現 敬請期待吧
 
 努力到了可怕的程度
 嘛嘛 才能(進化) 從現在開始 是新的境界”
 
歌詞里甚至還有黃瀨的羅馬拼音,聽著全場一起喊K.I.S.E sha la la lalala的時候青峰真的覺得自己似乎推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而黃瀨已經在門那一段了。臺上的金髮少年一邊唱歌一邊跑動著向台下揮手,跑到了C區的位置時候還揮得特別起勁,大概是看見了那些拿著票的傢伙了吧,笑得眉眼彎彎的猶如新月,就像初中那陣一樣。
到了左邊舞臺邊緣后,黃瀨就上了移動舞臺,大概是2米左右的高度保證了藝人不會被狂熱的飯給抓到,燈光也跟著全場轉,青峰眼看著黃瀨接近了自己在的後區,白色的射燈也跟著過來。
黃瀨逆著光彎腰跟下面的觀眾揮手,其實他自己已經緊張的不知所措,只是拼命的保持那個笑臉,只是他不經意的時候抬起了頭,看到孤立在人群外因為身高鶴立雞群的青峰的時候,他一瞬間什麽表情都裝不出來了。
 
青峰真的覺得他跟臺上的黃瀨視線對上了。他看到了黃瀨因為驚訝而把目光專注在自己這邊的時候,連動作都停止了,他有點想嘲笑這傢伙的颱風實在太不老練了,於是青峰做了一個在帝光的時候常做的稱讚黃瀨的手勢,那個傻模特終於回過神,萬幸的趕上了最後一段間奏。
 
“汗水shalala地揮灑 此刻 正是變強的瞬間
   悔恨反而燃燒鬥志 一直在尋找強大的對手
   全部的障礙 超越給你看☆
 
  緊追著對手不放 shalala 不顧一切 我還在成長中
     快樂什麽的沒有限度 因為認真才會變得更加有趣
   我做給你看吧 讓你大吃一驚
 
現在 即使巨大的障礙 也立刻超越給你看 ☆”
 
雖然推車很快因為工作人員的的轉向而移動去了別的區,黃瀨在唱到那句歌詞的時候,總是會偏過頭朝鏡頭眨眼wink,青峰看著屏幕想這也太突然的服務大眾了,就偏偏沒想到是看到了他以後黃瀨才開始做的。
 
一曲結束以後,幾近整場尾聲。壓軸的是事務所旗下最有名的歌手,所以有些沖著別人來的傢伙真心的想退場——比如笠松。綠間堅持在他的幸運方位等高尾,只有青峰根本找不到桃井到底拽著黑子去了哪裡,就只好自己走出去。
 
回想起最後黃瀨在小推車上看到他的時候拼命朝他揮手的樣子,再想到那句歌詞,青峰再遲鈍也明白,那句歌詞是黃瀨最想傳達給他的話了。
 
原來是這樣嗎?原來那傢伙的心思,一直都沒有變啊。
 
 
 

6.

 
黃瀨收到青峰的短信的時候差點就帶著一臉妝衝出去了,化妝師眼疾手快的往他臉上拍了一張卸妝紙,黃瀨一揭下來看到上面幾乎印出一張臉,他才知道自己要是化著臺上的妝出去純屬嚇人,他隨手拿了一件外套又抓過一頂鴨舌帽就衝了出去。
“黃瀨君你的衣服還沒換!”管服裝的工作人員眼尖看到他一溜煙的跑出去,可惜叫也叫不回來,黃瀨就穿著那條帶螢光邊的運動褲衝出去了。
但是這褲子意外的成為了青峰找到他的標記。黃瀨工作狀態的時候,總會穿的特別搓氣不想讓人發現,所以在場外一個偏僻的角落等人的青峰,根本不會想到那個走過去帶著鴨舌帽的傢伙就是黃瀨。
“喂,你竟然視而不見的過去了啊?”
“夜間要找到小青峰還真有點難度嘛。”他不怕死的回答,換來對方一拳頭敲在頭上。他帶著剛下臺的興奮,都有些輕飄飄了。
“……演出不錯。”青峰偏過頭,不太自然的讚揚他,“如果說你要在娛樂圈混的比我出名的話,就當你剛才那句歌詞是挑戰書吧。”
“小青峰你講什麽啊我沒聽懂。”
黃瀨笑嘻嘻的表情收起來了,變得有些傻愣愣的。
 
“你還裝傻嗎?”青峰皺了皺眉,“我是說,你去當專業模特也不錯,但是要做就做好了!”
“欸……這就是小青峰今天來看以後的感想嗎?”黃瀨一瞬間瞪大了眼睛,又垂頭喪氣的低落了眼簾。
“以後不是你專場才不來看,今天是特殊!”青峰稍微提高了嗓門來掩飾自己的不自然,當然他其實想的和黃瀨所想的完全是南轅北轍,所以根本現在是處於雞同鴨講的狀態。
 
“小青峰果然也覺得我去工作比較好呢。”黃瀨微微低下了頭,劉海遮住了他的上半張臉,讓青峰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他的聲音有點發抖,“不過我也下定了決心……不管怎麼樣,既然小青峰來了……我有想說的話,要對小青峰說。”
 
“啊?”青峰皺著眉頭看著有點反常的黃瀨,明明自己都這樣稱讚他了,結果居然一點都不像是高興的反應,但是現在聲調太像當年的I.H賽上的那句著名臺詞時,他在想對方又要說什麽石破天驚的話了嗎。
 
“我……我喜歡小青峰!最喜歡小青峰!是因為小青峰才開始喜歡籃球了!雖然、雖然一直沒有能追上小青峰的腳步,但是小青峰永遠是我的目標——”
 
青峰打斷了黃瀨有點歇斯底裡的自白。野獸的直覺誤導了他覺得接下來是的是告別,他並不想黃瀨就如此退出他的人生。
 
“這些……我都知道啊。”他大概是遲鈍到一定境界了,才會騙自己說黃瀨的喜歡還是憧憬那一類的喜歡。因為黃瀨真的太容易把這些話都說出來了,正是因為覺得他的個性是太容易說出口,很多時候大家都當他開玩笑。
是啊,如果自己認真了,卻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是不是認真的,真的是讓人超級火大。
 
“不是的小青峰!”對方更激動的打斷了他,抬起頭的黃瀨的表情意外的認真,帶著卻帶著隱隱的絕望,雙手直接抓住了他的領子,“已經不止是憧憬了的喜歡啊。”
 
黃瀨的聲音不大,但是青峰卻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麽巨大的碎裂開來的聲音,震得他耳鳴。原來是這樣嗎?因為自己的不確定,因為對方那種看起來讓人沒法安心的沒心沒肺、對誰都一樣態度,才使得自己被自己蒙蔽了嗎?
 
“我跟自己打了個賭,如果小青峰能來看這次的演唱會,我就告訴小青峰這件事情;如果小青峰不來的話,我就在畢業的時候出道……”
黃瀨破罐子破摔的把自己所想的話都講出來。他也覺得自己那點毛病也夠壞的,可是偏偏就養成了習慣,真正喜歡的一句不說,偏要搞一堆煙霧彈來掩飾真心,就算不經意的流露出來了也要裝作毫不在意,其實根本也是一把雙刃劍——
還不是就等著對方來接自己傳出去的球,而自己卻縮在哪裡不敢看。
 
“黃瀨涼太!你竟然還考慮過要逃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青峰簡直覺得自己要被氣炸了,如果自己今晚真的沒來的話,這傢伙就要逃到自己抓不到、也看不到的地方去了嗎?
他一把拍掉黃瀨拉著自己領子的手,抓著的黃瀨的肩膀一個轉身把人壓在背後的牆上,幾乎是用吼的,“你就用這樣半吊子的心情喜歡別人嗎!”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小青峰、別、別湊過來!好嚇人……”黃瀨一臉驚恐的往後縮,完全不知道這種舉動只能讓自己更陷入青峰的狩獵範圍,甚至還不怕死的繼續說:
 
“小青峰喜歡的不是籃球嗎?或者小麻衣那樣的女生嗎?(……我說這樣並列真的沒問題?)!好歹……好歹是聖誕節,讓我表白一下不會死……的……唔……”
 
越聽越氣的青峰大輝直接用自己的嘴巴堵上了黃瀨的嘴。
 
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傢伙。他想。一旦被嚇到了就裝作不在乎的樣子,只是那樣子太難看了,都快哭出來的表情能騙誰?黃瀨涼太的喜歡是那麼廉價的東西?他從來不這樣認為。
 
“小青峰……幹嘛……幹嘛親我。”
等青峰蹂躪够了對方柔軟的嘴唇以後,黃瀨一臉被欺凌的淚光閃閃的表情讓他又有些抓狂——太、太沒自覺了那傢伙,這種表情實在是犯規!
 
“說那麼不中聽的話,當然是想堵上你的嘴了。”青峰大輝不自在的移開了視線,連頭都偏開了,但是黃瀨眼尖發現黑皮膚少年的耳根有些泛紅。
“欸……小青峰?”黃瀨的聲音帶著鼻音,尾音還有些顫抖。
 
“涼太,跟我上同一個大學。”青峰轉過頭看了看面前被叫了名字以後,一臉難以置信的黃瀨,帶著些許煩躁又添了一句,“不許拒絕。”
“……欸?”
“還有,上大學以後不許再想海常的事情了。”
“……啊?!”
“也不許再考慮什麽不打籃球的進軍娛樂圈計劃!”
“等等……小青峰……”
“還不明白嗎,你這個笨蛋,既然喜歡我就只要想著我的事情啊!”
 
“小青峰暴君……單方面要求這麼多。不要仗著是我喜歡你就這樣欺負人啊!”顯然會錯意的黃瀨小聲抱怨著。
 
縮回殼裡的金髮少年又開始用那種氣死人的、怎麼看起來都像是沒心沒肺的態度來敷衍他了。青峰大輝真的覺得自己的僅存的耐性都要給磨完了。
 
“誰跟你說單方面了!我會對自己不喜歡的人去管七管八嗎!”
 
他吼完這句話,抓起黃瀨的手臂,轉身就開始往車站的方向走去,跟在他後面跌跌撞撞的少年難以置信的看著抓著自己的人的背影,似乎還沒有從那句九拐十八彎的告白里反應過來。
 
“啊等下啊小青峰我還要回去跟事務所的前輩打招呼才能走……”
 
走在前面的黑皮膚少年沒理他,反倒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黃瀨直喊疼,好說歹說自己一定打完招呼就回來,終於青峰停下了腳步,一臉不耐煩地回過頭:
 
“十分鐘。不回來剛才所有的話就當我沒說過。”
 
黃瀨明白這是暴君最後的容忍限度,他終於笑了起來,帶著那個燦爛到過分的微笑撲上去狠狠親了一口繃著臉的黑皮膚少年。
 
“嗯~ o(* ̄▽ ̄*)o !”
 
 
夢は何度も生まれ変わること、なし。
(夢想的多次變化,才沒有那回事。)
私の夢は、いつもお前のことしかない。
(我的夢想,一直只有你而已。)
 
 
 
End.
PR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非公開)
URL
文字色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コメント編集に必要です
管理人のみ閲覧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8/28 Jacky]
[08/28 Jacky]
[06/16 Jacky]
[06/16 Sindy]
[06/13 Jacky]

プロフィール

HN:
nao/千山/shula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同人文库。
未授权禁止转载。
(不过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找到这里=_=)。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 Back  | HOME Next >>
Copyright ©  -- Time will find a way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CriCri / Material by もずねこ / powered by NINJA TOOLS / 忍者ブログ / [PR]